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鸠占鹊巢,我还是一只寻爱的飞鸟

2008-03-30 03:17:44 爱人坊·银版 2008年12期

阿 黛

他嘴里含根烟,在厨房里剁鱼头,花瓶里插着素净的百合,果盆里有切好的苹果。我看着他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心想爱情最后的归宿是不是这样烟火?

林罗是突然不见的,我找不到他。

房间里弥漫着他的痕迹,他吸过的烟蒂,他用过的杜蕾斯,床单上他的毛发,浴室里他用了一半的香皂。怀念林罗的手,温柔轻抚过我全身,当他的手心覆在我胸前,充实,温暖。

林罗去了哪里?我流下泪来。

是在酒吧认识林罗的。我和他同时进去,擦肩时闻到了清新的香水味,暖暖的。是三宅一生,我喜欢的男用香水。他懒洋洋的靠在入口,下巴在幽暗的光线里挺成优美的弧线。经过时,听他喊,小姐,钱包掉了。慌忙弯腰低头找寻,耳边传来他的调笑,好精致的蕾丝BRA,黑色的,我喜欢。我直起身,不动声色将五寸高的鞋跟从他皮鞋上压过。

阿果在里面等我,旁边围了三个男人,邀请她喝酒。她显然已经喝过酒,脸红红的。我走过去,将她手里的杯子接过。阿果答应喝五杯,三个男人说还差两杯。这些人都非善类,这酒不能不喝。我径直拿过酒瓶,连饮了两杯。

我扶着阿果往外走。三个男人互相看了一眼,见是两个弱女子,跟了上来。我心里慌乱,暗自着急。却见林罗走过来,埋怨道,怎么又喝成这样?很自然的将阿果的手接过去。

送阿果回家,又送我。车驶过灯火璀璨的深南大道,夜色中的深圳纸醉金迷,三宅一生的清香弥漫在狭小的空间。侧身看他,却与他带着笑意的眸子相撞。他浅笑不语,敞开的衣领处喉节风情猎猎,浑身上下散发着迷人的危险。下意识的,我咽了一下口水,却换来他更深的笑意。告别时,他突然俯身,你的模样真挑逗,和你黑色的BRA一样吸引我。

我有男友,他叫潘德,交往十年。他正派严肃,我挑不出他的毛病。可就在林罗出现的那一夜,我的心开始摇摆,这个坏坏的男人,仅用几句暧昧的话就动摇了我和潘德十年的根基。

阿果的生日宴会很热闹,很多她父亲生意场上的朋友。林罗也会来,阿果一直对他的仗义念念不忘。我替阿果挡了很多酒,直到感觉晕眩林罗才来。阿果嚷着罚他迟到,众人欢呼响应。只有我,取了口红,摇摇晃晃的走过去,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在他裤管上画画。在暧昧得要命的位置,我画了一张艳红的嘴,龙飞凤舞的签上大名。然后口红一丢,又摇晃着走了。听阿果在后面喊,她怎么醉成这样?林罗,你送她回去。

林罗没有送我回家,他带我去了深圳最高的地方,地王大厦69层的深港之窗,鸟瞰整个城市和远处的香江夜景。风那么凉,夜色那么美。几秒钟后,他搂住了我,温热的气息拂在我颈窝,紧接着,他含住了我的耳垂。意乱情迷间,听他问,要不要跟我?

已经十一点,清场的人催促我们离开。酒意突然淡去,电石火花间,想到了潘德。推开林罗,我沉默不语,心乱如麻。

那晚潘德回家,我一身酒气倒在床上。潘德皱眉,又喝酒了?你这个助理就是个多功能保姆。阿果在家族企业挂了经理,也只是挂名,有专人打理,我是她的助理,更像陪护。

潘德在洗澡,水声哗哗。有小火苗在我身体里乱窜,我慢慢地移到卫生间,不管潘德浑身是水,缠了他的脖子,热情的吻下去。我需要扑灭林罗在我身体里扔下的火种。

潘德没有动,他只问,你怎么了?我太异常。像被冷水从头浇下,顿时醒悟,手从他身上滑落。潘德淡淡的问,和我在一起久了,不快乐?镜子里映出我披头散发的样子,我不快乐吗?

有些平静一旦打破,再也无法复位。我在很长一段时间思念着一个人,一个坏坏的男人,他轻易让我动了心。买了三宅一生的香水,涂在耳后,细细的呼吸。去初遇的酒吧,试图与他不期而遇。

还是遇上了。我端一杯泡沫四溢的啤酒撞了一个人,琥珀色的液体倾泻在我胸前。接着,我闻到了三宅一生佛手柑混着蓝水百合略带辛辣味的纤细香味,我看到了林罗。

隔着酒吧幽暗的光线,我们默默对视,语言是多余的,我的心情热烈,眼里写满思念挣扎欲望和沉沦。他牵过我的手,将我抵在洗手间狭长的过道里,身体压了过来,我呼吸变得急促。他的手指摩梭着我渴求的唇,他问,要不要跟我?我的眼里被激动潮湿,我清晰而坚定地说,要!前面是开在沼泽的花海,要攀折诱人的花,就要冒着身陷泥潭的险,我听见心房燃烧时发出的脆响。

我们急切地拦车,急切地上楼,像要把积攒多时的热情在这一刻全部耗尽。

深夜醒来,云雨又起。他抱着我在深夜的阳台,以沉睡的深圳为背景,书写性情。远处是69层的地王,我的身下是繁荣的都市,夜风在我身边流淌,原来欢爱可以凌驾一切之上。林罗发丝凌乱,我问他,你是喜欢我的吧?他呢喃,是的。灵欲合一,我不可自抑地发出声来。

潘德变得沉默。我几次想找他说清楚,话在嘴边又咽下。另一边,我陷在林罗的网里无法自拔。我赤身裸体走来走去,他懒懒地躺在床上看我。有时做饭,油在锅里冒着热烟,做饭的人却靠在厨房的墙上吻成一团。他问我为什么喜欢三宅一生。我想因为它的香水名叫一生之水,一生是那样美好的词。我和林罗不谈一生,他甚至不问我的事情,就像我从来不问他一样。

阿果问,你和林罗有事?我压抑着涌动的暗潮,不回答。阿果又问,你和潘德的感情不是很好吗?她的脸上隐着几丝阴郁。我知道,她是不快乐的,能做的就是挥霍金钱来打发空虚。我问她,你要一直单身?她转而一笑,不会,我有喜欢的人。她没有往下深谈的意思,我也不好追问。

生日那天,潘德正好要出差,阿果要去国外一个月。林罗说要给我过个快乐的生日,事实证明,他没有说谎。他嘴里含根烟,在厨房里剁鱼头,花瓶里插着素净的百合,果盆里有切好的苹果。我看着他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心想爱情最后的归宿是不是这样烟火?他一勺一勺喂我喝奶白色的鱼汤,脸上很平和。这是我从没见过的林罗,他一直坏坏的,性感,散漫,而这一刻,他分明是个能让我安心的男人。他不让我洗碗,他说今天我是他的女皇。我是真的被触动了,暗暗决定,要找潘德说清楚,我爱上了林罗。爱情是劫,我必须承担。

切生日蛋糕时他要我许愿,我虔诚的双手合十,希望所有的爱都没有伤害。林罗看我很久,抱我到床上,他说,我要你记住,今晚你是被爱着的。

有人敲门。来人径直走到卧室,是潘德。为什么会是潘德?我大脑一片空白,虚弱地说,你跟踪我?林罗靠在门框,神情模糊。

回家拿行李,潘德不在家。我伤他太深。最后一次环顾房子四周,将钥匙压在茶几上。我异常孤单,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有没有错,我需要林罗的肯定。

可是林罗不见了。

他的手机关了,衣服一件不余。我到处寻找,只在梳妆台上发现一瓶用了一半的三宅一生,是他仓促间忘带走的吗?房间很空荡,没有林罗,它就是一座空城,我赤着身体躺在地板上,不停地拔打他的手机,将三宅一生狠狠地砸在地上,在扑面而来的浓香中抱紧双臂。我爬上69层的地王大厦,对着夜色中的深圳沉默,我在林罗爱去的酒吧徘徊,没有出现奇迹。我躺在床上,想像是他在抚摸我,带我到繁花深处。

阿果回来了,我问她知不知道林罗去了哪里。她淡淡地说,你都不知道我怎会知?又说,我要结婚。阿果的婚礼在二十天后,一切都太迅速,我不明白是谁让她做仓促的决定,直到在婚礼上看到潘德胸前的新郎佩花时,所有的前因后果才有了入口。

阿果走过来,她说,你应该祝福我。我问,林罗是你找来拆散我和潘德的?也是你通知潘德找过去的?阿果不看我,只对着站在远处的潘德微笑。她说,第一眼看到潘德,我就喜欢,要将他夺过来是多么不易,林罗是出色的猎手,他对得起我出的高价。我是在潘德最需要人安慰的时候出现在他身边,我同他结婚,给他不用努力赚取就能得到的财富,他不是笨人,懂得取舍。我要的很简单,只要他在我身边。

她在转身时说,把林罗忘了,一名高级男妓是没有真心的。

我在新娘新郎扔花球所有人欢呼时退了出去,在车水马龙的街上游荡。林罗,我早该猜到他的职业的,他那么闲,偏有足够的金钱过得舒适,他深谙取悦的技巧,周身都散发着性感。那么林罗,现在的你,将欺骗和回忆扔给我,在哪里奢华糜乱?

终于走不动了,伏在人行道上,想哭一场的,却落不下一滴。有情侣提着蛋糕从我身边走过,男人说,我要让你过一个快乐的生日,女人笑靥如花。这话好熟悉,我要让你过一个快乐的生日,我想起了林罗给我过的生日,想起他细心地喂我鱼汤,想起许愿时他看我的眼神,想起他最后一次的温存,他说,我要你记住,你是被爱着的。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发现震动了,一直流不出的眼泪狠狠地掉下,林罗,是爱着我的,真好。

不再疯狂地寻找他,安静地等候。只是将三宅一生喷在空气里,坐在熟悉的味道里期待,买了很多黑色的蕾丝BRA,我相信,时间可以淡去林罗对我的愧疚,会有一天,他会像第一次那样出现在我面前,坏坏地笑,好精致的BRA,黑色的,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