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人鹿奇缘:抹不去的心痛

2004-08-27王崇义

东西南北 2004年9期
关键词:胡杨林鹿角梅花鹿

王崇义

三十年了,我一直珍藏着一对三叉鹿角。这是我喂养大的一头梅花鹿的鹿角,每次端详着这鹿角,我的心里就会涌起一阵阵隐痛和愧疚。

那是上个世纪70年代初期。那时,我是一个需要加强劳动锻炼的支边青年,我的工作是砍柴班的一名砍柴工,一个人独住在胡杨林附近的一间旧地窖里。

那天早晨,我像往常一样,拿上斧子和扁担,直奔十多里外的胡杨林去砍柴。正往前走着,突然在一棵高大的胡杨树下发现了一头刚出生不多时的小鹿。猛见到我,它吃了一惊,哆哆嗦嗦站了起来,摇摇晃晃走了没几步摔倒了。我赶紧上前将它抱了起来,它将小脑袋直往我敞开的破棉衣里钻,看来它又饥饿又寒冷。母鹿跑到哪里去了?我忽然想起早晨刚进胡杨林时听到“砰”的一声枪响,会不会母鹿被人打死或捕走了。于是我把小鹿带回到我的住处,找了一个大柳条筐,铺上棉絮,将小鹿放了进去。又向放牛的张大叔去讨牛奶。不到一星期,小鹿就会吃草了,还有玉米糊、窝窝头、蔬菜叶,它都爱吃。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叫“胡杨”。过了不久,胡杨显出了梅花鹿美丽的身姿,棕红色的皮毛上嵌着朵朵小白花,头上也开始长鹿角,起初是一对小茸球,软软的。渐渐地小茸球越长越大,越长越长,每个角分成了两个叉。捕鹿的人抓鹿,就是要它们头上的鹿茸。

胡杨整天跟着我,本来很寂寞的我也高兴有了胡杨作伴,尤其是它常常乖巧地为我叼上衣服、鞋子,给我艰苦的生活平添了不少乐趣。不知不觉中,胡杨长成了大鹿。然而,成了大鹿的胡杨忽而回家忽而失踪,有时一连几天不回来。于是我开始留神胡杨的踪迹。终于有一天,我看到胡杨飞快地跑向林中的一只没有角的梅花鹿。两只鹿一碰头就耳鬓厮磨,亲热异常。这时候我意识到,胡杨长大了,它该回到它的同伴中去了。第二天下午,我轻轻抚摩着胡杨的脑袋,又拍拍它的背,然后将它的头搬过去,指着林间深处,胡扬睁着圆圆的大眼迷惑地看着我。我狠狠心,用扁担朝它的屁股拍了一下,胡杨吃了一惊,飞快地跑了,但跑不多远,又折回来,远远地跟着我。这一天我既不给它吃草又不给它喂窝窝头。第二天,仍打了它一棍,而且打得比昨天重。胡杨似乎懂了我的意思,走上前来用脑袋偎偎我的身体,然后转身跑了。我叹息着,去吧,去吧,胡杨,你毕竟是畜生,说走就真走了。这时我才发现我的内心深处,实在舍不得胡杨离开我。

半个多月后的一天,我砍柴转得太远迷失了方向,走到了一条二三米宽的河边。我用扁担往河水里插了几下,河水不算太深,估计淹不过我的头顶。我虽然不会游泳,但憋口气还是不用学的。我大胆地跳下河,用扁担往前探着走。才走几步,扁担朝前一插,却没碰到河底,而我脚下一滑直摔了下去。原来,河床很陡,河底有大坑。我滑进了河坑里,河水立即淹没了我的头顶。我憋着气,挣扎着伸手划脚,一瞬间,脑中闪过:完了,死定了。我的手已经毫无力气,身子也软瘫下去。正在此时,突然我觉得我的屁股被往上顶住了,而且我的脑袋一下子冒出了水面。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才发觉是一头鹿用它的鹿角挑着我的大腿和屁股,正用力地把我往前推着,一会儿就到了河岸上。我激动地抱着鹿脑袋,叫着:“胡杨,我的胡杨!”胡杨眨着眼睛,用力地抖着身子,水溅了我一身。我拉开胡杨的脑袋,坐了一会儿,心情平静了,说:“胡杨,现在谁也不欠谁的了,你回去吧。”胡杨头一昂,哞地叫了一声,仍走在我前头。我知道它是给我领路。果然,走了约八九里路后找到了回地窖的小路。我拍拍胡杨的脑袋,说:“你回去吧。”胡杨似乎听懂了我的话,停下脚步,用脑袋蹭蹭我的身体,回头一步一步走了。

不料,一个星期后的一个夜里,胡杨突然出现在我的地窖外。我很高兴它来作客,赶紧拿出玉米菜叶喂它。然而,胡杨对一向爱吃的食物看也不看,直奔我的地窖里,在原来我为它摆窝的地方躺下了。我不明白它怎么了,赶它,它不睬我;拖它,它倔着身子不动。我觉得胡杨在林中的生活无论如何比跟着我舒坦自由,我就用扁担打它,赶它走。但胡杨这天任我打就是不走,没法子,就留了它一宿。第二天,我要到连部开会,就摆着手对胡杨说:“胡杨,你回林里去吧!”可胡杨还是跟着我,我生气了,抄起扁担揍了它一下屁股。胡杨愣了一下,但仍呆在地窖旁。我随手锁上地窖门,转身走了,胡杨犹豫了一下,仍跟在我后面。我又回去抄扁担,胡杨见我真不愿让它跟着我,迟迟疑疑地停下脚步。这时,我突然发现,胡杨的眼里噙着泪。我纳闷地想,胡杨怎么啦?我走了很远,回头看见胡杨仍站在地窖门外转着圈。

可我无论如何不会想到,我这次的硬心肠,竟成了和胡杨的永别。第二天我回到地窖时,见到地窖门外地上有一对鹿角。鹿角根部的血已干涸了。我预感到胡杨出事了,我拼命跑向胡杨林,大叫:“胡杨,胡杨!”直到天黑透了,我喊哑了嗓子,胡杨也不见踪影。好几天,我四处寻找,四处打听,在畜牧队见到老张叔,才知道这一阵捕鹿队正在抓鹿。因为正是锯鹿茸和抓鹿崽的好时期。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胡杨定是遭遇到了追捕,感到了危险,想躲到我这里来,不料我偏不接纳。它感到在劫难逃了,临离开地窖前,用力撞断了自己的鹿角,纵身窜进胡杨林。我心如刀绞,感到这次胡杨凶多吉少,但我抱着一丝希望,胡杨会平安的。可是,几天后,我遇见一个畜牧队的捕鹿手,听他说:“他们在胡杨林里骑马追了四个多小时,才抓住一头鹿角已齐根敲掉了的梅花鹿。两天后,它死了。”捕鹿手还说:“这头鹿的肉很嫩……”

胡杨,我可怜的朋友,我救了你,但也害了你,你救了我,但在得不到我的救助后,却还将视为生命的鹿角留给了我。胡杨,我亲爱的朋友,对你,我现在还能做些什么呢?30年来,每当我捧起你的鹿角,心里总是阵阵发痛,感到无尽的后悔。胡杨,这辈子,你美丽的身姿将永远铭刻在我的心里。

猜你喜欢

胡杨林鹿角梅花鹿
鹿角虫的幸福
哪里来的鹿角
奈良的梅花鹿
英国 鹿角舞
金秋胡杨林,美到醉心
骄傲的梅花鹿
Friends
额济纳的胡杨林
动物玩家之梅花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