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色城的传说

2019-07-10 01:22:48 民间文学2019年5期

曲子清

早年间,辽河口大灾,饿殍遍地。大泽最深处的下洼子灾情尤重,村民饿死十之四五,剩下的眼看也活不成了。村民无奈,只能对着大海叩拜。

忽然,有人发现远远地飘过来一座山,黑黝黝的,由远而近。有胆大的凑近一看,不是山,是一条大得出奇的鱼。大鱼一到岸边,浪一下平息了,海也变蓝了。

村长姓梁,见此情形,就让大家把大鱼拖回去,分割成小块分给村民。院子里只剩大鱼骨架立在那里,梁村长跪在骨架前叩拜,“不知道您是哪路尊神,舍己救人,下洼子全村感恩戴德,为您立庙烧香,永远祭拜。”

话音刚落,空中传来一个声音,“梁村长,我乃此地修行的草龙,不忍泥鳅精作乱,生灵涂炭,把它封印在村口的深井里。如今我已流尽神血,即将沉入大泽,重新修炼。这条鱼乃我之肉身,你把鱼骨立在村口深井上镇住那井。每年端午午时,下井取土,等井土变成五色,即是我大功告成之时。”

“您救了我们全村人的性命,梁氏家族愿意世代做您的仆人。”梁村长磕着头说。

“我修行的时日不定,不忍累你世代为仆。你梁氏后人若心生悔意,只需拔掉鱼骨架中间那枚鱼骨,鱼骨架就会自动倒塌,掩住那口深井,以免小人觊觎。”

梁村长当即对天起誓:“梁氏愿世世代代为神龙仆人!”

“既如此,我赐你神龙诀一枚,可防妖魔鬼怪。你梁氏后人中若有人点亮此诀,即能寻得五色土,开启神龙宝藏。”

三百年过去,梁氏后人信守承诺,守着古井,捧着神龙诀,每年按时入井取土,一直没能发现那土呈五色,也无人点亮神龙诀。梁氏后人以做海泥陶生意为掩护,一边寻找五色土,一边守护梁氏井。

梁氏族人历代只选一个男性传承人,承继守护之责。其他子侄都要离开下洼子另谋生路。传到梁守义这辈,却没有儿子。他有个漂亮女儿,叫戴男,自小跟着梁守义学制陶,工序烂熟于心。可梁守义从不带女儿下井。戴男背着梁守义想偷偷下井,没等接近井口,就被寒气逼退。戴男狐疑,难道真像村民传的,井里藏有神龙宝藏?

晚上,戴男做了一桌好菜,斟上一杯美酒,趁梁守义高兴,假做不经意提起,“外边人都好奇梁氏井咋回事,难道真的有啥精怪不成?”

梁守义说别的事滔滔不绝,提起梁氏井,他的嘴就像贴了封条。等梁守义再下井时,戴男说梁守义年龄大了,女婿跟着下井,能照顾一二。

晚上,梁守义对着神龙诀祈祷,“神龙啊,我梁氏后继无人,难道真要封了梁氏井,推倒鱼骨架?”祈祷过后,五十岁的老伴居然老蚌含珠。十月怀胎之后,生了一个小子。老伴高龄产子,没等看上孩子一眼,即撒手人寰。

梁守义流着泪,叹息说:“我等你等得黄花菜都凉了,就叫梁凉吧。”

梁守义老年得子,对梁凉百般娇惯。梁凉长到六岁,生的粉雕玉琢,格外讨喜。姐姐戴男对他嘘寒问暖,很是殷勤。

忽一日,梁守义打个盹儿的工夫,醒来发现梁凉不见了。找遍全村也没找到。

天完全黑下来,暗夜笼罩着大泽地。忽然一缕亮光照在梁守义头上,他抬头看,神龙诀亮了。“神龙苏醒了?”梁守义顾不得多想,跌跌撞撞奔向梁氏井。打开镇井石,借着神龙诀的亮光,发现了在井底酣睡的梁凉。梁凉昏迷了三天。等他醒过来,人们围上来问他发生了什么,他也说不清咋回事,只说自己在井边玩,不知咋就掉下去了。

一个六岁孩子,如何搬动那么沉的镇井石,然后掉下去?梁守义想到这里,不寒而栗。

梁守义问他,在井里都看到了什么?梁凉说看见整个井里都是怪物,井壁满满的都是手指头。梁凉的话令人毛骨悚然。

此后,梁守义更细心看护梁凉,不让他单独离开,更不让他姐姐、姐夫接近他。

等梁凉长到十四岁时,梁守义正式宣布,由梁凉接掌他的衣钵。梁守义第一次领梁凉下井选土,梁凉这摸摸,那看看,一脸的新鲜。梁守义指着井壁说,这个土层特别适合烧制器具。梁凉也指着井壁,说这里镇着一个怪物,正冲他瞪眼睛呢。每层土下都镇着精怪,它们动不了,样子很狰狞。

梁守义听了赶紧取了土,梁守义告诫梁凉,千万别把井里的事说出去。

父子俩取土上来,戴男和女婿正等在外面。他们二人离开下洼子去南方学习制陶技艺,带回来一个制陶大师。大师手法純熟,工艺精湛。大师的到来,让梁氏海泥陶更加声名远播。

梁守义不管这些,只教梁凉制陶,时刻都不离开。梁凉不想学,琢磨各种点子想要逃开。

一大,戴男趁梁守义不在,跟梁凉说,她有办法帮助梁凉。梁凉的眼睛亮了。

戴男的夫君摔伤了,梁守义过去看望。戴男领着制陶大师过来找梁凉。戴男告诉梁凉,制陶大师能用秘术制陶,只要用金针刺破梁凉的食指,取三滴血滴在泥陶上,泥陶就会变成他的模样留在家里陪着梁守义制陶,他本人就可以逃出去玩了。制陶大师拿出一个和梁凉一模一样的泥陶,还能动能笑。用它换走梁凉,短期不会被梁守义发现。

梁凉终于脱离了管束。忽然,他感到莫名的心慌,压也压不住。朦胧间,他听到梁守义在呼唤他,“梁氏井出事了,你赶紧回来。你回来后,不管谁在井里,立即拔掉鱼骨架正中间的鱼骨,湮没那口井。”

梁凉赶紧飞奔回村,远远就看见村子上空乌云翻滚,电闪雷鸣。梁守义倒在井外,手指着鱼骨架,似要拔掉那根鱼骨,没能成功,力竭而死。镇井石歪斜在一边,神龙诀不见了。梁凉上前,想拔掉那根鱼骨。往井内一看,满壁精怪,正叫嚣着要出来。戴男、姐夫和那个南方高人正用神龙诀,破除结界。什么南方制陶大师,原来是憋宝人。梁凉气坏了,跳下井去,抢夺神龙诀。憋宝人一把推开梁凉,用神龙诀狠狠砸在他的头上。鲜血顺着他的额头流下来。神龙诀沾上梁凉的血,照亮了井壁深处的神龙宝藏,金灿灿、亮闪闪的,三人匆忙奔向藏宝地。

梁凉的血流进井底,井土散发出五色光芒。梁守义说过,井土变五色,神龙要觉醒了。不能让贪心的憋宝人夺了这五色土,开启神龙宝藏。梁凉捧起五色土,转身就往外跑。憋宝人见梁凉往外跑,顾不得宝藏,紧跟着往外追。梁凉甩不掉那人,来不及拔掉鱼骨,只得往大泽深处跑。

很快,梁凉被迫到泽地深处。憋宝人狞笑着逼近,“把手里的土给我。”

梁凉慢慢后退,双脚已经踏进沼泽,身子开始下沉。

憋宝人好言哄骗,“梁凉,你把手里的土给我,我马上拉你上来。”

梁凉摇摇头,沼泽已经埋到他腰际了。

忽然,梁凉用尽全身力气把五色土洒向大泽,大地一下散发出五彩光芒。

只听“轰隆!”一声,天崩地裂一般,戴男、姐夫、憋宝人、梁凉和梁氏井,还有鱼骨架一起沉入大泽。

此后,辽河口长出嫣红的翅碱蓬、浩瀚的芦苇荡、金黄的稻浪,蔚蓝的大海、黑金翻滚的石油,形成五色齐聚的五色之城。听老人说,当年梁凉把五色土撒在辽河口,所以长出这钟灵毓秀的五色锦缎。而且,辽河口不仅景色美,更是雨顺风调,神龙护佑的吉祥之地。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