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被“爱傻”了的璐璐

2001-05-10马海玉王晓春

孩子 2001年12期
关键词:大家庭训练营小明

马海玉 王晓春

在一个名为“走进孩子的心灵”的训练营里,作为随营教师,我被安排和10岁的璐璐同吃同住。据了解,她来自一个四世同堂的大家庭。凭我的直觉,这种家庭氛围中长大的孩子,问题不会少。

果然,刚见到璐璐时,面对我热情的招呼,她只是抿着嘴唇,漠然地看着,一动不动。吃饭的时候也不说一句话,低着头慢慢咀嚼,时不时抬眼偷看我一下。

“你叫什么?”我试着问她。

“我叫璐璐。”她用只有我一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完后,嘴唇抿得更紧了。

“菜好吃吗?”

“我一点也不想吃,我肚子疼。”她马上皱起眉头。

“为什么?”

“不知道。一吃饭就疼,经常疼!”她可怜兮兮地说。

是身体真的有病,还是心理上的问题?我一时无法确定。

下午,我们来到一个小山坡上,当让孩子们讨论是集体活动还是小组自由活动时,璐璐悄悄对我说:“集体活动好,一个人玩,我都不知该玩什么。”我放眼四望:池塘上飘着朵朵睡莲,塘边不时蹦跳着青蛙;浓密的竹林掩映下,别墅红白相间,房前空地上盛开着五色的鲜花;脚下青草丛间跳动着蚂蚱——如此美好、生动的环境中,璐璐竟然不知道该看什么,玩什么?!

孩子们四散着跑开了。我没有硬拉着璐璐一起参加。我想:看到我们玩高兴了,一定会吸引她过来。但20分钟过去了,她始终远远地坐在草地上,保持着同样的姿势,扭头饶有兴致地看着我们“疯”,似乎很想参与进来,又不知该怎样做。我们大呼小叫的时候,她也会微笑一下,但不会像其他的孩子一样雀跃。

我终于忍不住了,把她喊了过来。

我说:“璐璐,你看,池水中有一只蟾蜍。”

她望了一眼水面:“是吗?我没看见。”

“以前你妈妈带你去哪儿?”

“哪儿也不去,我在家和太姥姥一起玩。”

“玩什么呢?”

“都忘了。”

“想想看……”我鼓励她。

璐璐一片茫然:“老师你别逼我,别问了,我紧张。”

我意识到她不愿记起家中的事,马上打住了。

午睡前,我们谈到习惯的问题。

我说:“我发现你饭前洗手很不认真。这好不好?”

璐璐若有所思的:“不好,很不好,为这事,我还挨过奶奶的骂呢!”

“是吗?”我故作惊讶,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大概二年级时,中午放学回家,刚进门奶奶就让我洗手,我很累,想过一会儿再洗。可奶奶见我坐着不动,就说:‘再不记着洗手,就杀死你!……”

我大吃一惊!“死”对于一个当时只有七八岁的孩子,尤其对这种大家庭中长大,被爱包围着的孩子来说是一个什么概念呢?她稚嫩的心怎么能承受?

我不由得联想起这几天发生在璐璐身上的一些事情来:

玩编故事游戏时,璐璐是这样编的:星期天,爸爸要带小明去游泳。水很深,小明不敢下水,爸爸不同意,硬向下按他,他差点被淹死。被救上岸后,小明大哭,只好去浅水池,而水又太浅,只没过脚面,小明很不高兴,生气了。

让大家随意画一幅画,璐璐竟画了3个骷髅,旁边4个大字:“你想死吗?”

晚上做梦,璐璐总是梦见鬼,坏人、蛇……

我想奶奶的话一定给了璐璐不小的创伤,年幼的孩子无法消解,只好将它压抑到潜意识中,而在以后的生活事件中,创伤便折射成这些不该出现的消极的语言、思维。

第五天,集体去写生,路上我们做数学口算。当一个学生冥思苦想计算时,璐璐担心地问我:“一会儿,不会也让我算吧?”

“每个人都要算啊,你不想算吗?”

“我才不想呢,我恨死数学了!早知道这也有数学,我就不来了。”璐璐狠狠地说。

“为什么?”

“上二年级妈妈给我报过一个奥数班,我听不懂,妈妈每天都给我讲,真烦,最后我太姥姥、爷爷、奶奶集体反对,妈妈才让退了……”

又是二年级!我赶紧问:“你每天都肚子疼,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概是二年级。”果然是二年级!“再不记着洗手就杀死你”也发生在二年级!

我做了一个大胆的联想:一个被诸多长辈过度宠爱的孩子,本来就经不得半点挫折,而她在二年级的时候恰巧经历了一系列严重的心理挫折,心灵留下了创伤。以后一遇到困难就紧张,心理紧张导致神经性肠痉挛,心理疾病引发了生理疾病。这可能就是璐璐的心路历程。

第六天发生了一件很让人痛心的事:

这天中午吃饭,我有事晚去了10分钟,突然发现璐璐没来。我的心沉了一下,该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思思主动回宿舍去找她了,5分钟后,璐璐气喘吁吁跑进饭厅,嘴唇都饿得发白了。

“怎么不来吃饭?”回到房间我问。

“没人喊我,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吃饭。”

饿成这样也不知道吃饭吗?作息时间表就贴在床头啊!生存能力,竟然下降到了这种程度!

我想了想说:“璐璐,其实刚才吃饭我也去晚了,你看这样好不好,以后到吃饭的时间,你来提醒我,如果你忘了,我们只好一起饿着了。”

她马上爬到床头看吃饭时间:晚上18:15开饭。

很快到了晚饭时间。别的孩子们都走了,房间里只剩下我和璐璐坐着看电视,我故意将电视的声音调大,分散她的注意力。到了18:17分,我有意无意地说:“璐璐,新闻联播快开始了吧?”

她赶紧看表:“呀!该吃饭了!”

“是啊,我怎么给忘了,多亏你提醒了……”我感激地望着璐璐,她欢快地拉起我的手向门外冲去。

第二天早晨,7:20开饭,7:18分时璐璐就手里攥着表,在房间内来回走,还嘟囔着:“还有2分钟吃饭,……还有1分半钟,……”实践证明,以后的几天,璐璐在这件事上做得非常好,一次也没忘记过。在训练营结束的前一天晚上,我专门在她的留言本上写下了这样一段话:“璐璐,可爱的孩子,我们共同走过训练营的日日夜夜,你做事认真,如打水、提醒我吃饭等等:你更能严格要求自己,如准时起床,每一个动作都得到教官的肯定。我真为你良好的行为感到骄傲!!!”

记得当时璐璐将这段话看了一遍又一遍,将本子放在枕边,微笑着久久不能入眠。

在训练营的培训报告中给家长的信里,我则写下了这样的建议:

1父母和孩子应立刻搬出大家庭。

2对孩子多放少管,妈妈少唠叨、少施压。

3多带孩子散步、活动,多接触社会……

训练营结束的日子,璐璐的父母对我给孩子的评价及建议很满意。他们坚定地表示:一定给孩子今后的健康成长创造一切有利的条件。

但是临走时,面对璐璐一个不大的行李包,妈妈马上说:“让你爸爸背着。”我心惊,忙问璐璐:“璐璐自己能提动,是吧?”璐璐笑着说:“一点不沉,能提动。”可妈妈还是不由分说从璐璐手里抢过包放到爸爸肩上。

望着三人的背影,我内心突然涌上无尽的担忧。

点评这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说明家长的溺爱、包办和过度保护可以使孩子各种能力全面萎缩。机器不使,自然就锈住了。璐璐正是一架锈迹斑斑的“机器”。其实她本来可以和别人一样聪明活泼的,可最后却几乎被“爱傻”了。在这方面,家长犯的是“右倾”错误;而在另一方面,家长又给她增加学习压力,随便对她发脾气,给她造成心理创伤,这又犯了“极左”的错误。左也好,右也好,有一个共同的根源,就是家长从自己的情绪和愿望出发,不理孩子的发展。凡是这类孩子,他们家长的心理障碍其实比孩子的还要严重。

猜你喜欢

大家庭训练营小明
你好,你好!
小明系列漫画小明篇
开学啦
做不到
做不到
秀秀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