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城市音乐人类学视野下的兰州地下音乐

2010-06-28刘海霞贾力娜

时代文学·下半月 2010年2期
关键词:琴行伏羲人类学

刘海霞 贾力娜

摘要:本文从城市音乐人类学角度对兰州地下音乐的生存空间和影响因素进行了介绍和分析。

关键词:城市音乐人类学;兰州;地下音乐

一、城市音乐人类学

汤亚汀曾提到:音乐人类学家近来想撤出在孤立的农村“田野”工作,加上城市人类学的发展,这一切都激励我们的领域开始全力以赴地研究城市环境。这种新的倾向同接受流行音乐为合法的研究有很大关系,但也离不开对游离于各文化间、各民族间、各社会背景间的移民及其音乐日益增长的兴趣,于是一门分支学科——城市音乐人类学便应运而生。音乐人类学学者尤其意识到了音乐作为文化标志的重要性,即作为一个族群用以表达自己区别于他群体独特性的东西,用以实现群体聚合,但也用作不同文化间交流的手段。

二、兰州的地下音乐

“音乐是一种最高的艺术形式。一个城市和地区的音乐发达程度,标志着这个城市和地区人民感性文化生活水平的高低”F:0。兰州是甘肃省省会,在大西北处于“座中四联”的位置,现辖城关、七里河、西固、安宁、红古5个区和永登、榆中、皋兰3个县。境内居住着汉、回、满、东乡、裕固等38个民族。兰州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其文化事业坚持“做西部文章、创全国一流”的思路,推出了(丝路花雨)、《大梦敦煌)、等精品杰作。兰州地下音乐就诞生在这个环境中。

酒吧。兰州有两百多家酒吧,分布在城关、安宁和西固等繁华地段,酒吧的高消费使很多乐队的演出富有利润,一般每晚每场(约5、6首歌)能拿到60元到]00元左右的报酬。这里有民谣歌手,也有成型的摇滚乐队,后者多以团队形式出现。共同营造酒吧的热烈氛围。

地下通道。兰州的地下通道很多,如西关什字,南关什字,双城门,盘旋路等,这些地下通道相对比较安静(除了周末),柔和的混响声场能使吉他和人声具有磁性的魅力,更容易吸引过往行人的视线。因此,这一“宝地”总被一些地下音乐人占据,

琴行。这是兰州地下音乐人的一个栖息之地。一些乐手会为琴行打工,在乐器方面,他们是内行,又有技术,他们可以为新进乐器进行精心的护理、定音,在有顾客要买时,还可以现场演弹奏,增强顾客的购买欲,引导消费。一些实力稍强的乐手在有了一定的积蓄之后,自己运营一些琴行,用以谋生和支撑自己对音乐的追求。例如,兰州六个国王乐队的主吉他手就在甘肃联合大学附近开了一家小琴行,一边卖琴,一边做自己的音乐。

打口店。这是一个有关地下音乐的专用词,它指的是卖打口带的小店。这种小店不同于繁华地段以经营流行乐为主的音响店,店主只经营非主流音乐,如有关先锋音乐、实验音乐、即兴音乐、噪音音乐等等的各类打口。正如那些音乐人自述:“我们这一代是靠打口带养活的。”另外,店里还摆放着不少关于先锋剧作、实验诗歌、美术设计等方面的纯艺术民刊。因此,除了很多地下音乐人往来于此外,这里还聚集了不少热衷非主流艺术的同仁,

演出。兰州每年会定时或者不定时的有专场地下播滚乐队演出,大概每年至少有两到三次的大型演出。

三、影响兰州地下音乐的因素

兰州及周边地区的历史文化。兰州现在大概有几十个乐队,经常参加演出的有十多支,在这些乐队的音乐风格和乐队名称中,可以隐约看到历史的影子,比如,伏羲乐队,就是根据古代圣人伏羲所取的名字。伏羲是中华民族人文始祖,生于甘肃省天水市秦安县。伏羲乐队的曲风带有中国古曲的风格,歌词多采用诗词体。

多民族聚居地的地域特性。兰州有38个少数民族,所以会存在少数民族风格的音乐,比如,降咒乐队,乐队的吉他手和马头琴手是蒙古族,所以他们的音乐带有明显的蒙古族风格。

国际化大都市的影响。这些地下音乐人,都是吸取了英式摇滚、朋克、重金属说唱等风格,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兰州的地下音乐。他们的音乐多多少少都会有国外乐队的影子。

当地风土人情的影响。兰州地处黄土高原,豪放的性格影响着这里的原创音乐,重金屑摇滚的风格居多。

四结语

兰州地下音乐至今有20年左右的历史,还很年轻,也遭遇了很多发展问题:艰苦的生存条件、音乐作品的匱乏、乐队名称和成员变更频繁、一些乐队没有明确的风格。但总的来说,队伍在不断扩大,音乐形式和内容也随着时代和社会的变化而变化。所以,对于兰州的地下音乐,我们还是应该充满期待的,希望他越走越远。

猜你喜欢

琴行伏羲人类学
汉字的由来——伏羲造字
孝感市社会音乐教育现状研究
伏羲画卦
伏羲文化:中华文明的源头
手机自拍的“人类学”
歌消春尽,少年远去
分期付款搞促销资金链断裂压垮小琴行
“产供学赏”四维一体 琴行连锁50家
少数民族文本的文学人类学诠释
什么是人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