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为爱加把“小柴”

2009-06-15笑 蕊

健康之家 2009年6期
关键词:建国老太太婆婆

笑 蕊

周末,傍晚吹起徐徐清风。叶萍本想拉着沈建国出去遛个弯儿,但被他单位打来的电话打乱了计划。沈建国出门前呶呶嘴:“带妈出去走呗。”叶萍瞪了沈建国一眼,小声说:“妈腿脚不好,大半夜往哪遛哇,走你的吧!”

沈建国是单位里的项目主任,一旦有项目上马,大事小情都得从他手上过。正因为在单位管的事儿多了,反而不管家里的事。投资买哪个基金、女儿考哪个学校,老人什么时候去体检、房子什么时候刷漆物业费什么时候交,过节张罗亲戚朋友吃饭……叶萍无奈地享受着“充实”的生活。

然而,自从女儿上大学离开家,叶萍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空落。家里不过缺了一个小人儿,却好像被全部掏空了一样,一切都干涩无味起来。多少年来,女儿就是家里的生活重心,婆婆每天专注于伺候孙女起居饮食,每天都开心地听孙女讲学校里的故事,她关心女儿的学习、思想,一举一动都让她精神高度集中。可当女儿如愿以偿去了自己心仪的学校,叶萍却突然找不到自己的生活重心了。沈建国一如既往的忙碌基本顾不上家里,叶萍觉得在家枯守老人的日子,变得越来越漫长。上网便成了打发时间的办法。

沈建国走后,叶萍简单向婆婆汇报了老公的去向,便无聊地去书房上网。聊天室正在进行“老夫妻如何找回小恋人感觉”的话题。一个女人滔滔不绝地控诉丈夫一年到头大事不管小事不问,累得自己一天比一天憔悴。叶萍一言不发,她突然觉得这种年久失“修”的夫妻感情似乎也漫延到了自己的家庭里。

眼看五一到了,论坛上很多人都把旅游做为夫妻调和的最佳途径来推荐。“海滨之旅”更是大家热选的项目,也触动了叶萍茫然的心。能和老公在海边散步,当湿湿的晚风拂在脸上,说不定沈建国会像年轻人那样捧起她的脸轻轻一吻……想到这里,叶萍突然觉得,自己也应该主动为自己的婚姻改变点什么了。

转天,叶萍悄悄地联系了旅行社,经过咨询,叶萍很体贴地选了大连三日游,既近又便宜,还不会太辛苦。拿好资料回家,叶萍想象着老公一定会微笑着拉着她的手踏上旅途。

准备好了一顿温馨的晚饭,毫不知情的沈建国早早回到家,抢在叶萍之前,跟她和老太太说:“过两天放假,我想咱们一块去老家走一趟。”叶萍一听傻了眼,小声问沈建国怎么回事。原来,这几天老太太老跟沈建国唠叨过去的事,使他突然萌发了回趟东北老家的想法。

叶萍很失落,她朝思暮想的浪漫之旅就这么泡汤了,但又不好在婆婆面前发作,只好忍着气,食不知味地乱夹着菜。叶萍一直不接话,沈建国也懒得花心思哄人。老太太是明眼人,见俩人都不说话,扔出一句:“要是有事,咱就不去了!”叶萍怕老太太有气,赶紧胡编个理由安抚住老人,说当然要回老家了,只是在想好容易回去一趟,要多请几天假。

深夜,沈建国在床头柜上发现了一大摞的旅游资料,这才知道叶萍的想法,于是赶紧承诺十月一定跟她去海边,又说老太太好几年没回老家了,与其整天闷在家里心情不好,还不如陪她出去散散心。叶萍心里也理解丈夫,如果俩人把老人扔家里去旅游,也确实不合适,所以佯装不快,姑且放他一马。

沈建国跟叶萍都生在东北一个小县城里,年轻时的他聪明勤快,参加工作不久就被评为先进,此后推荐到市里学习,然后又借调到北京,最后把全家人都接来北京工作生活。一行三人才一迈进房子,就得到了早早等侯着的亲戚们欢迎,老太太登时老泪纵横,沈建国和叶萍也是满腔感慨。

住下的第一个夜晚,沈建国和叶萍久久难以入眠。叶萍亲昵地往沈建国怀里凑凑,沈建国顺势搂过了她问:“还生气呢?”叶萍略有羞涩,悄悄说:“老公,这里还是我们新房呢。”叶萍仿佛回到了新婚之夜,无比的娇柔地望着沈建国。那年,新房内红烛摇摇,而此刻,身旁的人儿再次令沈建国神魂荡漾,许久未有的冲动,让他们一次又一次冲上了难忘的欢愉之巅……

短短的一个星期很快过去,叶萍和沈建国难得默契。自投身都市生活以来,叶萍很少跟沈建国共同回到以前的生活过的小县城。这次出行,使二人捡起过往的点滴,从亲友投来的羡慕目光中,叶萍觉得自己很很幸福。

回到生活的原点,沈建国一如当初的忙,叶萍继续边照顾婆婆,边上班,时而继续上网津津有味地听别人家的故事,并从中寻找自己家庭的调节点。

时值流火的七月,沈建国单位举办一个盛大聚会,邀请家属参加。叶萍得知后先是兴奋,而后又手足无措。平时只顾着上班庄重,或在家舒坦,从来没注意自己还需要有其他的修饰。而当置身于商场里,她又发现自己身材早已走样,自己喜欢的漂亮衣服都已经跟她绝缘。聚会上,沈建国几个要好的同事相继过来打招呼,身旁的夫人或女伴有的优雅,有的妖艳,有的端庄,有的平庸,但个个都有个标准的身高和姣好的身材,这大大刺激了叶萍视觉和自尊。以前有人说,“减肥”是女人一辈子事业的时候,叶萍甚至会笑出声,但通过这次聚会,她深感外形的重要。更何况她要站在自己的丈夫身边,怎么能输给别人呢?于是,她咬牙暗暗下决心,减肥!

为了给老公一个惊喜,叶萍没有跟沈建国和婆婆打招呼便在健身馆报了名,健身器材,拉丁舞,健身操每天都有课程,让她下班就一头扎进健身馆。居家的婆婆细心观察儿媳,一连几天都不回家吃晚饭,每次回来都精神焕发的样子,于是心里犯了嘀咕,于是悄悄问儿子:“小萍是不是要上夜班啊?”沈建国漫不经心地回答:“不知道哪儿去了。可能有事儿。”“晚上能有啥事儿啊,还天天都去。”老太太话外有音,沈建国听完心里也起了疑云。

这天,叶萍刚从健身馆回来,沈建国率先开口问叶萍的行踪,接着婆婆也说整天她一个人在家,做了饭没人回来也不打个招呼。本来好心情的叶萍见母子二人针对自己说教,故作镇静地:“我的自由没卖给沈家吧?”沈建国跟老太太一时哑然,再也不说话了。尽管没有爆发大战,但前所未有的冷战却在弥漫在沈家上空。叶萍依旧每天去健身馆,沈建国虽然知道了叶萍的去处,但一直没跟妻子有任何缓和的迹象。如果那些话关起门来两个人说也就算了,偏偏对着老太太说,明摆着不让他们好受。

就在三个人在压抑的空间里挣扎时,读大学的女儿放暑假回来了。调和剂一出现,气氛自然有所缓和,脸上的表情也有所松动。女儿一回来,叶萍也不每天直奔健身馆了,沈建国再忙也回家吃饭,老太太见到孙女开心还来不及,一家人又回到了和和睦睦的原点。沈建国趁机也跟叶萍掏了心窝说话,其实他知道叶萍一心一意照顾老人,结婚这么多年来,辛苦也好,委屈也好,叶萍几乎从没在老人面前跟自己吵架,在任何一个人眼里,叶萍都是一个百分百的好儿媳、好妻子。可这次,健身是好事,却让大家闹得不痛快,真是得不偿失。叶萍听丈夫这样说,委屈地掉下眼泪,“我还不是想让自己形

象好点,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不给你丢人吗!”。沈建国哑然,“可我从来没觉得你身材不好啊,这么多年抱你都抱习惯了,要是晚上突然摸到身边的人性感凹凸的,没准我还会一下惊醒呢。”

好朋友过生日,邀请叶萍和沈建国一块到家里吃个饭。不知是很久没坐地铁还是因为叶萍思想太落后了,才上车就发现车上有两对小青年搂搂抱抱,有的甚至在角落里玩咬嘴。叶萍悄悄跟沈建国说:“瞧瞧,大庭广众的,像什么话。”沈建国扫一眼,“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别人没说话,你瞎操什么心。”到朋友家,叶萍发现人家夫妻拥抱,亲吻都很自然,反倒弄得自己很别扭。叶萍突然意识到自己思想的老化。她设想,如果沈建国已经接受了这些新鲜事物的时候,自己却还在原地守旧,这岂不会慢慢被他嫌弃?

叶萍想跟朋友取取经,但又怕被朋友嘲笑,只好乱在网上找一些中年夫妻再建情趣的文章来看。什么营造性爱气氛,保鲜性爱激情、情趣内衣打造浪漫午夜、坦白从“欢”直至水乳交融……学习了好几天,叶萍觉得从内衣下手还是最靠谱的。

四天的翘首以待,性感内衣终于递到了叶萍手里。是夜,叶萍趁婆婆睡觉以后,在洗手间里把完完整整洗个遍。散开头发,化个淡妆,穿上紫纱半透明睡衣,身体在睡衣里若隐若现……她几乎都被自己迷倒了。

卧室里的沈建国毫不知情,仍然像平常一样看着书。叶萍轻轻叫:“老公。”沈建国没有察觉,淡淡哼了一声。叶萍继续叫着他,喊到第四声的时候,随着沈建国抬头,“啊”的一声也传遍了整个房间“你画成这样吓唬谁呢?”叶萍又好笑,又想气,跳到床上捂住他的嘴,顺便在他身上蹭一蹭。网上说,这样一定会让丈夫产生未曾有过的兴奋感。

不知道什么时候,老太太进来撞见了这一幕。她赶紧遮住眼睛,连说:“哟,这是干啥,这是干啥呢。”

一连几天,沈建国都很难为情。叶萍在婆婆面前也别别扭扭。老太太反倒显得大方很多,趁沈建国不在家,对叶萍说:“小萍啊,做媳妇的想法留住男人的心也没啥。”叶萍尴尬万分,不知道该笑还是该说话。老太太继续说:“咱家建国也没啥花花肠子,岁数一大更没啥想法了。你也别老怀疑他啊。”叶萍一听赶紧纠正老太太想法。她本想激发情感,没想到扭曲了。

晚上,她和沈建国躺在床上的时候,轻声问他:“你是不是觉得我在怀疑你外面有人?”沈建国呵呵笑着说:“如果你再把这张脸画出来吓唬人,我就只好再到外面找—个了。”叶萍佯装要打人,被沈建国揽在怀里,轻声说:“适当加一点柴就行了,烧得太快容易断流。”

猜你喜欢

建国老太太婆婆
你是我最牵挂的人
“不听话”的婆婆
早上的期待
搭讪
成全善良
风婆婆来照相
抗战雕塑
电脑美术设计随想
“坚苦卓绝的登陆”纪念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