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醉生梦死中川昭一

2009-10-22余 锎

南方人物周刊 2009年42期
关键词:中川农林水产麻生

余 锎

这位性格洒脱的少爷似乎并没有把杯中物对自己政治生命的影响太当回事,直至在罗马出丑,中川昭一终于被与麻生政府的无能捆绑在一起,成为笑柄

“今天我虽然失败了,但是将来一定会报答你们。”8月底在北海道11区议员选举失败后的中川昭一对支持者这样说道,暗示自己会东山再起。 然而,败选35天后,10月3日的中秋月圆之夜,这位前日本财相,却猝死于自家床上。

随后几天的尸检发现了中川体内的安眠药与酒精成分,并发现其身体的循环系统出现很大问题,医学上的因素加上友人关于中川选后失眠、抑郁的证词,使大众将中川的死看作“醉生梦死”的政治悲剧。

鱼干的命运

这不禁让人联想起其父中川一郎谜样的死亡。26年前,中川一郎参加自民党总裁选举,志得意满的他在大选前与曾经的政敌田中角荣打高尔夫球时,田中曾这样告诫他:“池子里的鲤鱼不是不可以跳跃,但是如果跳跃不好,掉到砂地上,就只能变成鱼干。”这句话仿佛成为中川家族两代人命运的标签。

出身农林省官僚的中川一郎在1978年就成为福田赳夫内阁的农林水产大臣。在自民党内,他更是著名的强硬右派人物,他与石原慎太郎等人歃血为盟,成立“青岚会”,为的是狙击田中角荣倡导的“中日关系正常化”态势,他们的血书曾誓曰:“世论不足道,我等以一命赌——右!在日本实践之。”其反美、反华、支持台独的政治立场在日本政坛引人侧目。

铃木善幸下台后,中川一郎瞄准了自民党总裁之位,但在选举中最后惜败。不久之后,中川一郎就被发现于北海道札幌的花园酒店套房内自杀身亡。家人最先公布其死因为“心脏麻痹”,但后来承认是“自杀”,由于遗体在第二天就迅速火化,确凿的死因至今仍不为外界所知,至今仍有服过量安眠药与上吊两种版本。

“少东家”人物

中川一郎自杀不久,围绕着北海道11区议员之位的继承,他的儿子中川昭一就与第一秘书铃木宗男展开了你死我活的斗争。这两人一个是中川一郎血缘之子,一个则是人脉、金脉之子,这场斗争因此被称为“骨肉之争”。尽管最终的结果皆大欢喜,两人均当选议员,但二人却结成“公为盟友,私为政敌”的关系。

中川昭一猝死后不久,铃木宗男在接受采访时就在镜头前流下热泪说:“我一直把他当作奉侍过的东家少爷来对待,没想到竟遭遇他们父子二代的讣告,如此短暂的人生令我无言以对。”

出生于东京涩谷的中川昭一的确是铃木宗男所谓的“少东家”类的人物。1978年从东京大学毕业后,他先是在日本兴业银行工作,中川一郎死后,他继承了父亲的议员之位和农林省的人脉,更继承了“中川王国”的丰厚财产,从此开始了自己的一帆风顺的政治生涯。45岁不到,小渊惠三就让他当上农林水产大臣;随后他在小泉纯一郎时期一直是身居要位的经济产业大臣、农林水产大臣。

父辈的交情与相同的门阀家庭,让他与安倍晋三、麻生太郎、滨田靖一等人结成盟友,其中麻生太郎更是他的“密友”。在他的好哥们麻生终于接管自民党大局之后,中川昭一成为了最受瞩目的财务大臣,自民党内早有传言,他会成为未来首相接班人。

不名誉的失败者

中川死后第二天,自民党内的高层纷纷落泪表态,前首相麻生说:“惊讶万分,无言以对。他是日本保守派重建不可或缺的人物。非常遗憾。”

麻生的冰冷言谈似乎也不无道理。在年初自民党与民主党的大选斗争中,中川昭一没帮麻生什么忙,倒是添了一身的乱。今年2月14日,中川昭一参加七大工业国财长及央行总裁会,在随后的记者会中,中川回答提问时说到一半竟打起了瞌睡,醒来后口齿不清、答非所问,还说错了日本央行当时的利率。这一失态被认为是中川醉酒所至。

中川失态的电视视频通过互联网大肆传播,旋即成了日本人的奇耻大辱。压力之下,中川递出了辞呈。

随后,中川昭一回到北海道准备议员大选,并发誓戒酒,但不名誉的失败者头衔却似乎早已注定了——中川昭一嗜酒的名声早就为日本人所熟知,中川曾在小泉内阁的会议上酩酊大醉,遭到小泉的训斥;而安倍晋三也曾对麻生嘱咐,要注意中川嗜酒的毛病。但是这位性格洒脱的少爷似乎并没有把杯中物对自己政治生命的影响太当回事,直至在罗马出丑,中川昭一终于被与麻生政府的无能捆绑在一起,成为笑柄。

猜你喜欢

中川农林水产麻生
减少碳排放,日本研究抑制牛打嗝
点晴
麻生被自家人“逼宫”
麻生秀英语,白宫没听懂
麻生遭遇 新一轮“打击潮”
日本前财相又爆丢人事
日本财相打瞌睡 被要求辞职
麻生大秀毛笔字
天涯芳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