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德国文化遗产的可持续生机

2014-08-28赵涵

文化月刊·下旬刊 2014年6期
关键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遗产

赵涵

如果不是德国国家旅游局将2014年德国旅游年的主题定为“世界文化遗产”,恐怕你不会知道,包括跨越国境的世界遗产在内,德国共拥有38处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指定的世界遗产。

这些世界遗产堪称德国最顶级的文化和观光景点,但同时也意味着保护的人任重道远,“我们必须承担起保持和维护这些财富的重大责任,让现在和未来世界各地的文化爱好者都能一睹其风采。以可持续、负责任的态度对待世界遗产,对于所有参与者来说意义深远。”德国国家旅游局理事会主席何佩雅表示。

38处世界遗产的多元故事

据了解,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收录的981处世界遗产,有近一半位于欧洲。其中德国拥有38处,在世界遗产数量排名中与法国并列,位居欧洲排名第三位。科隆大教堂、无忧宫、卡塞尔的威廉高地公园、北海浅滩……两千年历史在德国的土地上留下了许多重要的遗迹,沉默而有力地证明了德国文化的广度和深度。自2012年以来,德国便跻身到欧洲世界文化之旅的一流行列。

早在1978年,德国最早的文化古迹——亚琛大教堂就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名录中。而在2013年夏天最新加入德国世界遗产名录的,是位于卡塞尔的威廉高地公园,由此也成为德国第38处世界遗产。截至目前,这些世界遗产涵盖了历史古迹、城市地标、工业文化代表、自然景观等,多元化的类别无不令人印象深刻,每一个都有说不尽的故事。据了解,这其中包含5处历史古城中心遗产,3处建筑与设计类遗产,7处自然、花园与风景遗产,3处工业遗产,4处古堡和宫殿遗产,8处文化与精神类遗产,以及8处教堂与修道院遗产。

在“历史古城中心”的世界遗产中,有1987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吕贝克古城”。从1230年到1535年,吕贝克被称为“汉萨王国的女王”,其整个老城区都被列入了世界遗产名录,同时也是欧洲北部地区第一个世界遗产古城。“班贝格古城”是欧洲中部典型的拥有中世纪风貌的古城,全城有超过1000座建筑列入了世界遗产名录。“雷根斯堡古城和斯塔塔赫古城”是德国保存最完整的中世纪城市中心,其中雷根斯堡老城总共包含984个纪念碑。

1996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魏玛和德萨奥的包豪斯及其遗址”属于建筑与设计类别的世界遗产,是对包豪斯建筑学院的纪念,因包豪斯的思想对整个20世纪的建筑设计都产生了影响。自然、花园与风景遗产中的“中上游莱茵河河谷”地区的乡村风貌是浪漫莱茵河的缩影,延绵65公里的中莱茵河河谷,和她的历史古城、悬崖城堡、葡萄园生动地描述了一段同多变的自然环境相缠绕的漫长人类历史。1999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瓦尔特堡城堡”,正是在这里,伟大的改革家马丁·路德在几周之内将《圣经》翻译成了德文。地处原东德与西德的交界处,这里也成为了德国团结统一的有力象征……

此外,德国38处世界遗产中还有部分跨国境遗产。它们超越了政治边界,成为德国与其他国家间的文化纽带。占地700公顷的“穆斯考公园”,由德国和波兰共同拥有,两侧分别由跨越奈塞河的几处桥梁相连;“日耳曼—雷蒂亚线路”中拥有跨越了英德边境的古罗马帝国边城,作为英国哈德良长城的一部分于1987年一起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喀尔巴阡山脉原始山毛榉林和德国古山毛榉林”总共15个山毛榉林,跨越了德国、斯洛伐克和乌克兰,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保护下被列为了国际性世界遗产;“瓦登海”为跨越了德国与荷兰的世界自然遗产;“阿尔卑斯地区史前湖岸木桩建筑”包含了阿尔卑斯地区111处有代表性的木桩建筑,涉及的国家有奥地利、法国、德国、意大利、斯洛文尼亚和瑞士。

世界遗产的可持续策略

“为了进一步提高德国世界文化遗产的知名度,方便游客在旅游的同时能够很方便地参观到这些历史和自然的馈赠,我们与战略合作伙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德国委员会,以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德国世界遗产协会,共同为德国38个世界遗产提出‘世界遗产——可持续的文化和自然旅游业的口号,并将其定为2014年度主题。”德国国家旅游局相关负责人对本刊记者表示。他们同时想表达的是,旅游业不仅能给人带来欢乐,还可以承担起一定的社会责任。在游览世界遗产时,人们将获得丰富的阅历,从而对文物古迹的协调、可持续发展带来深远影响。

由此,旅游局的专家们推出了能够纵览德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的八条路线,区域与主题各异,将德国38 处世界遗产与许多其他旅游景点完美地串联在了一起,而这些线路拥有一个共同的主题词——“从世界起源到无尽未来的时光之旅”。

20世纪德国现实主义文学作家代表、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托马斯·曼 (Thomas Mann)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大海并非景观,而是永恒的体验。”在主题为“自然奇迹与荣誉之城”的路线中,你或许能更好感知这句话的内涵。旅程的起点在“光荣而自由的市民之城”不莱梅。北海浅滩和古山毛榉林等自然遗迹,与历史悠久的不莱梅市政厅和罗兰石像、汉莎同盟城市吕贝克、施特拉尔松德和维斯马老城等世界遗产在这条线路上相映成趣。此外,港口城市汉堡和罗斯托克的加入,为线路增添了海港式浪漫。

“矿藏与建筑”路线是所有路线中历史跨度最长的一条。长约 650 公里的线路涵盖了从工业历史到史前地球的挖掘,如“拉默尔斯贝格矿山、戈斯拉尔、老城和上哈尔茨王室水利工程”“奎德林堡的修道院教堂、城堡和老城”“希尔德斯海姆的大教堂和圣米歇尔大教堂”“梅塞尔化石坑”等世界遗产。旅程中还特别为徒步爱好者提供了几处迷人的旅游路线,与不可思议的老城风光和庄严肃穆的宗教古迹形成鲜明对比,糅合成一次难得的整体体验。

“生活情调与高度文明”路线传递的则是另一种感觉:从法兰克福出发,沿着莱茵河蜿蜒向前,沿途皆是富有浪漫气息的美景,它的美丽就连罗马人也无法抗拒。富丽堂皇的城堡贯穿路线始终,查理大帝的世界敞开大门,最终穿过鲁尔河返回莱茵河,到达德国最具创意的城市之一——时尚之城杜塞尔多夫。贯穿其中的世界遗产地有“中莱茵河谷上游地区”“科隆大教堂”“埃森关税同盟煤矿工业区”“布吕尔的奥古斯都堡与猎趣园”“亚琛大教堂”等。

此外,还有起点和终点都在“英雄之城”莱比锡的“宫殿与园林”路线;能够让人近距离了解那些跨越数百年时空德国弄潮儿的“梦想家与思想领袖”路线;有机会回到石器时代、探访偏远的教堂、在别具一格的小岛上驻足停留的“在阿尔卑斯山与博登湖之间”路线等等,不一而足。

有世界遗产管理专业人士认为,文化旅游项目是提升世界遗产魅力的一个重要的基础,同时世界遗产也为文化旅游项目在建筑和主题方面奠定了基石。

“世界遗产也是我的遗产”

曾到德国出差的朋友说,留给他印象极为深刻的是“德国人对自己城市文化遗迹发自内心的珍爱、对历史的尊重和高度的责任心”。比如城市古迹的修复,“德国萨克森州首府德累斯顿已建城800周年,城中17、18世纪巴洛克式的建筑在二战期间遭到盟军猛烈轰炸,七成以上的历史建筑遭到摧毁。现在所看到的大部分是依据照片和历史资料重新建造的。外部修旧重现当年雕琢、装饰和彩绘的原貌,内部则运用了很多高科技手段,断断续续修了五六十年,耗资数亿欧元。”再比如70%以上曾毁于二战的柏林博物馆群体建筑,战后博物馆全面修复及整理藏品工作一直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延续至今。据说德国人还特意把炮弹的痕迹留在墙体上展示,因为他们认为,这段战争历史的痕迹也应该保存并留给后人。

“过多的游客会损害世界遗产的氛围与魔力,这种情况时有发生。可持续发展的旅游业意味着索取与给予相平衡。”德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委员会秘书长罗兰德·波内克博士说,如果说世界遗产带来了显著的经济效益,那么直接从旅游创收中抽出一部分用来对遗产进行保护,也是非常正当的要求。旅游声望的提高,也会带来积极的经济刺激效应。

他同时认为,人类卓越的文化成就以及无与伦比的自然景观,不应只属于某一个地区或民族,而应是全体人类的共同遗产,这才是设立“世界遗产”的初衷。“比如一位来自中国的游客,当他游览瓦特堡时,应该产生这样的感觉:这是一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它也是我的遗产。”

最早:亚琛大教堂(Aachen Cathedral)

1978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也是德国第一个被列入世界遗产的项目。当查理大帝于公元786年左右在今天的亚琛——他的中央官邸开始修建圣母教堂时,他就想要实现缔造一个“新罗马”的梦想。他以此为欧洲最重要的建筑之一奠定了基石,并使亚琛于公元 800 年左右成为他的罗马帝国中心。这座大教堂无论在建筑史还是艺术史上都具有非凡意义。在 936年至1531 年的近600年间,这里先后为三十位德意志国王加冕。

公元814 年当查理大帝逝世时,这座行宫教堂成为了他的安葬地,其古老的石棺如今仍摆放在哥特式唱诗班座堂的中心。经过一千多年的风风雨雨,如今的大教堂仍保留了它的原貌,始终是亚琛这座城市的标志。

最新:卡塞尔威廉高地公园 (Wilhelmsh?he Park in Kassel)

2013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也是德国最新被列入世界遗产的项目。威廉高地公园不仅是一个典型的欧洲专制主义时期景观建筑的范例,其非凡的水景设计也确保了其在世界上无与伦比的地位。

最古老:麦塞尔化石遗址 (Messel Pit Fossil Site)

1995年,麦塞尔化石遗址成为德国第一个进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的自然遗迹。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理由是,油页岩(此处主要的开采资源)中包含的化石,如动植物的许多微细组织结构都清晰可辨,实属奇观。且第三纪下层的动植物遗迹在遗址中得到了较好的保护,保存下来的化石种类不仅质量堪称首屈一指,数量上也很可观。

最年轻:柏林现代主义住宅群落 (Berlin Modernism Housing Estates)

作为解决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住房紧张的办法,1913 至 1934 年在柏林建成了六个居住区。这些住宅建筑以现代风格和极富功能性的布局在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广泛的关注。由于这些楼房都不带后院和翼楼,因此使得住房更明亮、更通风、采光性更好,与同时代的简易出租公寓形成了鲜明对比,达到了当时建筑艺术的最高水准。

可以说,这些住房展示了一个全新的建筑艺术范本,它对整个20世纪社会住宅的发展和建筑设计、城市规划以及景观设计都产生了巨大影响。

猜你喜欢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遗产
遗产怎么分
哪项世界遗产被 誉为“中华民族不 屈的脊梁”
什么是世界遗产
瑞士人遗产达历史最高水平
千万遗产
中国世界遗产分部图
举世无双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开展国际扫盲奖评审工作
朝鲜战争期间美国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态度的变化探析
遗产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