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二姐

1982-08-28扈玲

中国青年 1982年4期
关键词:小舅晶晶二姐

扈玲:女,17岁,河南省唐河县四中高中二年级学生。小说《二姐》是她的处女作。

“啪啦”!我一骨碌坐起来,伸手就去按床边的开关—没电!我顾不得多想便叫起来:“二姐!二姐……”“哎!哎……”二姐一连声答应着,“怎么了,晶晶?”“二姐,我……刚才什么响?‘啪啦一声!”“胆小鬼,那是我的文具盒掉地下了。”

二姐把我掉在地下的枕头捡起来,摸了一下我的头说:“晶晶,不要怕,睡吧。我今晚要坐到天亮的。”

“二姐,你……你不要再熬了,你的身体不行啊。再说,明天就考试了,你今晚不睡觉怎么行呢?”

“唉,好弟弟,你真懂事。可二姐的基础差,不下狠功夫不行啊。还有,咱妈……”二姐哽咽了。我也哭了。

二姐走后,我却一点睡意也没有了。望着二姐屋里忽暗忽明、左右摇曳的灯光,我忽然恨起妈妈来了。

我们家4个孩子,大姐梁青青,三姐梁莹莹,都先后考上了北京大学和复旦大学。大概因为这一点吧,我妈妈的名声可响了。再加上她又是县文教局的副局长,所以平时人们议论起我们家来,总会伸出大拇指说:“行,不愧是文教局长,教育子女有方。一年一个名牌大学。”妈妈听着这些话,脸上也光彩了许多。听说在省里召开的一次青少年教育经验交流会上,妈妈还受过表扬呢。可我妈妈说,她自己受不受表扬是小事,关键是二姐这么大了还待业在家,如果考不上大学就没有出路了。妈妈要求二姐今年务必也要考上大学,她掏出钱买了块瑞士女表,对二姐说,只要考上大学就给她,考不上就不要在家丢人了,要她去“自谋生路”。妈妈是怕二姐给我们家增添受人非议的话柄。可她过去却为了让大姐、三姐好好学习,把家务活全堆在二姐身上,把二姐许多必要的学习时间都占用了。现在二姐虽说也是高中毕业,基础可是太差。只给她短短几个月时间,就要她补完那许多应该学而没学到的知识,简直是不可思议嘛!唉,可怜的二姐!

近一个月来,妈妈又规定我在家里不准听收音机,不准看电视,不准穿皮鞋。连她自己心爱的几只老母鸡也送到大舅家“暂养几天”了。反正,反正妈妈把我们家里一切会出声的东西都关了“禁闭”,说这是给二姐创造有利的学习环境。另外,妈妈连她自己屋里的电扇也送到了二姐屋里,还让我送去几盒“脑立清”。我看二姐整夜整夜地熬,眼睛都熬红了,就央求妈妈劝劝二姐。谁知妈妈不但不加劝阻,反而说,只要二姐这个劲能坚持不懈,考大学的希望就更大了。可是,就是再棒的人也耐不住那样的熬呀。我常常看见二姐做着习题,“砰”地一声,头就碰在桌沿上;碰醒了,往太阳穴上擦点清凉油,又继续做。有一天中午,我正睡午觉,忽然被妈妈的骂声惊醒了。推开二姐屋的门一看,只见妈妈气得发抖,断断续续地说:“你,你怎么就不争气呀!还睡午觉……”从那以后,二姐中午再也不打瞌睡了。但她的脸却越来越瘦,越来越苍白,两只发光的眼睛也渐渐有些呆痴了。我心里难过极了。

不久,远在外地的小舅回家结婚,经不住妈妈的再三催促,我作为全家的“代表”,去参加婚礼。妈妈还让我在外婆家住些日子。小舅的结婚宴席摆得很丰盛,我却一点也吃不下去,心里只想着二姐。度日如年地熬了好些日子,妈妈终于来了“圣旨”,我可以回去了!我那个高兴劲就甭提了。接过小舅递给我的鼓鼓的手提包,我从小舅手里抢过车票就向车站飞跑。坐在车上,我扳指头算一下,其实只住了20天,嗨!我却觉得住了10年。二姐,二姐考试该完了吧?但愿希望不要落空……

车到站,接我的是妈妈。我想问问二姐的情况,一看妈妈阴沉的脸色,话咽了回去。妈妈没走大街,反而带我拐上了西边一条离家更远的僻静小巷。“妈妈,错了,走错了。”我拽着妈妈的手。“不,没错。”妈妈今天怎么啦?我正诧异,只听街坊赵奶奶正端着一筛子瓜子笑嘻嘻地招呼妈妈:“哎,英莲,二妞今年怎么样啊,清华还是北大?”“唉,别提了——他大娘,您淘瓜子?”妈妈忙打岔问。“嗯,二妞她……”“大娘,您老忙吧,晶晶刚走亲戚回来,还没吃饭,咱俩明天再好好拉话,啊?”妈妈匆匆说罢,拉着我就向家里跑去。

我不紧不慢地跟着妈妈跑了几步,这才恍然大悟:啊,妈妈不走大街,原来是怕碰到熟人问起二姐考学的事呀。哼,我才不管二姐考上考不上学呢,反正只要二姐在家我就高兴,二姐顶心疼我了。可妈妈怎么不疼二姐呢?唉,我怎么也想不明白……

回到家,妈妈让我洗洗脸休息一下,帮我烫鸡蛋去了。我迫不及待地推开二姐的屋门,只见屋里还有两个二姐的好同学,她们的眼睛都红红的,好象刚刚哭过。我急忙问二姐:“姐,你没考上?”

二姐摇了摇头,眼泪挂在她的眼角上:“晶晶,在舅家好吗?”

“不好,我做梦都想你。二姐,考不上还有明年,你别哭,啊?”

二姐搂住了我,眼泪滴在了我的脸上,妈妈在外面叫我吃饭,我忙把口袋里的奶糖都掏给了二姐。

这天晚上,妈妈开会去了,屋外没有月亮,只有唰唰的风声,电灯光都好象显得特别暗。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20天不见,瞧二姐熬成了什么模样!眼睛眍了进去,象是变了个人。她考不上大学,是因为她笨吗?听二姐的同学说,考试前那天晚上,她拿钢笔的手就直发抖,考试那天,她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可怜的二姐,这能怪她吗?那该怪谁呢?以后,我呢?我要是也考不上大学呢?……都怪妈妈!那么,妈妈又为什么呢?想着想着,忽然听二姐屋里隐隐传来了哭泣声,好象还有二姐的声音:“难道,难道考不上大学就只有死路一条吗?”屋里似乎还飘来一股什么味。妈妈开会没回来,我忙从床上爬起来,三步并两步地跑去推二姐的门。门被顶住了。“二姐,二姐,开门!”我象被火烤着似地喊着,屋里没有声音。我拼命捶着门,过了一会二姐才来开门。我一看,地上一堆纸灰还在冒着轻烟,床沿上,一个红塑料皮日记本只剩一个空壳了。我吃惊地问:“二姐,你……”“我的日记,上面有骂咱妈的话。二姐不对。你听话,不要对妈说,她要生气的。”二姐的声音颤颤的,我只觉得鼻子一酸,眼泪也滚了出来。我也记不清二姐是怎么把我拉回房里,帮我盖上的被子……

迷迷糊糊,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有一滴水落在我的脸上。我睁开眼一看,太阳已经升了老高,二姐坐在我的床沿上,满面泪痕。我吓了一跳,忽地坐起来:“二姐,怎么啦?”二姐哆嗦了一下,摇摇头说:“没,没什么。晶晶,姐给你熬了你最爱吃的鱼汤。”说着,进厨房把鱼汤端了过来。鱼汤热腾腾的,还飘着一股香气,可我却吃不下去。二姐望着我,半晌,她低声问:“晶晶,以后,你会忘记二姐吗?”“不不,二姐顶好。”我忙说,“你待我比妈都亲。”“可二姐笨,二姐不争气,弄得全家都觉得丢人……”二姐说着,眼泪又滚了下来。我忙掏出手绢,帮她擦去泪水。她紧紧攥住我的手,又捧起我的脸,动情地说:“晶晶,你真是个好弟弟。你要好好学习,将来一定要考上大学。那时,二姐不管在什么地方,都会高兴的。晶晶,记住,二姐盼着你哪!”顿了顿,她又说,“青青、莹莹到现在还不回来,我真想再见她们一面。”“二姐,你……”我一听再见一面就急了。“啊,我,我是说我眼看要去舅舅家,怕以后就难见到她们了。”二姐说着,把对面墙上挂着的镜框取下来,两眼直直地看着。我下床一看,照片怎么稀了一些,诧异地问:“二姐,你的照片呢?”“噢,呵,我把它送人了。”二姐的声音压得很低。我的心怦怦直跳,真怕会发生些什么……

这可真是个闷热的天气。我推开门,只见西南天边的一大片乌云正向这边涌来。我脱口说道:“鬼天气,怕要下雨了。二姐,几点了,八点多了吧?”“呵,八,八点多了?”我觉得声音不对,回头见二姐正呆呆地站在身后。“二姐,你怎么了?”“我……”二姐疾步走到我跟前,捧起我的脸狠劲吻了一下,我感到她的手在颤抖。“我该走了。”“走?你上哪去?”“到咱舅家去。听说大舅的公司招一批家属,他们家又没吃闲饭的,我去试试。妈没回来,等她回来,你就告诉她,我听她的话,再也不让她伤心了。”我半信半疑地接过她的车票看看,是8点20的。在舅家我好象听说过这件事。我想,让二姐去散散心也好。就是舅家离得太远,怕今后在一起的时候少了。二姐从我手中拿过车票,又扭头看我一眼,好象要把我装在眼里带走。“二姐,我送送你。”我跟在她后面大声说。“不,不用了。小晶晶,好好学习,啊……”我应了一声,强忍着眼泪站住了。我知道,不听话,二姐会生气的。我只好使劲地盯住二姐远去的身影。

二姐走了,我以为妈妈知道。谁知道她回家一听说就哭起来,哭得好伤心,还叫着二姐的小名。哭了一阵,她就决心要赶到大舅家里去。

第二天,妈妈没回来,二姐也没回来。

第三天,妈妈回来了。妈妈告诉我,为二姐的事,她特意在舅家住了一晚上,可二姐没有到那里去。

三天过去了,又三天过去了……仍然没有二姐的音讯。这可把我急死了。大姐、三姐回来,听到这消息,都无言地低下了头。妈妈哭肿了眼睛,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常常喋喋不休地说她“错待了”二姐,对不起二姐。我听着妈妈的哭声,心里就象一团乱麻。二姐呵,你难道就这样给我们留下永久的怨恨而去了?二姐,你在哪里?你到底在哪里?

几个月过去了。一天下午,我正在院子里牵牛花架下洗衣服,小英子把一封信塞到我的手里。“哎呀,这不是二姐的笔迹吗!”我兴奋、激动,一时不知怎么办好。我忙拆开了信。妈妈、弟弟:

我太对不起你们了,没能象大姐、妹妹那样考上大学,我感到很惭愧。我没能告诉妈妈,就一个人走了。一时间我曾产生了寻短见的念头……还是叶伯伯好,他给我讲了好些有志气的人自学成材的故事,并把我和他的女儿叶玲一同介绍到刘家湾农科所工作。到那里后,我们便投入了棉花、玉米等秋田管理的劳动中。哎呀,现在才知道还有这么个广阔的天地!

这里的一切对我们来说,那么陌生而又那样富有吸引力。棉花,要防治虫害,要锄,要浇水,要施肥。若管理得科学,一亩可以产100斤,200斤,甚至300斤。玉米要提高产量,就要培育出好多好多杂交的良种。

我们一边在田里操作,一边在技术员的指导下自己读些参考书籍和资料,现在已经掌握一些知识了。对于我来说,这真是开始了很有意义的生活。我很愉快,大家对我都很热情、关心。妈妈,弟弟,你们放心吧,这是一条铺满阳光的道路,我一定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

我看着看着,两眼有些湿润了,一股暖流涌上了心头……我赶忙把这个消息告诉妈妈。妈妈含着泪花看罢信,半天没有言语。究竟是痛苦还是激动?好一会儿,她轻轻抚摸着我的头说:“是我错怪了你二姐啊。你二姐找到的是一条真正的路。晶晶,妈妈糊涂呵……”

我搂住妈妈的脖子,轻轻叫了声妈妈。我感觉脸上热呼呼的,是妈妈籁簌落下的眼泪,滴在了我的脸上。

猜你喜欢

小舅晶晶二姐
How To Make Friends(1)
老生常夸
“老洋漂”的多彩生活
炎热的夏天
二姐
小虫子不简单(四)
丽宁十八弯
那个让我永远愧疚的二姐
红樱绿茶两相欢
小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