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为北京来的红颜清障,治安大队长搅动小城风云

2016-02-23苏墨尔等

知音(月末版) 2016年1期

苏墨尔等

从部队连级干部转业至地方,当了一名普通民警,心情郁闷之际,33岁的王伯阳遇到了仕途上的贵人——北京来的红颜知己,顺利成为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投桃报李,王伯阳成了红颜知己的护花使者和痴心情人,为了替做生意的红颜清障,不惜朋友反目,从绑架杀人到组织越狱,短短三年时间,搅动得一个西北小城风云骤起……

遇到仕途贵人,小民警升迁大队长

2009年1月的一天,陕西大荔县公安局民警、33岁的王伯阳赶到甘肃兰州,参加战友的聚会。席间,战友将一位谈吐大方、气质优雅的女人介绍给王伯阳:“这是京城来的金瑛,做皮货生意,准备去大荔发展。伯阳,以后,你得多照顾她!”“那我义不容辞!”王伯阳认真地点点头,金瑛心里顿生好感,她比王伯阳大3岁,北京人,曾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离异后,一直独自打拼。行走商海多年,识人无数的她一眼就看出王伯阳是个重情义的男人。那天,聚会结束时,两人已相谈甚欢。两个月后,金瑛果然来到了陕西大荔县。

再次相见,王伯阳就像见到一个久别重逢的老友,专门请假陪了好几天,心思细密的他,将金瑛的衣食住行,安排得非常妥贴周到。金瑛感动不已:“在大荔,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我的幸运。”“我也只能在这些小事上,为你效劳尽力。”王伯阳却觉得愧疚,他与金瑛一见如故,可惜自己只是一个普通民警,无法给她更大的帮助。

1976年出生的王伯阳是陕西大荔县人,高大英武。18岁时,他入伍来到兰州军区某部服役,并在部队提干。后来,王伯阳与甘肃女孩尉晓夏相爱并结婚生子。2002年,26岁的王伯阳从连级干部转业至家乡大荔县公安局,与金瑛相识时,他已经当了7年的治安民警。王伯阳没想到,金瑛是他仕途上的贵人。

不久,金瑛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打通关节,帮助王伯阳顺利升迁,再加上王伯阳非常敬业,卧底娱乐场所,打掉涉黑团伙,2009年10月,王伯阳升任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这个职位,在小小的县城很有分量,加上王伯阳能力很强,很快在当地成了呼风唤雨的人物。而金瑛背靠着王伯阳,生意也做得顺风顺水。两人的关系越来越亲密,时常小聚聊天。

2010年元旦,王伯阳一早就开车来到金瑛的住处,称要带金瑛去看美景吃美食,庆祝新年。那天,两人玩得兴致盎然。站在岱祠岑楼上,俯瞰冰封的黄河,王伯阳不禁感慨万千:“一年前,和你初相见时,我的人生就像这条封冻的黄河,没有一点生机。”金瑛笑道:“那时,你只是在冬眠。”“那时,还没有遇见你!”王伯阳深情地看着金瑛,夕阳余晖下,风韵秀丽的金瑛更加妩媚,他不由动情地将金瑛揽在怀里。那天晚上,早已两心暗许的两个人,关系终于突破了底线。此后,王伯阳不顾风言风语,外出应酬,都是带着金瑛,只为了让人知道,金瑛是他最在乎的朋友。渐渐地,在王伯阳的圈子里,人人都知道金瑛是他的红颜知己,对金瑛尊重有加。

然而,偏偏有人没眼力。2011年夏季的一天,王伯阳和金瑛一起参加朋友宴请,其间,大荔县一家担保公司年轻的总经理、26岁的阮明喝得有些高,频频找金瑛碰杯。金瑛勉强喝了两杯,笑道:“我酒量不行,不能再喝了。”王伯阳也为金瑛挡驾:“阮明,适可而止,情义到了就行。”“在大荔,没有王队搞不定的事,而能搞定王队的,只有京城美女。”阮明不依不饶,口无遮拦,“所以,我一定要敬美女,搞定了她,就等于搞定了王队。”

金瑛对阮明的第一印象原本就不好,感觉对方太横了,年轻张狂,一副没有什么事他摆不平的模样。阮明轻浮的言语,让年长10多岁的金瑛更加不舒服,她极力维持着脸上笑容,手中酒杯却再也没举起来。

事后,金瑛得知阮明的担保公司其实就是放贷公司,他平素为人狠辣,便旁敲侧击提醒王伯阳:“这么轻狂的人,走得太近,不会有什么事吧?”王伯阳不以为然,他觉得阮明有人脉讲义气,小小年纪出手大方,“阮明就是那副德性,一个没文化没见过世面的小混混,在大荔,他翻不出什么花样。”王伯阳与阮明几年前相识,当时,身为治安民警的王伯阳去执行任务,车子和阮明的车发生剐蹭,20岁出头的阮明一个电话叫来10多个小混混,结果,双方不打不相识,两人反而有了交情。

随着王伯阳升迁,开公司的阮明频频笼络,知道王伯阳爱打牌,阮明经常在牌局上故意输钱给王伯阳,遇到王伯阳赌输时,他总是大方地借钱给王伯阳,渐渐地,王伯阳连本带息竟欠下了阮明近百万元。

跟王伯阳有了这层关系,阮明底气十足,然而,他没有想到,金瑛已对他心存芥蒂。

冲冠一怒,怎堪情人频频被挑衅

此后,阮明经常宴请王伯阳和金瑛,“大哥大嫂”叫得非常亲热。可渐渐地,阮明发现,金瑛虽然客客气气,但总是若即若离,一副拒人千里、不拿他当回事的样子,阮明深感受挫,问王伯阳:“大哥,大嫂是不是看不起我?我感到她总是让我觉得难堪。”

“你大嫂是京城的,你别拿小县城女人的热乎劲来计较。”王伯阳拍了拍阮明,“兄弟,你想多了!”

阮明暗暗摇头,他知道自己的感受不会骗人,他来问王伯阳,其实就是跟王伯阳打个招呼,他对金瑛尽了兄弟本分,但金瑛跌了他的面子。

2012年春节前后,金瑛商谈的一桩皮货生意,意外被人中途截走,损失惨重。金瑛四处打听,终于了解到,原来阮明也在做皮货生意,出的价钱比她高。金瑛虽然生气,却也无可奈何,几年来,因为王伯阳的关系,大家对她都礼让几分,自动避开与她竞争,她才能以非常低的价格,拿到高品质的皮货。

思前想后,金瑛决定找阮明谈谈,对方抢了自己到嘴的肥肉,她要敲山震虎,说明她对此事心知肚明。 不料,阮明直叫屈:“我真的不知情,那是哥几个要玩玩生意,我哪里压得住,我就是提供点资金。”

金瑛只好暗暗认栽。没想到,阮明随后又“插手”了几桩生意,金瑛不仅丢了钱更丢了面子,她终于坐不住了,再次找到阮明,兴师问罪。

“大嫂,生意是大家做的,你也留口饭给我们吃啊!”阮明不卑不亢,金瑛气不打一处来:“你还当我是大嫂吗?一而再、再而三地暗抢,有没有规矩?”阮明脸色一变,冷笑道:“大嫂,我敬重你,你就是大嫂;否则,你什么都不是。王队有老婆,那才是名正言顺的大嫂!”金瑛顿时哑口无言,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摔门而去。回到住处,她越想越窝囊,拨通了王伯阳的电话。王伯阳匆忙赶来,金瑛一见,便哭了起来:“我从来没被人这样羞辱过!”直到这时,王伯阳才知道,心爱的女人受了这么大的委屈,生意受挫还伤了脸面,连连安慰:“你放心,我一定让阮明当面向你道歉,给你一个公道!”

第二天一早,王伯阳径直来到阮明的公司,“点拨”阮明。阮明没好气地说道:“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那个女人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为了挣钱,挑拨我们兄弟情义。”阮明显然不愿给面子。

王伯阳火了,将桌子拍得山响,威胁阮明,跟金瑛过不去,就是跟他过不去,以后就别想在大荔混了。

“就为了这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女人,你要跟我翻脸?”阮明愤愤不平,年轻气盛的他仗着有些“黑道”朋友,不仅没松口,还称自己有一帮兄弟要养活,他也要做生意,做生意就需要本钱,王伯阳欠下的百万元不能老死在他手里,暗示王伯阳尽快归还欠款。

王伯阳顿时恼羞成怒,扬言在大荔县,还没有他搞不定的事,愤愤离开。阮明看着王伯阳的背影,脸上一副豁出去的表情。几天后的一个晚上,王伯阳吃完饭从饭店出来,一辆面包车突然停在他的身边,没等他反应过来,一伙人一拥而上,将他拉进了车里。

狭窄的空间里,人高马大的王伯阳根本无法施展,被几个人死死按在身下,一顿暴打后,对方让他跪在车里,并威胁道:“是玩白道还是黑道?玩白道,欠债还钱;玩黑道,每天晚上都是月黑风高杀人夜。”

随后,面包车在大荔县郊外一个荒凉无人的沙漠地带停了下来,将鼻青脸肿的王伯阳扔了下去。

狼狈不堪的王伯阳走了大半夜,才回到县城,他没有回家,怕惊吓到妻儿,而是敲开了金瑛的门。

金瑛一见王伯阳脸上的伤,吓了一跳,急忙问他发生了什么事,王伯阳摇摇头,没有说出实情,谎称是在执行公务时,与嫌犯搏斗受的伤。一连几天,王伯阳住在金瑛的家里,直到脸上的伤痊愈,他才出门。从小到大,当兵做警察,他连在亲娘的面前都没跪过,却被硬按着跪在了一帮混混的面前。那一刻,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为了金瑛,为了自己,除掉阮明!

2012年10月5日下午6点多,王伯阳打电话约金瑛见面,两人晚饭后,开着车将县城的角角落落转了个遍。兜兜转转了三个多小时,晚上11点多钟,王伯阳将金瑛送回住处,临分手之际,王伯阳突然有些不舍,跟着金瑛进了房间:“我再陪你一会儿。”

一番激情过后,王伯阳动情地说道:“在大荔,我不允许任何人对你不敬!”金瑛以为王伯阳是安慰她,却没想到,早已准备就绪的王伯阳已动了杀机,要为她和自己清障,这一晚,竟是两人最后的缠绵。

为红颜清障,治安大队长搅动小城风云

2012年10月6日下午3点,王伯阳以还钱为由,电话联系阮明。当天傍晚5点,阮明按约定时间,来到了位于县城环西路上的黄河宾馆门口,坐上了王伯阳的尼桑越野车,根本不知道自己已踏上死亡之路。

越野车向郊外飞驰,直到这时,阮明才发现后排座上还坐着一个人。那人名叫高朝阳,时年33岁,大荔县人,曾因寻衅滋事被王伯阳宽大处理过,对王伯阳言听计从,此前一天,他按照王伯阳的吩咐,已在多个地方购买了绳子和汽油等工具。

阮明顿感情形不对,可想下车已来不及,王伯阳将手铐戴在了他的手上。随后,车子在郊外一个僻静处停下,王伯阳和高朝阳将阮明捆了一个结结实实。

“要想活命,就乖乖听话,我们拿到钱就放人。”王伯阳从阮明身上搜出手机,要他拨打电话,在一个小时内筹集200万元,送到县城东府广场东侧门口。

阮明信以为真,当即打起了电话,一个小时不到,就调集了162万元,由高朝阳驾车去东府广场取回。

然而,阮明并不知道,从他上车的那刻起,王伯阳就没想过要让他活着回去。王伯阳将绳子死死地套上了阮明的脖子,勒紧了绳子,阮明挣扎了片刻,便瘫软在地,没有了声息。随后,王伯阳将车开到黄河堤坝雨林段附近的鸡头坝上,和高朝阳一起,把阮明的尸体拖下车,倒上事先准备好的汽油进行焚烧,又将没有完全销毁的尸体残骸装进了大塑料袋,运到大荔县官池工业园区晨光大道西侧的一处沙地掩埋。

当天晚上,王伯阳把5万元酬金交给了高朝阳,其余的157万元,他交给妻子尉晓夏好好保管。

见王伯阳一脸严肃,尉晓夏没有多问,多年来,丈夫的职业让她已经习惯不问任何问题。

2012年10月7日下午3点多,阮明的弟弟阮忠无法联系上阮明,急忙来到大荔县公安局报案,并称,阮明是接到治安大队副大队长王伯阳的一个电话后失联的,其间,阮明让他和几个朋友送钱到东府购物广场,送去的现金高达162万元。

案子涉及到公安民警,大荔县公安局立即启动紧急预警系统,紧急查找王伯阳和阮明等人的去向。经过综合研判和分析,公安相关领导电话联系了王伯阳,不料,王伯阳居然接听了电话。为不打草惊蛇,公安领导没有惊动他,只是叫他第二天来局里开会。

10月8日晚6点30分,王伯阳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来到了局办公室,当即被控制,3天后,王伯阳终于坦白,对绑架杀害阮明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随后,王伯阳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事拘留。王伯阳落网后第二天,高朝阳也被抓获。而王伯阳的妻子因涉嫌掩饰隐瞒犯罪被警方控制,后取保候审。当时,王伯阳的儿子才9岁,正在读小学。案发后,金瑛接受了警方问讯,随后,悄然离开大荔县。

一个曾经辉煌与荣耀的警察,人生瞬间坍塌。而令人无法想象的是,王伯阳在看守所羁押了3个月20天后,又做出了一桩惊人之举!

当时,鉴于王伯阳曾经的警察身份,王伯阳被关押至渭南市合阳县公安局看守所。其间,王伯阳得知,同监室的犯人颜志强能用钥匙环开锁,遂动了越狱心思。他在同监室内物色了马福平、李强和颜志强等3人,以给每人5万元的好处,组织实施越狱。随后,他通过另一名在押人员私藏的手机与外界进行联系。

2013年1月20日,王伯阳让朋友捎来一双拖鞋,拖鞋里藏着钥匙环。1月25日凌晨5点,颜志强用钥匙环做的工具打开了监室门锁,李强挟持住管教,4个人伺机逃离。由于管教及时反抗和呼救,同监室其他在押人员冲出来将王伯阳、颜志强等人拉回监室,制止了一起越狱。虽然最终越狱失败,但此次事件却牵连了数名管教干部受到处理。1年后,李强、颜志强和马福平等人因犯组织越狱罪,随同前案,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7年6个月、7年和15年。

2013年11月,陕西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王伯阳一案,最终,法院以王伯阳犯抢劫罪、故意杀人罪和组织越狱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而高朝阳以犯抢劫罪、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无期徒刑。一审宣判后,王伯阳不服提出上诉。经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后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15年11月27日上午,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王伯阳被验明正身,执行死刑。

(文中除罪犯外,其他人物均为化名。)

编辑/贾 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