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历史在这里拐了个弯

2009-11-10刘 韬 李海龙

坦克装甲车辆·新军事 2009年10期
关键词:东北军奉天齐齐哈尔

刘 韬 李海龙

[引言]此文前半部分是真实的历史事件,后半部分是笔者根据当时的历史背景和双方的情况“演义”而成。笔者之所以从新的视角“空谈”历史,进行合理的虚构,旨在告诫国人,在民族身陷绝境的情况下拼死相搏,也许处境就会大大改观,以此唤醒国民的危机意识,让历史少些遗憾,用另类方式纪念我们的国耻日——“九·一八”。

夜暗鬼影

1931年9月18日夜,弯月当空,疏星点点,万籁俱寂。在距奉天(今沈阳)北大营约800米的南满铁路柳条湖附近,影影绰绰闪现几个幽灵似的日军,他们一面不时地向北大营方向张望,一面慌里慌张地在一段铁路轨道旁安放炸药。10时20分左右,随着一声地动山摇的爆炸声响起,顿时火光冲天,硝烟弥漫,炸断的铁轨和枕木四处横飞。硝烟还未散尽,只见一个家伙用随身携带的电话机向上司报告:“有几名北大营的中国士兵炸毁铁路,我们被迫实施反击。”而此时在爆破地点以北文官屯的日军川岛中队正迅速南下,疯狂地向东北边防军(简称东北军)的驻地北大营扑来。

当时驻守北大营的是王以哲的第7旅。该旅1万余人,装备精良,是东北军的一支王牌劲旅。当他们遭到日军莫名其妙地袭击时,旅参谋长赵镇藩遂向东北军参谋长荣臻请示,但接到的竟是“不准开枪,挺着死”的命令。于是,拥有1万余人的第7旅竞听凭500名日军的攻击,“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敢做任何积极的抵抗,有的士兵还在睡梦中便被日军杀死。北大营一片混乱,为避免被屠杀,官兵们只有仓皇出逃。次日凌晨4时许,日军独立守备队第5大队由铁岭抵达北大营加入战斗。凌晨5时许,北大营沦陷,随后日军便轻易地占领了整个奉天城。之后,日军在奉天城内,大肆进行烧杀抢掠。奉天城内尸首遍布,惨不忍睹。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

亡羊补牢

当日本人穷凶极恶地向北大营发起进攻时,少帅张学良正偕夫人在北平开明大剧场,观看梅兰芳大师的剧目《宇宙锋》。此次义演是为筹募辽北水灾赈济基金而举行的。当晚他正看得兴起之时,忽然贴身侍卫匆匆赶来,向他报告了日本人进攻北大营的消息。张学良听罢非常吃惊,向夫人交代一番,便匆匆赶回驻地。他一面电令荣臻万勿抵抗,以免扩大事端,一面召集幕僚商讨对策,并立即请示了南京政府。南京政府给张学良、荣臻等人拍复电报,称已接到日本公使馆照会,此举为日军演习,要东北军万不可莽撞行事。北大营官兵接到长官张学良的命令和南京方面的电报后,既不能抵抗。但又不愿坐以待毙,只好含泪撤离,就这样日军未费吹灰之力一夜之间就占领了奉天。

张学良之所以下达“不抵抗”的命令,自有他的想法,可以说从他一入行伍起,就与日本人打交道,对日本人的秉性早摸得一清二楚。日本人经常制造摩擦、挑起冲突,每次他都能从容应对,多次化险为夷,靠的法宝就是“隐忍术”。正如他后来总结的那样,“关东军经常寻隙挑衅,隔几天就找点事闹闹,但我下令,绝对不许反抗,任你捣蛋,老子就是不反抗,你再捣蛋、找借口,老子就是不让你有借口,当时都是这样的思路。”然而这次“九·一八事变”他还按老套路出牌,还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结果可想而知,侥幸心理并不能替代残酷的现实,一心想吞并东北的日军给了他当头一棒。

如果说日本人占领奉天是对他判断失误的一种惩罚的话,那么接下来日本人的所作所为彻底将他震醒了。日本人轻易占领奉天,更加助长了其嚣张的气焰。日军占领奉天后,又马不停蹄全线向营口、凤凰城、安东(今丹东)、长春、二道沟、南岭等发起疯狂进攻。长春地区的东北军自发进行反击,战至次日,长春陷落。9月21日,东北军驻吉林省副司令长官公署参谋长熙洽率部投敌,日军第2师主力占领吉林。10月1日,东北军黑龙江洮南镇守使张海鹏投敌,且奉日军命令派出3个团进攻齐齐哈尔。10月16日在嫩江桥被黑龙江省东北军击退。守军炸毁嫩江铁路桥的第1、第2、第5号桥,以阻止日伪军进犯。10月26日,关东军第2师第29团占领四洮铁路沿线主要城镇。11月4日,关东军嫩江支队攻击嫩江桥北守军。黑龙江省政府代主席兼代东北军驻江副司令长官马占山指挥3个旅,5个团共1.6万余人进行江桥抗战,战至11月18日,终因伤亡惨重而弃守省城齐齐哈尔,撤往克山、海伦。11月19日,日军攻陷齐齐哈尔。

至此,张学良已彻底看清了日本人骨子里的图谋,由于他对日本人的意图估计不足,从而酿成今天的大错,他常常陷入痛苦和自责之中。更让他心痛的是,国人常唾骂他为“不抵抗将军”,民族败类。谴责声如支支利箭,将他穿得体无完肤,鲜血淋漓,直达内心,他精神恍惚,时常仰天大笑,忽而又伏枕痛哭,捶床大喊,已到了崩溃的边缘。生不如死的他决心带领东北军与日寇拼个鱼死网破,誓死保卫家园!他知道,只有将东北从日寇铁蹄下夺回来才能一雪耻辱,才能上对得起国家和列祖列宗,下对得起东北3 000万父老乡亲!

张学良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并非一时心血来潮,赌一时之气,逞一时之勇,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认为只要充分利用和发挥有利的条件和克服不利的条件是能够打败日军,取得作战胜利的。他认为除了“天时”不完全对我有利外,“地利”、“人和”都对我方非常有利,唯一让张学良担心的是蒋介石和南京政府的态度。

蒋介石在对待日本人及与日本人的关系上,一向主张日患是“疥癣之疾”,而在江西闹腾的“共匪”才是心腹大患,因此主张“攘外必先安内”。加上他一贯瞧不起关东军,认为兵力不过2万的关东军闹不出什么动静来,对其根本没给予足够的重视。因此,正当他准备全力剿灭“共匪”时,突然接到了关东军占领奉天的报告,这让他吃惊不小。但他还是执迷不悟,认为日本人是不自量力,我方可以通过外交途径很快就能得以解决。于是,他命令张学良力避冲突,以免扩大事态,切勿轻举妄动。当关东军继续向长春和齐齐哈尔发起进攻时,他才如梦方醒,弄清楚日本人的狼子野心。当日本人攻下长春和齐齐哈尔时,蒋介石再也坐不住了,正犹豫是不是采取强硬手段,给日本人一点颜色瞧瞧之际,突然接到张学良要求誓死抗战、收复东北失地的请战电报。由于事关重大,他并没有马上答复,而是立即召集幕僚研究是支持张学良“战”还是听任日本人“我行我素”下去。由于蒋介石内心已悄然转向“战”,加之,他想假日本人之手削弱张学良的实力(虽然蒋介石与张学良是结拜兄弟,并对张学良委以重任,但在他骨子里是排斥异己的。东北名义上归南京政府节制,实际上仍处于半独立状态。他担心拥兵自重的张学良,说不定哪一天会调转枪口逼他下台。),等到两败俱伤时,其好坐收渔人之

利。可想而知,会议最后的结果还是做出了支持张学良抗战的决定。

接到南京同意其出兵的电报后,张学良大喜过望,立即开动战争机器,召开战前会议,商讨对策,确定作战方针。会上东北高级将领进行了激烈的讨论,认为虽然已经错过最佳反击时机,但亡羊补牢,犹未晚矣。鉴于日军势头正盛,准备向锦州、哈尔滨发展进攻,会上决定采用“先集中兵力阻击日寇,斩断其扩张的利爪,而后再实施有力反击,一举收复东三省”的作战方针。

奋起反击

“九·一八事变”时,张学良手下的东北军约有31万人。华北驻扎11万人,东北驻兵约20万人。另外,张学良进关时收编了冯玉祥、阎锡山10多万人的部队。在东三省的兵力虽然遭到关东军的袭击,但损失不大,大部分部队都成建制撤守山区坚持抗战。

1931年11月初,张学良在认真分析了敌我态势的基础上,制定了作战计划,决定先制止日军继续扩张,尔后再实施反击作战。张学良决定从华北地区发兵14万,兵分三路驰援东三省。东路军由5个旅组成,共约5万余人(张学良主事东北军后,把军、师都改编成能执行战略任务的旅,每旅约1万人),由天津北出,迅速驰援锦州守军,消灭来犯之敌,尔后根据命令向奉天实施反击;北路军3个旅沿张家口、赤锋西部北上,驰援黑龙江守军作战,在当地东北军的配合下,切断齐齐哈尔之敌退路,坚守哈尔滨等城市,并在转入反攻后,从北面向长春进攻;中路由4个旅组成,由赤锋北上,向东直接进攻奉天之敌。剩余的兵力作为预备队,部署在北平北、唐山一线,执行临时机动或支援作战任务。张学良坐镇天津,亲自指挥。为保证作战计划的实施,他电令东三省部队指挥官及地方政府行署官员坚持抗战,配合各路军行动。另外,蒋介石从中原抽调的3个军的增援兵力正日夜兼程奔赴东北,20多架轰炸机也正在转场北京和天津机场,准备全力支援前方战斗。一切准备就绪后,各路部队于12月初悄悄开拔,张学良将军看着浩浩荡荡的各路大军开赴前线,内心久久不能平静,能不能一雪前耻,“痛饮胡虏血”,就在此一役了。

张学良将军这边各项作战准备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关东军那边也没有闲着。“九·一八事变”之前,关东军部队有1个师团和6个铁道守备大队,共1.04万人,加上还有侨民中的在乡军人(退伍军人)1万人,警察3 000人,共2.34万人。“九·一八事变”过程中,又从朝鲜和本土陆续调来约2个师的兵力,总兵力达到5万多人。日军虽然数量上不占优势,但装备优良、训练有素。

12月21日,关东军在轰炸机的支援下,其混成第8及第38旅向锦州发起了进攻,在进攻过程中又增派了两个混成旅。而此时,前来增援的东路军及退守该城的东北军(辽宁边防军司令长官张作相坐镇指挥,约2万人)早已将该城变成一座坚固的堡垒。守军将1/3的兵力部署于城市外围,集中兵力防守营口至沟邦子一线,并进行了大纵深、有重点的设防。22日,日军攻至“营一沟”一线,在守军顽强阻击下,日军连续几天无功而返。尤其是在盘山和打虎山的战斗极为惨烈,发生多次白刃战,阵地几易其手。由于东北军不断从城内增援,组织预备队实施强大的反冲击,所以日军伤亡惨重,不得不停止进攻。

随着伤亡不断增加及弹药的严重不足,加之援兵迟迟未到,日军士气极其低落,东路军指挥官决定抓住这一有利时机,主动出击。12月29日夜,守城的东北军发动强大的反击,由于出击突然,日军搞不清我方有多少兵力,无心恋战,一下子溃败下来。东北军乘胜追击,日军死伤无数,逃回奉天。东路军不但解了锦州之围,还乘胜追击至奉天城下。

日军进攻锦州损兵折将,便集中兵力北侵哈尔滨。12月下旬,北路军秘密通过热河地区,抵达哈尔滨,与退守到这里的守军合兵一处后,总兵力约6万余人。他们决定重点防守哈尔滨,并利用哈尔滨外围的有利地形采取“北伏南阻”的作战方针打击来犯之敌。对于较弱的齐齐哈尔之敌利用伏击一举歼灭之,而对于从长春进犯的强敌则以深沟壁垒坚决予以阻击。12月31日,日军第2师以伪军打头阵,分两路从长春向哈市扑来。此外,齐齐哈尔之敌也出动两个联队进行配合。

在北面,当日军两个联队的先头部队沿路进抵哈市市郊时,遭到埋伏在路两侧东北军的突然打击。日军反应极快,马上抢占有利地形企图进行顽抗。但东北军迅速将其分成数段予以围歼,日军先头部队很快被消灭,后续日军望风而逃,撤回齐齐哈尔不敢出战。在南面,东北军在城外设立了坚固的野战防御体系,碉堡工事、各种障碍密布。当日军第2师先头部队发起冲击后,才知道碰到了硬钉子。日军在前沿障碍物前丢下成片的尸体。被迫撤回。后续主力不甘心失败,又先后发起数次进攻,有一次险些突入核心阵地,但最终还是败下阵去,第2师决定等待后援再战。然而,日军没能等来援军,却等来了后院火起。当地的抗日游击队对其后方发动一次偷袭,惊慌失措的日军自相践踏,伤亡惨重,自此第2师元气大伤,残兵败将逃遁长春。

中路的东北军出师不利,当他们刚行至北平北部,就被巡逻的日军飞机发现,随即遭到疯狂轰炸,致使部队白天无法大规模行进,只有靠夜间行动,因此影响了行军速度。更要命的是日军发现了这路东北军的企图,遂在赤锋一辽通一线集中重兵建立了防御阵地,阻击北进的东北军。张学良得知后,重点加强对该路的支援。12日下旬,他命令空军40多架飞机出击,对日军设在奉天的“机窝”进行了空袭。日军机场跑道部分被破坏,数架飞机被炸毁,有力地支援了中路军地面作战。中路军抵达赤锋时,预定的偷袭计划显然已经没有意义。张学良迅速将预备队加强到此方向上,并把其指挥部转移到唐山,加强对该方向上的指挥。

与此同时,偷袭哈尔滨的日军被击退,正龟缩于长春、齐齐哈尔城内,向锦州进攻之敌败逃奉天,其本土援兵迟迟未到,张学良认为此时正是发动反攻的良机。于是他重新进行了部署,决定发动反攻。他命令北路军集中力量主攻长春、齐齐哈尔,中路军主攻奉天,东路军兵分两路,一路配合中路军进攻奉天,一路进攻旅顺口。并命令在牡丹江地区抗战的马占山部向吉林之敌发起牵制进攻,配合其它方向上的作战。

1932年1月5日,整个反攻战役全线展开。中路军加上预备力量共约6万人以绝对的优势兵力全线向赤锋一通辽一线之敌发起强大攻击。该路军集中力量攻击由伪军2个大队防守的中部,结果防线很快被突破,东北军战士如洪水般从突破口涌入。中路被突破,两翼之敌无心坚守,纷纷溃败,结果中路军很快就兵临奉天城下。此时,东路军的一部正从南面攻打奉天的南郊,中路军士气大振,便一鼓作气向奉天发起攻击。张学良派出的空军也前来助战,对奉天的日军阵地、北大营、弹药库等进行了空袭。在空中力量的支援下,东路军、中路军很快将敌军压缩在市中心地带。8000守敌在外无援兵,弹尽粮绝的情况下遂向东突围,又被我在城外歼灭一部,狼狈逃至旅顺时,仅剩3000余人。

奉天被克,将日军整个防区拦腰切断,使长春、旅顺口守敌陷入两个孤立境地,个个如惊弓之鸟。与此同时,我北路军进攻长春、齐齐哈尔的战斗也随之打响。在我强大攻势下,伪军临阵倒戈,使守城日军雪上加霜,无心恋战,仓皇逃向吉林。我北路军轻易占领长春,并尾追敌人至吉林,与马占山部迅速将敌团团围住。长春被克,齐齐哈尔之敌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遂纷纷投降,齐齐哈尔也得以解放。

进攻旅顺的东路军发展并不顺利,当其攻至营口时,遭到日军的顽强阻击,加之日军调动海军舰炮对我进行炮击,致使我军前进受阻。张学良将军马上请求南京政府增援。此时的蒋介石已看到胜利的曙光,态度大变,全力支援抗战,他调集一百多架飞机参战,对盘踞在旅顺、吉林的日军及军舰进行了连续轰炸,东路军乘机攻克营口,并将日军压缩到旅顺半岛上。就这样,在短短半个月时间内,日军被我围困在两个孤立的地区,败局已定。

在这种形势下,日本当局围绕是否停战或进一步出兵增援、扩大战争问题争论不休,多数派认为,即使出兵要想扭转这种被动局面也是困难的,不如请国联出面斡旋。鉴于我方目的基本达到,日军又作困兽犹斗状,一时难以全歼,南京政府派出代表参加了国联组织的协调。双方代表经过长时间的谈判,最终达成了如下主要协议:一、双方于1932年1月25日实现全面停火;二、东北军解除对日军的围困,日军撤回原进攻出发地,维持战前现状,三、国联派驻军和代表监督双方履行实施。至此,张学良将军发起的这场雪耻之战划上了句号,虽然没有实现将日军赶出东三省的目的,但其收复了失地,并对关东军进行了沉重的打击,更为重要的是,此战打击了日军嚣张气焰,提振了国民士气,扼制了日军的侵略行径。

猜你喜欢

东北军奉天齐齐哈尔
影像志
The benefits and drawbacks of AI
嫩水龙沙
清末移民对奉天地区粮价的影响
谈东北沦陷谁之过
奉天讨罪
浅析1928—1936年张学良对日态度
齐齐哈尔大兴晚期旧石器地点探析
论西北“三位一体”大联合的形成及其历史地位
刘澜波抗日救亡活动之武汉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