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苜蓿的飞翔梦

2015-05-14祁云枝

知识窗 2015年3期
关键词:苜蓿飞翔小草

祁云枝

人活着,就会有梦想。梦想,是我们心底最美、最真的期望。

一棵小草,会有什么样的梦想呢?

植物的梦想,说白了很单纯——逃离被束缚的命运,将种子送到尽可能遥远的地方,使自己的种群持续壮大、繁荣。

这样看来,每一株植物的梦想,都是伟大的,是真正的“国家梦”、种群梦。和小草相比,我们人类的大多梦想都显得鼠目寸光、自私自利了。

让我们低头,观看一种叫做苜蓿的小草,是怎样为了梦想而不懈奋斗的。

城市里,草坪边、墙角、水泥路旁,到处都能见到野生苜蓿的身影。大诗人李商隐有“苜蓿榴花遍近郊”的诗句,可见在唐朝,苜蓿的领地已经扩展到京城边了。

但苜蓿却一直活在人们的视线之外,它们太不起眼了,没有高大的身躯,没有娇媚的花朵,没有芳香的韵味,就那么安安静静地守在属于自己的一隅,恬淡甚至是寂寞地活着。

在上古农耕时流传下的画面里,苜蓿花是旷野中星星点点的小“蝴蝶”,淡然地在风中翻飞。但就是这弱小、卑微的野草,种子却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开紫色小花的苜蓿,为自己椭圆形的种子,镶嵌了2~4道轻微的螺旋线。这样设计的目的其实很明确,就是减缓种子成熟后,落地时下降的速度,延长种子在空中的旅程。紫花苜蓿希望能搭上“风”车,尽量飞得远一些。

然而,紫花苜蓿远远早于阿基米德螺旋定律的发明,对种族本身的意义不那么显著。因为苜蓿在发明时,没有顾及到自己的身高——它们,太矮了!

螺旋,只有在某个高度,如从高高的大树上或从玉米、高粱那类高大的草本植物顶端落下时,才会起作用。而苜蓿天生矮小,种子从离开种荚到落地,连四分之一圈也没有转到;更别说顺风车了,还来不及搭载,就已经扎到地上,英雄无用武之地!

但紫苜蓿对梦想的探索和实践,得到了苜蓿家族的肯定。

黄苜蓿似乎看到了紫苜蓿的徒劳和失落,它们在借鉴了紫苜蓿的成果后,暗自思量,既然高度不够,那给种子的螺旋线外再加上两排穗状的吊钩装置,会怎么样?事实证明,在野生状态下,黄苜蓿的势力范围比紫苜蓿更大,这难道不是多亏了苜蓿家族的巧妙构思和永无止境的探索精神吗?也多亏了紫苜蓿对梦想的努力铺垫,所以在黄苜蓿眼里,人类的衣服和动物的皮毛,都成为它搭载种子远走他乡的“班车”,完成种族迁徙的梦想。

所以,植物的聪明才智,大多因梦想而来,并因不言放弃而持续提升。

苜蓿家族的成员,依然孜孜不倦地努力,完善它们共同的“践梦器”——在香橙亚科苜蓿身上,可以明显地观察到从螺旋形荚果到螺旋体的转变;在黄芩类苜蓿或蜗牛苜蓿身上,则会看到螺旋体又变成了球状……

毫不起眼的苜蓿,为了实现远行的梦想,不断进行着积极有益的改良和探索。

我要的一种生命更灿烂

我要的一片天空更蔚蓝

我知道我要的那种幸福

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

我要飞得更高……

不知道汪峰创作《飞得更高》的灵感来自于哪儿?千百年来,苜蓿的梦想却一直飞翔在这首歌的意境里,“飞得更高”是苜蓿永远的“心声”,尽管遭遇挫折、失望,但它们从没放弃。

苜蓿明白,要想实现梦想,就必须清楚自己该以怎样的姿态,去飞翔。

猜你喜欢

苜蓿飞翔小草
口齿留香说苜蓿
苜蓿
小草也会疼
摇曳的苜蓿花
小草
小草是怎样钻出来的
苜蓿芽
小草醒了
飞翔的鸽子
好梦飞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