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一花香一世界

2013-05-14独孤西门

知识窗 2013年5期
关键词:野花油菜花村庄

独孤西门

在云南西南边陲,毗邻广西的一座大山里,有一个哈尼族村寨,三十多户人家,星星点点罗列于山间。这儿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房屋艰难地在乱石间矗立,气候也格外干燥。村民们祖祖辈辈在乱石里讨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里信息闭塞,却有一份城市里难得的安闲。

让人惊奇的,是村里的花。

这是我迄今见过的最令人震撼的场景——田间、地头、房前、屋后、山坡上,凡是没有种植庄稼的地方,都满满地栽上了花。这里不是精心打扮的花园,自然没有什么名贵的品种,一小块一小块的土地上,黄黄的油菜花、淡紫的萝卜花……恣意生长。整个村庄,都被花所渲染,像极了世外桃源。

因为公路都没通,所以这儿并非是旅游的好地方。村庄里的花,都随意地绽放,东边一块,西边一片。花不宝贵,也没有精心修剪过,花骨朵格外羸弱,在风中懒懒散散地晒着太阳,虽然看似弱不禁风,整个村庄却因花儿的点缀如诗如画。

我理解农村生活的艰难。农人面朝黄土背朝天,与天地自然拼搏,才硬生生从石缝间找得一碗饭吃。这个村庄,何以有这份悠然的闲心?

一打听才知道,把山村“引”进画里的,是一个叫做“黑王辉”的哈尼姑娘。她从小性格有些内向,不爱跟小朋友玩,就喜欢山里的野花。奶奶在地里干活,她就一个人去摘野花,拿回家后,往竹筒里放一些泉水,再把花插进去,今天几朵,明天几枝,屋里都插满了花。

慢慢地,她在秋天开始收集野花的种子。油菜花、青菜花、地里的蔬菜种子,她都悄悄地收集起来;鱼腥草、狗尾巴花,还有很多叫不出名的野花、野草,只要会开花,她也轻轻把种子采来。最开始时,她把这些种子撒在了没人种粮食的坡间,来年春天,一些生命开始发芽……

因为气候干燥,种植就成了件艰难的事,大把大把的种子撒下去,破土而出的生命并不多。“黑王辉”不急,也不弃,再慢慢去收集、补种。一年又一年,直到那个坡上鲜花盛开。

起初,村里的人都笑话她,农村的孩子,怎么学城里的做派养花呢?还不如帮着奶奶做点家务。再说,这漫山遍野的花,都是田间地头的野花,种着又有什么意思呢?

不清楚当年的“黑王辉”是如何面对闲言闲语的,我们能知道的,就是村里人也慢慢觉得她的做法没什么错。再后来,村里的小孩子也跟着她一起在自家的空地里种上野花,直到最后,一个村庄都走进了画里。

几年后,“黑王辉”结婚了,就在这个村子里,还生下两个孩子。

在村民的指引下,我看到了她的孩子,大女儿牵着弟弟的小手,正在花丛中玩耍,人在花间起伏,笑声随花香飘溢四处。看着看着,人就醉了。

再去寻找,终于找到这个以天地为画布的“画家”,远远的,她在田里干活,一回头——清秀的脸上,眼眶塌陷。

目瞪口呆中,我还是无法相信,这个把村庄种满花的女人居然是个盲人。

我问:你看不见,为什么还要种花呢?

她干净地笑:我闻得到啊。

从村民处,得到一个更令人震惊的消息:她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因病去世,自幼随奶奶长大,村里人都觉得她可怜,但她一直骄傲地活着。直到这一刻,我才明白:书上说一叶一菩提,原来,再不起眼的一朵花,也可以香飘世界。

猜你喜欢

野花油菜花村庄
油菜花开
开在信箱里的野花
今夜想你
山坡上
蜜蜂和油菜花
如梦的万亩油菜花开
宝岛的野花
藏在野花里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