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一句童言,终止父亲连环谋杀案

2016-03-31思宁

知音(月末版) 2016年3期
关键词:秀英四海农药

思宁

2015年9月,吉林省乾安县公安局接到一位老人报案,称其女婿栾义保毒死了他的女儿季秀英。为了查清季秀英死亡原因,警方决定开棺验尸,结果发现季秀英系中毒而亡,遂将栾义保抓捕归案。然而,就在即将结案时,栾义保12岁儿子的一句话,竟让案件再起波澜,警方又对栾义保母亲开棺验尸……

2015年9月15日上午9点23分,吉林省乾安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接到赞字乡村民季四海报案,称其女儿季秀英8月18日在严字乡的家中去世。可就在女儿去世一个星期内,中国人寿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却到他家家访,说他女儿生前买了两份人保寿险。对此,季四海称并不知情。想到女儿在去世之前,曾有过两次中毒经历,他怀疑女儿是被女婿栾义保下毒害死的。

乾安县公安局刑警迅速秘密排查。季秀英果然于2015年4月10日和15日,分别购买了中国人寿保险公司两份保险,如投保人意外死亡,可获赔四十万元。两份保险的受益人均为季秀英的丈夫栾义保。同时,警方了解到,栾义保与妻子关系并不和睦,经常吵架。

随后,警方发现季秀英的签名是伪造的。同时,民警到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调取了季秀英住院的病历。病历显示,季秀英曾两次因农药中毒住院。栾义保疑点重重,乾安警方当即成立专案组。

得知季秀英死后实行了土葬,警方决定开棺验尸。经季四海同意,9月22日,警方将季秀英的棺材打开。法医提取了死者的胃内容物以及肝脏等检材。同时,警方对栾义保采取措施进行控制。经法医鉴定,季秀英确系药物中毒死亡。

经过一番较量,栾义保终于交代了为骗取保险金,利用农药三次向妻子季秀英投毒,最终将妻子杀害的犯罪事实。9月23日,栾义保被警方刑事拘留。

案情明朗,可以结案了。然而,栾义保12岁的儿子栾书宇突然对警方说:“我奶奶死的时候和我妈妈一样,她们得的都是一种病。”童言无忌,这句话立刻引起警方注意。侦查员调查中发现,栾义保的母亲于2015年3月24日去世,栾义保得到了10万元保险金。为揭开死亡真相,9月24日,警方对栾义保母亲开棺验尸。经化验,也死于药物中毒。栾义保终于服罪了。

栾义保1980年出生在乾安县严字乡,有一个妹妹,父亲栾海山和母亲蔺淑琴都是老实的农民。因为是父母唯一的儿子,从小就受父母宠爱,即使犯了错误父母也不舍得打骂。1998年,栾义保中专毕业,到县城打工。2002年,经人介绍,栾义保与赞字乡同龄姑娘季秀英结婚,第二年有了儿子栾书宇。2005年,栾义保当了小学民办教师。由于学校离家较远,栾义保搬到学校去住。从此,栾义保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变化。

栾义保只教三个班的语文,课时不多。没事的时候,他喜欢和朋友一起吃喝赌博。当时,他每月工资510元,这些钱根本不够他一人花销。父母劝他不要在外面瞎混,他嘴上答应,可依然我行我素。

儿子不务正业,栾海山和蔺淑琴不免替他今后的生活着急。栾海山身体不好,经常吃药打针。为了身体健康有保障,以及给儿子留笔遗产,2008年10月,栾海山到县里上了人身意外保险。2010年8月,蔺淑琴也同样买了保险,而受益人是儿子栾义保。

这时,学校察觉到了栾义保的劣行,将他辞退了。回家后,落魄失意的栾义保靠收购杂粮和做小买卖维持生活,但大手大脚花钱的毛病依然不改。栾海山气得急火攻心,于2014年7月因脑动脉瘤病逝。临死前,他拉着栾义保的手叮嘱:“儿子,你要好好过日子,别在外面瞎折腾了。”栾义保流着眼泪答应了。

父亲去世后,栾义保获得了4万赔偿金。有了钱,栾义保却将对父亲的承诺抛到了脑后。2015年初,栾义保在洗浴中心认识了个情人,给她买了苹果手机新衣裳。于是,保险赔偿很快花光了,他还欠了一屁股赌债。夫妻俩为此吵个不停,栾义保对妻子渐生怨恨。

2015年3月中旬,栾义保的母亲蔺淑琴因高血压和心脏病住进了乾安县中医院,栾义保到医院缴纳住院费时想,家中原本就负债累累,母亲生病又给这个家添了很多开支,简直是火上浇油。忽然,栾义保想到了父亲去世保险获赔的事,如母亲死了,自己就会得到一大笔赔偿。一个杀母骗保的计划在脑海里成型。

3月24日早上,栾义保的妹妹栾美萍带着侄子栾书宇来到医院,栾义保让姑侄俩守着母亲,他去外面买早餐。他先到一家药店买了袋农药。随后,又在早餐店买了碗玉米粥。回到医院后,栾义保悄悄将农药倒进了玉米粥内,搅拌均匀,将玉米粥端给了母亲。早餐后,不到20分钟,药性发作,蔺淑琴忽然口吐白沫,浑身抽搐,吓得栾书宇大叫:“奶奶,你怎么了?”栾义保这才跑去叫医生。然而,医生回天无力。

蔺淑琴死后第三天,栾义保就按当地习俗将她土葬。4月6日,栾义保真是得到了102856.35元保险赔偿金。然而,就在他拿到赔偿金后,讨债人接连登门,10万元眨眼间就没了。季秀英骂他败家,两口子发生激烈争吵。栾义保早已对妻子有怨恨,即动了杀心。

4月10日,栾义保背着妻子来到长春,在中国人寿保险公司为妻子投保了百万身价惠民两全保险,基本保险金额10万元;15日,栾义保再次为她投保了重大疾病保险,基本保险金额20万元。保险单上季秀英的签名是栾义保伪造的,两份保险受益人均为栾义保。

27日早上,栾义保将前一天买来的农药,偷偷地放到妻子的方便面里。季秀英吃下后,很快毒性发作,倒地抽搐。为做样子,栾义保开车将季秀英送往乾安县中医院。路上,栾义保给岳父季四海打电话告知情况。季四海急忙赶往医院。随后季秀英因病情危急转到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医生查明季秀英系药物中毒,经全力抢救,季秀英终于死里逃生。季四海想到女儿与女婿关系不睦,即心生疑惑。季秀英向他解释说,她在家拌过玉米种子,玉米种子包衣剂里含有农药,很可能是农药挥发引起中毒的。这个解释也算合理,季四海便没往坏处想。

出院后,季秀英先在娘家调养了半月,然后回家。5月底,栾义保再次对妻子下手。栾义保将农药溶解后,用注射器把药下到季秀英服用的安神补脑液里。到了服药时间,季秀英将其服下。很快,季秀英浑身冒汗,开始呕吐。栾义保见状,急忙给岳父打电话,说妻子的病又发作了。栾义保将妻子再次送到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季秀英又一次保住了生命。

这次,季四海再次对女婿产生了怀疑。他悄悄问女儿:“你上过保险没?栾义保会不会害你?”季秀英答:“我家买不起保险。这次发病,肯定是上次中毒太深,毒性没排净。”季四海不再怀疑。

8月18日晚上,读小学的儿子栾书宇正在家里写作业,栾义保将农药放到汤药里,端给了季秀英服用。没过几分钟,季秀英忽然口吐白沫,浑身抽搐,吓得栾书宇急忙喊栾义保:“爸,我妈病了。”栾义保拨打了120。随后又给季四海打电话,让他赶快来。然而,在栾义保送妻子到乾安县中医院后,季秀英已死亡。

栾义保将妻子土葬后,于8月24日向保险公司报案,同时递交了理赔资料。保险公司审核时发现被保险人在4月27日就因中毒住院抢救,竟然在四个月后突然复发身故,感觉蹊跷,便到季四海家中调查。保险公司的到访引起了季四海的警觉,9月15日,季四海向乾安警方报案,警方迅速破案。

得知真相,季四海非常后悔,女儿第一次中毒住院后,自己如果及时提醒女儿,女儿也不会惨遭毒手。母亲被害,父亲被抓,年仅12岁的栾书宇遭受了严重的心理创伤,一想起父母的恩怨就忍不住流泪。目前,栾义保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已被松原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

编辑/唐国富

猜你喜欢

秀英四海农药
李荣
遥寄
拜画
误解
拜画
把饺子当钻石卖
2014年第四批农药生产资质合并企业名单
第十八届全国农药信息交流会
关于召开“第一届中国农药行业HSE培训班”的通知
2013年第一批农药企业原址更名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