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小棒槌

2011-05-14程宪涛

小小说月刊 2011年7期
关键词:戏班子棒槌辽河

程宪涛

百姓稀罕蹦蹦,爱屋及乌,也稀罕蹦蹦艺人,其实是稀罕蹦蹦里的人物,稀罕崔莺莺、穆桂英、刘金锭等等。百姓为表达自己的心意,送艺人花生鸡蛋等等,其实是送给戏里的人物。艺人更愿意把赠品拿来显摆,证明自己个儿受欢迎,是个角儿。

大辽河班子从吉林白城唱戏回来,搭班唱戏的小棒槌妆匣子里多了一件戏衣,粉色的旦角穿的精致的上装。小棒槌悄无声息地藏了起来。被眼贼的二愣子看见了。二愣子悄然把戏衣抽出来,就像举着一面旗帜似的奔跑,大声招呼众人观看。小棒槌涨红了脸抢夺,两人绕着院中磨盘转圈儿。小清河追问谁送的漂亮戏衣。小棒槌虎着面孔不吭声,又拎了烧火棍去抢戏衣。二愣子见状不敢再跑了,鬼着脸丢下戏衣跑出了院子。小棒槌拍了戏衣上的灰尘,抬头问师傅大辽河,道,啥时再回白城唱戏。大辽河沉稳了脸打着哈哈,道,咱走了河东再走河西,走了辽东再走辽西,然后再去鹤岗……小棒槌就急了,道,那不是要来年才能去吗?

大辽河见了就笑了,道,人不辞路,虎不辞山。咱要把东北的山山水水走遍。小棒槌神色黯然地掰起了手指头。大辽河暗笑着反剪手走开了。

小棒槌的扮相俊美,尤其穿上戏衣站在台上,就像一朵盛开的花儿,一个亮相就是一声彩儿,还没有唱起来,就赢得观众的好感,在艺人的行话里叫铺地红。小棒槌在白城唱的是《西厢》。小喜儿问道,是哪个姑娘成了崔莺莺。小棒槌低头笑而不答,摆出心驰神往的样子。小棒槌开始穿这件戏衣唱戏。小清河开玩笑地向小棒槌借戏衣,小棒槌把旧的戏衣拿出来。每次师兄弟拿戏衣开玩笑,小棒槌都沉静了脸色,一副庄严不可侵犯的样子。

某次戏班子在路上遇到胡子,从妆匣子里搜查出戏衣,被拉去给胡子们唱戏。唱戏时,小棒槌不穿粉色的戏衣,穿了叫花子似的戏服。大辽河问为啥穿成那样。小棒槌道,俺怕贼眼腌臜了戏衣。听小棒槌这样说话,再没有人拿戏衣开玩笑了。每每就都很羡慕小棒槌,心里存着远方的人儿。

一次进哈尔滨城唱戏,临近日伪军把守的城门时,一个小伙子站到戏班子里,说想搭班一块儿进城唱戏。大辽河给徒弟们使个眼色,道,这位兄弟不是艺人吧。小伙子道,俺进城办要紧的事儿。小棒槌把妆匣子递给小伙子,道,兄弟拿着做防身之用。伪军过来查问是干啥的。大辽河道,走江湖唱戏的。伪军搜查几个人的行装,及至搜查到小棒槌时,厉声问为啥没有戏装,混在戏班子里的探子吧?几个伪军把小棒槌推走了。大辽河师徒无可奈何,那个小伙子想过去阻拦,被小棒槌的眼色阻止了。过一顿饭的工夫,小棒槌跑回来了,大家问咋被放出来的。小棒槌道,俺唱了一段蹦蹦,伪警察相信俺是吃唱戏饭的艺人。那天晚上,一队抗联袭击了县城,救回了被鬼子抓去的战友。

次年开春戏班子来到白城附近,师徒们看见村子已经成了废墟,小棒槌徘徊在残垣断壁中,整整一夜没有去睡觉。早上,小棒槌向大辽河辞别,要上山去找抗联打鬼子。大辽河知道拦不住,道,多保重吧。二愣子不知深浅,道,师弟那件戏服用不上了,就留下借给俺唱戏吧。大辽河狠狠剜了二愣子一眼,二愣子才停住嘴巴。小棒槌道,除了这件衣服,别的东西都舍得给你。

小棒槌成了一名抗联战士,在杨靖宇将军的手下当兵。某次带领一个排去偷袭鬼子,路上经过封锁线遇到搜查,一个伪军查出那件戏衣,就用雪白的枪刺挑起来,道,原来是唱蹦蹦的。把几个人押解到军营里唱戏。小棒槌将计就计,里应外合端掉了这个据点。一个伪军临死还纳闷,道,唱蹦蹦的咋还是抗联。小棒槌道,唱戏的难道就不打鬼子啦!这句话后来传到大辽河戏班子,引起师徒几个好一阵豪壮。

小棒槌是在掩护杨靖宇时牺牲的。当小鬼子以军人的礼仪掩埋小棒槌时,看见他的衣襟里一件粉色的戏衣,戏衣被血染得鲜红。

选自《雪花》

猜你喜欢

戏班子棒槌辽河
倾听
凡·高《有妇女在洗衣服的阿尔吊桥》[荷兰]
棒槌缘
我辽河(外二首)
对台戏
中国农村戏班子正在消失
监狱里的戏班子
对台戏(小小说)
我的奶奶叫笸箩
辽河四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