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身穿警服的“村里人”

2014-08-11韩建平

党的生活(黑龙江) 2014年7期
关键词:警服永利水渠

韩建平

五一前夕,一连几天的高温,把黑土地蒸得直冒汗。一天,欢胜乡永利村的村民们正热火朝天地抢春种,突然,一阵吵闹声响了起来。

“姓李的,凭啥在我家地里修水渠?”

“谁说是你家的?这明明是我家的!”

“嘴犟!看我给你扒了!”

“你扒一下试试!”

……

眼瞅着老郭家跟老李家要动手,在场的村民赶紧把他们拉开。这时,有人喊:“快,给刘警长打电话!”

刘学杰闻讯,一边往大田这边赶,一边给镇司法所打电话,让他们赶紧派人来。这块地的权属,他们更能说明白。

当他赶到现场时,只见老李头拿着一根两米长的杆子,一边往杆头上绑钐刀,一边大声嚷嚷:“他要是敢扒水渠,我就捅了他。”而不远处的老郭头的身旁则放着一把“刺五叉”。

经过司法所的人丈量,老李家的水渠确实修在了老郭家的地里。于是,水渠当场就被扒了。至此,事情应该算是了结了,可没过几天,老李家又把水渠修到了老郭家的地里,两家又闹了起来。

“郭大哥,听我一句劝,就这70米的水渠,几捆稻子的事。我出400块钱补偿咱家的损失,行不行?春耕这么忙,咱这事就忍忍算了……”刘学杰又来做工作。这次,他搭上400元。

自从到村里“入职”并挂起“学杰警务室”的牌子,一年来为化解矛盾,他经常搭钱搭物。

“村里的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针头线脑的事情,都能打得不可开交。嗨,我还真来对了。”和记者说起入村担任“第一书记”后的感受,刘学杰坦言,挺操心。

去年3月,55岁的刘学杰刚刚“退居二线”时,也曾彷徨、犹豫过:在家养老?不甘;去企业打工?不妥。此时,正赶上县委往各村选派“第一书记”,帮助村民解决民生、生产问题,化解社会矛盾。三十多年前当过下乡知青的刘学杰心动了。经过积极争取,他来到欢胜乡永利村。

永利村有八个自然屯,刘学杰一个屯一个屯、挨家挨户地走,分发了三百多张名片。于是,全村人知道村里来了个“大盖帽”,还是科级干部,“能办事”。

“去年米厂收了我们的稻子,可钱没收回来。刘警长,能不能帮我们要一要?其他几个村的老百姓都去上访了……”村民杨生给刘学杰递来一块“难啃的骨头”。

“行!”刘学杰深入了解情况后,及时协调相关部门帮忙追债,被拖欠的粮款陆陆续续地追了回来。

去年8月,暴雨连连,呼兰河水猛涨,汹涌的洪峰一次次逼近紧邻永利村水田区的河堤。站在防洪堤上,看着不断上涨的河水,刘学杰有些心焦:“这要是决了口,村民们一年的收成可就泡汤了!”

在抗洪一线,刘学杰和村民一起扛编织袋、搬运沙石,吃住在大坝上。汛情最危急的时候,他在一间不足三平方米的窝棚里住了七个晚上。

……

就这样,通过一件件小事,永利村的村民们渐渐地熟悉了刘学杰。大家跟他也不见外——谁家老人生病了,刘学杰车接车送,安排就医;谁家孩子入学了,刘学杰跑前跑后,帮办各种手续。

看着刘学杰的辛劳,很多村民心疼他。村民赵阳感慨:“这人太实在,大年初七就来村里住了……你看,办公室里还有两箱方便面……五十好几的人了,身体还有病,在家待着多好,工资照发。来村里遭这罪,不是犯傻吗?”

“我就是想多穿几年警服。为啥?当警察30年,我抓了不少罪犯,有些人在牢里还惦记我的脑袋,放出风来说‘要收拾我。这身警服能保护我啊!”

几句玩笑,刘学杰说得村民们心里热乎乎的,更给他在大伙儿心中的形象增添了几分英雄气。

猜你喜欢

警服永利水渠
我的乐园
一件警服
平凡生活
如果这都不算爱
男子穿假警服遇真警察 被拘留8天
“愚公”村支书 绝壁凿水渠
永利澳門第三季純利跌72%
最重的工作
一件警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