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飞越欧洲大陆

2013-11-04【瑞典】奥盖?赫姆贝里

聪明语文 2013年10期
关键词:棕榈树阿拉伯语斯文

【瑞典】奥盖?赫姆贝里

节选自《飞毯侦探斯文唐》

清早在飞毯上醒来 ,看到朝阳在阿尔卑斯山上冉冉升起,真是一种伟大的经历。风和日丽,尽管有些凉,但仍然是理想的飞行天气。斯文唐拿出了在费林买的三块毛毯,这些羊毛质地的家伙,此刻总算派上了用场。

他们每人围上一条,坐着等咖啡烧开。煤油炉火呼呼地燃烧,给他们增添了一些家庭气氛。蔚蓝色的天空中,朵朵白云漂浮着,就像是无数棉花糖。这样的错觉,让人心头掠过一丝甜蜜。

“这是玛特角吗?”李萨指着一座高高的山峰问道。

“很有可能,”斯文唐说,“但也有可能是波兰克山,或者罗达山。”

他举起望远镜,想看得更清楚些:“不管怎么说,这是阿尔卑斯山脉的一座山峰。”

当人们坐等咖啡煮好时,特别适于学习外语。斯文唐挑出一张唱片,开动电唱机,他们开始学习常用的阿拉伯语:“给骆驼梳好毛,阿里!下一批商队什么时候动身去麦地那?请告诉我到大饼店怎么走?”

叽里咕噜的阿拉伯语,让等待的时光变得充实又有趣。如果每到一个新的地方,就学习一种新语言的话,他们将会很快成为杰出的翻译人员。当然前提是,他们能够熟练地将叽里咕噜说得通畅又顺溜。

咖啡煮好后,斯文唐倒出三杯,并从盒子里取出三个夹奶油的赛姆拉(瑞典著名小吃,在新烤的小圆面包中间夹上一层奶油和少量杏仁渣做成,面包顶上通常还喷有糖霜)。咖啡配上这样的美味,实在是十分美妙的早餐搭档。他们大口喝着咖啡,品尝着塞姆拉,以及混合着奶油与咖啡味的奇妙空气。

“斯文唐叔叔,”拉斯说,“我们什么时候能到呀?”

斯文唐取出怀表,“再过三小时。如果我们遇上西洛可风(洛可风是由北非沙漠吹向南欧的热风)得用六小时。”

“西洛可是什么东西?”拉斯问道。不等斯文唐回答,他便四肢仰卧在地毯上,让阳光轻轻抚摸着脸颊。这样的动作,使人忘却了所有的烦恼,舒服得昏昏欲睡。昨天他们还在费林,现在他们将抵达地球上一个崭新的地方,将在棕榈树下骑骆驼兜风。这真实奇妙的境遇,寻常人简直可望不可及。

“是来自摩洛哥的一股逆风。”斯文唐的答案,淹没在唱片声之中。

“请告诉我,去最近的大饼店怎么走?”唱片上这样说。

“鄙人将不胜荣幸!”唱片结束时又这样说。

伴随着这样的声音,飞行继续往前,景色也在渐渐变换。

“快看那里!”拉斯指着远处喊叫道。

吐·斯文唐和李萨·于特隆向远处眺望。

“对,那儿!”

为了保险起见,斯文唐端起了望远镜向地平线望去。一点不错,远方海水到了尽头,呈现出一片陆地,就像是一处凸起的冰淇淋尖,看上去美好极了。

这时,大海被迅速地抛在后面。空中起风了,而且越刮越猛。这是另外一种风,西洛可是逆风,但这是顺风。他们还没弄清楚这风的名称,飞毯已经来到一个大城市的上空,可能是亚历山大港。在飞毯上面总是难以搞清地名。可能是亚历山大城,也可能是别的城市。坐火车时情况就不一样,只要向窗外一望,车站大楼上大字站牌就会告诉你身处何地,或是费林,或是面粉村,那时你自然会知道这不是南镇南站。

飞过这座大城市后他们看到了一条运河,他们猜想这是苏伊士运河,后来他们又飞过几座城市,可惜猜不出它们的名字。随后他们飞到一片大沙漠上空,这肯定是阿拉伯大沙漠了。

他们看到无边无际的大沙漠中一行行骆驼商队在坚定而艰难地行进,一片片长着棕榈树的绿洲点缀其中。金灿灿的沙子,让人感受到了一股略带干涩的气味 。

他们喝罢咖啡,又开始练习讲阿拉伯语。

很快他们学会了用阿拉伯语进行一段短短的对话:

“昨天下午我在沙漠里看到了奇妙的海市蜃楼。”李萨说。

“我将很高兴地听你介绍一下当时的情景。”拉斯说。

“我看到一棵棕榈树下有三个赶骆驼的人。”李萨介绍说。

“我很高兴地听取这个介绍。”斯文唐说,“请赏光到寒舍用茶。”

他们又学了几句阿拉伯语后,突然看到一片巨大的蓝色水泊,在地平线处闪烁发光。

地中海!

越过阿尔卑斯山后,气温骤然升高。抵达地中海时,空气中顿时充满了春天的气息,尽管圣诞节马上就要到了。他们不再需要从费林买来的全羊毛毛毯,只需坦然迎着风呼吸。斯文唐换上一副颜色淡些的假胡须,这是他的伪装法之一。过去每到一个地方,他都会用到。

这一次,他们终于进入了阳光明媚的南方国土,所有人心情都变好了。斯文唐更是兴奋起来,他脱掉外套,挽起衬衣袖子,随即又想起严格说来他不过是在执行一次普通的侦察任务,所以又马上穿上了外套。

天气越来越暖和,飞毯在清新而又温和的气流中飞得非常平稳。他们只听到飞毯发出的单调的飕飕声,所见之处依然是一片蔚蓝色的恬静的海面。阳光和煦,春意盎然,阳光照在沙漠上,似乎给大漠涂上了一层耀眼夺目的金子。

“现在我们该吃个赛姆拉了。”斯文唐说着打开赛姆拉盒子,里面刚好还剩下三个。

吃完东西,该是收拾行李的时候了。飞毯迄今还没理睬周围的一片片绿洲,但它随时都可能下降。李萨叠起费林毛毯,拉斯把阿拉伯语唱片装进纸袋,斯文唐用小绳把赛姆拉盒子捆起来。

飞毯继续径直向前,但已经开始放慢速度。它似乎也有些犹豫不决。

“可以想象。”斯文唐自语着,把望远镜放在眼前。开始,他看到沙子,后来看到还是沙子,但突然远处出现了一片棕榈树。

“我们可能到达凯夫了!”他说,“只要前边不是海市蜃楼。”

这时他们已经看清楚棕榈树旁的帐篷。飞毯飞得本就不高,现在不断降低高度,渐渐地就到了几乎贴在地面的程度。“噗”的一声,它轻轻地降落在一棵挺拔的棕榈树下。树旁站着个长着东方人面孔的大个子,两只眼睛又黑又亮。他正是这块绿洲的主人—奥玛先生。他向着客人们深深地鞠了个躬。

“鄙人不胜荣幸地得以再次会见斯文唐先生!”他说。

“你好,你好!”斯文唐用流利的阿拉伯语说着,并用手向上举举太阳帽。

“这是苹果湾的李萨和拉斯·于特隆!”奥玛又接连鞠了两个躬。

“极为荣幸地得以结识阁下。”拉斯用阿拉伯语说着也鞠了个躬。

“请告诉我到最近的大饼店怎么走?”李萨在慌乱中脱口说道。

大家笑成一团,紧张感荡然无存。飞行暂告一段落,却又预示着新故事的开始。不过,无论怎样,无论什么问题,斯文唐都能够解决,完全解决。

猜你喜欢

棕榈树阿拉伯语斯文
斯文细胞
局长姓“我”以后
阿拉伯语学习中的“英-阿”语言迁移现象研究
能“行走”的棕榈树
能“行走”的棕榈树
棕榈树
与严彬夜饮
基于教育心理学的高职阿拉伯语高效课堂建设浅议
阿拉伯语基础阶段教学法探究
浅析阿拉伯语语音学习难点及解决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