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附言里的三个字

2014-02-26无字仓颉

时代青年(上半月) 2014年2期
关键词:附言男友

无字仓颉

“同志,寄钱。”一个30岁左右的男人冲我羞涩地一笑。

“收款人,大丘乡田洼村李素红。”我边录入边念出声,“下面还差一栏:附言。”

他嗫嚅了半天。我提示:“就是你对收款人最想说的话。”

他似有所动,说:“问咱爸咱妈好。”我撇撇嘴,觉得太平淡了。正要录上,手机响了,一条短信蹦出来:我爱你。我“呲”了一声——跟这民工兄弟一样没创意。

一个荒诞大胆的念头突然在我脑子里产生了。我忍住笑,对那男人说:“要不,在前面加几个字吧?”我在电脑上写好了,他一看,马上抿起嘴,难为情地笑了。我写的是:我爱你,问咱爸咱妈好。

办好手续,男人一脸甜蜜地走了。

此后,总能见到男人来汇款。我照例玩笑般地在附言里加上那三个字。有时候是:“我爱你,孩子学习掉队没有?给他换个新书包吧。”有时候是:“我爱你,娘的气喘病好些没有?药不能断顿。”还有:“我爱你,咱家的猪下崽了没?”

我把这些当笑话讲给男友听,他说欺负人家农民兄弟干吗。我“啪”地打开他:“人家那三个字比你的有分量!”

一晃大半年过去了。又一个月末的中午,男人来了,神色不大对劲儿,绷着脸,没有了快乐的憨笑。

我注意到,收款人变成了“韩昌桂”。我小心地问他:“附言写什么?”他沉吟了一下,说:“钱娘收好。”我又习惯性地打上了“我爱你”,连忙摁删除。他眼尖:“别消,留着!”我诧异地看他一眼,他肯定地点点头。正要保存,他突然问道:“附言最多能写几个字?”

“30个。”

他在一张废单上匆匆写起来,边写边数。写完递给我,上面写着:“娘,不怨素红,怨就怨咱家穷,别让哥跟东凡家闹。过年我不回了,加班工资高。”我一字一顿地打字,隐约希望有什么改变。就在我快绝望的时候,他开口了:“等等……”

“怎么?”

他说:“最后一句改了,改成‘过年放假我就回家,我爱你。”11个字,不多不少。

我的眼睛一下子湿润了。

他不会知道,我那天天把这三个字挂嘴边的男友,昨天刚刚离开了我。

而我们都一样,永远离不开的,是家,和家里那个叫“娘”的人。

猜你喜欢

附言男友
悦读
编辑的反击
the boyfriend look 装男友
内在美
刷新
刷新
刷新
爱的附言
编后
编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