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一句医嘱两条人命,那疯狂的“绝育魔咒”

2016-03-31云天

知音(月末版) 2016年3期
关键词:侦查人员生育能力王军

河南省郑州市一家酒店的掌勺厨师孙德生,怀疑孕妻杨玉珍与房东有染,愤而将她与肚子里的孩子杀死,酿就一尸两命的惊天血案。3天后,孙德生被警方抓获。起初,他一心求死。然而,当DNA鉴定证实死者肚子的胎儿,确系孙德生亲生骨肉时,他崩溃了:原来,自己不仅冤枉了被杀的现任妻子,还误会前妻多年!而导致他心魔难除的根源,在于多年前医生一句并不严谨的医嘱……

2012年6月23日中午,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王府坟村38号附2号。房东王军在路过自家出租房203房间时,突然闻到一股刺鼻的臭味。他透过窗户隐隐约约发现一个人倒在地上。为防意外,他急忙拨打了110报警电话。侦查人员在房间发现了一具死亡多日已经发臭的尸体,并在房间里提取了尖刀和血迹等证据。

侦查人员很快确定死者是郑州市管城区北顺城街的居民杨玉珍。第二天晚上,警方将已经潜逃至老家河南省汝南县的杨玉珍的丈夫、郑州市一家大酒店的掌勺师傅孙德生抓获。经讯问,孙德生对杀死妻子杨玉珍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且不作任何辩解,只求速死。“我之所以杀人,就是想与妻子同归于尽的。请政府赶快判我死刑吧,我要尽快到那边去,前去陪伴我心爱的妻子杨玉珍!”

“既然那么爱自己的妻子,又为什么对她痛下杀手呢?”侦查中,侦查人员提问。据孙德生供述,妻子杨玉珍不守妇道,与房东王军有染,并先后两次怀上了他的孩子。第一个孩子在孙德生的坚持下,在几个月前做了人工流产;妻子第二次怀上人家的孩子后,他实在忍无可忍了,才将其杀死,并决定与之同归于尽。

针对孙德生所供述的杀人原因,公安人员很快传讯了房东王军——一个小时候因摔下楼梯而落下严重残疾的、50多岁的瘸腿男人。但王军坚决否认孙德生的说法,说自己与死者只是一般的房东与房客的关系,绝对没有任何的私情,更不用说让杨玉珍怀孕了。

为了查明案件真相,侦查人员先后提取了孙德生以及王军的血样,送到郑州市公安局进行DNA鉴定。十几天后,鉴定报告下来了,结论为:死者杨玉珍肚子里的胚胎组织,在15个基因座中,与孙德生、杨玉珍符合生物学遗传关系,也就是说,杨玉珍肚子里的孩子是孙德生的,与王军没任何血缘关系。这一结论彻底证实了房东王军的清白。但当民警将该鉴定结果告知孙德生时,孙德生却坚决不认可这个结论,认为一定是鉴定人员搞错了。当侦查人员把DNA鉴定的科学依据反复向其讲解明白后,孙德生先是捶胸顿足,嚎啕大哭起来;几天之后,竟又变得目光呆滞,眼神游离,十分反常!经讯问,孙德生提出自己从小就患有精神病,杀死妻子是精神病发作所致,开始为自己辩护,并表现出强烈的求生欲望。

孙德生心态前后的急剧变化,把身经百战的民警张勇和王大林也搞糊涂了。但随着调查的深入,这起杀妻案背后的玄机终于大白于天下——

1976年4月出生于河南省汝南县的孙德生,17岁那年被汝南县一家医院确诊为乙肝,后虽经治疗康复,但临出院时,主任医生告诉他:“大剂量的抗体治疗,破坏了你的部分身体机能,你很可能今后不再有生育能力。记住,平时要加强锻炼,保持身体的活力……”该医生是汝南县这家医院的主任医师,他可能自己也没有想到,他这番“可能性”的医嘱,却在对医学一无所知、青春年少的孙德生的心里,留下了沉重的阴影。中学毕业后,一直致力于学习厨艺的孙德生,先后在广州、郑州等地酒店应聘成为大厨,年薪逾10万。但“没有生育能力”的“医嘱”,如一道魔咒始终困扰着孙德生,担心乙肝病史曝光的他,又不敢就此咨询专家,所以,他只能将这一隐秘深藏于心,在感情路上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1997年底,经人介绍,孙德生与老家女孩张瑶认识并相恋。该不该将自己“不能生育”的情况告诉张瑶?告诉她后,这段爱情是否能继续?不告诉她的话,如果后面生不了孩子,该如何向她解释?纠结中,孙德生最终还是选择了隐瞒“病情”,与张瑶结婚。

结婚之初,夫唱妇随,夫妻俩享尽恩爱。但好景不长,不久,张瑶怀孕。获悉消息后,孙德生痛苦万分:“我不能生育,妻子却怀孕了,她分明是给我戴了绿帽子啊!”因为怕说出自己不能生育和得过乙肝的隐私,让妻子小看自己,加上父母亲又急着抱孙子,思虑再三之后,孙德生最后还是决定咽下“被戴绿帽”的奇耻大辱,选择了隐忍。

虽然选择了“隐忍”,但孙德生从此以务工为由,经常外出不归,即使逢春节也很少回家。不明就里的张瑶,曾追问丈夫为何如此冷落她和孩子,但孙德生始终未予正面回答,问急了,他对她非打即骂,时间一长,夫妻感情名存实亡。而孙德生的“隐秘”,除了他自己和医生之外,只有他父亲知晓。孙德生的父亲为了儿子的“名誉”,也始终没有透露儿子的“隐私”。2010年初,妻子张瑶再度怀孕,并生下了女儿孙艳。这时,孙德生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在2011年3月与张瑶正式办理了离婚手续。

早在妻子第二次怀孕之前,在郑州务工并自称单身的孙德生,经人介绍,认识了管城区北顺城街比自己小1岁的离异女子杨玉珍。杨玉珍人长得漂亮且是郑州市人,家里经济条件不错;更重要的是她与前夫已经生育过孩子,并曾经对孙德生表示过不想再生育的想法,孙德生信以为真,认为找到了知己;而杨玉珍也看中了孙德生的高超厨艺和每个月上万元的收入,二人一拍即合,在认识不久之后即在郑州市金水区王府坟村租房同居。也正因为有了杨玉珍,一年之后,孙德生才下定决心与前妻张瑶离了婚,并打算与杨玉珍结婚。

2011年下半年,在孙德生与杨玉珍办结婚证不久,杨玉珍怀孕。这本来是一件喜事,可当孙德生从妻子口中得知这一消息后却痛彻心扉,他仰天长叹:“究竟前世造了什么孽,为何心爱的女人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负我?”随后,他坚决要求杨玉珍打掉孩子,并以分手相威胁。杨玉珍虽然对此不明所以,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忍痛退让,两个人一起到医院做了流产。

自从“怀孕风波”之后,孙德生彻底变了,整日对杨玉珍疑神疑鬼,经常指责她有了外遇,并任凭她如何解释,他也不再相信她。就这样,这对原本恩爱的再婚夫妻,开始变得矛盾重重,二人的租住房里不时爆发出争吵和打架的声音,闹得四邻不得清净。

2012年5月份,杨玉珍再度怀孕。这一次,她不再顺从孙德生的无理要求,坚决要生下孩子。夫妻俩矛盾迅速激化。见妻子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还“死不认账”,孙德生心生杀机,并计划杀死她之后,再自我了断,与她“在阴间做夫妻”。为此,他分几次从不同的药店买好了足以致人死亡的安眠药。

2012年6月21日下午,孙德生下班回家时,见杨玉珍从房东王军的房间出来(后经证实是谈房租的事),便认定妻子与房东有染,回到家里二话没说就骂了一句:“骚娘们,一个老‘拐子(瘸子),你也勾搭!”杨玉珍不认,两人发生激烈争执。想起自己辛辛苦苦在外边挣钱,而杨玉珍却在家再次给自己戴了“绿帽子”,孙德生忍无可忍,随手抄起厨房里一把切菜的尖刀,一下子刺向了杨玉珍的胸部。杨玉珍倒地后,唯恐其不死,孙德生又对着其脖子补了数刀,将她当场杀死。随后,他服用事先准备的安眠药自杀,但因为安眠药失效,自杀失败。孙德生转而逃至驻马店市驿城区的一家纸业公司——前妻张瑶打工处躲藏。3天后,被跟踪追击的郑州民警抓获。

面对审讯,一开始,孙德生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只求速死;但是当DNA鉴定结果出来后,他终于明白杨玉珍肚子里的胎儿并非“野种”,而是自己的亲骨肉!原来,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羞于启齿的“无生育能力”的绝对隐私,纯属子虚乌有!自己不仅冤枉并亲手杀死了心爱的妻子及其肚子里的宝宝,还冤枉了前妻与两个孩子!孙德生崩溃了。

清醒后,孙德生产生了强烈的求生欲望,因为虽然杨玉珍及其肚子里的孩子已不在,但是他还有前妻及两个未成年的孩子,那也是他今生最对不住的人啊!如果有一线希望,他也要活下去,哪怕活着再看看自己的亲生儿女们一眼,向他们说一声“对不起”。随后,在同室狱友的“指导”下,他开始装疯卖傻起来,并要求对自己进行精神病鉴定,企图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蒙混过关,使自己苟延残喘,保全残生。

然而,尽管其父兄提供了其家族有精神病史的证据,其律师也在法庭上慷慨陈词,想证明孙德生在案发时精神不正常,但是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综合孙德生在案发前后的种种表现,足见其精神一切正常,果断驳回了其要求精神病鉴定的要求,并于2012年底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孙德生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孙德生不服,提出上诉。2014年上半年,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经报请最高院核准死刑,2015年10月,孙德生被执行死刑。

另据侦查人员查证,当年曾为孙德生治疗乙肝的医生于本案案发前两年就已去世,其是否医嘱过孙德生“可能丧失生育能力”的话语已无从查证,但据医学专家分析,乙肝与是否有生育能力并无直接关联,更何况当时孙德生出院时已痊愈。孙德生仅凭当年医生一句医嘱即断言自己“无生育能力”着实糊涂。信任是夫妻感情的基础,孙德生始终隐藏自己的“隐私”、对两任妻子不坦诚的做法,才是这起悲剧的根源!这血的教训,值得人们铭记。

编辑/戴志军 云天

猜你喜欢

侦查人员生育能力王军
我要好好来欣赏
蜜蜂和油菜花
可爱的小丫丫
迷人的油菜地
国外侦查人员出庭作证法律制度述评
腹腔镜联合亮丙瑞林治疗子宫内膜异位症伴不孕的临床效果及对患者生育能力的作用探讨
冷冻胚胎的法律属性分析
侦查人员出庭作证的异象与规制
侦查人员的出庭作证存在的问题与对策
腹腔镜手术联合药物治疗子宫内膜异位合并不孕症的效果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