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试析周朴园认出侍萍前的心理过程

2015-06-02周万喜

语文教学与研究(教研天地) 2015年4期
关键词:鲁侍萍侍萍周朴园

艺术大师曹禺擅长人物的心理刻画,话剧《雷雨》对周朴园形象的塑造可谓鬼斧神工,淋漓尽致地揭示了周朴园的心理变化过程,仅从第二幕开头周朴园与侍萍相遇一段戏就可见一斑。

周朴园遇见侍萍后,先后六次询问侍萍的身份:

(1)你是新来的下人?

(2)你——你贵姓?

(3)(抬起头来)你姓什么?

(4)(忽然立起)你是谁?

(5)(徐徐立起)哦,你,你,你是——

(6)哦,侍萍!(低声)是你?

第一次是作为一家之主的周朴园使用他惯常的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语气发问,这是一次心理平静的正常发问。

第二次是周朴园看到侍萍“很自然地”关窗动作后,似乎感觉到点什么,触发了他对往事的回忆,眼前这个女人和大脑中记忆的印记反复叠印,引起了他的注意。三十年前的那件往事,在周朴园看来是一段丑事,成了他的一桩心病,他怕提起;但两次婚姻的不幸,晚年生活的孤寂,又常常勾起他对那段“美好时光”的回忆,故而他谨慎地欲言又止,略略迟疑一下后终于忍不住试探道:“你贵姓?”

第三次:鲁侍萍对第二次问话的答复令周朴园放下心来,当他得知鲁侍萍是江苏无锡人时,既想打听当年梅侍萍离开周家后的真实情况,又恐过去的“丑行”败露,因而他欲罢不能,欲言又止,竭力思考如何引出这个话题,说话吞吞吐吐,反反复复,终于想出了一个自以为稳妥的问法:“梅家的一个小姐……你知道么?”可鲁侍萍接下来的挑明事实,揭穿了周朴园的隐私,鲁侍萍满腔愤恨地痛诉其卑劣行径,刺痛了周朴园的灵魂,他如坐针毡,不由得心惊肉跳,以至汗水涔涔,陷入极度紧张、苦痛状态而无言以对;当鲁侍萍最终挑明“她不是小姐……叫侍萍”时,周朴园在吃惊之余自然会产生疑问:她何以能知道得如此详细?因而惊疑地“抬起头来”重问侍萍:“你姓什么?”

第四次:在侍萍第二次给以“我姓鲁”的肯定回答后,周朴园“喘出一口气”(如果是真记着侍萍,他会失望地叹一口气),他如释重负,又摆出一副仁慈的嘴脸:“想把她的坟墓修一修”。

这时看透了周朴园的侍萍倒像一位武林高手在尽情地耍弄着对手,对手刚得喘息又被她提到半空,侍萍告诉他“这个人现在还活着”,这无疑给周朴园当头一棒,三十年来“宁可信其无,不肯信其有”的周朴园坚持依原样布置屋内陈设,显示自己对侍萍的怀念,以求得在这个封建大家庭中“道德高尚”的家长的威严,博取社会声望。现在不仅侍萍活着,“那个小孩”“也活着”,几十年社会阅历足以使视名誉、地位、面子高于一切的周朴园明白,这对他意味着什么,他怎会不惊恐得“忽然立起”,颤抖地发出想探根究底的一问:“你是谁?”这已不是“你姓什么?”的简单重复,而是对侍萍两次答复姓“鲁”的彻底否定和诘问,是周朴园紧张到极点的情绪外现。

而这时的侍萍情绪也已愤恨到欲罢不甘的境地,她由以守为攻转而主动出击,此时的侍萍倒更像一位外科专家,她要彻底剖开周朴园的最后一层伪装,让他大白于天下:“老爷,您想见一见她么?”“……想帮一帮她么?”“老爷,没有事了?”一连串的设问倒让周朴园欲罢不能了。周朴园“(连忙)不,不,不用”的回答和“好,你先下去吧”的避而不谈,彻底暴露了他三十年来一直怀念的伪善。

第五次:当侍萍反复“启发”,最终以提及纺绸衬衣上绣着一朵梅花和一个“萍”字近乎明说了自己身份后,周朴园如五雷轰顶:除了自己一度最亲近的人,还有谁能知道得这么具体?他神经高度紧张,陷于极度慌乱之中而不知所措,三十年来周朴园一直严密包裹的心房终被剖开,他苦心经营的那道维护自己面子、威严的防线也已土崩瓦解,被打得精疲力竭、晕头转向的周朴园彻底泄气后只能“徐徐立起”,惊恐得不敢正视这一现实,却又不得不承认眼前的事实,结结巴巴地说道:“哦,你,你,你是——”

第六次:紧接着在得到侍萍的确切答复后,周朴园“哦,侍萍!(低声)是你?”的台词,不正是他不得不承认却又不愿承认的复杂内心的体现吗?哪有他自我标榜的三十年来一直日思夜想的半点踪影了呢!否则不该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似的惊喜吗?由此可见,周朴园三十年来对侍萍的怀念即使如他所说是真的,也是出于自身掩饰过去罪孽、填补空虚心灵、美化伪善形象的需要,完全是自私的。

经典的作品,总是以它丰富的内蕴显示其独特、持久、鲜活的艺术魅力,令读者常读常新。让我们细细咀嚼、慢慢品味《雷雨》吧!

周万喜,语文教师,现居江苏海安。endprint

猜你喜欢

鲁侍萍侍萍周朴园
浅析鲁侍萍的复杂情感
不要误解了周朴园
爱与虚伪
由《雷雨》节选中的舞台说明浅析周朴园对侍萍的感情
《雷雨》(节选)
周朴园与鲁侍萍相认过程中的潜台词分析
鲁侍萍的未了情
《雷雨》的人物语言探析
人教版教材节选《雷雨》的缺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