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邮筒送信记

2015-12-01石锋

文学少年(小学版) 2015年4期
关键词:邮筒大石头邮递员

石锋

在平安大街和幸福路的交叉路口,一棵大枫树的脚边,站着一个绿色的邮筒。

这个邮筒的年纪应该不小了,身上的绿漆斑斑驳驳的,一副饱经风霜的样子。它不记得自己在这里站了多少个年头了,只知道刚来的时候,旁边的小枫树还只有碗口粗细,现在壮实得都快赶上自己圆滚滚的身材了。

也许是上了年纪的缘故,邮筒越来越爱打瞌睡了,有时一觉能迷迷糊糊地睡上好几天。它睡得昏天黑地、昼夜不分,醒过来就给旁边的大枫树讲自己做的梦。在这些梦里,邮筒要么变小了,跳进了邮递员的绿邮包里;要么长高了,和枫树并肩俯视着这个城市。更多时候,是邮筒梦见自己的肚子里、嘴里塞满了信,人们还在不断地拿着信来,往邮筒里投。邮筒就咿咿呜呜地大喊:“别塞了啊!满了满了……”一着急,就醒了。

醒过来的邮筒发现自己的肚子空空荡荡,然后就叹一口气。大枫树用低处的枝条轻轻地抚摸着邮筒,直到它再次进入梦乡。

这天,“咚”的一声轻响,把邮筒从睡梦中唤醒。是一封信!从邮筒张开的嘴里落入它的腹中。邮筒心中一阵狂喜:还有人记得我这个邮筒!

可是当邮筒睁大眼睛四处看的时候,它却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在枫树曾经站立的地方,赫然露出一个大洞!而枝繁叶茂的枫树老伙计,此刻正躺在一辆超长的大卡车上,逐渐走远。邮筒只来得及看到它那一头红发,在这雾蒙蒙的秋天的早晨,像一团火焰,在渐渐熄灭。

邮筒还没好好为告别老友难过,就又被打击了一次:这回它发现自己也被连根拔起,横躺在冰凉的砖地上。

完了!我这个没用的老东西,终于要退休了。邮筒长叹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不,不行!还有一封信呢!邮筒一激灵,恨不得来个鲤鱼打挺,一跃而起。可实际上它只是稍微晃动了一下。

邮筒知道自己的职责:它要保护好每一封交给它的信,不被雨淋着,不让小偷拿走,完好无损一封不落地交给穿绿衣服的邮递员。虽然马上就要退休了,可此时此刻它毕竟还呆在这里,它的岗位上!所以它仍然要坚守作为一个邮筒的职责。

它要保护好这封信,直到邮递员出现。

一辆灰扑扑的卡车轰轰地开过来,停在邮筒旁边。从车上下来两个穿灰色工作服的人,他们手脚麻利地捡起地上的砖石往车斗里放。

“这条路终于要拓宽了!”

“是啊!别的街道早改造完了。”

“咦?这儿还有一个邮筒呢,怎么办?”

“一起拉走吧!也没用了,现在谁还写信?”

不行!邮筒大声抗议着。我要等邮递员来!我这儿还有一封信呢!可那两人根本听不见。

邮筒决定自己想办法。它得把自己藏起来,才能逃脱被埋在一堆碎石烂砖里的命运。它试着使了使劲,圆圆的身体晃动了几下。于是它深吸一口气,卯足了一股劲——走!邮筒竟然滚动起来了——骨碌碌,骨碌碌……正是一段下坡路,它越滚越快,越滚越快……邮筒几乎要唱起歌来了。

弥漫的雾气成了邮筒的掩护,逃跑的快乐驱走了刚才的震惊和忧伤,邮筒一直向前,不,一直沿着这条下坡路向下,滚动着。

“咣当”,邮筒撞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停下了。

它滚得太快了,所以有点头晕目眩。等定了定神,它才看到一块黑黢黢的大石头正瞪着自己。

“你撞我身上了,难道不需要道个歉吗?”大石头一脸严肃。

“哦,对不起!”邮筒心想:我这把老骨头差点撞散了,这家伙真硬!

“看你岁数也不小了,怎么冒冒失失的?”大石头开始教训人了。

“嗯——我得赶快离开那儿,他们要把我拉走——还有一封信……”邮筒有点语无伦次地解释着。

“信?什么是信?你是干什么的?”大石头的好奇心来了。

“你不知道?听我给你讲啊——信,就是人们之间传递讯息的一种方法。比如你想念谁了,或者要告诉别人一件什么事情,但又离得很远,见不到这个人,你就可以把你想说的话写在纸上,装到信封里,放进邮筒——也就是我的肚子里,然后让邮递员替你送给那个人……”说起本行来,邮筒总是滔滔不绝。

一直板着面孔的大石头突然轻轻地颤抖起来。开始邮筒以为它在笑,可是有水从石头的孔隙里流了出来,原来大石头哭了。

“我有事……我有话……我要信……”大石头抽抽搭搭地,上句不接下句。

等大石头平静一些了,邮筒才弄明白:它离开家乡太久了,想寄信给山里的亲人们,诉说自己的思念。

“可是这里没有纸和笔呀?”邮筒毕竟不是邮局,它可管不了写信的事儿。

“就是有,我也不会写字。”大石头回答。

想了一会儿,大石头从脚边拔起一块牌子,递给邮筒。

“这是介绍我的,上面写着开采时间和地点,还有我的照片。家里人一看就知道了,如果他们都还在的话……”说到这儿,大石头又汩汩地流水了。

那块牌子“咔嗒”一声投进了邮筒的肚子里。邮筒现在要保护两封信了,它觉得责任更加重大了。

多亏大石头力气大,邮筒这回滚得更远了。直到天完全黑下来,它才在一个墙角停了下来。从来没走过这么远的路,邮筒浑身酸疼,它得好好歇歇,睡一觉再继续走。

走到什么时候呢?走到哪里去呢?邮筒也不知道。它想,必须要遇到一个绿衣服邮递员,把信交给他,自己的任务才算完成。

正在邮筒迷糊着要睡着的时候,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让它警觉起来。接着它突然身上痒痒,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往自己身上爬。

一只老鼠!

邮筒浑身发麻,它知道老鼠喜欢咬碎纸张,仅仅是为了磨牙。

老鼠用它黑亮的小眼睛往邮筒的嘴里看了看,又用鼻子嗅了嗅,有些失望地爬了下去。可刚走了两步,就又回来了,开始在邮筒的底座上啃起来。

“嘿嘿,嘿嘿……”邮筒痒得忍不住笑起来。

“谁?是谁?快出来!”老鼠好像受了惊吓,它们的胆子一向很小。

“是我,我是邮筒。你正在咬我。”邮筒不笑了,因为老鼠停止了磨牙行动。

“邮筒?邮筒是什么东西?不能吃吗?”

邮筒只好又从头介绍一下关于自己、关于信和邮递员的专业知识。

“哦,太好了!正好帮我捎一封信,给乡下的表弟。”老鼠说完一溜烟跑了,过了一会儿叼了一张黄颜色的薄薄的东西回来。是一张被咬成不规则形状的煎饼。

“看,这个形状像不像我表弟?哦,我忘了,你不认识我表弟。”老鼠举着那张煎饼给邮筒看,邮筒觉得那张煎饼的形状像个葫芦。

老鼠小心地把煎饼放进邮筒的嘴里,然后拍了拍邮筒说:“告诉他,我很想它。哦,我忘了,你不是邮递员。没关系,它一看见这封信,就会知道我想它。”

邮筒想,以后它必须滚得慢点儿,煎饼很容易碎。

天亮以后,邮筒出发了。

在接下来的路上,它又陆续遇到了一本书、一个毛绒玩具熊、一张桌子、一只猫、一把小提琴……它们也把各式各样的“信”投到了邮筒里面,这些“信”分别是:一张书中的插图、一枚扣子、一个螺丝钉、一根鱼骨、一段琴弦……当然还有其它许许多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差不多把邮筒都塞满了。

邮筒滚不动了,它毕竟一把年纪了,肚子里还装了那么多东西。它实在太累了,它想睡个大觉,好好歇歇。可是它还有任务呢!那么多的信啊!如果不能送到收信人的手中,该是多么遗憾的事情啊!邮筒就在这种深深的自责情绪当中,进入了梦乡……

邮筒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很美很美的梦,它梦见一个穿着绿色衣服的精灵,轻轻降落在它的身边。绿精灵用一把闪闪发光的金钥匙打开了邮筒肚子上的小门,把里面的“信”一件一件取出来。每拿出一件,绿精灵就把它放在耳边听一听,然后微笑着点点头。等到邮筒感觉自己的肚子又变得空荡荡了,绿精灵就捧着那些信飞走了。它要飞很久很久,因为那些收信人在遥远的四面八方……

当邮筒终于醒来时,它发现自己站在一座漂亮的绿房子前面,旁边是它的老朋友——大枫树。绿房子的大门上挂着一块醒目的大牌子,写着“邮政博物馆”。许多人站在邮筒边拍照,红色的枫树和新刷的绿色邮筒真是绝佳的背景。

邮筒的小门重新锁上了,里面只有一片火红的枫叶——那是大枫树在那天早晨留给邮筒的信。

猜你喜欢

邮筒大石头邮递员
老邮筒
路中央的大石头
阿根廷将“退役”邮筒定为文化遗产
招聘邮递员
靴子邮筒
冬天的邮递员
“运动和力”易错题练习
“运动和力”易错题练习
最大邮筒
两个邮递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