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一只瓦罐行走江湖

2016-04-21芝墨

故事大王 2016年1期
关键词:茶色瓦罐花猫

芝墨

一群瓦罐居住在河边一条水泥船上。与瓦罐比邻而居的,还有大缸、坛子、杯子等。它们安安静静地待在水泥船上,像一尊尊安安静静的雕像。

可是,有一只瓦罐不太安分。在不被人们注意的时候,它喜欢唱歌,喜欢跳舞,喜欢和停在船沿上的水鸟讲话。这只瓦罐有个名字,叫做“茶色”。

茶色,是瓦罐给自己取的名字。因为它觉得自己的身体是浓茶的颜色,深褐色中带着丝丝条纹,像顽皮地抱成一团的茶垢。

一天,这只瓦罐对一只杯子说:“嘿,伙计,我想去行走江湖。”

“什么是行走江湖?”杯子好奇地问。

“就是去外面走一走,看一看。”瓦罐解释道。

杯子疑惑地说:“我们就在外面啊。”对啦,装有瓦罐的水泥船停在河面上,所以船上的瓦罐啊大缸啊坛子啊杯子啊都居住在外面。

“不是,不是。”瓦罐说,“我想走得更远一些,去看看除了这船、这水和那座石桥以外的世界。”

“可是,你没有腿啊。”旁边的一只大缸听到瓦罐和杯子的对话,插嘴说道,“你没办法像人类那样走路。”

“而且,你也没有像小鸟那样可以飞翔的翅膀。”一只矮小的坛子说,“你怎么去行走江湖呢?”

“这好办。”瓦罐说,“我的身体是圆滚滚的,我可以滚着前进。”

瓦罐说到做到。当天晚上,在月亮和星星的注视下,它滚上了踏板,滚到了河岸边。

要知道,一只瓦罐想要上坡并不容易,可是下坡却是无比方便的。此刻,瓦罐正骨碌骨碌地沿着下坡滚动。速度真快呀!瓦罐觉得自己正在破风前进,它的身体是热乎乎的,因为在地面滚动嘛;它的身体又是凉爽爽的,因为夜风吹拂着它,包裹着它。

“啊,我一定在飞。”瓦罐对自己说,“但是,并不像小鸟那样。”

瓦罐的行动惊呆了一只夜行的花猫。花猫瞪大了眼睛,惊恐未定地看着瓦罐从远处滚来,一直滚到了自己的脚边。

“这是什么怪物呀?”花猫自言自语地说,“它看起来多么奇怪。”

“我不是怪物,我是一只瓦罐。”瓦罐茶色说。

“瓦罐?干什么用的呀?”花猫从来没有见过瓦罐,它围着茶色转了两圈,说,“跟花瓶有点像,但比花瓶胖一些。”

瓦罐茶色愉快地说:“别看我长得不好看,其实我是很有用的。你可以用我腌制你喜欢的食物。”

“可以腌小鱼吗?”花猫问。

“那当然。”瓦罐茶色回答说。

花猫把瓦罐带回了家,并抓了一些小鱼交给瓦罐保管。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第三天,当花猫从瓦罐的肚子里掏出腌小鱼的时候,小鱼已经臭了。

“你不是会腌小鱼的吗?你这个大骗子,马上离开我家。”花猫生气地把瓦罐扔出家门。瓦罐骨碌碌地滚出好远,把那些已经发臭的小鱼撒了一地。

“唉!”瓦罐茶色轻轻叹息,难过地说,“腌小鱼要记得放盐,我早就说过了。”

哗啦啦!一场大雨从天而降,将臭烘烘的瓦罐重新洗得干干净净。瓦罐茶色又变得像以前一样清爽了。

几天后,一条大黄狗发现了瓦罐。

“呀!瞧瞧我找到了什么——”大黄狗兴奋地说,“一只罐子。”

“确切地说,我是一只瓦罐,不是塑料的,也不是玻璃的。”瓦罐茶色补充道。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大黄狗说,“你是一只瓦罐。可是,你有什么作用呢?”

“可以储物啊,像水、酒之类的液体都可以交给我保管。”瓦罐说。

大黄狗深思片刻,说:“储水的器具我已经有了,至于酒嘛,我不喝酒的。除此之外,你还有其他用处吗?”

“你也可以用我腌制你喜欢吃的东西。”瓦罐说完,又补充道,“记得一定一定要放盐。”

“可以腌肉吗?”大黄狗问。

“没问题。”瓦罐说,“交给我,你可以放心,我保证肉不会坏掉。”

于是,大黄狗带着瓦罐回到了家。大黄狗把肉一块块切小,撒上盐,放进瓦罐里。瓦罐心想:这次的腌肉绝对不会再像上次的腌小鱼那样了,它一定会保护好它。瓦罐小心翼翼地把大黄狗放进去的肉保护得妥妥当当的。

第一天过去了。第二天过去了。第三天的时候,大黄狗从瓦罐里掏出一块腌肉,放进嘴里一咬——

“哎哟,咸死我了。”大黄狗说,“瓦罐,你就这么点本事吗?太令人失望了。”

就这样,瓦罐茶色又一次被抛弃了。

“唉……”瓦罐长长地叹息着,它跳进小河里洗了一个澡,又拖着笨重的身体爬上了岸。现在,瓦罐的身体又干干净净的,既没有鱼腥味,也没有肉膻味。瓦罐是多么爱干净的一只罐子啊,可是,为什么没有人欣赏它呢?

瓦罐躺在河边的草地上,呼噜噜睡着了。

一位老奶奶拎着水桶来河边打水,听见了“丁丁——当当——哐啷啷——”的声音。这是什么声音呀?老奶奶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才发现声音的主人既不是动物,也不是植物,而是一只做工精致的瓦罐呀!

“真是一只不错的瓦罐。”老奶奶笑呵呵地说,“连打呼噜的声音都这么好听。”

瓦罐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等它醒来的时候,看见一个支着原木横梁的房顶。

“呀!我这是在哪里?”瓦罐惊讶地说。

“你好啊,茶色瓦罐。”老奶奶走到瓦罐面前,说,“我在河边捡到了你,就擅自把你带回家来了,但愿我的举动不会太冒昧。”

太神奇了!这位老奶奶竟然知道瓦罐的名字叫“茶色”!瓦罐既感激又怯弱地说:“但是,我是一只没用的瓦罐,是不被别人喜欢的。”

“怎么会呢?”老奶奶说着,把一袋红豆装进了瓦罐里,“瞧,你可以用来存储物品。”

“是的,我是很好的储物罐。”有了老奶奶的认可,瓦罐的自信心又回来了。

和老奶奶在一起,瓦罐每天都过得快快乐乐的。老奶奶总能发掘瓦罐的用途,当那袋红豆吃完之后,老奶奶又在瓦罐里腌制了萝卜。老奶奶腌的萝卜味道好极了,乡亲朋友们都喜欢吃。有一只野兔还曾悄悄溜进屋子里来,向瓦罐讨了一块来解馋呢。

后来,瓦罐还装过水,装过酒,装过其他体积比瓦罐小的东西。当然,还腌过肉,腌过榨菜,腌过鱼。老奶奶腌制的东西,不管是肉、鱼,还是蔬菜,从来没有坏过。

因为遇见了老奶奶,瓦罐茶色行走江湖的道路就此停歇了好长一段时间。

猜你喜欢

茶色瓦罐花猫
铁锅和瓦罐
铁锅和瓦罐
盛满声音的瓦罐
带路
大花猫
这路带得有意思
花猫的方法
平面镜成像效果简析
饿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