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一把铁铲

2008-05-14符利群

小小说月刊 2008年5期
关键词:斯文佛塔消逝

符利群

(据2007浙江省高考同题作文《行走在消逝中》)

前 言

1900年3月初,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带领探险队在新疆西北部探险。他们在穿越一处沙漠时,发现铁铲遗失在昨晚的宿营地。赫定只得让他的维吉尔族向导艾尔得克回去寻找……

正 文

我舔着发裂的嘴唇,悻悻然返回营地。我必须为那些不菲的向导费着想。

结束这一趟探险,我可以带着鼓鼓的包裹回家。

当然探险只是斯文·赫定的借口,他们大大方方地探险,收罗奇珍异宝、字画玉器。一路上他们发现了很多遗址、古墓群、岩壁画,物品更是满车满车载。

有时我也很惭愧,我这不是帮着洋人搬走家当吗?可我有什么错,当地官员忙着打仗、搜刮民财。他们一见洋人怕得要死,连正眼也不瞧一下我们在干什么;我们呢,随便找段城墙、山洞、石窟,铲去泥巴,掸掸灰尘,就能发现一个又一个奇迹。

我不认识那些金银铜器、字画丝绸上的字,如果我拿着这些东西上街卖,准会让人给揪着送进汉人官府。但赫定会给我大把大把钱,只要我带他们去找沙漠、废墟上的城墙、山洞、石窟什么的。

我得养活我美丽的妻子阿娜尔啊。

我们装着两马车物品走了很长一段路。晚上找了个地方搭帐篷睡觉。

天蒙蒙亮,我们睡眼惺忪,拨营出发。赫定说根据考察判断,附近有一个神秘的古城。

穿越一处沙漠时,我们发现铁铲丢在了宿营地。出发时我带了三把铁铲。现在剩下最后一把。探险中铁铲是最重要并且也是使用最多的家伙。虽然那唯一的一把也卷了刃,但总比没有强。

赫定要我立刻返回营地拿回铁铲:“艾尔得克,你得赶紧找回铁铲。没有铁铲我们干不了活。”

从干枯的孔雀河走上岸,我吃惊地揉了揉眼,眼前是我从未发现过的场景:

一座非常热闹的城市。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酒馆、饭店、挑担、做买卖、玩杂耍、绣花、算命、唱戏……还有清清的河流,两岸是大片大片的金黄色胡杨林和白桦树。并且我闻到了浓浓的奶茶香味儿。

我壮着胆走进城,竟然没人干涉我。我迫不及待要了碗奶茶。奶茶一下子滋润了我干裂的嘴唇。我又要了肉馕。我吃得嘴角流油,心满意足地直抚肚子。

“多少钱?”我边掏钱边漫不经心地问。

那胖胖的男子一张嘴,就把我弄糊涂了。我根本听不懂他的话。显然他也听不懂我的话。他在说一种很古老的语言,我记得我的祖母似乎唱过这样的歌谣。一听这歌谣,我就昏昏欲睡。

越来越多的人们朝我围来,他们用手指着我,表情很激动。这回我懂得这种通用语言了,显然他们在指责我,认为我是个吃白食的人。

这太冤枉了。向真主起誓,我决不是这样的人。

但他们不相信我的话。从他们更加愤怒的指责中,我似乎觉得他们针对的不仅仅是一碗奶茶。那么,他们……

我忽然醒悟了。抱头逃离。

我满脸通红,知道他们在指责什么。艾尔得克,你确实做了一件不应该的事,做了一件出卖祖宗的事!

他们喊着朝我追赶过来。慌乱中我抓起身边一根棍,没想到竟是我的铁铲。我又抓住一块破木板抵挡他们的进攻。

我跳进孔雀河,越过罗布荒原。

我要跟赫定说明,再也不做向导了,哪怕他给我再多的钱。我跟我的阿娜尔能过清苦而甜蜜的生活。

赫定听我说完过程,耸耸肩说:“艾尔得克,你的想象太丰富了。根据你跟我这么多年的探险经历,你相信罗布荒原上还有绿洲和城市吗?准是海市蜃楼。喔,你手里拿的是什么,让我瞧瞧——不,这决不可能!这是块精美的木雕。艾尔得克,你必须带我回昨晚的营地。我付你双倍工钱。”

从干枯的孔雀河走上岸,我们吃惊地揉了揉眼,眼前是我们从未发现过的场景:

一座风化的了城。不错,一座无人居住的城。

先前的人来人往、车水马龙消逝无踪。

夕阳投在用粘土与红柳条相间夯筑的城墙上,除了留下长长的光芒,再没什么。一切静寂无声。门楼、民宅、院落、街衢……全盖着一层厚厚的风沙,但依然能看出它们原始的模样。

东北角有一座八角形的圆顶土坯佛塔。冷不防踢上什么东西。我一低头,是一个眼眶空洞的头颅。我颤着手捧起头颅,恭恭敬敬地供在佛塔上,嘴里念叨:兄弟啊兄弟,艾尔得克不是有意冒犯你的灵魂。安息吧。真主保佑你!

头颅微笑着,似乎在说:你欠我一碗奶茶钱。

我们做梦似地走来走去。我感觉我走在一种不可思议的消逝中。

赫定激动得像只北欧猎犬,这儿闻闻,那儿嗅嗅,还拿铁铲东挖挖,西刨刨。我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喔,这把该死的铁铲!

我跟赫定要了这把铁铲,拒绝了他给我的丰厚工钱和一再的挽留。我拄着铁铲,步履蹒跚地迎着沙漠的孤烟与落日走去。我飘飘荡荡,像走在不存在中。我把我的灵魂给弄丢了……

结 尾

1901年3月,斯文·赫定又相继在罗布泊的西北角、孔雀河道南岸的7公里处,发现了佛塔、殿堂、木雕建筑构件、五铢钱、一封佉卢文书信等大批文物,又在这片废墟东南部发现了许多烽火台延续到罗布泊西岸的一座被风沙掩埋的古城。

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向世界宣布:这,就是传说中的楼兰古城!

猜你喜欢

斯文佛塔消逝
斯文细胞
局长姓“我”以后
逝水
佛塔画(大家拍世界)
惊鸿一瞥(大家拍世界)
斯文哥不“斯文”
消逝的打麦场
消逝的打麦场
阅读理解两则
即将消逝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