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宝黛青春期“斗嘴”爱情

2010-05-14马瑞芳

知识窗 2010年1期
关键词:崔莺莺西厢记大观园

贾宝玉和林黛玉一起读《西厢记》在《红楼梦》中有重要意义,宝黛爱情通过共读西厢变得明朗而且更有内涵和诗意。共读西厢发生在贾宝玉和林黛玉进入大观园之后,一方面因为大观园具备诗情画意的背景,另一方面,进入大观园之后贾宝玉的心理发生了微妙变化。

贾宝玉的青春心理

贾宝玉是根据贾元春的旨意搬进大观园的—— “禁管”其在大观园中读书。

贾宝玉进入大观园后好好读书了吗?根本没有,他干脆连学都不上了。贾宝玉在大观园完全过起了“富贵闲人”的生活。他每天跟姐姐妹妹读书、写字、下棋、作画。这样悠闲自在的生活过了一年光景,贾宝玉进入虚岁十五。如果说贾宝玉跟袭人模仿警幻仙子在梦中教的“云雨”,实习了一次性爱,那还有点儿懵懵懂懂,那么此时的贾宝玉确实进入了性成熟阶段。曹雪芹对这种心理写得细致又微妙:贾宝玉“忽一日不自在起来,这也不好,那也不好,出来进去,只是闷闷的。园中那些人,多半是女孩儿,正在混沌世界,天真烂漫之时,坐卧不避,嬉笑无心,哪里知宝玉此时的心事。”宝玉是什么心事?恐怕连他自己都说不清。这是青春期的躁动心理。

贾宝玉的心腹小厮茗烟大概是过来人,他想到要给宝二爷解闷,这事那事都是贾宝玉玩烦了的,只有那些闲书他没看过,茗烟就买了些古今小说、飞燕、合德、杨贵妃外传和传奇脚本给贾宝玉。

贾宝玉如获珍宝,就像搞地下工作一样,把文理细密的拣了几套放到自己的床顶上,没有人时拿出来“密看”。看来贾宝玉实在太喜欢《西厢记》了(曹雪芹把它写作《会真记》,《会真记》是《西厢记》的别称),不仅在卧室无人时秘密地看,还忍不住带进大观园,坐在桃花树底下看起来。

贾宝玉看《西厢记》怎么看呢?“从头细玩”,也就是说,贾宝玉早就看过不止一遍,这次仔细再看一遍。当他看到崔莺莺的唱词“落红成阵”时,大观园一阵风刮过,恰好把桃花刮落,花瓣落了一身。贾宝玉想把花瓣抖落下来,又怕脚步践踏了,只得兜了花瓣,来到池边,抖落到水里。

宝玉“情不情”和黛玉“情情”相通

就在贾宝玉抖落花瓣的时候,林黛玉来了。

林黛玉这位连针线活儿都不大干的小姐居然干起粗活儿来,她扛着花锄,锄上挂着花囊,手里拿着花帚,像何仙姑一样扫花来了。

贾宝玉吩咐林黛玉:“好好,来把这个花扫起来,撂在那水里。”

林黛玉一点儿也不因为贾宝玉使唤她生气,还提出处理花瓣的高见:“撂在水里不好。你看这里的水干净,只一流出去,有人家的地方脏的臭的混倒,仍旧把花糟蹋了。那畸角上我有一个花塚,如今把它扫了,装在这绢袋里,拿土埋上,日久不过随土化了,岂不干净。”

林黛玉要把落花葬在干净的地方,是她清洁的本性的诗意流露。

在贾宝玉被花瓣落一身的段落旁边,脂砚斋加了三个字的评语:“情不情。”

什么叫“情不情”?就是说不管对方对自己有没有感情,也不管对方是不是有感情的生物,贾宝玉都关心、爱护;就是说贾宝玉不仅爱自己心上的人,还广泛地爱许多人,有点儿“博爱”意味。

如果说贾宝玉对待落花是“情不情”,第一个“情”是动词,第二个“情”是名词,就是对没有感情的物体动情。那么,林黛玉对待落花就是“情情”。林黛玉把花朵看成像人一样有感情,是人生另一种形式,人生的诗意表达形式。林黛玉完全把花朵拟人化了,同时她也把自己花朵化了。在林黛玉这位极有诗人气质的少女身上,“情”有多层次、多方面的解释,它不仅是男女之情,不仅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大自然的花花草草都是有情的,都是跟林黛玉息息相关、命运相通的。

林黛玉要把花埋到花塚里,贾宝玉高兴地说,我放下书来帮你收拾。这就引出了共读西厢这个富有诗情画意和哲理意味的场面。

林黛玉拿到了《西厢记》,越看越爱看,不到一顿饭的时间把十六出戏全部看完,还只管出神,在心里默默记诵。

林黛玉为什么这么爱看?为什么要在心里默默记诵?显然,这戏引起了林黛玉的感情共鸣。曹雪芹写林黛玉觉得“词藻警人,余香满口”,似乎是对《西厢记》文学欣赏的话,实际也是对其思想内容的概括。“警人”,如何警人?主要是莺莺情怀引起了黛玉共鸣,崔莺莺追求爱情迈出的大胆步伐使黛玉感动。

贾黛玉要求宝玉“既朝东来又朝西”

就在这时,贾宝玉来了番似乎很大胆又带点儿调侃性质的表白:“我就是个‘多愁多病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貌。”

什么意思?在《西厢记》里边,张生因为对国色天香的崔莺莺一见钟情,害起相思病来,在《闹斋》张生唱:“我就是个多愁多病身,怎当你倾国倾城的貌。”贾宝玉这样说,等于把他和林黛玉的关系和张生跟崔莺莺的关系画上了等号。说他们两人是恋人关系、情人关系。

贾宝玉终于做爱情表白了,虽然还不是直接的“我爱你”,但毕竟算是爱情表白了。林黛玉听了该喜欢吧?不,林黛玉立即恼了,立即翻脸,用手指着贾宝玉说他是“该死的胡说!好好的把这淫词艳曲弄了来,还学了这些混帐话来欺负我。我告诉舅舅舅母去”。说到“欺负”二字,眼圈儿还红了,说完了转身就走。

是不是林黛玉认为贾宝玉是拿她取笑才生气才恼呢?不是。林黛玉很清楚,贾宝玉是借戏文说真心话,不是取笑。

既然不是取笑的话而是真心话,那么林黛玉为什么还要恼呢?是不是林黛玉既盼望贾宝玉喜欢自己又矫揉造作地故意不表现出来、故意要表示她生气呢?也不是。林黛玉一点儿也不造作,她的表现很自然,甚至于可以说是本能。林黛玉的表现正是她所受的教育的必然结果。

如此说来,林黛玉对贾宝玉的要求居然是:你必须心里有我而且只能有我一个,你又绝对不可以直接把你爱我的话说出来,也绝对不可以借用小说戏曲里的话把我们的爱情关系说出来,说出来,就是不尊重我,就是欺负我。

林黛玉就是要求贾宝玉既朝东来又朝西。

全世界恋人之间赔不是的绝响

贾宝玉怎么办呢?老老实实承认是拿淫词艳曲“欺负”了林黛玉?他才不认这个账。但是贾宝玉立即向林黛玉赔不是。贾宝玉赔不是的语言简直是全世界恋人之间赔不是的绝响。他先告饶,叫“好妹妹,千万饶了我这一遭,原是我说错了”。至于他哪儿说错了?为什么错了?怎么样改?贾宝玉才不趟这个浑水,他跟林黛玉口是心非地混赖,而且发下个似乎严重惩罚自己的誓言:“若有心欺负你,明儿我掉在池子里,教个癞头鼋吞了去,变个大王八,等明儿你做了一品夫人病老归西的时候,我往你坟上替你驮一辈子碑去。”

贾宝玉的誓言一步比一步胡说八道,一步比一步不可能,却又一步比一步有趣,一步比一步好玩,令人喷饭。这使得林黛玉马上化啼为笑,笑得非常开心。小说写林黛玉“嗤的一声笑了”,笑出声来了,揉着眼睛,一面笑道:“一般也唬得这个调儿?还只管胡说。‘呸,原来是苗而不秀,是个银样蜡枪头。”

林黛玉挖苦贾宝玉的话也是从《西厢记》来的。这句“银样蜡枪头”说明林黛玉对贾宝玉一点儿都没生气,可能在回味之后,她还颇有点儿欣喜呢。

贾宝玉马上跟进:“你这个呢?我也告诉去。”但林黛玉冰雪聪明,她知道贾宝玉决不会告她的状。她才不具体解释,你的话是什么意思,我的话什么意思,你的话得算“欺负”,我的话只算调侃。她用一句囫囵吞枣的话来回答:“你说你会过目成诵,难道我就不能一目十行?”

说这样的话,等于没有回答贾宝玉的问话,实际上又回答得很妙。这话暗藏的意思是:我们共同都喜爱《西厢记》!

宝黛爱情通过共读西厢上了一个台阶,这个台阶跟前边的几个台阶一样,先吵架后和解,然后感情又上了一个新台阶。

(本节内容据山东电视台“马瑞芳妙解《红楼梦》”节目整理)■

猜你喜欢

崔莺莺西厢记大观园
为什么《西厢记》天下夺魁
“红娘”称呼的由来
浅析《西厢记》崔莺莺人物形象
原版崔莺莺,被渣男辜负的可怜人
从《莺莺传》到《西厢记》
大观园
大观园
大观园
大观园
《西厢记》赏读之一: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