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最后的疯狂

2009-11-10杨静水

坦克装甲车辆·新军事 2009年10期
关键词:黑豹苏军德军

杨静水

1945年4月16日至5日8日,苏联红军与纳粹德军在“第三帝国”首都柏林展开了最后一战。昔日横扫欧洲的德国装甲兵如今只有“残山剩水”,依靠同年2-3月临时组建的装甲师和装甲掷弹兵师来阻挡苏联战车了。不过,从1945年初开始,苏联总参情报总局(格鲁乌)就对德军到底还有多少装甲部队感到头疼。有意思的是,连德军自己也无法回答这一问题,苏军在柏林战役中抓获的德国俘虏连自己属于哪个部队都不知道,因为德军在战争最后阶段的建制体系已经瓦解,官兵在不同单位间互相拆借。柏林战役结束后,苏联专家们终于通过各种档案了解到主要参战德军装甲单位的情况:德国装甲部队的核心是“慕钦堡”装甲师、“库尔马克”装甲掷弹兵师、第18、20、25装甲掷弹兵师的残余部队等。

“慕钦堡”装甲师

从1945年2月开始,德军开始以各装甲师残部、后备装甲师和装甲兵学校为基础,在本土组建新的装甲师。3月5日,德军陆军司令部(OKH)发布第1270/45号指令,在柏林东部的慕钦堡(Muncheberg)成立装甲师,主要力量包括两个摩托化步兵团、一个坦克营和一个炮兵营,原第103装甲旅旅长、后备军少将维内·穆门特担任师长,第1和第2摩步团团长分别由施托伊贝尔少校和罗杜斯特中校担任。据德军俘虏后来交待,“慕钦堡”装甲师最完整的战斗单位就是两个摩步团,它们分别辖有三个营,每个营辖有三个战斗连和一个重武器连,每个战斗连有60-70Jk、7-8挺机枪、25~30枚“铁拳”火箭筒。重武器连有100~130人、8挺重机枪和6门81毫米迫击炮。炮兵团也辖有三个营,但因人员和装备缺编严重,几乎都是“架子营”。

来自库迈斯道夫试验场的装甲教导营被改编为该师第29装甲团第1装甲营——也是“慕钦堡”师唯一的坦克部队,营长是霍斯特·佐贝尔上尉。1945年3月16日,原格拉芬沃尔装甲兵学校(Grafenwhr)的一个“黑豹”坦克连也归并到第1营。据德军1945年3月25日的资料显示,第1营共辖有3个常备战斗连和1个补充连,3个常备战斗连装备有26辆坦克和歼击车,分别为4辆Ⅳ号坦克(J型)、11辆“黑豹”坦克、6辆“虎”I型坦克、4辆“虎王”坦克和1辆“猎虎”坦克歼击车。

根据OKH的计划,“慕钦堡”师的第1营和第25装甲掷弹兵团的一个连通过铁路,从温斯多夫(Wunsdorf)投送到维斯瓦集团军群防守的奥得河桥头堡——屈斯特林(Kustrin),其余人员则以搭乘柏林环城地铁和公共汽车的方式赶到,替换那里的第25装甲掷弹兵师余部。他们的任务是在奥得河西岸阻击苏军先头部队,减缓他们冲击泽劳弗高地的速度。据格鲁乌情报显示,截至1945年4月1日,“慕钦堡”师共有5000人,外加22门追击炮、12门反坦克炮、25门野炮和45辆坦克装甲车辆。

从成立之日起,“慕钦堡”师就是一支血气方刚的部队,德军统帅部对它寄予厚望。尽管“慕钦堡”师始终没有完成满编,但并不影响它成为一支劲旅。3月22日一大早,苏军发起90分钟的炮火攻击,然后第47、57近卫步兵师对屈斯特林一柏林1号帝国大街和格加斯特果园(Gorgast)发起进攻。尽管苏军弹如雨下,但第1装甲营的成员没有伤亡,隐蔽起来的坦克也只有一辆轻微受损。炮击过后,德军装甲兵迅速奔向坦克,营长佐贝尔乘坐的“黑豹”指挥坦克抢先开火,击毁打头的两辆苏联T-34/85坦克,打乱了苏军的进攻节奏。但随着苏军持续投入IS-2重型坦克和大量SU-76自行火炮,第1装甲营的抵抗能力逐渐饱和。另外配合作战的步兵几乎打光了“铁拳”火箭筒,佐贝尔上尉不得不且战且退,至中午时分已退到果园西侧的一个半圆形防御地带,并死守150米开外的一座桥梁。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苏德两军围绕格加斯特果园和桥梁展开拉锯战,第1装甲营伤亡越来越大。23日中午,佐贝尔上尉收到师部命令,要他颁发前一天作战的勋章,他立刻召来各连排指挥官颁发勋章,一来鼓舞士气,二来怕太晚(事后追赠根本没有意义)。但这一轻微举动也引来苏军的炮击,在授勋的时候,苏军炮弹就落在附近,于是仪式只能草草结束。

3月24日,该营及其他“慕钦堡”师部队奉命撤到西面的泽劳弗高地。4月16-17日,该师参加泽劳弗高地攻防战,之后退守慕钦堡,再后撤到哈廷堡(Hardenberg)作战。战线崩溃后,4月26日夜,损失惨重的“慕钦堡”师退入柏林市区东边,负责动物园至帝国运动场一线的巷战。在27日至30日的激战中,“慕钦堡”师曾多次出动坦克,在掷弹兵的协同下,开展小规模的战术反击。尽管德军一度迟滞了苏军的进攻,但大量坦克装甲车辆或被击毁或由机械故障丧失战斗力。

当听说希特勒于4月30日自杀后,5月1日,“慕钦堡”师师部转入到地铁里,部队则在动物园的“防空地堡区”、帝国运动场及动物园进行抵抗。该师最后一辆“虎”I型坦克在勃兰登堡门前数百米处被苏军击毁,乘员逃生后继续作战。当天,苏军将红旗插上了国会大厦,德军防线开始动摇。深夜时分,“慕钦堡”师师长穆门特决定会同第18装甲掷弹兵师和武装党卫队(SS)第11“北欧”师余部一起突围,投奔比利茨地区的德国第12集团军(司令是装甲兵上将文克)。

5月2日清晨,突围开始。一辆“虎王”坦克以远程火力开路,途经斯塔肯大街(staaken Street)时遭苏军重兵拦截,激战中穆门特师长阵亡。突围集群不得不绕道向波茨坦南面急进,结果在陆军街(Heer Street)碰见苏联坦克部队,一辆“虎王”坦克击毁了两辆JS-2坦克,但随即也被苏军缴获的88毫米炮摧毁,另有两辆德军坦克因缺少燃料而被乘员炸毁。最终,只有第1装甲营营长在内的少数人逃入第12集团军的防区。5月8日,该师投降,从而结束了“慕钦堡”装甲师的历史。

“库尔马克”装甲掷弹兵师

1945年1月30日,OKH利用第44装甲掷弹兵师余部的兵力,建立起“库尔马克”装甲掷弹兵师,师长是兰格海特上校。虽说“库尔马克”师被称作装甲掷弹兵师,但该师装备的大都是坦克,所以称“装甲师”更恰当些。1月26日,该师从国防军“大德意志”装甲师调来两辆“虎”I型坦克。紧接着,2月2日,OKH又将“勃兰登堡”装甲团第1营的45辆“黑豹”坦克划归“库尔马克”师。3月15日,又搜罗来30辆Ⅳ号坦克,其中26辆是完好无损的。4月中旬,该师又补充了一个摩步团(全部由水兵组成)、一个炮兵团和一个坦克营,总兵力达到4370人。

柏林战役打响前,“库尔马克”

师驻防在泽劳弗高地西南的利采纳。4月16日,该师在多利杰林地区投入战斗。4月底,“库尔马克”师参加了慕钦堡南面的战斗,共投入20多辆“黑豹”坦克,随后撤至诺伊一米列。

苏军挺进诺伊一米列、金巴乌姆和汉格利斯堡地区后,对驻守法兰克福的德军集群构成直接威胁。为了保障自己的左翼,德军将“库尔马克”师主力从诺伊一米列调到菲尔斯滕瓦尔德,并在该地区西部2千米处筑起一道防线。4月25日,德军“库尔马克”师主力被乌克兰第1方面军围歼,余部撤至鲁凯恩瓦利德地区,被围困在一个宽2千米的走廊地带里。

4月30日,残部开始突围,试图与德国第12集团军会合。尽管部分德军在苏军近卫坦克第13、4军结合部突出重围,但在距离己方第12集团军还有3-4千米处遭到苏军四个坦克旅围歼。在抓获的俘虏中,苏军发现多名德军高级将领,包括9名将军。经俘虏交待,苏军还解救了法国前总理雷诺。苏军之所以取胜,与德国第12集团军的不作为有很大关系,据说驻扎在附近的第12集团军一直等待着德军城防司令魏德林的命令,结果贻误了战机。

第18装甲掷弹兵师

1945年3月30日,德军在埃伯斯瓦尔德成立第18装甲掷弹兵师,主力为一个装甲混编营,内有四个连,其中三个坦克连装备Ⅳ号坦克,另一个连装备IV/70型坦克歼击车,每个连都有10部战车。据格鲁乌情报显示,第18师驻扎在布科夫前线。德军俘虏交待,第18师下辖第51、30摩托化步兵团,每个团实际只有一个营的兵力,下辖三个连,每个连装备有15挺MG42机枪和30套“铁拳”火箭筒,其中第51团团长为约阿希姆少校。

4月21日,格鲁乌人员在霍恩什金缴获一批第18装甲掷弹兵师的文件,从而确定该师除第51、30团外,还有第118装甲团(辖两个营)、第18炮兵团(辖三个营)、第118侦察营、第18I兵营、第118装甲运输营、防空营、卫生连、维修连、师警卫连、补给连和一个战地邮局。格鲁乌人员还从德军文件中发现,第18师已于4月19日前从埃伯斯瓦尔德转移到奥别尔斯多夫地区。

4月23日,第18装甲掷弹兵师在柏林城外的尼杰尔和舍纳维利德一线与苏军展开决战。就在同一天,格鲁乌侦察员搞清了该师第18炮兵团的具体兵力情况,该团共有三个营,每个营有三个连,一个连装备105毫米榴弹炮,其余两个连装备75毫米炮。在当天战斗中,该团损失并不重,损失较重的是第51摩步团,这个团的每个连里最后只剩下8~10人。后来,该团继续在柏林城外作战。1945年5月1日,第18炮兵团的12门105毫米榴弹炮在动物园一带持续轰击苏军阵地,直到守城德军垒部投降后,它们才停止射击。

第20装甲掷弹兵师

1944年8月,苏军取得利沃夫一桑多梅日战役的胜利,占领了西乌克兰和波兰东部地区。损失惨重的德军遂将残存的第19、59步兵师人马集中编成第20装甲掷弹兵师,并继续同苏联乌克兰第1方面军作战。1945年3月15日,该师调到柏林近郊的菲尔斯滕瓦尔德,兵力和装备达到满编,共配备19辆全新的IV号坦克,21辆全新的IV/70(V)坦克歼击车和3门自行高炮。该师下辖第76、90摩步团,第20炮兵团,第20警卫连,第20通信营,第20卫生营及其他保障部队,师长是雅乌埃尔少将。第90摩步团团长是舒曼上校。

3月12-13日,第20师换防到屈斯特林西面,试图粉碎进攻的苏军集团,但没有取得任何战果,自身却付出阵亡350人、负伤230人的代价。3月18日被俘的一名第20师士兵向苏军讲述了战斗情况:当时他是第20工兵营的士兵,苏军刚一出现,他所在的第3工兵连没放一枪就开始溃败,士兵们四散逃命。不巧的是,他和14名战友在一起逃跑时被德军宪兵抓获,随后被押到奥别尔斯多夫继续作战,那里也是第76摩步团指挥部所在地。没过几小时,他又和战友们一起逃跑了,结果再次被宪兵截住,被送到慕钦堡阵地,那里他们共有17个人,领头的是一名中尉,当苏军坦克出现在阵地面前时,所有人又逃跑了,第一个跑掉的就是那名中尉。

3月28日,该师再次补充兵力,总兵力达到3 500人。在苏军新一轮攻击发起后,该9币转移到泽劳弗高地附近打防御战。据苏军在4月15日抓获的第20师俘虏交待,当天第76摩步团只剩下100多人,第90摩步团则几乎被全歼。这名俘虏还交待,他从军官们的谈话中得知,第20炮兵团也损失了70%的兵力,其中一个反坦克歼击营的装备全部被毁,工兵营也覆灭了。

4月19日,第20师师部转移到霍辛加尔金,不久该师的防区被全线突破,进攻的苏军先遣部队几乎没遇到大的抵抗。据该师侦察营一名无线电兵称,师长通过电报向各团长下达命令,要求他们不惜任何代价坚守阵地,结果得到的回复是:“部队损失严重,士兵全部跑光了,苏军正在向我们包抄,阵地守不住了。”随后,师长命令对逃跑者格杀勿论,可是根本没有人执行他的命令。

4月20日10时30分,第20师集中了所有兵力(仅相当于一个营),在炮火掩护下,从慕钦堡西部丛林冲出,试图发起最后一次反攻,结果全被歼灭。4月24日,尽管第20师又补充了一批兵员,但基本丧失了装甲部队的战斗力,因为所有坦克和自行火炮都丢失了,装甲师完全变成了一个步兵师。

第25装甲掷弹兵师

第25装甲掷弹兵师是由原德国陆军第25摩托化步兵师衍变而来,1943年6月23日成立于苏联的基列科沃。作为东线的“防御能手”,第25师经历了奥廖尔突出部、斯摩棱斯克“豹”阵地、贝尔齐纳河桥头堡等阵地战,防守经验丰富。参加柏林战役前,该师的装甲力量只有第5坦克营,营下辖四个连,共装备26轺“黑豹”坦克、10辆IV/70(V)型歼击车和10辆“猎豹”歼击车。经过整编后,第25师拥有第5坦克营、第35和第119摩步团、第25炮兵团、第125警卫连、第25反坦克歼击营、第25工兵营、通信营和其他保障分队,师长为布尔梅斯特少将(Arnolc Burmeister),第35和第119摩步团团长分别为科罗利中校和胡谢上校,总兵力为5605人。

3月27日,希特勒训令第25师投入到奥得河西岸桥头堡的战斗中,试图解救陷入险境的“慕钦堡”装甲9币。该师在苏联近卫第8机械化军的顽强抵抗下仅前进了3千米,损失11辆半履带装甲车,3辆“黑豹”坦克及5辆Ⅲ号突击炮,救援作战以失败收场。第25师不得不退到泽劳弗高地以西1.5千米的弗里岑整补,新增加了3000多名官兵和30辆Ⅲ号突击炮(G型)、1辆IV号坦克及20辆IV/70(V)歼击车。

4月16日,苏军对柏林的总攻开始。17日至18日,遭受沉重压力的第25师在弗里岑周边且战且走,21日撤至第三装甲军在埃伯斯瓦尔德运河旁的桥头堡阵地。4月24日,建制和装备还算完整的第25师尝试着发动反击,沿鲁平运河南下,在奥拉宁堡建立了一个桥头堡,直到4月27日才撤往梅克伦堡。5月2日,该师甩掉苏军的追击,携带16辆坦克和歼击车,在易北河畔向美军投降。

其他装甲部队

柏林战役爆发前,德军统帅还编练了大量小型装甲部队,以应对巷战。为了保卫柏林,OKH早在1945年1月22日就组建了一个特别任务连,代号“柏林”。该连装备10辆“黑豹”坦克和12辆IV号坦克。由于苏军逼近柏林的速度越来越快,该连组建也非常迅速,仅用两天就组建完毕。后来,该连又补充了一批非机动火力点,主要由失去动力的坦克组成,一般部署在柏林街头的交通要道上,在后来的城市巷战中也确实发挥了作用。

1945年4月20日,德军开始组建“格莱姆”战斗群,由格莱姆少将亲自指挥。由于战争已近尾声,许多部队被打得支离破碎,OKH将其全部收编为该战斗群。该战斗群辖有第36装甲团的两个坦克营、第ll装甲团的第4连、装甲汽车连和第614反坦克歼击连。虽说单位众多,但该战斗群拿得出手的装甲武器只有4辆“犀牛”自行反坦克炮,其中两辆还是被原部队抛弃的。还有一辆从博物馆里拉来的苏联T-35坦克,是1941年德军入侵苏联时缴获的战利品。该集群的两辆能移动的自行火炮一直在柏林城区内转悠,几乎没有取得什么战果。

4月20日至22日,再无兵力可调的魏德林从坦克制造厂抽出最后一批14辆“黑豹”坦克和工人,成立了几支歼击分队。部署在措森以南,后来改隶属凯泽尔上校的战斗群。他们参加了4月22日晚的战斗,结果被苏联近卫坦克第3军全歼。

猜你喜欢

黑豹苏军德军
漫画轻兵器之二十四二战时期德军装甲战术
漫画轻兵器之二十四二战时期德军装甲战术
北京荒野救赎“黑豹”野生动物保护的18年
胜利日阅兵(历史老照片)
二战德军变身解放者?
漫画轻兵器之十三
乌兹别克拆苏军纪念碑引俄不满
黑豹
坦克挂拖斗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