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几种常见海藻饵料对虾夷扇贝增重效果的影响

2015-10-15贾秋红 李文香 陈晓霞 李晓春 白海锋

河北渔业 2015年10期

贾秋红 李文香 陈晓霞 李晓春 白海锋 殷旭旺 沈红保

摘要:通过用微绿球藻、孔石莼、角叉菜、裙带菜四组天然海藻饵料的投喂对比试验对虾夷扇贝增重效果进行评价。26 d的对比试验结果显示:投喂孔石莼的虾夷扇贝鲜体重增重率为99.78%±18.51%,均显著高于其余三种饵料组(P<0.05),干体重增重率为286.41%±68.13%,,显著高于其余饵料组(P<0.05)。对比结果显示,孔石莼饵料组对虾夷扇贝的增重效果显著,在扇贝育苗生产中可作为替用饵料与单胞藻混合使用。

关键词:虾夷扇贝;海藻碎屑;增重率

虾夷扇贝(Patinopecten yessoensi)隶属于软体动物门Mollusca、瓣鳃纲Lamellibranchia、翼形亚纲Pterimorphia、珍珠贝目Pterioida、扇贝科Pterioida。虾夷扇贝为杂食性,摄食细小的浮游植物和浮游动物、细菌以及有机碎屑,是我国主要的海水养殖经济种类[1]。虾夷扇贝是比较优良增养殖品种之一,以其个体大,肉味鲜美,营养丰富而受到青睐。该种原产于日本北部和俄罗斯南部水域,是冷水性双壳贝类。我国养殖的虾夷扇贝大部分是从日本引进的,属于低温种,仅在北方养殖。我国引进后主要分布于辽宁和山东等地的沿海海域[2]。

目前,在海水养殖业的快速规模化发展的大背景下,生物饵料的培养越发显示出其重要性,但是生物饵料中的单胞藻培养存在成本高、易污染等缺点,给海洋经济类生物的苗种生产造成了影响。基于此情况,海洋中的常见大型海藻越来越被重视和研究,逐步应用于虾类、鱼类、棘皮动物及贝类的增养殖生产中,并取得了阶段性的实验成果[3-7],但在虾夷扇贝蓄养效果上的研究报道还较少。为此笔者于2013年1-3月在大连旅顺口海珍品育苗场进行了不同海藻碎屑对虾夷扇贝增重效果的比较试验,取得了预期效果。现将试验总结如下,旨在为广大扇贝的增养殖提供基础理论参考数据。

1 材料与方法

1.1 试验扇贝

虾夷扇贝购买于大连市长海县獐子岛海产品养殖场,试验前扇贝进行暂养,暂养密度20个/m2,水温(3±1) ℃,盐度32‰,此期间主要以投喂微绿球藻(Nannochloropsis sp.)为主[8]。暂养结束后选取健康的个体进行试验。

1.2 试验饵料

试验采用的微绿球藻和三种常见大型海藻(裙带菜-Undaria pinnatifida、孔石莼-Ulva pertusa和角叉菜-Chondrus ocellatus)碎屑的悬浮液均采购自大连海洋大学水生生物学重点实验室专利保护产品。

1.3 试验方法及步骤

试验开始时挑选大小均匀的个体,培养于带有充气控温循环系统的塑料水槽中(80 cm×50 cm×35 cm),水温和盐度与暂养时一致。在每个水槽上标记好编号及相对应的饵料,其中Ⅰ为微绿球藻过滤液,Ⅱ为孔石莼碎屑过滤液,Ⅲ为角叉菜碎屑过滤液,Ⅳ为裙带菜碎屑过滤液。

每天早晚各投饵一次,日投饵量根据扇贝的生长逐步增加,基本保持在扇贝干重的2.0%。每天投喂前关闭水循环系统,投喂后全换水并开启水循环系统。从第一天投喂开始,每5 d水温设定增加1 ℃[9](前两天增加0.5 ℃,后三天增加0.5 ℃),当水温达到(8±1) ℃时,恒温培育。每个饵料组设定四个重复。

试验共进行26 d,实验前,每个重复组随机取8枚扇贝,作为各自初始试验个体,试验结束后,从各试验组各再取8枚扇贝,将其软体部完全剥离下来,分别测定软体部的湿重(用吸水纸蘸干)和干重(60 ℃下烘24 h),并计算增重率。

增重率=[(试验末软体部重量-试验初软体部重量)/ 试验初软体部重量]×100%。

采用数据分析软件SPSS19.0进行单因素方差分析(One-way ANOVA),分别检验投喂不同饵料的虾夷扇贝在增重率上的差异性。

2 试验结果

2.1 虾夷扇贝鲜体重增重率

如图1显示,在4种不同饵料组中,投喂饵料Ⅱ组的虾夷扇贝鲜体重的软体部增重率相对较大,为99.78%±18.51%,其次为饵料Ⅳ组(9871%±11.70%),再次为饵料Ⅰ组(78.32%±13.16%),前两者之间差异不显著(P>0.05),但与后者之间差异显著(P<0.05)。投喂饵料Ⅲ组的虾夷扇贝增重率相对较低,为45.37%±1393%,显著低于其余三组(P<0.05)。从鲜体重的增重效果来看孔石莼的投喂能有效促进虾夷扇贝的增长。

2.2 虾夷扇贝干体重增重率

从图2可以看出,在4种不同饵料组中,投喂Ⅱ组饵料的虾夷扇贝干体重的软体部增重率相对较大,为286.41%±68.13%,其次为饵料Ⅰ组(264.63%±33.30%),再次为饵料Ⅳ组(26372%±35.24%),后两者之间差异不显著(P>0.05),但与前者之间差异显著(P<0.05)。投喂饵料Ⅲ组的虾夷扇贝增重率相对较低,为198.27%±56.79%,显著低于其余三组饵料的投喂(P<0.05)。从干体重的增重效果来看投喂孔石莼碎屑同样能有效促进虾夷扇贝的增长。

3 讨论

在自然海区,虾夷扇贝通常会通过滤食水中的单胞藻、有机碎屑、细菌及小型浮游生物来获取营养物质[10]。但是在人工养殖过程中,主要还是投喂浮游硅藻、金藻、绿藻等活饵料和浓缩单胞藻[11-12]。但是这些单胞藻的培养对环境要求特别高,而且很容易被真菌、细菌、原生动物等污染。此外,目前投喂的一些替代饵料(细菌类、酵母类和微颗粒配合饲料等)营养价值相对比较低,并且还会污染水环境,试验证实替代效果不是很理想[13]。但是,对于大型海藻来说,海藻碎屑的制作过程简单易操作,对培养环境的要求相对较低,其碎屑悬浮液制作成本低廉,相对于浮游藻类的培养更具有现实意义。

海藻是海洋生态系统重要的初级生产者之一,是海洋中滤食性生物的饵料资源。大型海藻在自然界产量高,分布广,据估计海藻的初级生产力在1.75~14.6 kg m-2a-1之间[14]。在自然情况下约有10%的海藻会被海洋中的牧食性生物作为食物直接摄食,约有90%的海藻变成有机碎屑进入海洋生态系统,成为滤食性生物的潜在饵料[9]。此外,大型海藻营养价值高,含有丰富的高不饱和脂肪酸(EPA、DHA等)、蛋白质以及维生素和矿物质[3]。其中鲜孔石莼碎屑蛋白质和氨基酸的含量较高(17%~26%)[15]。研究证明,大型海藻不但含有较高营养物质,而且还具有提高滤食生物机体免疫力、抗菌、促生长、改善品质、粘合和诱食等作用[3]。如果将其制成人工海藻碎屑饵料,将具有很大的应用潜力,在扇贝蓄养阶段将会大大提高扇贝的增重效果。本试验的研究结果初步证实了这一假设。

综上所述,在虾夷扇贝蓄养过程中,投喂孔石莼碎屑饵料能有效促进扇贝的增重,并且可以在实际生产中替代或部分替代单胞藻进行混合投喂。

参考文献:

[1]常亚青.贝类增养殖学[M].北京:中国农业出版社,2007:114-178

[2] 王如才,王昭萍,张建中.海水贝类养殖学[M ].青岛: 青岛海洋大学出版社,1993

[3] 常巧玲,孙建义.海藻饲料资源极其在水产养殖中的应用研究[J].饲料工业,2006,27(2):62-64

[4] 周歧存,肖风波.海藻在南美白对虾饲料中的应用研究[J].海洋科学,2003,27(3):66-69

[5] 殷旭旺,林华剑,闵文武,等.投喂不同饵料对刺参海上网箱育苗幼体培育效果的影响[J].大连海洋大学学报,2014,29(2):126-130.

[6] 周玮,李晓春,白海锋,等.投喂不同海藻饵料对海上网箱幼刺参生长及成活的影响[J].河北渔业,2014(12):6-8

[7] 于丽娜,鄢娜,鲁媛媛,等.刺参北方海区网箱生态繁育技术初步探讨[J].水产养殖,2013(3):11-13

[8] 王兴章,张起信.栉孔扇贝亲贝暂养促熟技术的探讨[J].海洋科学,1988(06):63-64

[9] Yin,X.W.,Min,W.W.,Lin,H.J.,et al.Population dynamics,protein content,and lipid composition of Brachionus plicatilis fed artificial macroalgal detritus and Nannochloropsissp.diets[J].Aquaculture,2013,380/383: 62–69

[10] 吴寅嵩,李赟,王娜,等.应用DGGE技术研究扇贝养殖海域微型真核浮游生物多样性[J].水产学报,2012(01):140-147

[11] 福建省集美水产学校.实用海水贝类养殖技术[M].北京:农业出版社,1985

[12] 周玮,王国栋,宋善旗.浓缩单胞藻在虾夷扇贝育苗中的应用效果[J].大连水产学院学报,2009,24(4):317-320

[13] 王崇明,王秀花,艾海新,等.栉孔扇贝大规模死亡致病病原的研究[J].水产学报,2004,28(5):547-553

[14] Leigh,E.G.,Paine,R.T.,Quinn,J.T.,Suchanek,T.H.,Wave energy and intertidalproductivity[J].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g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1987(84),1314-1318

[15] Sargent J.R.,McEvoy L.A.,Estevez A.,Bell J.G.,Bell M.,Henderson J.& Tocher D.(1999) Lipid nutrition of marine fish during early development: current status and future directions[J].Aquaculture 179,217–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