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柔软的仁慈

2013-05-14马德

知识窗 2013年5期
关键词:仁慈叙述者厂长

马德

有一个家长在学校门口,等学生。

从上午到黄昏,她等了一天。

门卫问,你联系了学生本人没有?没有。你联系了班主任没有?没有。你联系了其他可以通知到本人的人没有?也没有。

她是位母亲,天快黑了,还是没等到。但,她越等越高兴。

最后,她微笑着走了,一边走,一边说:我家孩子听话了,看来是用功了,一天也没见跑出来,挺好的,挺好的。

如果故事仅仅到这里,多么温暖和美好。然而,我是叙述者,知道她儿子一整天到底干了些什么,但我不愿说出事实背后的真相。

因为,真相是残酷的。

因为,我愿疼惜这位母亲,愿疼惜天下所有可怜的父母。我不想说,这是欺骗和隐瞒,但愿你也不这样说,就让我们一致,在心底里,把这当做仁慈。

有些仁慈,就包裹在这个世界柔软的错误里。

网上有个段子,说一个亿万富翁,为了打理公司,顾不上休息,结果患重病死了,留下了数亿的资产给妻儿。

后来,妻子嫁了人,嫁给的是富翁的司机。

司机说了一句话,震撼了所有人。司机说,那些年,我一直以为我是在给老板打工。不曾想,原来,他是在给我打工啊!

这个世界,可以把人生的不幸,演绎到如此荒诞和苍凉。然而,比不幸更不幸的是,命运的每一次无常,在自我这里,无论是多沉重的悲剧,最后,都要沦陷在他人喜剧的氛围里。

有时候,一个人的幸运,不是官运亨通,也不是富贵降临,而是有一天忽然明白了,生活中有些事,不必抢,不必急,若生命盛开,清风自来。

有一个工人,干活手脚不利索,厂长当着众人的面损他,说,如果我是你,早一块豆腐碰死了,一根面条吊死了。

工人遭受了屈辱,忍气吞声,这句话,一直记了好些年。

有一天,厂长毫无征兆地被调离了,被贬黜到一个小单位,安排在一个极低的虚职上。他走的第二天,厂里先前所制定的一切,都被连根推翻。工人犹记当年仇,发短信给他,内容是:如果我是你,早一块豆腐碰死了,一根面条吊死了。

——工人也够绝情的,怎么收到的,又原封不动送了回去。后来,厂长真的有了病,没过多久,郁郁寡欢,死了。

据说,厂长当厂长的时候,威风八面,颐指气使,说一不二,经常有一帮人围拢在他周围,逢迎伺候,过着尊宠而居高临下的日子。

置他于死地的,未必是工人吧。这个世界,让人迷恋而难以回去的时光,才是把锋利的刀啊。

有个男人,没事的时候,愿意站在马路上盯着一辆一辆的车看。倘看着有的人开得飞快,呼啸着急驰过去,他就开骂,祖宗八辈地骂,很难听,直骂到断子绝孙。

路上的行人都远远地看他,以为他疯了。他骂完之后就跺脚,跺完脚之后,就突然蹲坐在地上,抱着头,呜呜咽咽地哭。

一个大男人,哭得好伤心好伤心。

常见他的人,都说他每次都会哭得这么伤心。有人说,他没有疯,疯的人不会哭得这么伤心这么动情。也有人说,他疯了,举动分明不正常了,见了车,眼里凶巴巴的,蓄满着仇恨,仿佛要毁灭了这一切。

其实,若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出来,你也会跟着他哭,而且,以后,再也不忍心看到他了。

一个晚上,一辆开得飞快的大车,把一团红色的身影卷进了车轮下。那是他相恋了七年的女友,一直等着他,一直等到他从英国留学回来,正准备与他结婚……

所有知情的人都心疼他,都说,骂吧,尽情地骂吧,只要他的心底,能骂出一片光亮。

猜你喜欢

仁慈叙述者厂长
“我”是“不可信的叙述者”么?——鲁迅作品《祝福》中的叙事者之探讨
《地狱变》中的不可靠叙述者分析
母爱随行,“独腿女孩”成长路上逆风飞翔
文学作品中叙述视角的“上帝”与“凡人”
穿短裙的假肢女孩:我妈和她给我的四条命
仁慈之美
“独腿女孩”谢仁慈:我需要的不是同情,而是平等相待
厂长的卫生间
寻找阿斯彭:《阿斯彭文稿》中的“自我”探寻
这回咱们吃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