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张维克:醉心于茶壶石头和信封

2007-02-06何晓鹏

中国新闻周刊 2007年2期
关键词:维克宾馆藏品

何晓鹏

你想知道当时谁开政协会到场没到场,查我的信封就能知道

张维克不说自己搞收藏,按他的话讲,就是玩,图个陶冶。张维克好茶,为此收了100多个各式各样的茶壶,但他的壶多是几百元买的,再贵的他不买。

在他而言,收藏就是一种自得其乐的过程,比如壶,买来之后还要“养”,隔一段时间还要沏回茶,让壶里有沁,闲时无事还会拿出来把玩,来个朋友还会展示,这就使每一把壶有了一段经历。

张维克收藏不重产地、不重品相价值,别人通常认为会影响藏品价格的因素他都不在意,张维克选择藏品的标准很简单,就是在看自己能不能被打动。

早年间,他到杭州逛杭州公园,正赶上公园施工,工地里堆满了废弃石料,他相中了一块,抱上就走,在公园门口,被看门的大爷拦了下来,说废品也不许带走。怏怏而归的张维克在宾馆枯坐一下午,终是放不下,买了瓶酒晚上又去,结果大爷喝得高兴,便把那块还搁在门口的石头给了他。几十斤的分量,张维克一路抱回北京。

除了壶和石头,最能体现张维克这种收藏过程的莫过于他所珍藏的那几万枚信封。在他的各种藏品中,以信封蔚为大观,在信封中,又以宾馆封数量最多。不管是几星级的宾馆,哪怕是普通的招待所,只要有专用名称的信封张维克都会收集。

“这东西你别看它普通,时间长了,有相当的积累之后就非常可贵。即使同一家宾馆在不同时期所印制的信封也是不尽相同。比如北京饭店的专用信封,不同年代制作的都不一样,纸张、版式、印量都有变化;再比如实行邮政编码前、后的信封也不同,从信封你能见证宾馆的发展。”张维克说。

刚开始时,张维克只通过自己出差来收集住过宾馆的信封。很快,他发觉这种方式太局限,便请朋友帮忙,在出差时帮忙收集。包括张维克所在单位的领导,有时到国外出差,被邀请方安排入住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间,酒店会提供印有宾客姓名的信封以备使用。他们都会把信封带回,送给张维克。

因为平时接触很多出差频繁的记者朋友,所以张维克的宾馆封很快丰富起来,遍布全国各地。

除了宾馆封,张维克还收集了大量签名封。这是真正让张维克费了很大心神的藏品,在其中可以看到江泽民、李鹏、朱 基、乔石、李瑞环等很多国家政要的亲笔签名。

其中一枚,是1980年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的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专用信封。张维克在后来得到这枚信封后,还找到时任特别法庭庭长的江华签名。

还有一枚是毛泽东诞辰100周年时的签名封,张维克辗转委托朋友,最后找到邵华、李讷以及毛泽东身边工作人员在信封上签名,其中还有华国锋的名字。

张维克的岳父曾任两届全国政协委员,每回召开全国政协会议,都会受女婿之托,请出席小组会议的委员在信封上签名,一签就是好几年。张维克笑着说,你想知道当时谁开会到场没到场,查我的信封就能知道。

除了政要,在张维克的信封里还可以看到众多的文艺界和体育界人士的签名,就连海灯法师这样的传奇人物都可以找到。这些名字签来不易,经常为找到一个人而在中间找了无数个朋友,拒签和给脸色的事对张维克而言亦不稀奇。

在这几万枚信封中,让张维克花费时间最多的,还属他自己制作的极限封。

张维克在收集之初就开始自制信封,贴上邮票,写上自己的地址,自己给自己寄信。在实行标准尺寸信封之前,张维克做了很多奇形怪状的信封样式,有些信封的边长只有6厘米左右。

制作极限封,张维克会画上与邮票相同的图案,然后跑到邮局请工作人员盖一个落地戳,作为收藏的时间证明。张维克的藏品中,有很多成套的自制信封,有时一组信封一画就是几个月。曾经有几年时间,张维克除了工作之外,起早贪黑把所有时间全用在画信封上。

为了制作一组民居的极限封,张维克没事就往书店跑,找可以作为素材的图片资料,只要书里有一幅他觉得可以用上的图片,不论有多贵,他都会把书买回来,闭门潜心摹绘。

遇到特殊的日子,张维克也会自制一枚以作纪念。比如在千禧年,他便于2000年12月31日午夜跑到邮局,在24时请工作人员盖了一个销票戳,随后又在2001年1月1日的零点时盖了一个落地戳,表示一个新起点的开始。每到年关,张维克还会制作大量的名信片送给朋友,经年不辍,偶有不做,还会有很多人打电话来询问。今年,张维克把自己在藏区拍摄的作品制成了一套名信片,取名为“康巴情”,准备在新年之际送给朋友们。

自己拍摄,自己设计,自己掏钱印制,张维克说:“你别看我这是‘羽毛,但这过程里有我的心血,心大于礼。”

猜你喜欢

维克宾馆藏品
我曾告发我的朋友
宾馆在哪里
你很快就会长高
收藏的乐趣
心如折纸
自杀代理
中国酒迷俱乐部藏品鉴赏
空中宾馆等
国外博物馆雕塑藏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