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投资

2014-05-08吴新华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14年1期
关键词:芳菲鱼池包厢

吴新华

芳菲走进我办公室,双手捋着我乌黑的长发,啧啧地羡慕不断。我张嘴想取笑她一下,她飞快地将一颗东西塞入我嘴中。我还不知道什么东西,但是她突然一逗乐,那颗甜丝丝的东西顺着喉咙进了肚子。我有点惊慌失措。芳菲说:“我的村官,拍你马屁,把你吓成这个样子。”

芳菲30出头,圆脸蛋,胖乎乎的身材。她进来喜欢坐在对面的沙发,沙发将她半个身子陷在其中。芳菲打开皮包,取出一块巧克力扔给我。我最喜欢吃巧克力,每天都想吃,如果一天吃不上巧克力,全身上下都会难受。我慢慢咀嚼巧克力,听着芳菲讲述起外面的精彩世界,某某发财了,某某再嫁了,某某升官了。

午间,芳菲请我出去吃饭。我想芳菲另有所图吧,就婉言推脱。她很坚持,非要请我不可,说不去就不给面子,不够义气。她还说,不想生二胎,也没有必要贿赂村计生干部。我再不去实在说不过去。散席,我急忙跑出去付账。伙计说,那位大姐已结清了。

晚上我在家里用好餐,芳菲打电话过来,说请我唱歌。唱歌是我的强项,有机会我总会引吭高歌。我走出楼梯口,芳菲在路边的小车里向我招手,我快步前行,进入车厢。我们直奔中胜歌厅,进入包厢,芳菲约好的朋友在那里等候。芳菲让我先唱,当我唱起了《荷塘夜色》,包厢里的人傻眼了,一曲过后,忘记拍手。芳菲说:“我没有找错人。”

包厢始终以我为中心,芳菲在我身边转悠。几个男士过来向我敬酒,然后问我手机号码。我正犹豫中,芳菲飞身过来说,不能告诉他们。我感觉芳菲替我想得周全,用不着我婉拒。结束前,我退出包厢,准备付钱,芳菲拉着我的手说:“你这个人有没有脑子,你为大家唱这么好的歌,就是对大家的贡献。”她将我推上轿车,然后送回了家。

中秋节的那天,芳菲陪我去逛商场当参谋,我同时相中两件漂亮衣服,我买了一件,离开时对另一件还是恋恋不舍。分手时,芳菲从皮包里拿出那件我还没买的漂亮衣服递给我。我不接受,没这么简单吧。见芳菲脸上飘过一朵阴云,我怕她生气,赶紧笑容满面地接过衣服。我想芳菲不会无缘无故对我好,我不能让她给骗了。

过几天,芳菲满面春风地推开我办公室的门,她说要进一批50万的货物,还差10万,问我身边有没有资金。这事不出我所料,芳菲对我好是有目的性的。我说:“芳姐,你对我这么好,我很想帮你,只是家里钱都投资老公的甲鱼池了。”芳菲脸一红说:“没关系的。”

芳菲离开后,好多天我没见她。那天,老公从甲鱼池上回来神神秘秘地说:“芳菲这个人不简单,你可要当心。”我说:“老公,这个不用你提醒,我对芳菲早有提防。”

过了一个月,芳菲身着唐装,一身珠光宝气,一摇一摆走到我电脑前,她肥胖的手捏着我脸蛋说:“这么久不见,想不想我?”我抬起头,笑逐颜开地说:“废话,怎么不想啊?”芳菲开始向我介绍出门在外的成功事例。我真心替她高兴,欣喜她取得一些成绩。突然,芳菲咬着我耳朵,悄悄地說:“我在临江县用100万购买一家丝厂,这个便宜的价钱是通过局长帮忙的。”

我说,祝贺,你真有本领,我只能朝九晚五地上班。

芳菲从粉红的真皮包中取出一张纸,我接过一看是购买丝厂的合同书,下面还盖着火红的大印。

芳菲说:“业内人士说这家丝厂一年可挣100万。”

我轻轻抚摸着那份合同书.禁不住说,如果我能投资一些该多好啊。

芳菲愣了一下,抬头注视着我。

我说:“芳姐,前天,我老公的甲鱼池干了,卖了30万元。能不能让我也……”

芳菲将合同书折好,小心地放回皮包,芳菲说:“这事这事……”

我拉着芳菲的臂弯说:“芳姐,我的好姐姐,你说话呀。”

芳菲一咬牙,高声地说:“谁让我们是好姐妹啊,我让给你30万股份。”

我上前搂住芳菲,把头靠在她的肩膀上。

当天下午,我取出30万元,亲手交给好大姐芳菲。芳菲认真地说:“我会让你的钱变多的。”我感觉眼前是一堆堆的大钞。

过了几天,我兴高采烈地向老公说起投资丝厂的事,老公还没听完,就“啪”的一声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我将老公送进了医院。治疗急需用钱,我想到了芳姐,就打芳菲的手机,电话那头传出一位女人的声音,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选自《小说月刊》

猜你喜欢

芳菲鱼池包厢
一个没有包厢的剧场
鲜美烟台 四月芳菲
一梦芳菲
一种浅水池塘网箱养殖鱼粪清除方法
你是好男人
卸妆
鳄鱼池
异育银鲫苗种培育池塘水质变化规律研究
室内观赏鱼池自净化生态系统的构建
设“学习包厢”莫忘公共空间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