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古巨基:画画的孩子不学坏

2001-05-10古巨基

孩子 2001年12期
关键词:念书画笔画画

古巨基

作为一名艺人,载小的时候并非生长在什么“艺术之家”。我的爸爸是名大学教师,妈妈则只是一名普通的纺织女工。

小时候的我和今天的我简直是两个人。因为家庭管教严、成绩也普通,所以我的性格比其他小朋友内向一点,异常怕羞,随时会脸红,从不会主动和人说话。最要命的是我的体型:肥肥的、圆圆的,活像冬天圣诞节的雪人,所以自小同学们都叫我“波基”——不是说我漂亮得像波姬小丝,而是因为我长得很像一个“波”,英文“球”的意思)!有年我过生日,爸爸买了一个小足球作为生日礼物,但还是因为太胖的缘故,同学们在运动场上踢球的时候,我从来都只是站在场边的后备球员。好一段日子,我只有和弟弟两个人去球场过过球瘾。记得父母告诉我的:“给你取名巨基,意思就是希望你的一生有巨大的积累。”没想到我什么都还没有积累到,就先积累了一身脂肪!

有时,郁闷的我会和我的枕头说:“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我?”我也会对衣柜说:“肥仔真是不受欢迎吗?”我更会向天花板倾诉:“我何时才能脱离这种生活呢?”

不过,好在我只是有时说说而已,并没有让这种情绪真正影响到自己——我幸运地拥有很优秀的父母。他们在教育孩子方面真的做得很好,给了我很大的自由度,告诉我念书的过程应该认真念书,除了念书之外,可以尽情发展自己的兴趣和嗜好。在父母的鼓励下,我很早就找到了个通向世界的媒介,那就是画画。美国的阿甘用跑步证明自己,我则用画笔为自己建立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现在都还听我爸爸妈妈讲,“巨基的手在能拿东西的时候就已经在拿笔了。”家里的四壁都被我画得花花绿绿的,但爸爸妈妈从不阻止,让我随便画。记忆最深刻的画面是上幼稚园的时候,有一次我的头磕到石头上,流了很多血,在手术室,医生说要给我缝针,我不肯,他就说,不然这样吧,缝完针我给你买一本漫画书。我一口就答应了。缝针时,医生问我痛不痛?我就说不痛不痛——你说买杂志的,你一定要买给我呀。

刚开始,我画漫画主要是抄袭卡通片。至今我仍然觉得这种抄袭不是什么坏事情,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尤其在童年的时候。只要找到自己的兴趣,一开始免不了抄袭,但越画就会越有自己的风格,因为我就是这样一路画过来,在社区办的绘画比赛中获得亚军的。直到现在,闲来无事,我仍喜欢用签字笔画一些没有故事情节的漫画、人像和素描。

上了中学,我开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长高,由一个“波”变成一枝“竹”,“波基”的外号终于成为历史,不过我依然很感谢、很怀念那段岁月,那应该是我小小的人生遭遇的第一段困境吧!但在父母宽松的教育环境中,在心爱画笔的陪伴下,我最终平安地度过了。今天,在压力极大、错综复杂的演艺圈内,我对任何事都能保持相对轻松的态度,应该都是拜那段日子所赐。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这样勉励我自己:

“画画的小孩不学坏”,我这样劝诫所有父母和孩子。

猜你喜欢

念书画笔画画
小画笔 大世界
小画笔 大世界
小画笔
理想
不要理他
胖胖一家和瘦瘦一家
胖胖一家和瘦瘦一家(5)
我爱画画
小画笔
老树画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