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陆战之王”角逐朝鲜

2009-11-10陈 辉 张 哲

坦克装甲车辆·新军事 2009年10期
关键词:反坦克步兵志愿军

陈 辉 张 哲

坦克把矛和盾合为一体,是陆军的主要突击力量,被誉为现代战争中的“陆战之王”。朝鲜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和“联合国军”的“陆战之王”都摆在了“擂台”上,双方进行了一场力量悬殊的大角逐。身单力薄的志愿军步兵冲上“擂台”,与钢筋铁骨的“联合国军”坦克兵决一雌雄,最后鹿死谁手呢?

历史已经做出了结论。在朝鲜战争期间,志愿军坦克兵、步兵共击毁、击伤“联合国军”坦克2006辆,缴获245辆,成建制消灭坦克营1个。如果“联合国军”不是陆续补充坦克,那么在朝鲜战场上志愿军已经无坦克可打了。

可以说,志愿军与“联合国军”的坦克战和反坦克战,贯穿了整个朝鲜战争。这里,让我们先扫描一下交战双方坦克兵的力量对比和志愿军步兵反坦克装备的情况吧。

不对称的坦克战

在朝鲜战争中,以美国为首的英国、法国、加拿大、泰国、土耳其、澳大利亚、荷兰、新西兰、菲律宾、南非、希腊、比利时、卢森堡、哥伦比亚、埃塞俄比亚共16个国家组成的“联合国军”没有投入坦克师,因为,美军认为朝鲜半岛的山地、水网稻田地不适合使用坦克。但“联合国军”仍投入大量坦克,在战场上始终保持2000多辆,其中美军投入坦克1400多辆,英军200多辆,其余为法国、加拿大、泰国、土耳其等国军队投入的坦克。其它国家虽然没有出动坦克部队,却有美军的坦克配合作战。

美军把坦克纳入步兵编制,一般以独立坦克营为单位配属给步兵师,共投入朝鲜战场13个坦克营,包括1个水陆坦克营和30个坦克连,英军投入战场的有2个坦克团,1个皇家坦克营;法国、加拿大、泰国等国军队也投入坦克连、坦克排配属步兵。此外,受“联合国军”指挥的南朝鲜军队投入战场3个坦克营和1个坦克连。

“联合国军”投入朝鲜战场的坦克型号主要有:美国的M24“霞飞”轻型坦克、M41轻型坦克、M4A3E8“谢尔曼”中型坦克、M26“潘兴”中型坦克、M45中型坦克、M46“巴顿”中型坦克、M47中型坦克及少数的重型坦克;英国的“克伦威尔”中型坦克、“逊邱伦”中型坦克、“丘吉尔”重型坦克等10余种型号,其中在“二战”中显露头角的“王牌”坦克有“瓦克”、“潘兴”、“丘吉尔”、“克伦威尔”等。

“联合国军”坦克部队的主要战法是,把坦克用于直接支援步兵作战和担任突围、解围、追击等特种任务。进攻时,坦克作为伴随火器,支援、掩护、引导步兵冲击;防御时,坦克作为固定或游动的火力发射点,或配合步兵反冲击;被围时,坦克用于内部突围和从外部增援;退却时,在后面做掩护力量,保障部队快速撤离;追击时,以坦克和摩托化部队组成先遣队,向志愿军纵深强行渗透。由于受朝鲜地形的影响,美军只在1951年“秋季攻势”中集中使用了500多辆坦克,其余时期,美军坦克都是以营、连为单位,配合步兵战斗,创造了“以火力打击,以坦克夺取,以步兵扼守”的战法。

朝鲜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成立了装甲兵指挥所,坦克第1师第1、2团,坦克第2师第3团及坦克第26师第53团作为第一批坦克部队开赴朝鲜前线。后来,坦克第4、5、6团,坦克独立第2、6团先后参战。到1953年之前,在朝鲜前线的志愿军坦克部队保持着4个团以上的兵力,每个团有坦克40辆,共有坦克近200辆,总数为“联合国军”坦克数量的1/10。最多时达到7个坦克团,坦克数量是“联合国军”坦克的1/7。

志愿军坦克的型号主要有;大量的苏式T-34中型坦克、T-54中型坦克、少量的苏式HC—2重型坦克,到战争后期装备了一部分缴获的美军坦克。其中主战坦克为T-34坦克,在当时属于中国装备的先进坦克。

在朝鲜战场,志愿军没有制空权,坦克很难大规模机动作战,为此,志愿军坦克部队的主要战法是:从战场实际出发,采取灵活机动的战术,创造了“以直接支援步兵的坚守防御为主,以坦克连、排为单位分散使用为主,以隐蔽突然地突击敌人为主,以近战、夜战为主”的独有坦克战法。

中国人民解放军在1945年12月才成立坦克大队,装备的是缴获的日式坦克。建国初期,人民解放军成立了坦克师,但没有进行过大规模的坦克战。朝鲜战争初期,人民解放军从苏军那里接收了大量苏式坦克,进行了突击训练,大部分驾驶员仅驾驶了4-5个小时,炮手也仅发射了20-30发炮弹,他们的战场经验显然不如参加过“二战”、与德军进行过坦克大战的“联合国军”坦克兵。

志愿军对付“联合国军”坦克部队,进行过坦克对抗战,但主要是步兵利用反坦克武器打坦克。志愿军步兵反坦克武器主要有国产的52式57毫米和75毫米无后坐力炮、51式反坦克火箭筒、反坦克手榴弹、51式木壳反坦克地雷和苏式反坦克火炮等。这些反坦克武器1951年秋季开始大量运往朝鲜前线,志愿军利用苏联和国产的反坦克武器,组建了各级反坦克分队,军、师编有独立的反坦克炮营;团、营编有无后坐力炮连、排;各连编有反坦克火箭筒排;单兵配有反坦克火箭筒和反坦克手榴弹,形成了完整的反坦克体系。

朝鲜战争之初,志愿军步兵基本没有反坦克武器,为了教训横行霸道的“联合国军”坦克部队,只能靠炸药包和手榴弹与“联合国军”坦克硬拼。后来装备的反坦克武器也十分简陋,除苏联支援外,大部分是国内突击生产的,反坦克地雷还是木壳的。

综上所述,中国人民志愿军坦克部队与“联合国军”坦克部队相比,从坦克数量、坦克质量、坦克战的经验都不是“联合国军”的对手。更何况,“联合国军”坦克部队还有着占绝对空中优势的“联合国军”航空兵无微不至的“关照”。

但是交战的结局,却完全相反。

“人民英雄坦克”脱颖而出

1953年的夏季进攻战役,是志愿军转入战略防御以后规模最大的一次进攻战。在这次战役中,参加正面防御的志愿军4个坦克团投入了反击作战。历时12昼夜的反击战,志愿军出动坦克25辆次,作战11次,共击毁、击伤敌坦克18辆,摧毁火炮11门、地堡67个。击退美军多达187次的反扑,巩固了阵地,牵制了西线美军的东援,保障了整个战役的胜利。此次战斗歼敌3 500余名,“人民英雄坦克”在战场上脱颖而出。这辆标号215的苏式T-34中型坦克,如今静静地停放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中,成为志愿军坦克击败美军坦克的历史见证。

1953年7月6日,志愿军坦克第2师4团2连的215号坦克随所在连加强志愿军23军步兵199团,主攻美军第7师第17团固守的石岘洞北山。为了达成战斗的突然性,215号坦克提前一天隐蔽地开赴前沿阵地,任务是消灭346.6高地上的美军3辆

坦克,支援步兵夺取石岘洞北山。

乘着夜幕的保护,215号坦克冒雨开进前沿阵地。天亮前,坦克兵们已用稀泥和树枝把坦克伪装得像小土丘一样,炮管像一根靠在“土包”上的木头。地上所有的坦克履带痕迹都被抹去。天亮了,车长杨阿如发现坦克离射击阵地约100米,离346.6高地主峰约有2400米。通过坦克潜望镜,可以清楚地看到主峰上美军3辆M46重型坦克,正对着其它高地的志愿军阵地开炮。正在这时,指挥所下达命令,要求他们在翌日晚9时9分前,一定要消灭主峰上的3辆美军坦克,配合步兵夺取敌阵地。因为这3辆坦克可以直接射击志愿军的前沿阵地,对进攻部队威胁很大。车长杨阿如代表大家保证步兵进攻前,把美军坦克消灭掉!

翌日傍晚,总攻发起前的几分钟,215号坦克开始行动。按照车长杨阿如的命令,炮长徐志强根据白天的观察和计算,瞄准了第一辆美军坦克。“穿甲弹!”徐志强高喊。炮闩咔嚓响了一下,装填手师鸿山把穿甲弹填进炮膛。“咚!”的一下,坦克向上一纵身,一团火球飞向美军坦克。车长杨阿如见火球在美军坦克上划起一道绿光,向左上方一闪而逝。“跳弹!向下瞄,放!”“轰!轰!轰!”215号坦克一连打出3发炮弹,美军一辆坦克冒起一团浓烟。“打中了!”徐志强兴奋地喊到。其它两辆美军坦克醒过神来,慌忙掉转炮塔,向215号坦克射击,美军阵地的纵深火炮也开始还击,但由于没找到目标,只能瞎打一气。炮长徐志强压住喜悦的心情,使劲揉揉被熏得直流泪的双眼,迅速把炮口指向美军坦克炮口的火光。又是几个连发,美军第二辆敌坦克中弹起火,火光把旁边的第三辆坦克照得清清楚楚。徐志强稍移炮塔,又是一连3发炮弹,敌坦克顿时被打哑了。但是奇怪,第三辆美军坦克中了三发炮弹,却没有起火。“敌人是不是装死?”“再来3发!”杨阿如下达命令。3发炮弹又都命中美军第三辆坦克,大家这才放心。这时,徐志强转过身来得意地问车长杨阿如:“时间过了吗?”“差25秒才到规定时间!”杨阿如说。“真痛快!”徐志强表达心中的感受。志愿军步兵在215号坦克的掩护下,仅15分钟,就攻占了石岘洞北山,全歼美军守敌一个连。

但在机动转移中,215号陷在泥里,坦克完全暴露在美军面前了。虽然由于天黑,敌人算不准具体位置,但成片的炮弹倾泻而下,215号危在旦夕。

怎么办?驾驶员陈文奎想出了一条妙计:根据以往的经验,敌人知道我们惯打夜战,打了就跑,所以他们也不追,而是随着我们坦克开动的马达声追踪射击。如果我们马上发动坦克,开始猛加油门,把发动声音搞得大大的,然后减弱,就可以把敌人的炮火骗走。果然不出所料,美军真的以为坦克开走了,一排排炮弹拼命往后追打,越打越远,一直追了两里路才停下来。这可把215号坦克兵们乐坏了!

又过了一整天,215号坦克陷在泥里还没开出来,大家只好对坦克进行了伪装。第三天早上,坦克电台又收到指挥所的命令:今晚部队反击敌人的进攻,你们在21点前必须把坦克开出,配合反击作战,消灭敌346.6高地的两辆美军坦克,并派出4名工兵配合你们排障。

白天,美军像发现了什么,炮火始终封锁着这条通往前沿阵地的道路,3架美军17-80飞机也不停地轮番轰炸,但万幸的是坦克伪装得好,美军枉费心计。215号坦克的勇士们经过两天两夜的战斗和排障,都已十分疲劳,但为了夜晚的反击,他们都咬牙硬挺着干。

排障救车的关键是找木头,只有用木头把路垫好,才能让坦克开出来。为了不让敌人发现,215号的坦克兵们身上裹一层泥、捆上草,爬到几百米外的山上把被敌炮火炸断的树干、树枝用绳子拴在腰上往回施。就这么一遍遍地拖呀、拉呀,终于在傍晚聚集了70多根木头,在工兵的帮助下填平了道路。215号坦克终于在战斗前半小时开出泥潭躲在暗处,但大家一个个已经衣衫槛楼,身上到处是伤口。但这个付出是值得的,因为开出泥潭的215号坦克,又悄悄地瞄准了346.6高地上美军新来的两辆增援坦克。

晚上9时,夜幕又笼罩大地,美军向石岘洞北山发起了猛烈的反攻。346.6高地上新来的两辆美军坦克疯狂地向志愿军阵地轰击,但他们哪里知道已经死到临头了。215号坦克一连几个急速射,两辆美军坦克中弹起火,车内的美国兵没弄清怎么回事,便命归黄泉了。

消灭美军坦克后,215号坦克的勇士们又继续寻找敌阵地的明暗火力点,把他们一个个消灭掉,一共打掉敌人20多个地堡,3门火炮,配合志愿军步兵199团夺取了美军占领的石帆北山阵地,并最终控制了石岘洞北山阵地。这一仗,215号坦克共击毁美军5辆坦克,摧毁火炮5门、地堡30多个。

志愿军215号坦克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机智灵活,英勇善战,共击毁、击伤敌人重型坦克6辆,击毁敌迫击炮9门、汽车1辆,摧毁敌地堡26个、坑道和指挥所各1个,出色地完成了7次配合步兵作战任务。为此,志愿军总部除授予215号坦克“人民英雄坦克”的光荣称号外,全体乘员记集体一等功一次,车长杨阿如荣立一等功、获二级战斗英雄称号。

当泰国坦克遇上志愿军坦克

“美军撤出了阵地,泰国第21团接替了美军阵地”。1951年10月15日,志愿军侦察兵向上级报告了190.8高地敌军的换防情况。190.8高地位于朝鲜铁原地区,地方虽小,但位置重要,它像敌人的一只眼睛,既能观察志愿军前沿阵地的活动,又能掩护后面敌人的进攻,成为志愿军的眼中钉。

因为地理位置重要,“联合国军”对此地十分重视,不仅工事坚固,而且与其它阵地构成了强大的交叉火力网。对此,志愿军最初没有强打硬攻,而是采取灵活战术,把它作为诱饵,消耗敌人有生力量。每次虚张声势的争夺,美军都留下百八十具尸体,190.8高地成了美军填不满的坟坑。

后来,美军发现这样下去,得不偿失,便让泰国坦克部队配属步兵来当替死鬼。志愿军看到彻底收复190.8高地的条件已经成熟,便由志愿军坦克第1师2团2个坦克排和一个自行火炮连配属志愿军步兵第423团攻占190,8高地。这是坦克1师首次在朝鲜战场与敌人进行坦克对抗战。

为了达到坦克兵与步兵的密切配合,战前志愿军坦克2团与步兵423团进行了协商,决定两路进攻,把坦克开到泰军的防御前沿和翼侧,用直瞄射击与间瞄射击相结合的方法支援步兵。为了避开“联合国军”航空兵的威胁,减少损失,发挥志愿军夜战的特长,志愿军坦克2团把进攻安排在夜晚进行。21时25分,坦克和自行火炮以猛烈炮火向泰军阵地倾泻,炮声震憾山谷,火光冲破夜空,敌火力点一个个被摧毁。志愿军步兵发起了冲锋,眼看就要接近泰军前沿,突然泰军9辆坦克迎面扑来,以猛烈炮火阻止志愿军步兵,进攻被迫停止了。

志愿军坦克2团的坦克在步兵曳光弹的指引下,立即组织反击,一场坦克对抗战开始了。志愿军6辆坦克利用巧妙的战术队形。向泰军坦克冲去,忽快忽慢、忽高忽低,左拐右转躲开泰军坦克火炮的攻击。当志愿军坦克与敌坦克短兵相接,以猛烈的榴弹向其射击,敌坦克落荒而逃,志愿军坦克又以穿甲弹进行攻击,敌坦克的火力很快被压了下去,成了“哑巴”。志愿军坦克又调转方向,掩护步兵占领了190.8高地,整个战斗仅用了25分钟。

天亮时,志愿军发现泰军9辆坦克趴在山下,坦克乘员早已跑光了,其中4辆被志愿军坦克击伤。这次战斗,消灭泰军一个加强连,190.8高地被牢牢地掌握在志愿军手中。

中国坦克兵与泰军坦克兵的这一仗,后来被作为典型战例收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装甲兵》中,名垂军史。(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

反坦克步兵志愿军
浅析抗美援朝战争口述史料
抗美援朝,美军阵亡人数为何比志愿军的低
灾难现场,这支华侨华人的“志愿军”令人动容!
卫国战争苏联反坦克步枪史料(一)
步兵班前进第二季
“红箭9”自行反坦克车方队
单兵反坦克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