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人以群分

2016-01-09

花样盛年 2016年1期
关键词:阿姐戒备有缘

孙二娘

很闷的魔羯女,永远学不会与陌生人找到恰当话题。朋友评价:小刀子一样聪明,却豆腐一样迷糊。目前暂居江南。

我没有能力摆布这个世界,可是我有权利选择。

阿姐说,人无非两种:有所图的,无所图的。译过来就是:功利的和非功利的。我忙问:我是哪一种?阿姐沉吟良久,说:“呃,你也有所图也无所图,不好说。”我这么普通都不好归类,还说人无非这两种,呵呵。

她这么分,想必是缘于她和姐夫的社会地位:这两口子都位高权重,接近他们的人多半心怀鬼胎,她不免戒备——就好比一个有钱的单身女,遇到爱情总要犯嘀咕:他是爱我还是爱我的 money?

我没有权势及 money,眼中世界略有不同。我也习惯把人分成两种——我喜欢的 ,和我不喜欢的。不管对面那个男女老幼与我是什么关系,亲如姐妹也好,路人甲乙也罢,需要看他脸的譬如老板老公客户,或者反过来看我脸的中介推销服务生,任他是谁,我都只会分成这两种。

我的分法比较酷,反正我是这么认为。

这段时间忙于四处找房,被各种小中介领着穿梭于街巷小区,在大上海见识各色人等,人有些麻木,都不明白自己究竟想要租啥样的房子了。前天去看那套房,无一特别,甚至比之前看过的房子都简陋,可是出来我就对中介说:“就这个了。”

原因很感性:我觉得房东让人“舒服”。

老公也看上一套,全新装修高档配置(价格也高),房主长年住日本,通过中介声明说“房子不租给国人”。就他的破屋加上其无理态度,我根本不予考虑,可老公偏偏喜欢这个房,想要争取。他强调我们是“广东人”,供职于“香港公司”,曲意逢迎对方的恶趣味。“租房嘛,主角是房子。达到目的就行。”理性的男人这么说。

我不管,执意与我喜欢的房东签了约。

冰箱旧我自己买,柜子少我自己加,沙发笨重陈旧,房东搬走会很麻烦,我提议她找人来加个套子。这么体贴,还是租客与房东么?原本应该是锱铢必较的双方啊。

她对我也足够友好。价格开得偏低,配合我的想法添置一些家具,请阿姨用消毒水擦过所有的家具。她说,因为感觉我人不错,她长年住国外,宁愿低些价租给可靠的人。签合同那天我们聊得很嗨,不戒备不提防不苛求,中介除了闲闲地收钱,几乎插不上话。

走出家门,人与人的关系也无非两种:他赚你钱的,或者你赚他钱的。见过许多眼皮子浅的人,他赚你钱时笑靥如花,赚不到时立刻翻一张臭脸,真讨厌与这样的赚钱机器打交道。

我没有能力摆布这个世界,可是我有权利选择。选择我喜欢的老板、老公、房东,顺眼的菜摊、饭店、快递,如此,日子会好过很多。

年轻的朋友跳槽换了家公司,原老板加薪升职都没留住他。听说后来的薪水也并不多,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年会时见到大老板,恶心得很,一年辛苦下来想想都是为他赚了银子,心里郁闷。现在的老板有想法有情怀,接业务并不以赚钱为第一要素,同时考虑这单业务的技术含量、合不合心意、有没有突破,这些比较合他的心意。

我老公说,切,真金白银赚到就行,说什么情怀不情怀。我说亲爱的,你之前生多少闷气难道都是为了钱?讨生活固然重要,却不是唯一重要,纵然只是上下级,也须得情投意合才好。

佛家说,人与人的关系分四种:有缘的,无缘的,欠债的,还钱的。别管谁欠谁,我只想找到那些与我有缘的,结善缘,续前缘。

猜你喜欢

阿姐戒备有缘
兔阿姐的礼物
有缘而来,无缘而去
吃火锅
有缘无缘
搭讪
你和哪个明星是一对儿
阿姐减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