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李贺艳体诗风在晚唐的影响

2010-06-28 07:40:20 时代文学·下半月 2010年2期

刘艳萍

摘要:李贺的大量艳诗多以乐府体的形式,构造出一个似真似幻、亦实亦虚的世界,想象出神态多姿的女性形象,或者将神与人相糅合,来寄托自己的艳情想象和作为对人生失意的补偿。这种艳体诗风对晚唐温庭筠、李商隐等人的艳体诗创作产生了很大影响。

关键词:李贺;艳体;晚唐;影响

艳诗,或曰“艳体诗”,它最初是用来指称宫体诗的,如刘肃《大唐新语》记载:“粱衙文帝为太子,好为艳诗,境内化之,浸以成俗,谓之宫体。,艳诗在南朝时代曾经兴盛一时。其后,其多用来指描写女性和表现男女艳情的文人诗歌。这种诗歌在中唐诗坛再次兴起。李贺便是这一时期创作大量艳诗的诗人。他的艳诗多以乐府体的形式,构造出一个似真似幻、亦实亦虚的世界,想象出神态多姿的女性形象,或者将神与人相糅合,来寄托自己的艳情想象和作为对人生失意的补偿,在表现方式上往往很少有直接抒发内心强烈感情的句子,而是着意于意象的营造和氛围的渲染,以幽艳、深隐、浓丽为特色。多以浓艳的笔触铺写环境,展现色彩纷呈的景物,并在如梦如幻的环境景物的渲染之中隐晦曲折地传达出人物的心绪,这种艳体诗风在晚唐时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张采田说:“庸人能学长吉者首推玉溪,其次则温飞卿。”在温庭筠、李商隐等文人的艳体诗中都体现出对这种诗风的接受。

一、李贺艳体诗风对温庭筠的影响

李贺艳体诗风对晚唐的温庭筠产生了重要影响。两者之间有许多相似之处,当然,温庭筠艳诗并非是对李贺艳诗的单纯模仿。而是在继承的基础上有所创新,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且以其独具的美感特质丰富了艳体诗的园地。

温庭筠的艳体诗和李贺一样,也以乐府体为主,与六朝的乐府民歌有着密切的渊源关系。因而,他的艳体乐府中往往和李贺艳诗一样,是以女性代盲体的形式表现她们的内心怨郁,或者以“第三者”的视角描绘一个绮丽的爱情画面,而作者自身似乎与这画面隔着一段距离,表达的感情多是对诗中女子的同情、赞赏等一般化情感,而未表达自身对于爱情经历的深沉痛苦和刻骨相思等体验,自身的艳情经历井未涉人其中。与元稹、白居易等人实写艳情经历的艳诗相比,李、温的艳诗少了些写实的色彩和赤裸裸的欲望描写而更多了想象的成份和理想的美质。在李、温集中,都有一些描写江南水乡美丽景物中的美好恋情的作品。

斗鸡台下东西遗。柳覆斑骓堞萦萆。霭韶容镇澹愁。青筐叶尽蚕应老,绿渚幽香注白蓣,差差小浪吹鱼鳞。王孙骑马有归意,林彩空中如细尘。安得一生各相守,烧船破栈休驰走。

一一温庭筠(东郊行)

楼前流水江陵道,鲤鱼风起芙蓉老,晓钗催鬓语南风,抽帆归来一日功,龟吟浦口飞梅雨,竿头酒旗换青苧。萧骚浪白云盖池,黄粉油衫寄郎主。新槽酒声苦无力,南湖一顷菱花白。眼前便有千里思,小玉开屏见山色。

一一李賀(江樓曲)

两诗中,李诗是写抒情女主人公对情人的无限思念,温诗则写女主人公在清晨分离之际希望与情人长相厮守的愿望。两首诗中都极力进行景物的铺写,温诗的开头六句都是景物描写,柳覆斑骓,草长蝶飞,时间也是春将尽之时。桑树上的叶子已被采完了,蚕儿也将老去,绿渚之上盛开着朵朵白色的蘋花,传来阵阵幽香;江上微风拂起细碎的波浪,鱼儿在其间自由地游荡。可是,在如此美好的春光中,情人却即将离去,而女主人公是多么希望能与恋人长相厮守啊。李诗说:楼前的流水一直通向江陵。眼前已是一春又尽,荷叶已经长了很久。女主人公清晨起来梳妆,对着南风诉说心中的思念。远方的情人,他要是肯扬帆顺流而归,不过要一天的时间罢了,他却没有回来。这个季节,外面梅雨纷飞,长曰不停,市上竿头的酒旗都换成了苧麻的了,江上密云参差,江水荡漾。结尾四句说,槽床上酒声滴沥,但是那声音显得那样无力,望着眼前一片水平如镜的湖水,心中一片愁绪,而侍女推开屏风,又看见远处重重叠疊的无限山色,更令人愁思满怀。两首诗中景物都充满了绚丽的色彩。如李诗中色彩词有青、白、黄、粉。温诗中的色彩词有青、绿、白。这些色彩词使画面十分艳丽,给人视觉上的美感。并在绮丽的景物中烘托出女子对爱情的执著,对情人的思念。

其次,温庭筠艳诗和李贺艳诗一样充满色感,绮艳夺目,在诗中也喜用“红”、“绿”、“金”等色彩艳丽的词语,而且,这些诗中的意象往往具有通感的特征,可以调动人的多重感官,只不过李贺艳诗中喜用“寒”、“冷”、“幽,、“重,等字,从而使诗的境界幽冷凄暗,诗的感情也呈现出一种滞重、下沉、浓缩之感,温庭筠的艳诗与此相反,他喜用“暖”字,具有一种柔润融融之感,在芳草萋萋、莲花照水、佳人起舞、晚霞西照、暗露凋零、漏声迢递等意象中,让人的感官处于一种感受的迷醉状态。可以说,二人是从不同的方向完成了对艳情的极致想象,在李贺诗中描写了大量超现实的仙界、鬼界的女子和爱情,具有幽艳的幻想的色彩,而温庭筠艳诗更多地着眼于人间世俗世界,那迷离含情的萋萋芳草,那波光融融、柔媚多姿的春水莲花,迷人而又令人感伤。李、温二人都有一首描写苏小小的诗,试作比较:

幽兰露,如啼眼,无物蛄同心,烟花不堪剪。萃如茵,车如盖,风为震,水为珮。油壁车,夕相待,冷翠烛。劳光彩。西陵

下,风吹兩。

一一孛贺<苏小小墓)

买莲莫破券,买酒莫解金。酒里春客抱离恨,水中莲子怀芳心。吴宫女儿腰似束,家在钱塘小江曲。一自檀郎遥便风,门前春水牛年绿。

一一温庭筠(苏小小歌)

二人诗中同是写苏小小的爱情悲剧,写她对于爱情的期待与失望,不过,李贺诗中的情感是近于绝望的,带着露珠的幽兰、若有若无的烟花、乍明乍灭的鬼火,使诗的境界异常幽冷、阴森,温庭筠的诗中则是一种淡淡的哀怨与感伤,是一种含着期待的愁绪,莲花、莲子、春水这些美好的景物使诗中充满了春光明媚、温暖融润之感。

总体看来,温庭筠的艳诗创造的世界是一个充满温馨甜美、香艳、颓废气息的美的世界。而诗人构筑的这个美的世界正是他在现实的极度失意中用诗歌建造出的理想桃源,以便在唯美的温柔乡中、在声色歌乐中自我沉醉和满足,其诗风在继承李贺艳体诗风的基础上又融人了某些新的特质。如蒋长栋在(李商隐及晚唐缘情诗派)中所说:”温氏所走的路,正是南朝诗人,缘情体物的道路。他是将中唐元白某些爱情描写的刻露与南朝官体诗的绮丽结合起来,再配以李贺的丰艳奇谲,便使他的诗也如他的词一样香软柔媚。”

二、李贺艳体诗风对李商隐的影响

李商隐的诗歌受到了李贺诗风的影响,对于此点,研究者多有所注意,且论述颇多。张采田曾分析说:“长吉诗派之佳处,首在哀感顽艳动人,其次练字调句,奇诡波峭,故能独有千古。”叫电还对李商隐的这类作品赞赏有加:“晚唐昌谷之峭艳,飞卿之哀丽,皆诗家正宗,玉溪则合温、李而一之,尤擅胜境,””

李贺艳诗中有几首明显模仿齐梁艳诗之作,如(冯小

怜)、(迫赋画江潭苑四首)、V花游曲)等,李商隐曾对李贺的这类艳诗进行仿作,如<效长吉):

长长汉殿眉,窄窄楚宫衣,镜好寓空舞,帘疏燕误飞。君王不可问,昨夜约黄归。

这首诗与李贺的<冯小怜)情调十分相像,试作比较:

湾头见小怜,请上琵琶弦。破得东风恨,今朝值几钱,裙垂竹叶带,鬓湿杏花烟。玉冷红丝重,齐宫驾妾鞭,

二诗都以轻艳、流丽的语言描写了女子的容颜妆饰,写出宫中女子爱情的失意,情调温婉含蓄,有余不尽,诗中没有浓密的意象和深奥的典故,表达的情感也不晦涩。

李商隐学习李贺更多的是那些意象铱丽密集、词采华艳和诗境迷离冷艳之作。而诗中表现的感情则隐晦、幽深,往往通过象征、暗示、比喻等手法来隐约朦胧地传递出来。如《燕台四首·春》:

风光冉冉东西陌,几日娇魂寻不得,蜜房羽客类芳心,冶叶倡条追相识,暖蔼辉迟桃树西,高鬟立共桃鬟齐,雄龙雌凤杳何许。絮乱丝繁天亦迷。醉起微阳若初曙,映帘梦断闻残语。愁将铁网胃珊瑚,海阔天翻迷处所。衣带无情有宽窄,春烟白碧秋霜白。研丹擘石天不知,愿得天牢锁冤魄。夹罗委匪单绡起,香肌冷衬玲垮珮。今日东风自不胜,化作幽光入西海。

全诗意象迷离跳跃,情感隐约断续,隐隐地传达出一个哀艳动人的爱情悲剧,这首诗很明显地学习了李贺艳诗的用语浓丽、浓墨重彩和丰富新奇的想象以及诗句之间的跳跃性,但同时“它不象长吉诗那样奇而人怪、艳中显冷;而是将奇幻的想像用于创造迷离朦胧的境界,用华艳的词采表达炽热痴迷、执著缠绵的感情,使人读后既深为诗中所表现的哀感顽艳的悲剧性爱情而悲叹,同时又感到其中荡漾着一种悲剧性的诗情,一种执著追求的深情,一种令人心田滋润的诗意。”

李商隐艳诗在结构上与李贺艳诗一样喜欢跳跃变幻,诗句与诗句之间缺少逻辑联系,因而留有很大的空白空间,也使诗境略去了对事件与情节的描绘叙述而呈现出浮光掠影式的片段。诗中时间与空间都变幻无定,只是不同的奇幻境象跳荡而出,仿若电影的蒙太奇镜头一般,因而使诗中情感意脉更加朦胧深曲、变幻莫测。

李贺艳体诗风对李商隐的影响主要表现在艺术手法上,以种种想象、虚幻的意象对环境景物进行烘托和渲染,意境深曲,色彩浓艳,辞采华美。

结语

李贺艳体诗风之所以能在晚唐产生很大影响。首先在于其诗歌中似真似幻的意境、色彩纷呈的景物和对艳情的极致想象适合了此时人们的心理,如李泽厚先生所说,中唐以后“时代精神巳不在马上,而在闺房;不在世间,而在心境,……不是对人世的征服进取,而是从人世的逃遁退避;不是人物或人格,更不是人的活动、事业。而是人的心情意绪,成了艺术和美学的主题。”CQ政治上的黑暗造成了士人报国无门、仕途失意,转而追求个人的感官欲望的满足和内心绮艳的幻想,来作为失意人生的慰藉。而在表现方式上以幽艳、深隐、浓丽为特色,铺陈渲染景物也与晚唐时代的审美追求相契合。从李贺到温庭筠、李商隐的艳体诗在表现特点及风格上已与传统的诗歌迥异,而与一种新兴的诗体词有很多相近之处。李贺、温庭筠、李商隐的诸多艳体之作实已开启了晚唐词的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