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心义胆

2019-07-10 01:22:48 民间文学2019年5期

黄平

民国时期,横山县的蔡老爷收购了一批粮食,准备运到山东去卖个好价钱。

粮队刚出县界,就遇上一群灾民。这些灾民看见粮食,两眼放光,蜂拥而上。负责押运的总护院董小堂见势不妙,立即制服了为头的罗大,把刀架在他脖子上,让灾民散开。没想到罗大不怕死,反而嚷嚷起来:“弟兄们,反正是个死,还怕什么?上啊!”

罗大一煽动,灾民就像潮水一般扑上来。护院邱猛赶紧对董小堂说:“董护院,我们动手吧!”董小堂看着这些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灾民,心一软,把罗大放了。邱猛急了:“蔡老爷怪罪下来怎么办?”董小堂叹了口气说:“这事我会负责,与大家无关。”

粮食被抢,损失惨重,堂堂护院竟然对付不了手无寸铁的灾民!少爷蔡保大发雷霆,要把董小堂绑了送去官府治罪。蔡老爷却拦住他:“当时情况紧急,无法控制,如果闹出人命后果不堪设想,董护院那样做也许是最好的选择。算了,就当是破财消灾吧!”

这年夏天,独龙山上的土匪忽然围攻蔡家,大当家独眼龙亲自带队,志在必得。土匪人多火力又猛,护院们渐渐抵挡不住了。邱猛哭丧着脸对董小堂说:“蔡家怕是保不住了,是降是逃,你快拿个主意。”董小堂见大家士气低落,就鼓劲说:“兄弟们,蔡家仁义,上次丢了粮食也没有怪罪我们,现在正是报答的时候,我们一定要保住蔡家!”

护院的心齐了,土匪一时半会儿攻不进来,董小堂松了一口气。但那些土匪很狡猾,都躲在掩体后面,要打退土匪绝非易事。董小堂正在着急,这时蔡老爷让人抬了两筐大洋上了院墙,对大家说:“蔡家安危全仰仗各位,打退土匪,这些大洋就是你们的。”

董小堂看见大洋,心里有了主意,他叫过大家商议一番,然后由邱猛朝土匪喊:“各位好汉,不要开枪,我们老爷准备了大洋孝敬你们。我们把大洋扔下去,你们拿钱回山吧!”说完,他一把把将大洋从院墙上扔了下去。土匪们见白花花的大洋洒落在自己眼前,哪里还顾得上其他,纷纷跑出掩体去捡钱,很快乱成一团。大当家独眼龙见状,气得站起身来,大骂一通。

机会来了,邱猛抬手一枪,独眼龙应声倒地,董小堂怕他不死,又补了一枪。紧接着院墙上枪声大作,又有几个土匪中弹倒下。土匪群龙无首,只好撤退了。

为了防止土匪报复,蔡家加强了防范。

可是几个月后,蔡保去大舅家拜寿,半路上被土匪劫上山了。土匪留下口信,要蔡家三天内准备一万大洋赎金,还要把杀死大当家的凶手送来,否则就撕票。

蔡家虽说是大户,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筹集到这笔巨款也不容易。到了第三天下午,也只凑到五千大洋,更何况还要交人,蔡老爷心急如焚坐卧不安。这时董小堂找到蔡老爷,说自己愿意带钱上山,让土匪多宽限几天,保住少爷性命。

蔡老爷摇摇头说:“不行,赎金不够,土匪肯定会撕票,何必把你搭进去?再说你对蔡家有恩,我不能做这种不仁不义之事。”

董小堂却说:“土匪要的是大洋和我,不是少爷。我不去,少爷性命肯定不保,而且他们也不会善罢甘休,我去了少爷还有一线生机。上次丢粮,我无以回报,就让我赌一把吧!”万般无奈,蔡老爷只好答应了。

董小堂进了匪巢,坐在虎皮椅上的汉子忽然站起来说:“董护院,别来无恙?”董小堂定睛一看,这人竟然是罗大。

原来,当年那些灾民抢了粮食后度过了饥荒,可是依然没有生路,无奈之下,罗大带领他们上独龙山做了土匪。独眼龙死后,土匪内部发生火并,罗大成了新的大当家。罗大为了挽回独龙山的顏面,就设计绑了蔡保。

罗大知道当年是董小堂心存善念手下留情,自己能当上大当家也得感谢他,就想把董小堂留在山上做二当家。可是董小堂说蔡老爷仁义,不想离开蔡家。

罗大“哼”了一声,说:“他明知道你上山就是死,还让你来。这些做老爷的,怎么可能仁义?”

董小堂说自己是心甘情愿来的,跟蔡家无关。罗大见他不服,就问道:“蔡保在我手里,宽限几天蔡家自然会继续筹钱,但如果我把蔡保放了,把你留下,你说蔡家还会送钱来吗?”

董小堂坚信不疑,说:“蔡家一定会的。”

罗大说:“看在你的面子上,我给蔡家一个机会。我把蔡保放了,如果三天内蔡家送钱来,我就放你下山,否则你就留在山寨,怎么样?”董小堂点点头同意了。

很快到了第三天傍晚,蔡家还没有动静,罗大得意地说:“董护院,我说中了吧!蔡家怎么会管你死活?”董小堂摇摇头说:“不可能!蔡家一定不会失约的,再等等。”

这时土匪来报,说蔡老爷来了。董小堂和罗大一听,都不敢相信。

的确是蔡老爷来了,可他是空手来的,他满脸愧色地对董小堂说:“董护院,奸人难防啊!我本来把钱准备好了,没想到被邱猛抢走了!”

董小堂一惊,忙问是怎么回事。原来昨天晚上,蔡老爷把五千两银票交给管家,让他和邱猛今天带人上山来交赎金,没想到邱猛动了歪心思,他和几个护院偷偷合计,抢了银票远走高飞。今天在半路上,他不顾管家苦苦哀求,抢走了这笔救命钱。

管家跌跌撞撞回来报信,蔡老爷听后不停地捶胸痛哭。钱没了,董小堂的命就没了,最后他心一横,自己上了山。

听蔡老爷说完,董小堂又气又急:“老爷,既然钱被抢了,你来有什么用?”蔡老爷说:“我来是想告诉你,我们蔡家尽力了,不能让你死得不明不白。这是送命的活儿,不能再让其他人来,必须我自己来。”

蔡老爷回头对罗大说:“如果大当家的还有耐心,就再宽限几天,蔡家就是卖田卖地,也会将钱送来。如果不想等了,我就陪董护院一起上路。”

罗大一摆手,说:“不必了,我们之间的账今天就要了结。”罗大召集土匪,大声说道:“各位兄弟,当年承蒙这位董护院手下留情,我们兄弟才没被饿死。而蔡家也仁义,宽恕了董护院。现在为了董护院,蔡老爷竟然舍命上山。要是我们能遇上这么好的老爷,也不至于上山做土匪。所以我决定,放他们下山,怎么样?”

土匪中很多是跟罗大一起上山的灾民,纷纷同意,但还有一些土匪嚷道:“大当家,不能放,要替老当家报仇啊!”

罗大说:“老当家的仇是要报,不过凶手不是他们。来呀,把真正的凶手带上来!”

几个土匪押上来一个人,竟然是邱猛。蔡老爷惊奇地问:“邱猛不是跑了吗?怎么被你们抓了?”

罗大哈哈一笑,狡黠地说:“现在告诉你们也无妨了。”原来罗大为了对付蔡家,收买了一个护院,蔡保被抓就是这个护院提供的消息。昨天晚上邱猛密谋抢钱,恰好这个护院就在其中,他及时把消息送出,罗大就暗中派人一直跟着邱猛

下山时,罗大把那五千两银票交给蔡老爷,作为当年那些粮食的补偿。蔡老爷和董小堂感慨不已,两人不但死里逃生,银票还失而复得,这一切好像做梦一般。

在路上,蔡老爷把银票交给董小堂,让他去买些粮食,蔡家今后每天都要行善施粥。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