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论吉本芭娜娜文学的“疗伤”功能

2010-06-28刘喜萍

时代文学·下半月 2010年2期
关键词:社会意义疗伤死亡

刘喜萍

摘要:吉本芭娜娜妁文学通过死亡这一维度,更准确、更深入地观察普通人的生存状况,考察生命的各种情感形式,是带有“疗伤”功能的小说。吉本芭娜娜一再从幽暗的死亡中踏寻出明确的“疗伤性”,井通过引领读者的感情共鸣、物质寄托和正常生活等,实现了文学的“疗伤”。实现文学的“疗伤”功能也正是吉本芭娜娜文学的社会现实意义所在,

关键词:死亡;疗伤;社会意义

吉本芭娜娜于1964年出生于日本东京。1987年,23岁的吉本芭娜娜发表了其处女作《厨房》,便接连获得了第六届“海燕”新人文学奖(1987)、第十六届泉镜花文学奖(1988)、艺术选奖文部大臣新人奖(1989),在不到两年时间里便售出120万部,后来这部小说还被拍成很有影响的日本电影(我爱厨房)。吉本芭娜娜在当代日本文坛引起的轰动已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她的作品连续荣登畅销书排行榜,接连获得国内外文学奖,不仅在日本而且在欧美都有惊人的销量。日本文学评论界甚至出现了“芭娜娜现象”这一固定用词。她与村上春树一样,成为日本当代文坛颇受瞩目的新人,二人分别被冠以日本现代文学的天后与天王的美称。她的作品在思想内容上紧密贴近日本社会现实,特别重视青年一代的青春心理变化。直接反映当代人的生活状况和心理状态,表现了人在高度发达社会中生存的不确定感。近年来,吉本芭娜娜的作品不仅在日本广受欢迎,甚至在欧美等国家,都有许多读者亲切地称吉本芭娜娜的小说为“疗伤系小说”。在许多读者的心中,吉本芭娜娜的小说作品能够治疗心灵的创伤,安抚人的精神。

一、透过死亡获得新生而进行疗伤

对日常性死亡事件的现代性书写是吉本芭娜娜小说一个重要特征。处女作《厨房》翻看第一页赫然人目的是主人公樱井美影的双亲及祖父母接踵而至的死。“我叫樱井美影,父母早巳双逝。因而祖父祖母把我养大。上中学的时候,祖父去世了。以后一直是我与祖母二人相依为命。前几天,万没料到祖母也离开了我。,(满月)的开头第一句话就是“真理子死于秋末”。《月影》的开篇也是死亡事件,作品中主人公早月的恋人阿等死于交通事故,而另一位主人公的恋人也因车祸而死。<泡沫)中主人公恋人的母亲去向不明,主人公的母亲尾随自杀而死。芭娜娜作品中的主人公遭遇很多打击、艰难,一步步走向死亡。我们几乎从吉本的每一篇小说中都能体会到“死亡”的阴影的笼罩,凝视死亡、追问死亡成为芭娜娜小说的基本主题。死亡是吉本艺术地把握世界、认识生活的一种独特方式,在她的作品中都深深地潜藏着一种死亡情结及与之伴随的生命悲剧感。“死亡”是吉本切人现实、品评人生的一个独特视角,也是她契人故事的缘起,在她的每一篇作品中,我们都能看到她的这个“独特视角”在审视故事的进展,

在西方现代主义作品中,死亡不再是仅仅意味着生命的终结,而是与“生”的过程始终相伴随的。西方现代主义文学中的这种死亡主题和死亡意识,直接启发了芭娜娜对生与死的哲学思考。吉本芭娜娜小说主题的一个特征就是生与死的非对立性,即死亡并不意味着生命的消失,而是同时煮味着一个“彼岸世界”的诞生,芭娜娜反复强调自己关注的焦点并不是死亡,而在于死亡之后被“遗弃”在世上的人怎样生存。这就是吉本作品中随处可见的“向死而生”的生存哲学。可见,她的目光早巳超越了死亡。投射到了死亡之后新的世界,她的作品所要讲述的是从他者的死亡中获得新生,她小说的主人公往往在经历了关于生与死的沉重思考后、亲历了种种艰辛的生存体验后,开始重新认识生、认识人生的意义。从这一意义上来说,吉本的小说是能够治愈心灵的伤痛的,是带有“疗伤”功能的小说。

二、通过与读者感情共鸣进行疗伤

吉本芭娜娜的小说不像日本传统作家,如川端康成、谷崎润一郎等带有鲜明的日本韵味和民族特性,而是努力超越传统民族文学的界限,去洞察和深入挖掘人性中相通的部分,摒弃特殊性,描绘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与内心情感。所以芭娜娜在文学表达上,没有安排气势宏大的社会历史背景,也没有战争这个特殊场景的设定,故事中出现的每一个人物,都是平凡、孤独的小人物,她把人生的短暂和生命的有限放在一个更为司空惯见,更为平凡的环境之中,作者总是满怀爱意地关注他们,并且以女性特有的细腻感觉将其表达出来,从而打动了世界范围内的广大读者。

芭娜娜说过,她的文学理想是,一个人在回家途中随意走进书店,看到新书马上买上一册,然后回家再读上两三个小时,心境随之而变;或是在漫漫人生旅途中遇到不顺心事情时,想起那本书的内容能得到心灵的慰籍和生活的引领。因此,她创作时总会设身处地为读者着想,而不是从高处说教,而是特别重视对现代人心理感受的描写,站在少女的立场上,忠实于少女的感性,和读者们一起分享青春的梦想,平等地交流内心的秘密,从而引起读者的强烈共鸣。也正是这种感情共鸣,读者内心郁结的愁闷得到了释放,芭娜娜文学取到了疗伤的作用。

三、通过物质寄托与正常生活进行疗伤

芭娜娜文学的疗伤途径主要是通过物质寄托。在吉本芭娜娜看来,爱一定要落在有形有内容的物质上,才能被彰显出来,保留下来。所以吉本巴娜娜文学疗伤的一种重要方式就是寻找物质寄托。《厨房》中的美影是一个淡泊得近乎透明的女孩子,在失去亲人的孤独中,厨房是她的依恋之地、安身之所,更是她的信仰和安慰,刚刚失去亲人时,唯有睡在厨房才能帮她渡过极度的孤单和恐惧。在遭受了一连串命运的打击之后,美影在这里一点一滴地整理自己的混乱生活,一步步地获得了信心和勇气。对于吉本芭娜娜来说,“平常人的共性就在于寄托在具体而微的物质上的喜怒哀乐”。厨房的干净秩序给了美影人世间的安心和生活勇气,这些实在的物使生命感受到了一種对应和温暖,是主人公感情的寄托,所以有梦和希望,主人公还是依然要向前走的。

巴娜娜文学另外一种疗伤途径就是通过主人公的正常生活。引领读者对生命的思考,不是采用说教的方式,而是让读者从作品中人物的正常生活中得到启示,让这种坚强生活方式启迪生者。《厨房》的重要人物惠理子的魅力不只在于她的外表,更让美影惊诧的是她的经历。从作为田边的父亲到英年丧妻之后变性为母亲,从拋开世俗的偏见,靠陪酒卖笑维持生计,到独自把雄一抚养成人,作者通过对惠理子饱经沧桑的人生经历和坚强面对生恬的勇气的叙述,给美影以及读者上了生动的一课,成为美影后来走出精神危机的动力之一,促使巴娜娜笔下的主人公以及读者勇敢地面对生活和对生的希望。也是作者传递给读者的一种生活方式和疗伤方法。

吉本芭娜娜的小说尤其受到了年轻人、特别是年轻女性的欢迎,这与她作品的社会普遍性内容和贯穿所有作品的*疗伤”功能密不可分。以“疗伤”为主题的吉本芭娜娜文学获得了众多读者,就是因为吉本芭娜娜的小说以细腻、深度和情感精心描绘了当代青年独特的生活体验,小说主人公的心境与年轻读者之间有很多共同之处,他们之间产生了强烈共鸣,实现文学的“疗伤”功能也是吉本芭娜娜的重要初衷和其作品的社会现实意义所在。

猜你喜欢

社会意义疗伤死亡
假 如
古代刮骨疗伤的那些人
蔡锷全民体育思想起源、内涵与社会意义
七夕
试析《名利场》中的人物形象及社会意义
希望,是一种精神的坚守
浅析《死于威尼斯》的空间叙事
“死亡”也可以花钱体验?
2014在线教育“死亡”榜
刮骨疗伤的不止关云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