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奋飞新世纪

2009-11-02张 明

坦克装甲车辆 2009年11期
关键词:预警机防空雷达

张 明

在建国60周年国庆阅兵中,我国空军强大的编队以矫健的身影飞越天安门,向党和人民汇报空军近年来在现代化建设中取得的丰硕成果;由预警机、先进战斗机、战斗轰炸机、轰炸机、空中加油机等组成的作战编队,充分表明我国空军已经成为一支兵力合理、结构完善、训练有素的强大空中作战力量,是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重要保障。下面,我们就来分析一下那些曾经制约我国空军发展的问题,然后再来看一看这十年来,我国空军针对这些问题取得T哪些长足的进步吧!

劣势明显的时代

自建国以来,尤其是冷战时期,我国面临强敌环绕的局面,加上经济技术实力有限,并且我国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在空军建设中重点发展以国土防空为主要方向,适当发展对地、海战场的支援能力,因此我国空军长期以来是一支以国土防空为主要作战能力的空中作战力量,其具体表现在:

指挥控制方面以地面防空雷达网及截击引导系统为主,虽然20世纪80年代以后我国装备了较为先进的三坐标防空警戒及引导雷达,并且具备目标的自动录取及传输能力,但由于受地球曲率影响,地面雷达对低空目标的探测能力较差。因此,在国土防空作战中,空军不得不采取加大主要作战方向雷达布置密度的办法来解决防空指挥系统对低空空情的掌握问题。这种办法虽然可以部分解决问题,但耗费较大,加上我国国土辽阔,不可能各个作战方向都如此大量地布置雷达,尤其是海洋作战方向。所以在防空指挥引导方面,当时仍旧以半自动化指挥系统为主。这种指挥系统,是利用计算机收集各种防空数据,自动显示飞机的位置,指挥员根据态势显示,选择拦截方案和所使用的武器,系统的容量和反应速度都比手工系统有了明显的提高。但是,由于当时空军装备的歼击机在机载设备及武器方面存在不足,而现代战争中对方多采用多方向、多批次、多机型的方法发动攻击,所以当时我国空军歼击航空兵部队采用的人工作业、语音引导的指挥系统已经不能适应新时期的需要。在此背景下,我国研制了师(团)级半自动地面指挥引导系统装备部队,系统包括:警戒雷达、信息录取设备、图传接收/发送系统、计算机及显示器等,其中计算机可以自动接收来自防空警戒雷达的信息,定时对空中目标和我方歼击机进行信息采样,计算航行诸元,分析目标未来的动向及我方歼击机的应对措施,并向指挥员进行显示,引导歼击机在预定的拦截线有效地截击空中目标。但就总体而言,这些系统的性能仍旧偏低,电子对抗能力也较为有限,同时指挥战机的数量也存在不足。在进行大规模空战,尤其是远离本土指挥大规模空战能力较差,应该说指挥控制方面的不足,是制约我国空军作战能力的关键瓶颈。

作战飞机方面当时空军作战飞机仍旧以二代战机如歼-7为主,这些战机普遍存在着航程近、火力弱、机载设备简单,不具备超视距和全天候作战能力的缺点,很难适应新时期的作战要求。而具备超视距和全天候作战能力的战机,如歼-8B数量不足,并且其机载航电及武器系统的性能指标也偏低,在现代化的空战中的作战能力有限。性能较好的三代战机,如苏-27SK数量更少,在当时,国产化的工作刚刚开始。

因此,从整体上来说,当时的我国空军从作战飞机的航程、指挥控制系统的信息支持能力等多方面,都不足以支持较远距离上的大规模作战。尤其是在远离大陆防空雷达网的地区,如果对方有预警机,就有可能做到先发制人。在对地攻击方面,当时空军的主要对地支援飞机还是轰-5、轰-6、强-5这些老式飞机,其性能已经明显不能适应现代战争的要求,主要表现在缺乏低空突防能力。当时我国对地支援飞机缺乏地形跟踪雷达、惯性导航这样的较为先进的远程低空突防设备,只能靠飞行员的自身的技术进行低空突防飞行,缺乏全天候作战能力,且安全系数低。除此之外,这些飞机也缺乏使用精确制导武器及防区外攻击的能力。对于当时的中国空军来说,尤其缺乏像F-15E这样的具备全天候精确导航/瞄准能力的多用途攻击机,也没有诸如激光制导炸弹、SLAM导弹这样的精确制导、防区外攻击武器。由于只能使用普通炸弹等武器,在攻击点、线状目标时就需要出动多架飞机,进行多次攻击,因此间接导致战机面临的危险增大、生存能力降低。同时,当时的中国空军严重缺乏电子战飞机,尤其缺乏“硬”摧毁的能力,虽然当时空军已经装备轰电-5等电子战飞机,但不论飞机平台性能还是电子战设备性能都不能满足现代战争的要求。尤其是没有配备反辐射导弹,不能彻底地摧残对方防空系统,因此在对方有较强防空系统的情况下,其压制能力较弱。

投送能力方面当时的中国空军拥有的运输机数量有限,大规模空运能力不足,尤其是大型的伊尔-76型运输机数量非常有限。因此在空运大型武器装备方面能力的严重不足,制约了空降兵重装化的发展,作为运输机队主力的运-8C,存在航程有限,且飞机功率偏小,尤其是高温、高原性能较差,在南方和青藏高原地区运载能力低,影响我军应急机动作战部队在上述地区的作战能力。

新世纪的中国空军

全新的指挥体系进入新世纪,我国以高技术条件下局部战争为牵引,着眼质量建设,力争建立一支首战用我、用我必胜的现代化空中作战力量,在过去10年中,我国空军现代化建设最大的亮点就是完成了空中预警系统的研制和装备。对于我国来说,空中预警系统的装备,极大地提高了空军的整体作战能力。首先,空中预警系统对低空目标的探测能力远高于地面雷达,这意味着对于低空空情的掌握能力大为提高,也就意味着对低空目标的截击能力大为提高,有效地增强了防空作战能力。同时,由于空中预警机的探测面积远大于地面雷达,因此可以大大降低地面雷达的布置密度。另外,由于预警机集探测、指挥、引导等功能于一身,可以降低整个防空体系需要的战机数量。因此,预警机的服役从整体上降低了防空系统的费用。预警机另外一个重要的功能是指挥空战,由于它的探测与指挥能力较强,因此可以指挥我方战斗机队保持在较低的空域,并将其引导至目标所在的空域。这样,战斗机就可以不开启自身雷达,而是利用预警机提供的信息,秘密接近目标,突然发起攻击,从而大幅提高攻击的成功率。同样,预警机也可以为攻击机群提供地面目标信息和对方截击机的位置,提高攻击效果和我方攻击机群的生存能力。

不过预警机的作用并不仅限于此,由于其号称“活动的空中指挥所”,因此利用平台的高机动性,预警机可以快速布置到没有雷达日常值班的区域,快速获得该空域和地面目标的信息,迅速弥补地面雷达网出现的缺口。当然,预警机更大的价值在于可以在远离祖国大陆的地方建立指挥控制能力,并且可以作

为指挥中枢,沟通最高统帅部和前沿部队之间的联系,如果对方没有装备预警机,那么战场信息主动权就将掌握在我方手里,这将极大的增强我国维持祖国统一和领土完整的作战能力。

除了预警机外,我国还发展了齐全的特种飞机体系,分别用于电子侦察、电子干扰、对地观测等任务,可以对目标的雷达及其他探测系统地信号进行探测、收集和识别,并进行压制和干扰,让对方不能有效的获取、利用电子信息,破坏或者降低其指挥系统和精确制导系统的效能。这些飞机的服役让我国空军信息作战机型更加齐全,能力更加完善。

装备的升级我国空军原来装备的战斗机,包括苏-27SK的航电系统的功能都较为有限,最多实现了火控和导航系统的交联,并且座舱显示多采用指针式仪表,难以显示较多的信息。飞行员在空战中需要低头观察多个仪表才能保持对飞行的控制,这在瞬息万变的现代空战中显然是不行的。参加此次阅兵的歼-B1B、歼-10型歼击机,乃至歼-8F型歼击机都采用了综合航电系统和玻璃化座舱,系统以GJB289A数据总线为骨干,以任务计算机为核心,将火控雷达、惯导/GPS、通信系统、外挂管理、大气数据计算机等有机联系,形成一个综合的航电信息网络,实现了信息的综合处理、实时共享和综合显示。系统具备多机协同、多目标攻击能力,特别是可以通过数据链与外部预警机或者地面指挥所相连,获得更多的目标信息,并且对目标进行识别。其座舱显示系统包括屏显及仪表上多个多功能显示器,飞行员通过双杆操纵系统(HOTAS)及功能显示器的周边键进行综合控制,由于实现了信息的综合处理和显示,特别是其座舱显示器可以显示叠加了战术信息的数字地图,并且通过数据链进行快速的更新,更加有利于飞行员对整体战场态势的掌握,这样飞行员可以迅速从显示器读取信息,然后抬头维持对战场空域的警戒,避免让对方有机可趁。

有了信息化的装备,还要转换为实际战斗力,我国新型战斗机普遍装备了脉冲多普勒雷达,具备探测距离远、可以下视/下射,抗干扰能力强的优点,与其配套的国产SD-10主动雷达制导空空导弹,可以全天候、全高度、全方向攻击目标,与机载雷达配合可以同时攻击多个目标,是新世纪我国空军的主要空战兵器。这些战机配套的“霹雳”-8型空空导弹性能也有明显的-提高,采用了多元红外导引头,灵敏度更高,可以在更大范围内支持导弹的离轴攻击能力,另外在抗干扰能力方面优势也比较明显。同时,为了提高己方战机在现代空战中的生存能力,歼-I1B、歼-10还装备了包括雷达报警、干扰物投放、主动干扰、导弹逼近报警系统等综合电子对抗系统,其整体空战能力明显增强。

在对地攻击方面,我国先后引进了俄罗斯苏-30MKK型远程歼击轰炸机,并列装了国产歼轰-7A型歼击轰炸机,这些飞机具备航程远、载弹量大、可以低空高速突防的优点,可以投放精确制导武器及防区外攻击武器,特别是这些战机均采用了综合航电系统,配备了速度较快、容量较大的任务计算机,可以容纳更多的武器及系统,因此可以充分支持战机的多用途能力。这些战机均可以使用精确导航/瞄准吊舱,进行全天候高速突防,用精确制导武器攻击对方设防严密的目标,也可以用防区外攻击导弹进行防区外打击,并且还可以挂载反辐射导弹进行防空压制任务,堪称空军执行对地任务的多面手。以我国歼轰-7A型飞机为例,可以挂载“蓝天”低空导航吊舱、光电瞄准吊舱,前者由地形跟随雷达及前视红外系统组成,可以与飞控系统交联,是控制飞机实施全天候低空、超低空突防的关键设备,而光电瞄准吊舱可以精确对目标进行探测、识别、跟踪和标定,引导战机用精确制导武器进行攻击,从而填补我国空军夜晚精确攻击能力的空白。此外,苏-30MKK和歼轰-7A还可以使用KH-59ME和KD-88型防区外攻击导弹,这些导弹采用中继惯导加末段电视制导方式,可以通过数据链将目标信息发回载机,供武器控制员选择目标,因此可以对战役纵深内的目标进行打击,在对方防御削弱后再进行抵近攻击。更为重要的是,这些战机都可以发射KH-31P型反辐射导弹,具备较强的防空压制能力,特别是未来我军预定作战地区,对手将很可能布置较为先进的防空系统,由预警机、先进战斗机、防空导弹、高炮组成重叠的防空体系,具备射程远、射高大、抗干扰能力强等特点。因此,新型歼击轰炸机可以通过发射反辐射导弹来打击其用来探测、制导的各型雷达,瘫痪或者削弱其防空系统的作战效率,从而增加我军攻击机群的攻击成功率和安全系数。还有一点就是,由于攻击机队的多用途能力的增强,可以让我国空军以较少的机队来执行较多的作战任务,从而减少空军的规模,降低战机采购、后勤支持、飞行员训练等方面的成本,这在现代化战机运用费用日益高昂的今天显然有着非常明显的价值的。

中国的“战斧”此次阅兵,我国空军另外一大进步就是巡航导弹的服役,让我国空军一举突破了无法打击对方战略纵深目标的瓶颈,特别是在对方有较为先进的防空体系的情况下。众所周知,现代巡航导弹有体积小、威胁大、飞行高度低、隐蔽性好,射程远、适用灵活等优点,与空中发射平台相配合,更能发挥其机动打击的优势,而我国空军通过为轰-6配备空射巡航导弹,也让我国空军打击距离、范围成倍地延伸。最重要的是,可以通过在对方周边地区集结大量配备有空射巡航导弹的轰炸机,来显示其重要目标均处于我国空军强大的打击能力范围之内,来迫使对方放弃侵略企图。即使对方拥有预警机和先进的战斗机,如果其国土较大,就需要较多的预警机来维持对其重要的目标的不间隔探测,否则的话我空军就有可能利用空射平台机动灵活的优势,在其探测系统的缺口发射导弹进行攻击。如果对方国土面积有限,且预警机较多,并能够与地面指挥自动化系统联网,那么我军也可以采用从多个方向同时发起攻击,或者利用其他武器攻击其预警机基地,降低其出勤率,或利用其雷达弱作用区发攻击。也就是说,巡航导弹的引入让空军真正成为了首战用我,用我必胜的铁拳。

由此可见,我国空军在过去10年中的发展可以用飞跃来形容,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随着我国经济的持续发展,人民空军作战能力必将更加强大。

猜你喜欢

预警机防空雷达
隐形飞机哪里躲
首部BUK—3M“山毛榉”新型防空系统已交付俄陆军
班上的“小雷达”
APG—83开始在F—16V上进行飞行测试
金牌新兵预警机
蒙住雷达的眼睛
巴黎航展上的QW-2便携式防空导弹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