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浅议影响中东和平进程的主要因素

2009-11-02勾焕蕾

法制与社会 2009年27期
关键词:中东地区

勾焕蕾

摘要回顾中东地区的历史便可发现,中东地区和平之路曲折坎坷,充满波折。在美国的主导下,中东问题和平会议一次又一次地召开,会后相关各方达成的多项有着美好前景的协议也一个接一个地无疾而终。影响中东和平进程的因素有哪些?本文将对这个问题作出回答。

关键词中东地区 和平进程 国际社会

中图分类号:D815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9-0592(2009)09-282-02

2009年6月14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发表演讲指出,他支持建立一个巴勒斯坦国。但条件是这个国家不能拥有军队,不能控制领空,并要切断走私武器的渠道。内塔尼亚胡的此次表态是对美总统奥巴马此前在开罗对穆斯林世界演讲的回应。尽管以色列方面对巴勒斯坦建国有着苛刻的条件,但这仍然引起了国际社会对中东和平进程的极大关注,同时对巴以两国握手言和寄予较大期望。中东和平之路始终充满坎坷和曲折,此次能否取得突破值得关注。影响中东和平进程的因素涉及方方面面,本文将对其中的5大主要因素进行逐一分析。

一、全球战略环境的改变对中东和平进程的影响

(一)冷战时代,中东地区的动乱是两大阵营在世界范围内对抗的缩影

1.在世界处于几十年的冷战阴影笼罩下时,中东地区自然也不例外。美苏为争夺各自在中东地区的势力范围一直处于紧张的交锋状态。美国一方面大力支持其盟友以色列以遏制苏联的扩张,另一方面,美国在海湾扶植亲美政权以确保石油供应。除此之外,美国还采取了分而治之的策略,具体来说就是支持阿拉伯温和国家对抗阿拉伯激进国家。与此相应,苏联也极力向中东渗透,花大力气支持阿拉伯激进国家对抗以色列和阿拉伯温和国家。

2.就阿以双方本身而言,阿以冲突的日益加剧导致了多次中东战争,阿拉伯世界也由此分为亲美阵营和亲苏阵营。中东地区的意识形态亦表现为东西方意识形态的竞争和对立,阿拉伯民族主义曾一度兴起,却很快又被纳入东西方意识形态对立的战略轨道。

3.这期间发生在中东地区的冲突或战争往往表现为对立的阵营之间的冲突或战争,而不是单个国家之间的冲突或战争,几次中东战争如此。如在第二次中东战争中,与埃及关系密切的苏联向埃及提供了大量的军事援助。20世纪50年代中期以后,苏联通过经济援助和军事援助的方式,对埃及、叙利亚和伊拉克等国加强了渗透。进入60年代后,苏联利用美国深陷越南战场的有利时机,加紧了在中东与美国的争夺。苏联在中东咄咄逼人的攻势,使得美国的利益受到严重威胁。美国一面向阿拉伯国家施压,一面加紧扶植和武装以色列,以色列的军事力量得到大大加强。这也就直接导致了第三次中东战争结束后,中东地区形成了一种不战不和的局面。

(二)冷战后时代,中东地区由冲突走向和谈,推动和平的努力出现并陆续加强

苏联解体和冷战结束对中东的战略格局产生了深刻而久远的影响。前苏联在中东地区影响的消失直接导致美国在中东取得了无可争议的主导地位。这一变化致使两种情形出现:一是美国在中东的利益进一步巩固,以色列的安全得到了维护,温和阿拉伯国家进一步向美国靠拢;二是原先亲苏的阿拉伯强硬派由于失去了前苏联的支持,正纷纷调整外交战略,重新确定国家利益以适应冷战后新的国际战略环境。

其实无论是阿拉伯国家还是以色列,双方均已认识到冷战后时代新的国际战略格局。因此双方都放弃了强硬的对抗战略,转而将现实主义的和谈战略作为其外交思维的核心。双方都认为和谈才符合各自的最大利益。于是,中东地区的和平因素陆续增加。从1978年9月17日美国、埃及、以色列三方签订的“戴维营协议”到1991年马德里和会确定的“土地换和平”的原则,再到1993年9月13日在华盛顿签署的巴以双方第一个和平协议--巴勒斯坦自治《原则宣言》,有关各方已进行了多次的接触与沟通,谈判也从一开始在程序问题和一些非实质性问题上争执不休逐渐进入到能够耐心地探讨实质性问题的新阶段。其中,1993年戴维营会谈的成功和巴以双方领导人的握手让中东和平进程达到了一个高潮。

(三)新的国际战略格局下,中东和平进程引起世界各国的共同关注,推动和平的努力得到空前加强

总体来讲,当今国际社会格局可以概括为“政治多极化、经济全球化”。在这种格局下,任何一个国际热点问题的解决脱离开整个国际社会大环境是不可能,也是不现实的。由于中东局势动荡不安以及市场对中东地区的和平前景缺乏信心,国际市场上的原油价格从2007年开始上升明显提速,11月份一度飙升到每桶99.29美元,到2008年更是突破百元大关。由于世界经济的联动效应,油价的持续上涨给世界各国,特别是能源消费大国,带来了一系列问题与困难,严重地冲击着各国的国民经济。为应对此种冲击,世界各国不得不联合起来进行沟通与协作,以解决中东地区争端。

二、中东地区自身的安全形势对和平进程的影响

(一)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对中东和平进程既有消极的影响,又有积极的促进作用

2007年召开的安那波利斯中东问题和会是2000年巴以美三方戴维营会谈后巴以双方领导人的首次面对面接触与交流,期间和平进程出现了长达7年的停滞。若究其原因,伊拉克战争首当其冲。2000年的戴维营会谈虽然没有取得实质性成果,但至少为巴以双方打开了再次进行和谈的大门,若有关各方继续进行积极而富有成效的接触,中东和平进程或许会取得突破性进展。但是,持续紧张的伊拉克局势、随后进行的伊拉克战争和如泥潭般的伊拉克战后重建工作使得整个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完全转移,中东和平进程受到严重阻碍。

但是,伊拉克战争,特别是伊拉克战后重建工作又有可能在一个侧面推进中东和平进程。面对伊拉克的战后残局,美国感到困难重重,深陷泥潭而不能自拔。美国在伊拉克战后重建工作中的主要障碍是萨德尔及其领导的什叶派穆斯林,他们坚决反对布什政府按照美国自己的意愿来安排包括伊拉克政局在内的一系列重建工作。此外,萨德尔与哈马斯以及黎巴嫩真主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如若美国政府能够改变对哈马斯以及黎巴嫩真主党的政策立场,运用外交手段进行调解和斡旋,为中东和平进程取得突破做出实质性的努力和贡献,那么就自然能够起到分化瓦解伊拉克境内萨德尔武装的作用,为战后重建扫清道路。也就是说,中东和平进程和伊拉克战后重建不是两个孤立的问题,他们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若美国政府能够认识到这一点,那么也就能够客观上推动中东和平进程。

(二)伊朗核问题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中东和平进程

伊朗核问题的出现不仅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加剧了该地区的动荡,还对中东和平进程起到了严重的破坏作用。美国对伊朗一直采取打压的极端政策,这引起了同为伊斯兰教国家的阿拉伯世界对美国的不满,而这些阿拉伯国家,如叙利亚、黎巴嫩、约旦、埃及、沙特阿拉伯等,是与巴以冲突有着密切联系的相关方。如果美国不能取得这些阿拉伯国家的支持,那么巴以冲突这个难题就无法得到根本的解决,中东和平进程更是去从谈起。

同样,针对美国的严厉打压,伊朗自然会运用自己在中东地区伊斯兰世界的巨大影响进行反美宣传,竭力阻止阿拉伯国家与美国达成任何妥协性协议,这会使得本来就散播着巨大反美情绪的阿拉伯世界更加坚定地站在美国的对立面,最终受到严重冲击的无疑会是本来就脆弱的中东和平进程。

再者,伊朗企图研发核武器的行为已经导致以色列与其的严重对立,未来爆发战争的可能性的确存在。如若此地区爆发战争,那么本来就混乱的中东局势会更加混沌,交战双方的纵横捭阖会进一步搅乱中东政局,战战和和几十年辛苦换来的中东地区脆弱的和平现状极有可能会付之一炬,土崩瓦解。

三、中东和平进程主要当事方巴勒斯坦和以色列自身因素对中东和平进程的影响

巴以冲突关键问题的难以解决严重阻碍着中东和平进程巴以冲突的关键在于领土边界的划分、耶路撒冷地位的确定和巴勒斯坦难民的回归三大问题,而这三个关键问题没有一个是能够轻松解决的。从1991年10月第一次中东和会召开以来,巴以双方进行过多次和平谈判,期间尽管达成的各种和平协议不在少数,然而中东地区局势未见好转,暴力冲突频仍,中东和平进程也已多次经历挫折和停滞。其关键原因就在于然而有关方面始终没有找到解决巴以冲突这三大关键核心问题的方案。

尽管如此,我们也还是要看到巴以双方均已形成解决双方核心冲突的共同意愿。尽管双方很难让步,但这种共同意愿能够让他们互相妥协让步并最终找到合理的解决方案。与此同时,双方内部共同面临着恐怖主义的威胁,这也能促使他们进行务实和有效的合作以解决双方的冲突。

四、中东地区其他国家的因素对中东和平进程的影响

一般来说没,中东地区是指地中海东部与南部区域,从地中海东部到波斯湾的大片地区,主要包括巴林、埃及、伊朗、伊拉克、以色列、约旦、科威特、黎巴嫩、阿曼、卡塔尔、沙特、叙利亚、阿联酋和也门。而巴勒斯坦、马格里布国家以及苏丹、毛里塔尼亚和索马里等国由于其历史文化原因一般也认为属于中东国家。另外,北边的阿富汗有时也与中东地区国家联系密切。在这其中绝大多数是阿拉伯国家,而中东问题主要就是指阿拉伯国家,包括巴勒斯坦,与以色列之间的冲突问题。抛开阿拉伯国家来孤立地谈论巴以冲突问题是不科学的,也是不现实的。其中,叙利亚、黎巴嫩、约旦、埃及、沙特阿拉伯等国对于巴以冲突的态度立场是解决巴以冲突时不能忽视的重要方面。如果美国政府能够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及时有效地调整对外政策,争取到多数阿拉伯国家的支持,那么解决巴以冲突问题才有了比较坚实的基础。

五、美国的对外政策对中东和平进程的影响

在当今“一超多强”的世界格局下,作为当今世界上唯一的一个超级大国,美国已经在国际社会的诸多领域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任何一个国际热点问题的解决想要避开美国的影响也是不可能的。具体到巴以问题来说,1987年“戴维营协议”的达成、1993年巴勒斯坦自治《原则宣言》的签署、拉宾与阿拉法特的第一次握手、2000年巴以领导人在戴维营的会谈、2003年中东和平“路线图”计划的公布、2007年安纳波利斯中东问题和会的召开等一系列的事件中都少不了美国人的影子。美国在这些事件中所起到的作用不可缺少且无可替代,这也是国际社会公认的事实。因此,美国的对外政策对于中东和平进程的发展有着重大的影响。

此外,美国政府外交政策的灵活性有待于进一步观察。众所周知,美国政府一直奉行孤立哈马斯的战略,但这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巴以冲突。美国一些专家学者认为,美国孤立极端分子和封锁加沙的政策只会使暴力恐怖活动泛滥成灾,对于促进中东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毫无益处。如若美国政府不采取灵活措施改变其外交政策,继续无视这一现实,一意孤行,那巴以和平前景何时到来就很难预料,中东和平进程是否能取得实质性突破也就变得未可知了。

参考文献:

[1]J·L·埃斯波西托著.东方晓等译.伊斯兰威胁---神话还是现.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

[2]兹比格纽·布热津斯基.大棋局---美国的首要地位及其地缘战略.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

[3]阿尔伯特·胡拉尼.阿拉伯人的历史.美国:哈佛大学出版社.1990.

[4]阿尔伯特·胡拉尼.欧洲和中东.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出版社.1980.

[5]阿瑟·小戈尔德施密特.中东简史.美国:西方观点出版社.1988.

猜你喜欢

中东地区
《中东地区》学习工具制作综述
俄罗斯中东战略的新动向及其影响
日本反恐的深层目的及其面临的挑战
中东地区海水淡化项目市场分析
“一带一路”背景下我国对 中东地区直接投资的机遇与挑战
议中东地区混凝土裂缝的预防和控制
中东政治伊斯兰运动与教派权力冲突
中东地区未来商业航空领域缺口巨大
基于证据理论的中东地区油气投资环境演化分析
中东地区当前的宗派地缘政治格局与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