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农民妻子

2015-01-14邵天伟

滇池 2014年12期
关键词:妻子农民孩子

邵天伟

出门学习、开会结识新朋友,每当有人问起妻子做什么工作,我总是笑嘻嘻地答道:“农民,没工作。”听后,有的“哦”的一声,惊讶中有不解;有的甚至露出不屑的神色,似乎一听“农民”两字就低人一等;有的好像“知我也”,说:“娶农民为妻,接地气,好呀!”对前两种人,我轻描淡写,一笑了之;而后一种人仿佛给我的心花浇了水,让我笑脸阳光灿烂。

三十年前,我经过八年寒窗苦读,终于“鲤鱼跳龙门”,考上了昆明师范学校。吃上皇粮,全家老少高兴得合不拢嘴。走在乡村小路上,身轻如燕,村人投来羡慕的眼光;回到家里,八旬奶奶笑嘻嘻,父母脸上的笑容不散,姐弟四人又唱又跳;梦里拿着教鞭当老师,神采飞扬,醒来仍想回到梦中。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农村毕竟贫穷落后,“山沟沟里飞出了金凤凰”,一个假期让我家老小光彩万分。

参加工作,与土地打交道少了。因工作忙的缘故,只有周末、假期回归田园,与父母劳动。也许是从小土生土长,劳动惯了的缘故,我什么活都不怕,挑柴、挖地、锄草、割麦、放牛等样样都拿得起,老辈夸我不忘本,小辈赞我像农民。

当老师,工资相比其他行业并不算高,但在农村比起起早贪黑、风吹日晒的农民可谓富有了。工作二十多年来,我始终传承父辈勤俭节约的好习惯,逢年过节不说,几乎每个月都要给父母零用钱,村乡人夸我是孝子,总说:“当工人真好!”

1996年初春,当我执意要娶我教过的美女学生、一小山村的农民莲花为妻时,父母反对,亲人不解,村民说我“傻”。与十三年前考起师范时的情形真是天壤之别,父母对我冷淡了,家里笑声少了。一天,收到上昆明师专小弟的来信,信中他除了表达对我多年来的关心、扶持感激外,就是诉说父母的艰辛不易,劝我找个工人让父母省心。我没回信,自此对他好像冷淡了,给的钱也似乎没以前多了。自小养成一种倔强的脾气,家人不同意就拉倒,我开弓没有回头箭,旅行结婚,让家人无奈。

婚后一年,妻子在我单位食堂里煮饭,周末、假期我们照样回家帮父母干农活,虽结婚欠着别人钱,但每月也要挤一部分给父母。热脸对冷脸,别别扭扭,满脸沧桑的母亲时不时指桑骂槐,脾气暴躁的父亲丧着脸,一不小心就会有暴风雨。走在回单位的山路上,妻子几次抹着眼泪说:“天伟,你娶我让你受苦了。”我总是笑着说:“莲妹,娶你我可是‘众里寻她千百度。放心吧,苦尽甘来!”妻子抹干眼泪,笑盈盈地拉着我的手爬上山坡,又愉快地赶路,两人的说笑声惊飞了林中憩息的小鸟……

两年后有了孩子,与父母的关系仍然不融洽,特别是妻子身孕闲着的时候,父母老是不高兴,有一次麦收季节因为我顶撞了父亲几句,还差点打起来。孩子半岁,妻子一边领孩子,一边学理发,两月后出师自开门面。有了小家,周末几乎不回老家了,假期我带孩子,妻子开店,也回不了家。孩子三岁送幼儿园,妻子和我才算轻松下来。两年半的时间,妻子一边开店,一边领孩子,难为她了。听说有时正忙的时候,孩子却哭个不停,把顾客哭走了,妻子只得含着泪哄逗;有一次正忙的时候,孩子掉到门前的沟里,要不是一顾客眼脚快就麻烦了,正值雨季水哗哗;有一个街子天,孩子跑去路上玩,被自行车撞倒,虽只受了点皮外伤,却让妻子内疚得一夜未合眼……黄昏回到家,见我大多在看报刊,或听音乐,妻子也不恼,把孩子一交,系上围裙忙着做饭。也许是“生米煮成了熟饭”,农闲的时候,母亲也会不请自来帮带孩子,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工作、读书、写作。

时间是最好的药,医好了父母因我婚姻而生之痛;时间是最好的桥,连通了父母与我和妻子远离的心。孩子上小学后,父母才与我们的关系好起来。周末、假期有空,三口之家总要回老家;农闲,父母总要大包小包来看孙子;过节,全家聚拢一大桌,其乐融融。特别是2008年暑假,我们带上年逾七旬的父亲到北京、天津、大连等地旅游十多天,村乡夸妻子“良心好”,父母一个劲儿地点头。

结婚十八年来,我和妻子很少红过脸,单位上的人夸是“模范夫妻”,邻居夸为“幸福家庭”。前十年,不知多少回我想对父母说:“找个农民为妻有什么不好?”话到嘴边,却开不了口。仔细想想,妻子用“优秀”两字还不够分量形容呢!

妻子有宽容之心。那些年,我父母冷眼对她,她却笑脸相迎,左一声“妈”,右一声“爸”。回到老家,放下孩子、提包就帮着母亲做饭,放下碗筷就帮父母洗衣服,晾好衣服又忙着帮母亲喂猪喂鸡。在单位,听说我与同事吵嘴,就非要我去认错不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有时我心情不好骂她,她装听不见,事后却要批一顿,和好如初。娘家两个哥哥、姐姐为养老或土地闹矛盾,他们首先想到的不是请村干部出马,而是打电话找妹妹———我的妻子去化解,一般是早上阴着脸出门,晚上就笑着回来了。

妻子有勤劳之性。在乡下工作时,妻子在过食堂,开过理发店,且在校园边角种着两块菜地,吃苦耐劳,人见人夸;调到县城后,妻子经营一个报刊亭,和颜悦色,深受师生好评。一年365天,买菜、洗衣、做饭,手勤脚快,让我这个“大老爷”及“小皇帝”儿子汗颜。得闲的时候,她就默默地打毛衣,父母、弟弟、亲戚老少皆送,一个也不偏心。妻子平时喜欢打扮,衣着既得体又时尚,可回到乡下旧衣服一换,插秧、割麦、锄草、做咸菜,样样在行。农忙季节或假期,总要抽空邀约我和儿子一起回两边老家去体验“粒粒皆辛苦”。去年儿子上高中当上劳动委员,不怕脏不怕苦,不能不说是妻子潜移默化之功啊!

妻子有养家之术。当年在乡下开理发店,妻子二十出头,人夸“小镇一枝花”,时有“老板”之类的人不安好心,让我心生烦恼;而她轻而易举就让对方死心,请吃玩说“没空”,电话号码左手接来,人一走右手就丢进沟里。妻子既要开店又要做家务,忙呢,可受我影响喜欢读书,她不仅读我推荐的文学作品,更爱看《知音》、饮食、健康、纺织、花卉之类的书籍,生活中便学以致用。一日三餐,搭配调整,科学又爽口;相夫教子,微风细雨,共同进步;小小阳台,姹紫嫣红,俨然一座小花园,全家人每天生活在春天。我———一介书生,工作之余喜欢爬格子,时有文章在报刊发表,2010年加入昆明市作协,2012年被评为“昆明市十佳书香家庭”,贤内助的结果啊!

出门学习、开会结识新朋友,若有人问起家人,我会幸福地告诉他:“我的妻子是一个优秀的农民,欢迎你到我家做客!”endprint

猜你喜欢

妻子农民孩子
耕牛和农民
我胖吗
怀才不遇
农民
孩子的画
孩子的画
孩子的画
孩子的画
我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成员已达1200万(等10则)
做农民的贴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