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莎拉的钥匙

2011-06-22塔季雅娜.德.罗斯奈张同

故事会 2011年12期
关键词:铁丝网切尔莎拉

塔季雅娜.德.罗斯奈 张同

塔季雅娜·德·罗斯奈,是近年来欧陆和英语世界最值得期待的重要作家。《莎拉的钥匙》是根据她首次以英文创作的同名小说编译的。该小说曾荣获法国“科西嘉读者奖”和“书商首选书奖”。

巴黎大街26号住着一家四口,丈夫是地下工作者,因身份暴露,刚刚撤离城市。眼下家里有三个人,女主人带着十岁的女儿莎拉和四岁的儿子迈克。

1942年7月的一个晚上,她家的大门突然响起了捶门声,捶门声越来越响,还传来吼声:“警察!开门!快!”

莎拉紧张地抓住母亲的手臂急切地问道:“他们是来抓爸爸的吗?”母亲轻轻拍了拍女儿的肩膀,然后镇定地打开了大门。

门口站着两个警察,他们身披齐膝长的深蓝色披肩,头戴高高的圆形军帽,其中一个手里拿着名单,说道:“动作快点,女士,多带点衣服,你们要去外面住一段时间。”

母亲站着没动,她看着那个警察,哀求道:“先生,求求你,孩子还小……”

警察板着脸,眼神冷酷地拨开女主人的手。

母亲见哀求无用,就悄悄给女儿使了个眼色,然后开始慢慢地收拾行李。

在警察敲门时,母亲已将男孩迈克藏进了“秘密基地”。所谓的秘密基地,那是他们房间墙后一个又长又深的壁橱,孩子们经常躲在里面玩捉迷藏。他们还把它当成自己的小屋,还在里面放了一只手电筒、一些玩具和几本书。

莎拉悄悄来到“秘密基地”的门口,看到弟弟紧紧地抱着自己心爱的泰迪熊,躲在黑暗处。莎拉轻声问道:“迈克,你在里面害怕吗?”

只有四岁的迈克,还以为是捉迷藏呢,他天真地说:“姐姐,快把我锁起来,他们就找不到我了。”

莎拉抹抹眼泪,点点头,然后关上壁橱门,把钥匙插进门锁一转,再抽出钥匙,塞进口袋。那锁隐藏在一个像电灯开关的旋转装置下面,墙上镶着一块块木板,根本看不出那里还有一个壁橱。莎拉将手掌贴在木质镶板上,又轻声叫着弟弟:“迈克,别出声,过一会儿姐姐就回来找你。”

没想到,莎拉出来后,和母亲一起被关进了集中营。她心里一直牵挂着弟弟。想到壁橱里的弟弟,她会从睡梦中颤抖着醒来,掏出钥匙,怔怔地看着,不由心如刀绞,惊恐万状。

几天之后,上面来了命令,把成年妇女送到东部去劳动。一时间,警察们像群黑色大鸟一样扑过来。把妇女拖到营房的一边,把小孩们拖到另一边,顿时哭声、叫声响成一片,状况惨不忍睹。

莎拉紧紧抓住母亲的手。警察粗暴地将她们的手扳开,母亲厉声尖叫,发疯一般往回扑,撕破的衣服敞开着,头发乱蓬蓬的,脸扭曲变形,嘴里嘶叫着:“迈克,迈克。”莎拉明白母亲的用意。她拼命地伸手去抓母亲的手,但一切都无济于事,妇女们被带出了营地大门。

母亲走了,莎拉觉得自己变了个人,她觉得自己有责任去营救弟弟。在此期间,她认识了一个比她大一岁的女孩蕾切尔。两个人接触多了,话也越来越投机。一天晚上,大多数孩子睡着时,莎拉压低声音说:“我们逃出去吧。”蕾切尔点头,小声道:“我观察过,警察晚上会加岗,白天反而很少留意我们的行动。”莎拉说:“营房后墙朝铁丝网有一个小缺口,我们就从那里逃出去。”

第二天中午,炽热的阳光烘烤着棚屋,让人热得无法忍受。她们看到了一个警察,坐在阴凉处,步枪斜靠在脚边,头后仰着靠在墙上,嘴张着,像是已经睡熟了。她们蹑手蹑脚朝隔离栅栏走去,像两只移动迅速的小动物。在她们的前方,是大片的绿色牧场和田野。

两人弯着腰前行,离铁丝网的缺口处越来越近。就在蕾切尔已经到了裂口处,正小心翼翼地把头探进铁丝网时,莎拉突然听到了重重的脚步声,她的心好像停止了跳动。抬头看时,只见一个巨大的黑影耸立在她的面前。他是一个警察,他一把抓住莎拉破烂的衣领,把她拎了起来。

莎拉一阵惊慌后,反而镇静下来,她毫无惧色地说:“您必须放我走!我只有四岁的小弟弟,一个人在巴黎。我把他锁在壁橱里了,如果我不回去,他肯定会死……”她哽咽起来,“先生,求求您让我从这里钻出去好吗?您假装没看见就行了。”

那警察喉结动了一下,声音压得很低很低地说:“我不能那样做,我有命令在身。”

莎拉两眼直视着警察,固执地说:“求求您,您必须放了我!”

警察沉默了。好几分钟过去了,莎拉感觉时间像灌了铅,非常沉重,几乎停滞。突然,警察抹去脸上的汗水,咬着牙说:“走吧,动作快点!”

莎拉听了,愣了一愣,警察猛地一把把她推出了缺口。她的额头被铁丝戳破了。她顾不了疼痛,连滚带爬地钻出了铁丝网。她站在铁丝网的另一边,刚要抬脚奔跑,那警察又低低喝了一声:“拿着。”只见他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样东西,递给铁丝网外的莎拉。

莎拉看了看手里的东西,是厚厚的一卷钞票。她把钞票放进口袋,和钥匙放在一起:她没来得及谢谢警察的帮助,就被蕾切尔一把拉着,撒腿就跑。她们穿过绿色的草地,穿过金色的麦田,跑得气喘吁吁,肺都快炸了,胳膊和腿累得快抽筋了。

两个女孩也不知跑了多久,跑得又累又饿,来到了一幢很大的老房子前,那儿有一个很大的狗窝,里面有一碗水和一块放了很久的骨头。她们一人一口轮流将水喝了。

这时,远处传来狗叫声,接着听到渐渐走近的脚步声,逃跑已来不及了。她们只得绝望地拥抱在一起。从外面进来一个矮小的老头,后面还跟着一个身穿蓝色睡袍的老太太。当老太太看到她们时,她把手捂在嘴上:“天哪,他们是……”

老头严肃地说:“是的,我估计是!”

老太太坚定地说:“让她们进屋。马上把她们藏起来!”

莎拉和蕾切尔在这对老夫妻的帮助下,終于回到了巴黎。

当车转入布列塔尼街后,莎拉的心跳就加速了。她知道再过几分钟就到家了!她心想,也许这时候父母已经回到了家中,和迈克一起在等自己了。

很快,26号门牌号出现在了莎拉的眼前,她冲入楼梯,气喘吁吁地爬上四楼。她大口喘着气,接着举起拳头,使劲拍打自家的大门,却没有回应。她又喘了一口气,再次举起拳头,使出了更大的劲“咚咚”敲门。

门后终于传来了脚步声。门开了,一个大约十二三岁的男孩出现在门口。

莎拉结结巴巴地说:“我来找我弟弟。你是谁?迈克在哪里?”

“你弟弟?”男孩显然是刚搬进来的,他茫然地说,“这里没有人叫迈克。”

莎拉大嚷起来:“这是我的家,怎么会没有迈克?”她一把把男孩推到一边。她几乎没有留意到门口的墙上已经漆成了新的颜色,屋内还多了一个书架和红绿色的地毯,更没有在意那个惊讶的男孩大声叫喊。她奔进屋里,冲过熟悉的过道,进入了装有壁橱的卧室。

莎拉心急火燎地从口袋里掏出钥匙,用手掌摁了一下墙上的机关,隐藏的锁孔顿时露了出来。她嘴里不停地喊着:“迈克,迈克,迈克,是我,莎拉,我回来了!”而她的手却颤抖得对不准锁孔,折腾了好一会儿钥匙才插进锁孔。锁芯里终于“咔嗒”一声响,她使劲推开了密室的门。

一阵腐臭味扑面袭来,把她身旁的男孩吓得往后退了几步。莎拉“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她跪爬着进入壁橱,看到了在壁橱深处,一个小小的身躯蜷着一动不动,他那张可怜的小脸蛋已经发黑,认不出来了。

莎拉扑倒在地,撕心裂肺地哭喊着:“迈克……”

猜你喜欢

铁丝网切尔莎拉
铁丝网育苹果大苗一法
梦想做“完美母亲”,更难成为好母亲
鹰狼大战
动人的一课
在草原那侧
乌切尔和他的女儿阿穷
我还是我!莎拉就是莎拉!
动人的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