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美国的脆弱性究竟在哪里

2009-03-04

环球时报 2009-03-04
关键词:权势脆弱性大桥

达 巍

从保罗·肯尼迪《大国的兴衰》,到扎卡里亚不久前出版的《后美国的世界》,有关美国相对实力地位上升与下降的讨论,多年以来已经卷帙浩繁。一个或者几个国家是否会取代美国的实力地位,“美国世纪”是否会被其他什么世纪取代,这种群雄争霸式的图景可能过分简化了我们生活的世界。国家权势正变得前所未有的脆弱,作为当今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也概莫能外。这种脆弱性,也许更值得我们关注。

2008年的金融危机已经刷新了很多人对美国的看法:一直笼罩在光环下的华尔街怎么会出现这么大的问题?前几年还是中国国有银行战略投资者的那些名字,怎么转眼就破产了?金融危机连累实体经济,怎么响当当的三大汽车制造商说不行就要不行了?

世界经济在全球范围内的分工一方面提高了生产率,另一方面也给世界各国带来巨大的脆弱性。美国是世界最大的发达经济体,但是这一地位也是建立在全球分工基础上的,绝不意味着美国经济在所有领域都是“最发达”的。最近十几年,美国经济实力很大程度上是依靠美元地位、金融服务、科技创新等几大支柱支撑。这些支柱如果出了问题,美国的实力自然要受到极大的伤害。

在过去一段时间里,除了放任金融泡沫膨胀之外,美国政府在教育、移民、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政策均出现了问题,并进而长期影响美国经济的上述几个支柱。美国学生的基础教育不扎实、工程科技人才的缺乏;“9·11”事件后一度收紧外国学生签证,民间舆论也对移民较为不利,一度阻碍了活水源头;美国基础设施本来非常出色,艾森豪威尔时期修筑的全国州际高速公路系统、克林顿时期“建设的信息高速公路”都是全球范围内领先。但由于近年来投入不足,很多地方硬件已显落后陈旧。

这些问题让人想起2007年夏天在明尼阿波利斯垮掉的州际高速公路大桥。大桥使用的衬板太薄;桥面在多年使用后陆续被加铺了2英寸厚的水泥,超过了承受能力;工人又在大桥最薄弱的地方放了一堆建筑设备,几个因素叠加,导致大桥崩塌。就像跨桥事故一样,在次贷危机发生前,只有极个别的左翼学者预测到了美国金融和经济体系可能要出大问题。

分析一个国家的实力地位或者权势,至少可以从三个层次入手。上面涉及到的是我们最熟悉的一个层次———“实力”。形象一点来说,一国的“实力”好比是一支枪。你首先必须要有枪,才会有权势。我们过去考虑比较多的是,哪个国家拥有比较厉害的枪(实力比较大),但是新的问题是,枪不一定是被别的国家打掉的,也有可能自己突然哑火了。

分析国家权势或者实力地位还有第二个层次,这就是你必须有一把有用的枪。当你拿一支手枪时,你对你跟前10米的人拥有权势,但是对距离你10公里的人就没有任何权势。美国可以“零伤亡”让米洛舍维奇的正规军撤出科索沃,却没办法彻底消灭塔利班或者“基地”组织。就像毛主席曾经评论过的那样,美国可以既是一个“纸老虎”,又是一个“铁老虎”。一个国家实力地位究竟如何,要看相对于什么国际行为者。美国建国以后,除了1812-1813年美英战争以外,没有一个国家能打到美国本土;但是“9·11”事件的恐怖分子就能。世界政治中的行为者和不对称威胁空前增多,这也增加了国家权势的脆弱性,美国作为唯一的超级大国尤其如此。

第三个分析国家实力地位的层次是,你必须让你跟前10米的人知道你不仅有枪,而且相信你可能真的会开枪,这样才能产生权势。海湾战争前,美国是显而易见的超级大国。但是萨达姆偏偏不相信美国会武装干涉,因此美国在发动战争前,没办法迫使萨达姆从科威特撤军。与此同时,一旦所有人都认为你确实有这个权力,那你即使不想开枪,你的权力仍然有效。卡扎菲就是这样“服软”的。国家实力地位是一种社会关系,某种程度上是建构出来的观念。观念建立起来十分缓慢,很不容易;一旦建立起来也不会轻易发生变化;但是问题在于,我们很难预测什么时候、什么导火索会引发观念的变化,其发生可能也是充满偶然性的。这是国家实力地位脆弱性的第三个层面。

凡此种种,并不是说美国会或者不会相对衰落。在此问题的重点是,在经济全球化、基础设施网络化、国际行为者多样化等背景下,国家权势的脆弱性正在大大增强,美国和其他大国都是如此。我们将看到的国家实力地位的变化,恐怕不是A国取代了B国而成为霸主;而是更充满不确定性、更凌乱的图景:世界政治中的权力分布更分散,更不规则;在这个大背景之下,国家相对实力地位仍然也会有升降,但是可能不是零和关系,而是负合或者正合的关系。▲(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

猜你喜欢

权势脆弱性大桥
相关论
逃跑的大桥
骄傲与谦卑
基于PSR模型的上海地区河网脆弱性探讨
港珠澳大桥通行全攻略
陕西省资源型城市社会—生态系统脆弱性评价
陕西省资源型城市社会—生态系统脆弱性评价
野狸岛望港珠澳大桥
动物的“恨”
狐假虎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