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穿肠毒

2014-05-08吴卫华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14年1期
关键词:楚楚慕容花儿

吴卫华

夏天,慕容楚楚喜欢穿吊带装,她的皮肤白皙滑腻,还有点凉凉的,就那种水柔玉润的感觉,仅这样的皮肤已经让人十分艳羡,更让人惊艳的是,在慕容楚楚后背的右肩上,文有一大朵美丽的淡蓝色重瓣花儿,“犹抱琵琶半遮面”地从吊带装的边缘露出一半,这样沉静的花色和白细的肌肤,古典冷艳得像一件青花瓷,往往惹得看到的人,心猿意马地想一探究竟,可谁又能轻易看全慕容楚楚的文身呢?

六月雷就被这种想一探究竟的欲望折磨得欲罢不能。六月雷是霸城最有名气的驯鹰师,大多时候,他健壮的左肩上总会牢牢地站着一只叫做扬的雄鹰。扬体形硕大目光犀利,凡是看到扬的人,心里不由会泛上些吃惊似的丝丝凉意。外出时,六月雷很少给扬戴上眼罩,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扬能神色淡定得像块栗褐色的顽石,更像是六月雷左肩上一件生动的石雕。

六月雷是在离霸城四十里外的狩猎场认识慕容楚楚的。每到星期天,慕容楚楚就会准时随父亲慕容白驾车带鹰来到原是一片戈壁滩的狩猎场,等鹰友汇齐,纷纷下车骑马,左手驾鹰右手执鞭,静候专人从那草丛乱石中吆喝赶出野兔、狐狸之类的小兽,一旦惊慌失措的小兽出现在众人视野里,他们就群情激奋起来,揭去鹰眼罩扯开鹰脚绊,用口中的哨子“嘟嘟”地指示猎物的方向。饿了一天的鹰,羽毛紧贴杀气腾腾,一见猎物就像离弦的箭直射目标。在鹰场马驰哨声四起的混乱中,六月雷的驭马术最为高超娴熟,扬的逮法最是飘逸洒脱。扬直击目标,一扑而中;六月雷纵马赶到,用戴有手套的手从扬的爪下取走猎物,并犒赏扬一块上好的鲜肉。

在整个狩猎过程中,慕容楚楚只是在场子边上看热闹,给父亲助阵,但她更瞩目的是六月雷,狩猎结束,数六月雷收获最多。霸城大佬慕容白,每次都会用欣赏的眼光看着六月雷说:“小伙子,收获真不错,你那鹰次次给你挣足面子,不像我这只,买下它花的是最大的价钱,却远远不是我期望的那么神勇。”

一次从狩猎场回去时,慕容白跟六月雷说:“我拐个弯,麻烦你把楚楚送回家。”在六月雷的车内,慕容楚楚很慵懒地陷在副驾座上,车子里弥漫着淡淡的香水味,香味来自慕容楚楚。六月雷想到她右肩下那朵淡蓝色花儿,心里固有的想一探究竟的欲望,不可抑制地冒出来:“你后背上只文了一朵花吗?”对这样突兀的问题,慕容楚楚并不意外,她甚至没有振作一下慵懒神态:“你想看到几朵?”六月雷尴尬地说:“一朵还没看全呢,它是什么花儿?看上去挺妖丽。”慕容楚楚笑笑,没有回答。

六月雷按照慕容楚楚指引的路线,将车子停在一座豪华的住宅前,慕容楚楚款款下车:“鹰神,赏脸进去喝杯饮料吧。”这话很合六月雷的心思,遂驾鹰下车。慕容楚楚对扬很感兴趣,六月雷教她怎样取得扬的信任,说来奇怪,扬对生人总是保持一种警惕,竟对慕容楚楚很友好,很快就任由慕容楚楚抚摸了。

此后,慕容楚楚常去六月雷那儿看扬,去时一定会带上扬喜欢吃的生鲜牛肉。六月雷有次半真半假地跟她说:“我倒希望和扬换换角色,也能得到一块你带来的牛肉。”说这话时,六月雷看慕容楚楚的眼神热辣辣的。慕容楚楚避开他的眼神说:“有你的啊,别妒忌。”慕容楚楚拿给六月雷的是一小箱牛肉干,六月雷一脸灿烂地说:“我和扬一个档次啊?”幕容楚楚弯腰放下牛肉箱时,她吊带装上露出的那半朵淡蓝色花儿就在六月雷的眼皮子底下了,这样近距离的诱惑让六月雷怦然心跳,他伸出手在空中犹豫了一下,就搭在了慕容楚楚那滑膩的右肩上,他想把手往下滑一些揭开那挡住他视线的吊带装。慕容楚楚一下子直起腰,把脸子一绷,六月雷吓得立马拿开手,此后再不敢对慕容楚楚有什么直接的肢体语言,但那文身的诱惑,越发在他心里扎牢了根。

慕容楚楚喜欢和六月雷一块儿训练扬飞到指定地点再飞回来,六月雷却暗中训练扬另一种小把戏。在霸城郊外的山上,有慕容楚楚家一幢小别墅,里面有座小楼,慕容楚楚常带六月雷去那儿训练扬。六月雷在小楼的顶上高高竖起一个样子奇特的风向标,训练扬看到这个风向标从空中落下,并把牢牢抓住的什么东西放到楼顶。扬的聪明和善解人意,让慕容楚楚赞不绝口,六月雷的心情却越来越沉重。

一次,慕容楚楚让扬抓紧一包可疑的东西,扬飞起来时六月雷没有吹哨子指示方向,扬犹豫地盘旋了一圈,一扇翅膀飞走了。六月雷凝望着瓦蓝瓦蓝的晴空,直到看不见扬了,才沉重地问慕容楚楚:“让扬送这么要命的东西,你就不怕它送错了地方?”这话听起来怪怪的,慕容楚楚正奇怪六月雷什么意思时,扬空爪飞回来,慕容楚楚大惊失色:“东西呢?这么快就飞回来,看来真送错地方了!”六月雷脸色煞白地问慕容楚楚:“那里面到底是什么?”慕容楚楚呆立无语。六月雷急促地吹了三声哨子,扬出人意料地飞冲向慕容楚楚,利爪准确地抓起慕容楚楚的吊带装,在慕容楚楚的万分惊愕中,刷地将吊带装划成两半,慕容楚楚的肌肤却毫发无损。恍若春光骤泄旖旎无限,慕容楚楚光洁雪白的后背上文满了深红、湛蓝、尊黄的大罂粟花!它们怒放得无比妖艳并且媚人至骨,充满着绝望和死亡的气息。六月雷只觉触目惊心。慕容楚楚看了六月雷一眼,惨然笑说:“扬送走的是海洛因!”六月雷僵硬地拿出他的警察证:“扬这次把毒品送到了我家里,那里早有我的同事在等着。楚楚,铁证如山,谁也救不了你们!”

原来,霸城是边城,因为当地毒贩猖獗,公安边防检查站是全国最严的,早引起公安局注意的大毒枭慕容白,想利用六月雷的鹰把毒品从霸城运送出去再分流到全国,没想到六月雷却是警察局的雷子。

六月雷翻出一件衣服让慕容楚楚穿上,慕容楚楚面无表情地说:“父亲让我干这行时,我就知道自己走的是一条死亡之路。”六月雷越发脸色苍白地盯着慕容楚楚:“你是我的一剂穿肠毒药!”慕容楚楚向门外的警车走去,上车前,蓦然回首,眼神凄绝地看着六月雷:“如果真的有下一个轮回,你一定要记着我!”

选自《百花园》

猜你喜欢

楚楚慕容花儿
不!这不可能
折电话
勇于试错是进步的开始
没有一成不变的艺术,只有一成不变的眼睛
一个女孩的心灵成长史
掌上明珠
那些花儿
把“花儿”留下
刺猬
《花儿与少年》的搞笑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