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女扮男装

2009-12-25梅 子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09年12期
关键词:训斥头发妹妹

梅 子

我想,我是个不怎么温柔的女人,这是不是与我从小受的家庭教育有关系呢?在我六岁之前,爸爸把我当男孩子来养,我穿的衣服都是不男不女的,头发剪成“茶壶盖”的样式。我很羡慕别家的女孩子头上的辫子和蝴蝶结,盼着自己的头发快些长长些。可没等头发长长,爸爸就来了,他不由分说把我抱上自行车就去给我理发。每次理发我都哭闹,但是没用,爸爸是个固执的人。

妈妈还是喜欢我的,我记得妈妈有时候用红头绳在我的“茶壶盖”的头顶上绑个小辫子,我拿了小镜子照了又照。妈妈还用碎花布给我做了一件带“荷叶边”领子的小裙子,我特别喜欢。我曾穿着这条小裙子牵着妹妹菊子的手照过一张照片,是上了彩的,我很珍惜那张照片。前些时候,我回家给爸爸过生日时还问过那张照片,但是,怎么也找不到了,妈妈说:“兴许搬家时弄丢了!”真是遗憾!

没有生妹妹菊子之前,爸爸待我还不错,但自从有了妹妹菊子,爸爸就变了。他大概希望第二个应该是男孩,妈妈生了菊子令他失望,他变得整天闷闷不乐,更可气的是在我的头发和衣服上做起了文章。他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或者是想把我打扮成男孩,就可以引出个男孩来吧?记得有一次,我和一个和我相熟的女孩子去女厕所,被一群男孩子起哄。那次我非常气恼,回家就哭了,哭得很伤心。见爸爸回来,我又大闹一场,爸爸似乎有些触动,说以后再不管我了,我高兴了好一阵子。

我们家住在一个废弃的幼儿园里,房间里放了一些有围栏的孩子床。妈妈是来休假的,因为这家幼儿园离医院很近,所以,就临时借住在这儿。三姨来我们家了,准备伺候妈妈“坐月子”,我们都盼着这次妈妈能生个男孩。我和三姨在院子里溜达着玩,院子的大门口有个小卖部,里面卖些针头线脑、头绳卡子之类的东西,三姨发现了有胭脂,就给我买了一盒,回家后被妈妈训斥了一顿。

妈妈训斥归训斥,我是不怕她的,我对着小镜子把腮和眉心涂红了,让她们看好不好看?赶巧爸爸回来了,爸爸先是把我手里的胭脂盒一巴掌打掉,接着一脚踢到了门外,又跟出去,再踢一脚,踢到南墙跟的扁豆秧子下面去了。

爸爸走后,我和三姨一连找了几天,都没找到。那次,妈妈也哭了,她知道爸爸是针对她的。

妈妈将要临产了,她提心吊胆地,恐怕再生女孩。因为,外面有谣传说爸爸妈妈要离婚,妈妈有时候偷偷地流泪。

那年的八月初八,大弟弟终于出生了,爸爸妈妈喜笑颜开,从此,我还原了女儿装。

猜你喜欢

训斥头发妹妹
老夫老妻
我的训斥
“贪吃”的妹妹
染头发
染头发
谁在偷懒
带妹妹
头发剪坏的你可以这么办
妈妈的头发会跳舞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