APP下载

以手代笔画天下

2016-05-14

新少年 2016年9期
关键词:铁岭韩国艺术

铁岭是有名的指画之乡,自清代高其佩开始,这项传统技艺就在当地一脉延续。作为指画的传承人,1977年出生的任刚,将手指画“舞弄”得风生水起。而铁岭指画艺术也早在十年前就被评为“辽宁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任刚被选定为辽宁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手指画艺术的传承人。

我十岁时开始学画,在此之前,我画画儿的启蒙老师是母亲。母亲是裁缝,有双精巧的手,那个时候的衣服没有什么别致的款式,母亲就自己画一些装饰性的小东西缝在衣服上,只有三四岁的我把母亲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也拿着纸和笔有模有样地画着花朵、小人儿以及所能描绘的一切。

上了小学四年级,我对画画儿已经有了更多的想法,我让母亲给自己报了一家素描绘画班。

第一天上课我才知道,班里只有我一个人是零基础,其他孩子已经学画良久,功底扎实。老师把我安排在教室角落,这一堂课并没有对我这名新生特殊关照,结果在随堂作业中,我的表现给了老师意外的惊喜,我的作品竟然比其他学生还成熟。后来,我在这位老师门下学习多年,爱才心切的老师只肯收我一年的学费。

在画画儿上显示出很高天赋的我让父母做出一个重要决定,从沈阳举家搬迁到铁岭。

铁岭一直本着打造东北第一书画强市的目标,为书画艺术提供了完善的教学体系。我在这样的环境中不仅画技突飞猛进,同时也结识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位恩师——指画大师杨一墨先生。

那是2006年在铁岭举办的一次画展上,我第一次接触指画。此前,我擅长的是工笔画,可当我试着像现场其他画家那样,用手指直接去作画时,被震撼了,十指连心,手指画能够直抒胸臆,竟然要比笔画出来的更生动。

杨一墨老师看了我的作品后也点头称赞,可惜那时杨老师并不收学生,但我每次去拜访杨一墨先生时,他都是倾囊相授。画手指画时,指头不能像毛笔一样含多量的墨和色,更不会像毛笔笔尖出水那样慢,所以用墨用色往往不是太湿就是太枯。为了能更快地掌握技巧,我每天习画十二三个小时,即使在手指受伤时也不肯停止练习。

有一次,我在习画时不小心把牛奶滴到了生宣纸上,当我再往沾有牛奶的画纸上用笔时,发现画出的作品效果很好,于是我开始了不停地试验,向纸上刷各种东西,最后发现被刷了豆浆的宣纸画出的画儿最好看,淡雅清润,令人耳目一新,我被指画的魅力深深吸引住了。

2014年,我参加了由杨一墨老师亲自授课的清华大学指画高研班,校方要求学生不得向老师索画,因为老师的每幅作品都价值不菲,可在毕业时,杨一墨老师竟然送给每位学员一幅自己的作品。在我眼中,杨一墨老师的人品和画品是值得自己用一生去学习的。

去年,杨一墨老师的胳膊骨折了,在我还没来得及去探望老人时,老师竟然到家里来看我,老师让我拿出近期的作品,在家中为我作了指导,不仅对六七十幅作品挨张进行点评,还忍着病痛为我亲自作示范。我说:“您老今年70岁了,可您对艺术的执著却是永葆青春。”

近年来,我受辽宁省文化厅之邀前往非洲、欧洲等国家进行指画艺术的交流和宣传,其中最令我难忘的是在2012年夏天,铁岭指画研究院赴韩国首尔举行的铁岭手指画展。

一开始,主办方把展览放在一个酒店里举行,参观者大多是韩国书画界的专家及爱好者,其中一位贵宾的名字翻译成中文叫牛羊鱼,此人的画作是被韩国总统朴槿惠作为国礼送给各国元首。牛羊鱼在看了我等指画艺术家的作品后非常喜欢,随即邀请我及同伴来到他上千平方米的展览馆做了五天的展览,这次展览在牛羊鱼的感召下,吸引了许多韩国的高官及艺术家们来参观。

为了能更好地展示指画的艺术魅力,我在现场为许多参观者画了人物画像,七八分钟完成一幅神形兼备的指画令所有人叹为观止,我的多幅作品也在此次展览中被韩国友人收藏。

我最喜欢画的人物是钟馗,经常一天作画几十幅,这源于我从小受身为武术教练的父亲熏陶。在我眼中,父亲跟钟馗很相似,正气浩然,刚直不阿,在武术大赛中他曾给李连杰担任评委。父亲传给我最优良的品质就是钻研精神。

如今,我把弘扬指画、保护指画作为自己的重要使命,指画也因为它的独特和玄妙,以及它的表演性、表现性被越来越多的人喜爱,如今已经成为铁岭的文化符号。我认为画好中国画的要点其实就是画好那一横一竖,在画作中制造矛盾然后解决矛盾。作为指画的传承者,我追求更多的是画中笔墨有尽意,画外情意蕴无涯。

(责任编辑 王天抒)

猜你喜欢

铁岭韩国艺术
铁岭关
纸的艺术
数形结合在高中数学中的重要地位
力挺赵本山的铁岭市委书记落马了
因艺术而生
艺术之手
爆笑街头艺术
揭秘韩国流
韩国的K1A1主战坦克
揭秘韩国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