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爱伦的六年级之家

2014-02-24[美]查普尔·萨金特

小学生时代·综合版 2014年1期
关键词:包装箱爱伦女孩儿

[美]查普尔·萨金特

六年级终于结束了。实际上,这一年并非太漫长或太艰难。不过似乎眨眼之间一切都过去了。最后一天倒是慢吞吞走过。

那天下午,爱伦去参加了年终游泳池派对。全班同学都到了,27人中有12个人将要升到其他中学。爱伦留下,因为她只被一所学校录取,而她其实不喜欢那所学校。当天晚上,她躺在床上,想着所有要走的人和那些要留的人。大多数将要离开的女生对她一直不够友善,整整一年她都很高兴这个秋天她们不会再回来了。但现在她只记得她们做过的所有好事,她们说过的有趣的话语,和自从六年以前她见到她们以来她们的种种变化。如今她们真的像自己的家人一般,任何过去的怨恨都烟消云散了。几乎一半的“家人”她将再也见不到了。爱伦揉了揉眼睛,不让泪水流下来,但她的呼吸已变得越发短促,于是她知道她是扛不住这酝酿许久的哭泣了。为了安慰自己,她想所有要留的人。她们大多数是她的朋友,可她真的还能那么称她们为朋友吗?今年她们变了许多许多。她们变得对男孩子、化妆美容和流行歌手感兴趣了,并且劳拉已经开始约会。爱伦回想起来,她上五年级的时候总是觉得有点不舒服,因为她的朋友们是那样奇怪。她原以为是她们使她不能变酷。但是现在,她仍然是一个玩木马的小女孩,她们却去shoppingmall(超级购物中心)游逛了。这下她哭了起来。呜呜咽咽,抽抽搭搭,泪珠滚滚,一发而不可收,直到妈妈走进来,用双臂搂住她。爱伦知道妈妈能够理解,所以她也不想说什么。她只是在妈妈的怀抱里痛痛快快地哭,直到再也没有眼泪为止。然后她睡着了。

大约凌晨一点,她重新醒来。这时她的头脑昏昏沉沉的。她刚才梦见七年级第一天上学。梦是从她家里开始的。爱伦看着自己吃饭、穿衣和走出门外。她上了巴士,和那个年级唯一剩下的女生,乘车到了学校。当她走进教室的时候,老师因为她迟到而冲她大声嚷嚷。她的朋友劳拉和科迪正在谈论那个暑假她们约会过的所有男孩儿。她们连招呼都不跟她打。她跑到她原来六年级的教室。那儿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一排一排的空空的课桌。她看见她去年坐过的课桌。七年级老师大步走了进来,喊她回教室。然后她醒了。

她试着弄懂这个梦的意思,最后得出结论:最好是忘了这件事,开始度过自己的夏天。她拿起一本熄灯前看过的书。这时她把床头灯拧亮,看自己选的是哪本书,她发现竟然是她们班级的纪念年刊。

每一页面上的照片都唤起她大脑的另一种回忆。她第一天上学,第一次乘坐巴士,第一次借宿朋友家。这些场合每一次都有朋友在。爱伦认识到,她们不会因为她们在变而她没有变而将她丢弃。她总能和她们一起厮混的。这时,她的一半愁绪得到释放,但她仍然为所有那些将离开的人们担心。她还会见到她们吗?她叹息了一声,关掉床头灯,重新睡去。

早上,爸爸很晚才来叫她起床,然后交给她一张做家务活的清单。“今天把这些事做完了我们才能去海角。”他说,“主要是打包装箱,如果你做得足够快,你可以邀请你的一位朋友同我们一起去。”爱伦两只眼睛亮起来。她可以邀请一个将要去不同学校上学的人呀!那样,上七年级时见不到她就不会感觉那么难受了。爱伦抓紧干完了打包装箱的事,然后打电话给丽姿。丽姿是将要离开的女孩儿中和她最好的。对方电话答录机响了一下。爱伦挂了电话,再打给萨拉。她有其他安排了。爱伦给每一个将要离开的,并且可以来寄宿的女孩打电话,可她们当中没有一个人能来。于是她断定,她原先所害怕的已成为现实。那些女孩儿们都往前走了,并努力不去想以前的事。那么她也得这样。

爱伦认定,从过去走出来的唯一办法是关注未来。明年劳拉和科迪还在,因此她得想一想自己与她们的友谊。她打电话给科迪。“嗨,我是爱伦。嗯……这个周末我们要去海角。想一起去吗?”科迪接受了邀请。

周末过得精彩极了。她跟科迪玩全年都一直渴望玩的游戏,比如科迪认为不够“酷”的游戏——捉人和捉迷藏。在回家的路上,一辆绿色的厢式大货车从旁边驶过。驾驶室里坐着安和艾比,两个爱伦肯定再也见不到的女孩儿。她们向她挥挥手,她也向她们挥挥手。没有悲伤。她只是与两位老朋友擦肩而过。她们往前走了,她也往前走了。她的“家”并没有被撕裂而相互分离。她有“家人”永远和她在一起,在精神上,在年刊里,在心房里。

猜你喜欢

包装箱爱伦女孩儿
问题引领,让实践活动走向深入
基于全生命周期法的快递封装用品绿色评价实例研究
爱伦·坡与巴尔的摩的不解情缘
Unity of Effect in Scene Settings in The Black Cat
快递包装箱回收成本分析与策略研究
夏季的风
乌鸦
嫁给美国穷人
织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