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莫言与马尔克斯魔幻现实主义文学创作技法比较研究

2016-02-25滕光

戏剧之家 2016年1期
关键词:百年孤独魔幻现实主义马尔克斯

滕光

【摘 要】本文将以莫言的《生死疲劳》和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为例,试从文本结构和表现手法两个重要的角度深入剖析,以比较莫言与马尔克斯魔幻现实主义文学创作。

【关键词】莫言;马尔克斯;《生死疲劳》;《百年孤独》;魔幻现实主义

中图分类号:I106.4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0125(2016)01-0228-02

一、魔幻式文本结构的比较

魔幻现实主义文学在结构设计上,也充满了魔幻式的表现力。魔幻现实主义作家常常打破时间顺序和空间界限,辅以预叙、倒叙、插叙等叙事方式,用独特的结构来表现人物的特征,揭示文章主题。

(一)《百年孤独》:颠倒时空秩序、世代结构,结局深刻处理。《百年孤独》采用了颠倒时空秩序的结构,将倒叙、预叙交错,引人入胜。“预叙”指将后文发生的故事情节提前叙述,相当于电影术语中的“闪前”(flash-forward)。“很多年以后,每当看见行刑队时,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都会回忆起,他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1]“很多年之后,这里已经成了一条宽阔的马路”便是预叙,预叙使故事情节得以循环往复地展开,使小说的宿命、魔幻色彩表现得更加充分。

在《百年孤独》中,作者从马孔多的布恩迪亚家族写起,一共讲述了七代人的故事,揭示了“孤独”的主题。小说中,结局是故事的结尾,同时也是主观色彩和作品主题倾向的集中体现。在《百年孤独》的结局中,奥雷里亚诺和姑姑阿玛兰妲结合生子,孩子生来长着猪尾巴,“那孩子只剩下一张肿胀干瘪的皮,全世界的蚂蚁一齐出动,正沿着花园的石子路努力把他拖回巢去”[2],而阿玛兰妲也因血崩而死。至此,马孔多布恩迪亚家族的故事宣告结束。

(二)《生死疲劳》:魔幻式结构借鉴、古典章回体结构。在《生死疲劳》中,莫言也采用了颠倒时空秩序的结构。作者以时间顺序设置结构、推进情节,并通过大量的自述来直抒胸臆,表达情感。小说运用“叙事圈套”的叙事结构,开篇写“我的故事,从1950年1月1日讲起,在此之前两年多的时间里,我在阴曹地府里受尽了人间难以想象的酷刑。”[3],小说最后结尾仍是“我的故事,从1950年那天讲起……”[4]前后呼应。这种“叙述圈套”的叙事结构,以时间为起点和终点,颠倒时空秩序,形成了周期式结构,具有创新意义。

从文章的结构上,《百年孤独》与《生死疲劳》均具有往复、重复、错综的世代结构。在《生死疲劳》中,莫言以东方传统佛学的“生死轮回”思想为依托,介绍了地主西门闹被枪毙后,哭闹阎罗殿,转世为驴、牛、猪、狗、猴和大头婴儿蓝千岁的故事,并以轮回展现了中国农村的历史发展。

二、魔幻现实主义表现手法的比较

魔幻现实主义文学作品在表现手法上,常常运用梦境、幻觉、神话、荒诞、夸张等手法,将魔幻与现实颠倒互变,在是非虚实交错的形象中,用“陌生化”的处理手段,构建出绮丽、奇幻的图景,展现魔幻现实主义独特的艺术魅力。

(一)《百年孤独》:梦境幻觉、神话植入、荒诞夸张。在《百年孤独》中,马尔克斯通过超现实主义的梦境、幻觉加以神话、夸张等艺术手法,将现实生活与幻想相交,来展开故事情节,表现作品的思想内容,精准地表现历史文化事件和人物命运背后隐秘的民族意识和民族文化精神。

1.超现实主义手法的运用:梦境、幻觉的书写

马尔克斯深受超现实主义的影响。在《百年孤独》中,有关于香蕉工罢工的事件描述。统治者和政府对3000多名工人进行屠杀,罢工的带头人死里逃生,在回到马孔多之后,被人们误认为死者归来。人们相信政府的骗局,一致回答这里从来没有死过人,从而使得罢工带头人糊涂起来,不知是梦境还是现实。这种似是而非的情节在文章中多次出现,更有出现人鬼对话等幻觉的描写。

《百年孤独》中多次书写活人在现实生活中看见死人的情节,如小说第二章中,阿尔卡迪奥·布恩迪亚在决斗中用祖父的长矛刺穿了阿基拉尔德喉咙。之后,乌尔苏娜和阿尔卡迪奥·布恩迪亚每每能够看见这样的阿基拉尔的鬼魂。“一个失眠的夜晚,乌尔苏拉到院子里喝水,就看见普邓希奥·阿基拉尔待在大瓮边。他浑身青紫,神情忧伤,正努力用芦草团堵住咽喉上的空洞”[5]这种人鬼莫辨的幻觉和梦境,令文章增色不少。

2.置入神话:神话环境、神话人物、神话故事

神话是魔幻现实主义色彩的集中体现,在《百年孤独》中,马尔克斯大量援引和借鉴印第安文化、基督教、《圣经》乃至东方神话,着力刻画小说的神话色彩,丰富文本的神秘和魔幻特质,构造了神奇诡谲、变幻莫测却令人心向往之的独特境地。

“短短几年里,三百名居民的马孔多成为当时已知村镇中最勤勉有序的典范。它的确是一处乐土,没人超过三十岁,也没人死去。”[6]对于这样一个西方式“桃花源”的村庄,想必只存在于神话的国度。

从人物的塑造上来看,也具有典型的神话色彩。如小说开篇就介绍了神秘人物梅尔基亚德斯,他生可以死,死可以生,能用梵文书写天书,可以预知未来世界,死后在阴间绘制地图……这使得作品《百年孤独》中没有明确的生死界限,这种描写极大地增强了作品艺术魅力。

3.情节的荒诞与夸张

在《百年孤独》中,马尔克斯积极运用夸张手法,通过夸张的渲染,来加大情节的感染力。如兔子有着超强的繁殖能力,夜里一声巨响,院子里的地上便铺了一层兔子……这些荒诞离奇的情节用夸张的艺术效果表现出来,神秘莫测。

(二)《生死疲劳》:西方技法的综合运用、与民间故事相融合。《莫言评传》的作者叶开说,莫言“只读了一页《百年孤独》,就兴奋得在房间里直打转转,然后就把这本书放下,开始写自己的小说了”[7]。这可见马尔克斯对于莫言文学创作影响之深。在《生死疲劳》中,莫言继续了之前的写作风格,综合运用了魔幻现实主义的表现技法,创造出了一个奇绝的神话世界。

小说中大量运用了夸张、荒诞的叙事情节,使小说从艺术表现上有着丰富的感染力。如小说第二章西门闹救助路边冻死男尸的描写,既滑稽可笑,又夸张荒诞。

在《生死疲劳》中,莫言将魔幻现实主义与民间故事巧妙结合,创造了中国式的《百年孤独》。如小说第一章,“终于走出隧道,然后登上高台……舀了一勺洋溢着馊臭气味的黑色液体,倒在一只涂满红釉的大碗里。”[8]便是对于奈何桥、孟婆、孟婆汤的表述,有着异于传统的想象力。再如《生死疲劳》中写黄互助神奇的头发时,将其描绘成浓密的、粗壮的、神奇的头发,黄互助不能剪头发,因为一剪就往外渗血丝,这就是神奇的情节的开始;将黄互助神奇的头发烧成灰粉,可以止血祛疤,从而神奇的头发维系了患有血友病的蓝千岁的生命。这一系列的叙述皆因神奇的头发而起,充满了民间故事的迷人色彩。

三、结语

《百年孤独》这把魔幻现实主义的大火烧遍了全球,并在中国当代作家群体中产生了积极深远的影响。莫言在接受和借鉴魔幻现实主义题材和手法的同时,完成了从“形似”到“神似”的过程,在描摹魔幻现实主义手法的同时注入了中国式的思考和研究,把魔幻现实主义改造得饶有中国特色,开辟了一条“将魔幻现实主义与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融合在一起”的创新之路。

参考文献:

[1]马尔克斯.百年孤独[M].范晔译.海口:南海出版公司,2011.1.

[2]马尔克斯.百年孤独[M].范晔译.海口:南海出版公司,2011.358.

[3]莫言.生死疲劳[M].北京:作家出版社,2012.1.

[4]莫言.生死疲劳[M].北京:作家出版社,2012.536.

[5]马尔克斯.百年孤独[M].范晔译.海口:南海出版公司,2011.19.

[6]马尔克斯.百年孤独[M].范晔译.海口:南海出版公司,2011.8.

[7]穆肃.莫言:我和马尔克斯搏斗二十年[N].光明日报,2011-07-31(004).

[8]莫言.生死疲劳[M].北京:作家出版社,2012.6.

猜你喜欢

百年孤独魔幻现实主义马尔克斯
走过“孤独”与“霍乱”,一生挚爱成就马尔克斯
相信不可能
莫言小说的魔幻现实主义色彩探析
民族文学的建构
《百年孤独》中的吉普赛人:文化交流与文学想象
《灵魂之湾》的魔幻现实主义解读
一点点体面
多重视域下的悲剧书写
马尔克斯曾阻止《百年孤独》被拍成电影
“百年孤独”的马尔克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