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华夏古泉网藏珍

2013-07-02贾晖刘伟

收藏 2013年4期
关键词:锐角赵国中山

贾晖 刘伟

华夏古泉网(www.hxgqw.com)是古泉爱好者熟知的专业网站,其于古钱币收藏品市场的研究与开拓颇费心力,期间亦经手与收藏了不少古泉名珍及稀见品种,本文介绍3枚先秦货币珍品以飨读者。

“宋子”小型三孔布

形制类似圆足布,因其首部与两足均有一孔而得名。除三孔这一特点外,背文尚有“一两”或“十二朱”以铢两为单位的计重。清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金石名家初尚龄所著《吉金所见录》中始见著录。时至今日,已陆续发现不同地名三孔布30余种,种类虽多,但每一品种均寥若晨星,不少为仅见孤品。在此期间,关于三孔布国别、年代等问题的讨论、研究一直没有停止,但难有共识与定论,目前在学术界影响较大的主要有以下三种观点。

1.认为三孔布系战国后期秦占领赵国城邑后所铸,即秦铸。主要依据是三孔布采用铢两制计重,而当时在钱币上采用铢两计重的只有秦国,且铸量稀少,因此推测为秦灭六国过程中占领赵国城邑后“暂时出现的圆钱与布钱的混合型铸币”(朱活《古钱新探》)。持这一观点的以郑家相、朱活先生为代表,彭信威先生亦倾向于此说。

2.认为是战国中期中山国铸币。主要依据是考证出的三孔布地名主要集中在公元前4世纪中山国疆域内。持这一观点的以汪庆正先生为代表。中山国属北方狄族的白狄,春秋中晚期始强大而建国,后几乎为晋所灭,不久三家分晋,中山国得到喘息的机会,但时间不长,战国初期最先强大起来的魏国于前406年占领了中山国。公元前380年前后中山复国,定都灵寿(今河北省平山县附近),据平山县中山国墓出土铜器铭文,中山国曾趁燕内乱之际攻取燕国“方数百里,列城数十”,说明这一时期的中山国曾一度比较强大,不排除铸造这种精美钱币的可能性。

3.认为是战国后期赵国铸币。主要依据是三孔布形制类似赵圆足布,且分大、小二等,文字制作也为三晋风格,已考证出的三孔布地名多属赵国,或先属他国而后属赵。至于以铢两计重,则依据考古发现,战国时期以铢两计重并不只秦国,如燕国金器背面均刻有铢两计重的铭文。虽然目前已确认为赵国的铸币均无计重,但不能因此认为赵国不曾采用铢两制。持这一观点的以裘锡圭、李学勤先生为代表,这也是目前得到较多认可的一种观点。

1983年4月在山西朔县北旺庄汉墓中发现一枚“宋子”小型三孔布,同坑出土的还有1枚“安阳”方足布和3枚四铢半两,可知为早期汉代墓葬,此布背文“十二朱”,背首穿孔上侧有数字“一”,为首次有确切出土记录之三孔布,意义重大。现藏中国国家博物馆。

是品“宋子”小型三孔布,早年出土于山西北部,现归藏华夏古泉网。通长53.4毫米,肩宽约26毫米,重6.5克。布周与孔皆有廓,面文“宋子”,背文“十二朱”,背首部铸有数字“十七”,可能表示冶铸炉次或范次,浇范口位于首部,范线、文字清晰。其通身绿锈,色如初春之青草,面、背局部有硬绿结晶,锈色层次分明,为典型的山西窖藏坑口物。

据《汉书·地理志》载,宋子属巨鹿郡,地望在今河北省赵县东北,战国中期属中山国。赵惠文王三年(前296年),赵灭中山,宋子归赵。《史记·燕召公世家》载,燕王喜四年(前251年),粟腹伐赵,至宋子,赵国派廉颇将兵拒燕,在鄗(hao,今河北省赵县西南)击败燕军,燕人请和,赵国不许,后“赵听将渠,解燕围。”

宋子先属中山而后属赵,该布若铸于战国中期,则应为中山国所铸,若铸于战国后期,则应为赵国所铸,因此“宋子”三孔布的发现,对进一步研究三孔布的国别问题具有重要意义。

“亳百涅”大型锐角布

主要特点是首部两端突出成锐角,平肩、平足,有大型布和小型布两种。大型布铸工较精,有“百涅”“卢氏百涅”“舟百涅”“亳百涅”几种,除“百涅”时有所见外,余皆珍稀。小型布较粗糙,有“公”“垂”二种,尤以“公”字布为多。

根据大型布出土地点及布文地名来看,大型锐角布当为战国时期韩铸币,由形制及重量分析当铸于战国中期。战国时期的韩国是一度比较弱小的国家,西临秦,东接魏,北面赵,强敌环伺。早期的韩国统治者也希望变法图强,韩哀侯二年(前376年),灭郑国,并将国都迁于郑(今河南新郑)。韩昭侯八年(前355年),用申不害为相,实施变法。申不害为战国中期法家的著名代表人物,据《史记》记载,申不害相韩,“内修政教,外应诸侯,十五年,终申子之身,国治兵强,无侵韩者。”韩昭侯死后,后继国君均昏聩无能,胸无大志,遂使韩国不断受到各国蚕食,终至于亡。综合泉界对大型锐角布铸造年代的推测及韩国政治兴衰的史实,大型锐角布很可能铸于韩昭侯在位期间(前362年~前333年)。

大型锐角布上的“百涅”二字旧释“涅金”,以“涅”为地名,“金”为计重单位,但这种解释在多字大型布上就行不通。例如“卢氏百涅”,“卢氏”显然为地名(空首布和桥足布均有“卢氏”),岂有一布铸二地名之理?故现在认为“百涅”应该通“百涅(ying)”,《集韵》:“涅,通流也”,钱币上铸“百涅”即取“百部通流”之吉语。

“亳百涅”大型锐角布为近年来发现的新品,目前仅见3枚。首次出现时尚不被泉界认可,黄锡全先生对此曾有过论述(载《舟山钱币》1995年1期),其原为澳门钱币收藏家陈萌先生所藏,是早年从大陆流传过去的。黄锡全《先秦货币通论》所用拓片原物即是此枚,引起泉界重视。是品“亳百涅”,通长70.7毫米,肩宽41.6毫米,重19.4克;平裆,布面上部正中有道竖线,边廓精整,文字高挺,通身硬绿,品相极佳,弥足珍贵。2011年入藏华夏古泉网。

此后,“亳百涅”又陆续发现2枚,一为河南泉家所藏,秘不示人。另一枚原藏金泉钱币博物馆,后现身于2010年嘉德春拍,估价30万~60万元人民币,几番竞价,最终以117万元的价格成交,使世人得知这枚钱币的珍稀程度。

据《史记·殷本纪》载:“汤始居亳,从先王居。”《史记集解》称亳有三处:南亳、北亳和西亳,三地均与商汤有关,此时汤尚未灭夏,所居为南亳,在今河南商丘南。汤曾盟于北亳,又称景亳,在今河南商丘北。灭夏后汤离开商族腹地,迁都西亳(今河南偃师西)。战国时期,西毫属韩,南亳、北亳属宋,因此锐角布“亳百涅”应铸于西亳,即殷商的第一座都城所在地。“亳百涅”的面世,是这一古老城邑在战国时期仍然存在的最有力证据,对于研究商周历史演变及地理传承具有重要的文物参考价值。

“共”字左读圜钱

最早铸行圜钱的国家,一般认为是战国中期的魏国。从形制演变上来看,早期圜钱直径大,穿孔小,重量足(重量大致与魏“一折”桥足布相当),后期则钱径减小,穿孔变大,重量减轻。符合早期圜钱特征的有“共”“垣”“共屯赤金”“紊垣一折”等,其地皆属魏。

共,在西周时期是个小诸侯国。西周晚期,厉王暴虐无道,国人“道路以目”,敢怒不敢言。公元前841年,国人起义,赶走了周厉王,厉王奔彘(今山西省霍县)。大家拥护共伯和(共国国君)代行王政,这是中国历史有确切纪年的开始,这一年也称共和元年。到了春秋时期,共地附属于卫国,成为卫国的别邑。据《左传》载,鲁隐公元年(前722年),郑庄公在京、鄢(今河南省鄢陵西北)两次击败弟弟大叔段,“大叔出奔共”。杨伯峻注:共,“本为国,后为卫别邑,即今河南省辉县”。春秋后期,卫国逐渐衰落,到卫昭公时期(前431年~前426年),不得不依附于强大的三晋,其地也逐渐为魏国侵占。卫嗣君五年(前320年),自行贬号为君,卫国只存濮阳一地,依附于魏。因此共地入魏的下限应该在公元前330年,这与钱币界考证“共”字圜钱的铸行年代基本相符。

“共”字圜钱在数量上仅次于“垣”,是较为多见的品种,铸工多精湛,制作严谨,一丝不苟,显示出当时魏国国力强大和商品经济的繁荣。

以前所见“共”字钱文均在穿孔右侧,关于钱文在左侧的“共”字钱,除近期刘飞燕《华夏古泉价格图录》录有一品外,早期泉谱均无著录。这种左读“共”字圜钱究竟属于“传形”还是刻意为之?“传形”在三晋布币中并不少见,是指分铸于两侧的钱文左右互换,后世的圆形方孔钱也有此现象,应该是刻范过程中由于工匠疏忽造成的错误。但早期圜钱的钱文多为绕穿孔顺时针书写,如“共屯赤金”“紊垣一折”等,并无左右之分,“传形”一词用于此似乎并不恰当。“共”字圜钱并非稀见之品,但左“共”此前却一直未见,这说明当时的工艺流程是非常规范的,出错率极低,左读“共”可能是一个极偶然的现象。但也不能排除工匠有意铸造的可能。

是品左读“共”字圜钱,直径44.3毫米,孔径5.4毫米,重9克,为新加坡回流品,2011年入藏华夏古泉网。其直径大而穿孔小,符合早期圜钱特征。浇口位于下方,钱文位于穿孔左侧,“共”字书写率意中见庄重,风格与普通“共”字钱完全一致。锈色为薄绿锈与土锈混合,背部露出数处红斑,层次分明,为开门见山之物。左读“共”字圜钱以前泉谱未载,存世罕见,目前所知仅见3枚,当可忝列圜钱珍品之中。

责编 陶贝

猜你喜欢

锐角赵国中山
风险社会的再概念化及其治理
珠江纵队在中山成立
中山君有感于礼
锐角寻亲记
漫画哲理
历史上的“中山人”
一群人的狂欢
一道竞赛题的多种解法
古法奇观
漫画哲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