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银调羹戒指

2008-12-12

37°女人 2008年11期
关键词:丽贝卡奥斯维辛铁丝网

Tiny 译

1996年,我报名参加了一个叫“生命之旅”的活动。6000多名犹太人,从波兰出发,重返当年犹太人集中营,并将经历从奥斯维辛到比尔克瑙的“死亡之旅”。之后,参观位于波兰的另外两个集中营,最后回到以色列,纪念大屠杀纪念日和独立日。

动身前3个月,我们收到了活动组织者寄来的卡片,并且被告知要妥善保存,因为将来我们会用到它。

我收到的卡片是07175,由纳粹于1941年9月22日签发给一个叫约瑟夫·鲍尔的犹太人。

约瑟夫·鲍尔,生于1920年6月18日,在希伯来高中念书,也曾参加男童军。战争爆发后,他成了集中营里的一名制图工,开始了梦魇般的囚徒生活。

鲍尔和丽贝卡双双坠入爱河的时候,他们都是普拉绍夫集中营的囚犯。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灰暗的秋天的早晨。鲍尔站在囚房外面,望着压得很低的乌云出神。丽贝卡走过来问他,是否需要帮助。

“谢谢。”鲍尔回答说,“我只是在等待阳光。”顿了一下,他望着丽贝卡说:“不如你做我的阳光吧?”

相爱的日子是美好的。可是很快,他们却不得不分开。纳粹在男囚房和女囚房之间拉起粗大的铁丝网,见面变得非常困难。鲍尔没有被吓倒。他从洗衣房偷来一件女人的衣服,等男囚点名完毕以后,鲍尔偷偷溜到厕所,换上袍子,戴上帽子,出来后再混到女囚的队列中。在3000多名女囚的掩护下,鲍尔混进57号牢房,和丽贝卡见上一面。

鲍尔和丽贝卡的婚礼是在二月里一个寒冷的晚上进行的。监狱里找不到拉比(犹太人教士),只好由鲍尔的妈妈充当。幸亏鲍尔的妈妈当初藏起了一把银调羹,这次派上了用场,他们在监狱的作坊里偷偷把它改制成了结婚戒指。婚礼简单而仓促,可是相爱的鲍尔和丽贝卡已经很知足了。

婚礼结束还不到10分钟,男囚室那边,鲍尔的“失踪”就被发现了。为了不连累丽贝卡,鲍尔匆匆吻别他的新娘,离开了女囚室。

要回牢房没有别的路,除非穿过这带电的铁丝网!别无选择的鲍尔爬上了铁丝网,并且试图翻越。手触到金属,有刺骨的寒意,鲍尔一度以为是电流通过的前兆。谢天谢地,铁丝网并没有带电。鲍尔在守卫彻底恼怒之前回到了自己的牢房……

这就是鲍尔和丽贝卡在集中营的爱情和生活。可我却觉得他们很遥远,无法把他们和那么恐怖的地方联系起来。

在以色列的第一个晚上,卡片被拿出来。活动组织者问道,如果我们是集中营的犹太人,我们会如何?如果我们的生活变成这样,又会如何?在集中营里,鲍尔过着怎样的生活?如果他幸存下来又会发生什么?

第二天,我们在一个小礼堂被接待。在这里,主持人为我们介绍了一些来宾,而他们,居然正是这些卡片的主人。

我呆住了,几乎不敢相信这一切。鲍尔和他的“新娘”就活生生站在我面前。我曾以为他们早已成了奥斯维辛炼炉里的一捧骨灰,或是马伊达内克烟囱里的一缕青烟。感谢上帝!

我忽然泪流满面,慢慢走向鲍尔和丽贝卡,并且欣喜地看见两个女儿坐在他们旁边。原来,鲍尔是奥斯维辛集中营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一,而丽贝卡的名字正好在辛德勒那份幸运的名单上。战争结束了,他们留在了以色列,终于生活在一起。

他们不会说英语,我也不会说希伯来语。可是有什么关系?对于我来说,我已经读懂了一切。

(麻连飞摘自《知音女孩》)

猜你喜欢

丽贝卡奥斯维辛铁丝网
铁丝网育苹果大苗一法
鹰狼大战
一把小绿伞
奥斯维辛博物馆:望日本人多学悲惨历史
在草原那侧
换个方式守护你
94岁老纳粹被判入狱
奥斯维辛永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