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博客堂

2009-09-09

检察风云 2009年13期
关键词:松原松原市黑衣

高考舞弊:考生考卷被抢走抄袭

关键词:松原高考舞弊

吉林松原,一个古老的东北小城,却因为高考,以一种非常规的状态进^了大众的视野,

因为此前有几家媒体披露了松原高考舞弊的情况,今年高考,松原非常重视,成立了由教育、公竞、电唐等18个部门组成的高考委员会,主任是主管副市长,严抓高考舞弊。但《中国青年报》记者的宴地采访发现,严查之下,高考舞弊仍禁。

6月7目、8日,松原市扶余县,记者看到,开考之后,一些家长就在“坚决打击高考舞弊行为”一类的横幅下席地而坐,吐着瓜子壳儿,高谈阔论中冒出的往往是“抄”、“仪器”、“买场”等字眼。每场考试过后,都能听到有学生或喜悦地谈论,刚才抄了多少或哪个没有抄止。

一位父亲概括:“现在这学生,啥招都使,只要能考上就光荣。”

高考前后,一则不大不小的丑闻在扶余传开:扶余县第一中学两名教师因出售作弊器材而被抓捕。

扶余仅有一中和三中两所高中,一中为省重点中学,规模较大。6月6日晚是高考前夜,扶余一中一位工作人员站在校门口的石狮旁说,本校两名老师刚被抓了。他说:“高三的老师,组织学生买仪器,收人家钱。好好地教学,不少挣!那俩钱儿那么好花呢?”

为了第二天的高考,这位工作人员忙着清理门上贴的小广告,内容多数是附近的住户或旅店招揽考生、家长,其中也有作弊团伙的广告。他说,相同位置出现过不少卖仪器的广告。

“仪器”就是高考作弊器材。有的像块橡皮,有的看起来是手表,都能显示场外通过无线电波传送的答案。有的无线耳机则像个小红豆粒。用扶余一中几名高二学生的话来说:“现在啥时代了。全是高科技!”

在一个考点,记者见到一道横幅,警示考生,只允许佩戴指针式的手表入场。

松原市公安局的李警官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展示了警方收缴的微型耳机和发射装置。微型耳机直径疑有几毫米。有一种微型口腔骨传导耳机,不用耳朵,直接放入口腔即可感知声音。接收器收到对讲机或车载电台发射的无线电语音信号,骨传导耳机收到后,使用者通过口腔中骨骼感知声音,不会被人察觉。

这些作弊器材的电波能传到两三百米,发射装置与考场之间不能超过这个距离,在此范围内的旅店、居民楼都可能成为作弊团伙的藏身之所。记者从不同渠道获悉,通过出售作弊器材,涉案的扶余一中教师几天内就获利80万元左右。

高考第一天,就有知情人向记者反映,在松原江南考场,清出了至少两名替考者和若干带耳机的违纪考生。考场上有考生互相换卷子抄,监考老师也不管。记者在松原市实验高中考场随机问了几个考生,普遍反映“监考不严”,有的考生说,考场内很多人用无线耳麦,还有人传纸条。

同样望子成龙,中学教师刘芬不同于饭馆老板王锋的乐观,她十分忧心孩子的前途。她说,以孩子的平时成绩,如果考风正常,谁也不携“本科稳走”,但在其他考生抄袭的情况下,就会成为可E可下的“边缘生”。她说:“我非常担忧,考风不正,学风怎么也改正不了。一是家长,二是学生。有的不把老师放在眼里,看不起你,认为孩子肯定能上,孩子搁你这儿就是让你给看着,人家有钱就当爷。还有的是把老师捧到天上。给老师不差钱。”但在高考这两天,支崾漕离了她的唐条。“我对孩子说,为了公平点,在场上你能抄就执能答多少算多戮上考场我就嘱咐,我说实在都抄的附候,你也得回头看看。别在不动啊。”

守在熙熙攘攘的考场外,当《中国青年报》记者询问扶余一中3名高二学生,明年高考会不会考虑作弊时,有人回答“看吧”,有人回答“嗯哪”。(摘编自《中国青年报》)

在松原的一次惊险采访:跟踪与反跟踪

关键词:惊险采访

6月10日,我和同事王俊秀在《中国青年报》法治社会版发表的报道,反映了吉林省松原市高考舞弊屡禁不绝的情况。这组报道迅即成为全国焦点新闻。一些人好奇我们的采访经历,那我就谈谈个人的一段经历。

6月8日中午,高考综合科目考试结束后,我在松原市扶余县第三中学考点门前,见到了4个人。散场时,场面很混乱,我偶尔发现一个黑衣女生,拿着准考证,在跟一个穿粉红T恤的青年男子时答案。她手盟有张皱巴巴的白纸,上面写着ABCD选择题答案。此外还有两人,看模样是女生的父母。

我知道他们在对答案。但这不是同学之间考后的交流。那名男子年纪不小,也没有准考证和考试袋。我凑近他们,打开录音笔。我听见女孩对男子说:“你是从17题给我发进来的。”我吃了惊!原来是传说中里应外合传答案的!

黑衣女生与粉衣男子同时掏出手机,查看短信记录。从他们的对话可知,女生参加的是理科综合考试,而男子在考场外得到答案,传给了正在考试的女生。在他们讨论时,我觉得应该记住这几个人,悄悄走到一旁,对他们拍了照片。

交流片刻后,4人决定远离考点。我跟随他们,由于跟得太紧,不久引起了黑衣女生的警觉。他们交头接耳一番,女孩父亲离去,其他3人仍然并肩行走。我装作路人,跟着人群向前走去,将他们甩在身后。但此举并没打消他们的疑虑,很快发现他们在尾随。我拐入一家杂货店,从窗户处看到他们在四处张望寻找。不久那名粉衣男子折返回来,进店搜寻。我眼看无法躲藏,当即从另一个门出店,再次走在他们前面。

这一次他们商量后,黑衣女生加快了脚步。我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下。不一会儿黑衣女生便赶到路口,距离十米左右。我与她对视片刻,试图记住她的相貌。因不见其他二人,恐有危险——担心他们抢走我的录音和照片,立即打车离开,出租车掉头前进,恰被一辆公交车挡住。我诸司机赶紧开走,并在车内放低身体,躺在后座上,悄悄向窗外观察,发现黑衣女生已与其母亲和粉衣男子会合,3人站在路口四下张望。

今年商考。吉林省明令禁止考生携带手机进入考场,要求各考点采取防范措施,这名黑衣女生通过什么方式将手机特入,又如何在场内收到粉衣男子传来的答案,答案自何而来,当发现有人听到了自己的秘密,他们在担心什么?

我让司机开远以后,拐了八个弯,路上一直生留意是否有人跟踪。终于安全回到宾馆后,出了一身汗。

高考作弊案背后延伸的问题

关键词:高考作弊黑幕公正

2009年吉林松原骇人听闻的高考作弊,再次揭露了高考失公的黑幕和考生借助高考获得一劳永逸的心态。

十年寒窗苦读,于大多的莘莘学子而言本希望有一个公平的竞争,而这样的期望在当下依然任重而道远。松原高考作弊案的作为其实是藐视教育,把高考作为跃龙门的一道“关系坎”,在当下最具普避性,若要揪,每年高考可揪出上百个松原都不止,今年它不过是做了个堵风口的替死鬼。一个小小的松原扶余县一中,两名教师出售作弊器材仅几天就获利80多万元,考场内买场,抢抄,换考卷,多姿多彩,上演一场集体同声同气的丑陋剧。这可说是考试监督组织的严重失职,习惯了欺上,或相互勾结,以升学率给当地教育抓虚假的荣誉粉饰抹金!省重点中学就是这样得来的?从整个作弊形势来看,方法并不是有多高明,并不是不可以阻止,这跟当地各个抓教育的部门有很大关系,大有一团和气,有利共趋之实。许多工作人员已经丧失了基本的职能与道德操守,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试问,他们若也有孩子在其间参加这样无法与人公正竞争的高考,他们会是什么心态,内心是什么滋味?

高考作弊案最失公正的自然是那些穷孩子,作弊设备少则五六千。多则四五万;考场买场也是一万多至十多万(最高到五万一科,还不单卖)。而这对穷孩子来说,只有望洋兴叹的分了。他们的十年寒窗苦读,被一扎钞票砸在“龙门”外!

考风不正,必然带来学风不正,学风不正自然导致教学质量不高,给社会输入的人才能量也大大降低。近年来高校毕业生,绝大多数个^素质纯粹狗屁一个。要啥能力没啥能力。我以前主编杂志时,见过几个从名牌大学中文系出来的,连一些基本的知识常识都狗屁不通,混淆不清。让人哭笑不得,无不悲哀。

中国高考在应试教育考试与公平公正问题上历来就被争论不休,怎么样的情况下才能尽量避免少丢失人才是一个需要社会共思的问题。高考作弊,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很多有钱家庭的学生产生学习惰性,打击贫困家庭的学生学习积极性,致使社会人才素质普遍下降。

松原扶余县这样的高考作弊案应有人会前赴后继的,许多作弊集团甚至会在松原高考作弊事件上总结经验教训,也有许多地方教育部门会纷纷效念类似的做法,不知道在以后的高考中全国还会出现多少个令人担忧的松原高考作弊现象!

一考定乾坤的考试,以分数说话的制度使得高考作弊屡禁不止,且愈演愈烈,越演越猖獗。说到底,有应试教育的问题在作祟。

猜你喜欢

松原松原市黑衣
来自大海的电话
来自大海的电话
CBRC Strengthened Regulations on Shareholders of Commercial Bank
巨人今晚就要来
松原市备春耕坚持高起点高标准
黑衣“警察”
曹凤岐:打造绿色、生态、旅游松原
高校舞蹈教育对黑衣壮民间文化的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