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铁头王二

2008-05-14张玉清

小小说月刊 2008年5期
关键词:铁头行刑刽子手

张玉清

江洋大盗铁头王二终于被官府捉住了。这一次通州府吸取了以往缉捕铁头王二屡屡失手的教训,下了大力量,决心毕其功于一役,从京城请来了著名的“五大名捕”相助,又调集了二百名捕快,五百名兵勇,在有内线接应事先把铁头王二灌得大醉的情况下,付出了死伤二十名捕快三十名兵勇的代价,终于将铁头王二擒获。

铁头王二被推到通州知府面前,他的身上被缠了一百五十斤的双重铁镣,双手用浸湿的牛筋反绑,用浸湿的牛筋绑人有讲究的,因为湿牛筋有弹性,就是再强的功夫也无法绷断,铁头王二被湿牛筋绑了手,纵有天大的本事也难于施展了。

通州知府正了正头上顶戴,长吁了一口气,这一次要是逮不住铁头王二,他的官就丢了。他心有余悸地望着已成阶下囚的这个江洋大盗,问一声:“你就是铁头王二?”

铁头王二昂然作答:“正是你家二爷!”

知府冲下面一挥手:“验明正身。”

就见一个拎大铁锤的兵勇应声上前,使出全身力气,抡圆了手中铁锤,“当当当!”在铁头王二头上连砸三锤,震得旁观者都眼冒金星,再看铁头王二的铁头,完好无损安然无恙。

端的好铁头!是铁头王二无疑了,换了旁人,这三铁锤早把个头砸成柿饼了。

铁头王二哈哈大笑,笑得人心惊胆战,知府急忙叫道:“收监,收监!”把铁头王二押入大牢,由“五大名捕”率一百八十名捕快加四百七十名兵勇严加看守。

通州知府连夜具文上奏,第二天京城发来回文:就地处决。

一番紧锣密鼓,行刑一应事项俱已齐整,却有一事难决:找不出行刑的刽子手。通州府共有一十八名刽子手,却没有一个人敢接斩铁头王二的这趟差事。

原来这刽子手的行当有个规矩,就是不管犯人犯了多大的罪过,处斩时也是一刀之罪,如果一刀下去砍不下个头来,是不能再砍第二刀的。

这铁头王二有名的铁头,不单是铁头,他的脖子也是铁的,身子也是铁的,周身上下刀枪不入,若不怎么官府缉拿了他几十次都没有拿住呢。这些刽子手都担心要是自己一刀斩不下铁头王二的头来,那可怎么收场:补上几刀?不合规矩,那以后就别想再吃刽子手这碗饭了;不补刀,斩不了铁头王二,更是吃罪不起。所以十八名刽子手没有一个人敢应承这趟差事,气得知府把这十八人一一下了大牢,可他们是宁可坐牢也不肯跟铁头王二叫劲。

无奈,知府听了师爷的主意,把斩首改为五马分尸,不砍头了,用五匹马把铁头王二撕了算了。

行刑那天,围观者人山人海,通州城处决犯人向来是斩首,五马分尸谁也没见过,人们都想看个新鲜。

铁头王二被五匹马用铁链分别拉住了头和四肢,由五个人五条鞭子来驱赶,只听知府一声令下:“行刑!”五个人便狠抽马匹。五匹马翻蹄亮掌,向五个方向猛拉,围观人群同时惊呼,胆小的蒙住了眼睛不敢看,都以为铁头王二马上就要四分五裂血肉横飞。

谁料鞭子“啪啪”地响,马“踏踏”地拉,却好一会儿不见动静,铁头王二完好无损,五匹马倒累得四蹄汗流。到后来,只听得铁头王二大喝一声,浑身运劲一挣,五匹马“腾腾腾”倒退了三步,有一匹马竟然蹄腿一软歪倒在地。

围观众人“哄”地一声笑了,因为围观的人太多,这一声“哄”的声音着实不小,直哄得监斩的知府一干人等颜面扫地,这可是刑场上从没有过的事。

知府恼羞成怒,命换马再拉。换了五匹马,还是如此,不但撕不开铁头王二,还被他戏耍一通。从午时三刻折腾到天黑,也没能将铁头王二奈何半根毫毛,知府只得命令把铁头王二押回大牢,明日再续。

夜里,知府和手下商议明日如何处死铁头王二,有人说是可以增加马匹,用十匹马来拉,十匹不行,用十五匹,就不信撕不了他铁头王二。但这主意被知府否决了,十马分尸不和典例。正一愁莫展,忽然外面有人求见,说是有办法制服铁头王二,知府忙说快请。

来者是铁头王二的同乡,因曾受过铁头王二的欺负,此番特来借机献计复仇。此人献上一计,知府听了将信将疑。来人拍胸担保:若此计不灵,就让我换了王二,让马把我撕了。

第二日,刑场上依然人山人海,且比昨天人还要多了很多,许多人特意赶来看铁头王二抗衡五马分尸的神功。

又到午时三刻,铁头王二重被套上铁链马匹,五匹马分外高大,精神抖擞,“啪啪啪!”鞭声响过,铁头王二运功抗衡,马蹄踏踏,双方僵持不下。围观人众高声喝彩,铁头王二受到鼓舞,把个铁链左一扯右一挣,五匹马被他拽得时而歪斜时而倒退,如耍马戏一般。

知府依昨夜来人之计,如此这般吩咐下去。便有一大嗓门者,一步步凑上前来,盯住了铁头王二,人们正不知其意欲何为,那人突然间大喊一声:“八爷来啦!”

就见铁头王二浑身一抖,刹那间神功全散,只听“噗”地一声,偌大身躯四分五裂血肉横飞……

来人献上的一计是这样的:只要在铁头王二与五匹马抗衡的紧要关头,在其耳边大喝一声:“八爷来啦!”铁头王二便会身上功夫全散,五匹马轻而易举便可将其撕成五片。

原来铁头王二自幼顽劣,打架欺人偷窃劫道什么坏事都干,父母管他不住,便求本家八爷管束。这八爷心硬手狠,每每把个小王二倒提了腿脚一顿暴打,小王二就能老实十天。日久天长,小王二惧怕极了八爷。王二天不怕地不怕,但这天底下却有一个八爷,专能降他,王二做坏事时,只要有人一喊:“八爷来啦!”王二立刻浑身发抖腿脚发软,再也干不成坏事,仓惶逃遁。

自此,这成了王二的病根。及至长大成人,王二拜师学艺,练成铁头铜躯,做了强盗,声威大振,平民百姓谈之色变,连官府也闻之胆寒,却病根未除,独独仍是畏惧八爷,只要一听“八爷来啦!”他便浑身发软,一身铁功全散。

其实此时八爷早已过世多年,但铁头王二自幼形成的心理障碍伴随了他的一生。

猜你喜欢

铁头行刑刽子手
小茉莉
一起玩滑板
试论行刑一体化与刑罚执行权的新配置
我的生日会
脆弱的斯里兰卡刽子手
斯里兰卡刽子手因怕绞刑架辞职
理念、制度、技术:三维视角下我国社区矫正的完善
行刑为何在“午时三刻”
美国行刑社会化的历史解读与现实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