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针菜与叫花鸡

2019-07-10 01:22:48 民间文学2019年5期

张功伟

一、大难不死

韩友刚把采摘来的新鲜金针菜交售给制干菜的老板,就被高城、王三、王四三人生拉硬拽地去赌牌。俗话说,劝赌必赢,这不,到天亮回家时,韩友竞赢了三百两银子。虽说其中有一百两是高城的欠条,但凭这些,他不仅能如愿娶到心仪已久的小玉,而且让高城彻底死了迎娶小玉的心。

小玉是百里挑一的好姑娘,和韩友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可她爹却早在村子里撂下话,没有二百两白银的聘礼,莫上门提亲。韩友家穷,就想带小玉私奔,又害怕被发现后小玉会被沉塘,没想到在赌场意外赢够了彩礼钱。

回家后,喜不自胜的韩友正准备去小玉家下聘礼,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还没等他明白怎么回事,就被冲进来的捕快给按倒了。

“小民冤枉!我犯了哪一条王法?”

捕头嘟嘟囔囔说了一大通韩友听不懂的蒙语。到了县衙他才知道,有人告他私通匪首朱元璋。韩友连声喊冤:“我根本不认识朱元璋!”

“那你总该认识高城吧?他告你曾经做叫花鸡给朱元璋吃,你说有没有这回事?”

“大人!那年我确实把一只刚烤熟的叫花鸡送给一个快要饿死的流浪汉,可我哪里知道他是谁啊?”

“这么说确有其事了?按大元律令,私通叛匪者斩立决。但本县念你也是被蒙在鼓里,暂时把你打入死牢,待秋后问斩!”

韩友辩说高城是为了娶到小玉,赖掉赌债,故意诬告自己,请县令明察。县令挥挥手宣判这事儿与本案无关,大刑伺候!

酷刑之下,韩友不得不认罪画押。

转眼到了秋后,韩友每每为小玉这一朵鲜花将被栽插到高城这堆臭牛粪上而痛彻心扉,可自己身陷死牢又能怎样?更何况秋天已到,说不定下一顿官差送来的,就是自己的“上路饭”呢!

然而到了大雪纷飞时,韩友每天吃的还是窝头加咸菜。他疑惑不解,一问官差才知道,蒙古人都走了。

春天来了,一天,韩友刚从睡梦中醒来,牢门就被打开,官差告诉他,洪武皇帝朱元璋登基,大赦天下,你可以回家与亲人团聚了。

韩友叩谢皇恩,急忙回家,一路上计划好了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杀了高城,夺回小玉。哪承想,高城并没有娶到小玉,几年前,他把金针菜倒腾到国外去卖。后来就下落不明了。

这金针菜早年并不为人所识。

有一年,宿豫一带瘟疫流行,死人无数,唯独丁庄人安然无恙,县令带上名医亲临考察,方知当地人常食黄花菜。黄花菜安神补脑,清香美味。难道它是瘟疫的克星?县令号召全县普种,可惜黄花菜并非适合所有的土壤,因而更显珍贵。当时有人形象地称能治百病的黄花菜为金针菜,有古诗为证:“莫道农家无宝玉,遍地黄花是真金”。收获黄花菜是在盛夏,有人把金针菜热蒸后烘干成金针菜干,四季都能卖,更受欢迎。

韩友多日搜寻,终于得到消息。高城和伙伴去俄国贩卖金针菜,遭到一伙山贼的围追堵截。为了不让金针菜干落入贼寇之手,他们把青花瓷坛中装满金针菜的青花小瓷罐全部取出来,装入麻袋,沉到河底,在岸边做好标记后,跑到离藏匿点较远的地方,丢下大瓷罐,再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束手就擒。没想到这群山贼将他们的钱财洗劫一空后并不罢手,还让他们写信回家拿钱赎人。人质陆续被赎回,只有高城无人去赎。那以后,高城就下落不明,藏在河底的那些金针菜干也没了踪影。

在韩友被捕入狱后的第二天,高城就带着聘礼上小玉家求婚,可小玉誓死不嫁,并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逃跑了,直到今年才有她的消息——小玉进了大明宫做了宫女,是皇帝身边的人了。

二、刀下留人

这天,韩友在大街上看到皇榜,诚招天下会做叫花鸡的人。韩友大喜:皇帝不就是以吃叫花鸡为名,寻找当年救命恩人报恩的吗?那人就是我啊!要真是这样,不就能见到朝思暮想的小玉了?

想到这里,他拨开众人,在大家惊愕的眼神中,伸手揭下皇榜,跟着官差去了金陵。

韩友正在候旨等待觐见皇上时,见一个怀抱拂尘眯缝着眼的太监从皇宫里出来,冲他尖声喊道:“揭皇榜的‘叫花鸡,皇上有请!”韩友听到太监喊他为“叫花鸡”,心里特别扭,他气恼地看一眼那个太监,不禁大吃一惊:“高……城?你怎么在这里?”

“这话我不爱听,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韩友万万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冤家对头,若是在皇宫以外的任何地方,他绝不会放过高城,不过今天咱来是做叫花鸡的,可没有工夫和他计较这些。高城似乎心无芥蒂似的,一遍又一遍地向心不在焉的韩友教授礼仪和注意事项。他们正在演练,突然,高城一把拉住韩友,扯着他一同跪下给从皇宫里出来的皇后娘娘请安。

“这人是谁啊?”

“回皇后,是揭皇榜的!”皇后叹口气说:“年纪轻轻的,为啥偏要做一步登天的黄梁美梦……”韩友不懂皇后说的意思,他不敢抬头看,更不敢问,倒是面前追随着一双大脚移动的、许多只轻盈起落的三寸金莲中,有一双反应迟钝的小脚,引起了他的注意。他還想顺着这双绣着蝴蝶的花鞋向上看时,那花鞋却突然像两只蝴蝶一样,向着大脚和众多小脚消失的方向飞去。

愣怔了半天的韩友这才站起身问:“高城,皇后的话我怎么听不懂啊?”

“在你之前已经有好几个揭皇榜的‘叫花鸡,梦想一步登天,结果都下了地狱。”

他们一起来到金銮殿。韩友看见坐在龙椅上的朱元璋正是当年那流浪汉时,忙说:“万岁爷,您还记得当年……”朱元璋冲他摆摆手:“废话少说,我要让‘叫花鸡告诉我,你就是当年的故人。”高城赶紧把韩友交给御膳房主管,就去忙自己的差事了。

很快,韩友按照当年的烹调方法把鸡做好了。朱元璋吃了两口就把叫花鸡扔到韩友面前嚷道:“把这个冒名顶替的刁民拖下去斩了!”众侍卫上前,韩友却意外地冲朱元璋跪拜:“谢主隆恩!”

朱元璋很好奇:“凡是被赐死的刁民,大都拼命求饶,你咋还谢恩呢?”

“回皇上,当年我把叫花鸡送给那位落难的英雄,这英雄吃了鸡以后,没有告诉我味道如何,就匆匆上了抗元前线。我受那个英雄的连累,被小人高城诬告,差点死在牢里。苍天有眼,鞑子被万岁爷您赶出中华后,我才幸免于难。出狱后,我开始寻找那位英雄。却怎么也找不到,我就寻思万岁爷是不是那个英雄呢?结果我错了,现在皇上要杀我,是给我到阴曹地府继续去寻找英雄的机会,我当然要谢主隆恩了!”

“一派胡言。还有,你所提到的高城,是朕身边的高公公吗?”

“正是他!就是这个阴险小人差点把我害死… ”

“够了!”韩友刚想把高城的劣迹一一抖搂出来,却被皇上打断,“朕本已被你执着寻找英雄的精神所打动,准备免你一死,但你却无端诬陷我朝有功之臣,朕岂能容你!不过,在你死之前,我要让你知道,高公公当年为了赚钱,把你们家乡的金针菜出售到国外,没想到却在中俄边境遇到一伙山贼拦路抢劫。高公公因家中贫寒,拿不出赎金,但也没有用藏在水底的‘金针菜和劫匪换取一条生路。最后被山贼割掉了他的命根子,弃之荒野。最终,高公公在我大明军的帮助下,取回金针菜,全部上缴朝廷,这样的忠君爱国之士,岂能容你任意辱骂?”

韩友被侍卫带到法场,依然弄不清高城到底是人还是鬼。就在他跪地闭目等死时,冥冥之中他听到了一声大喊“刀下留人”。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在宫廷里,他除了高城这个冤家对头是熟人外,再有就是尚未见面的小玉了。可是小玉又怎么会知道他的现状呢?知道了又如何?她不过是一个小小宫女。

韩友睁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一双绣着蝴蝶的三寸金莲。他顺着绣花鞋往上看,看到了一双顾盼生辉的眼:“小玉!想不到今生今世还能见到你,谢谢你救了我!”

“是皇后救了你,你应当感谢皇后才是!”韩友急忙转身给皇后磕头。皇后问道:“为了得到重赏,连身家性命都不顾,值得吗?”

“回皇后娘娘,我是为了见小玉,才进宫来做叫花鸡的,为了她即使丢了身家性命也无怨无悔……”皇后回头看一眼含羞带笑的小玉,问韩友:“你说的是真心话?”

“回皇后娘娘,小民说的是真心话!”

“那你敢不敢再去做一次叫花鸡,让皇上把小玉赏给你?”

“谢皇后娘娘给小民机会!”

“不过如果你还是做不出皇上要的口味,到时候我也救不了你!”

“那只能说明我和小玉有缘无分,小人认命!”

三、偷梁换柱

小玉带韩友去御膳房的路上,说她只晓得皇上喜欢吃咱家乡的金针菜,其他嗜好一概不知,就这还是听高城说的。提到高城,韩友恨不能一刀剁了他。

来到御膳房,小玉请御膳房主管多多帮忙,就匆匆回后宫了。御膳房主管看在小玉的份上,给韩友包了丁香、葱花、姜末、八角、玉果粉等等调料一小布包,并说:“有了这些调料,做出来的食品味道,保证神仙闻了也跳墙。”韩友如获至宝,把调料包放在案子上的一个空碗里,就着手整理三黄鸡去了。

“兄弟,当年皇上落难,饥不择食,所以吃嘛嘛香,现如今皇上是美食佳肴淡无味,你若还是按部就班,那……”韩友闻言以为是御膳房主管,抬头一看见是高城,脸一寒道:“黄鼠狼给鸡拜年,还会安好心?”

“好好好!我是黄鼠狼,我走,等会儿看皇上是怎么把‘叫花鸡吃掉的!哈哈!”韩友抬头见高城摇头晃脑地走远了,这才把碗里的那包调料拿出来,从鸡腋下的刀口处填入鸡腹中,再将鸡头塞入刀口处,用猪网油紧包鸡身,接着用两张荷花叶包裹了,放入烤炉。

叫花鸡出炉时,御膳房主管从外面跑来说:“怎么样,我给你的调料管用吧?这一回肯定行!”说完,他端着叫花鸡去见皇上了。

韩友拿起扫帚,一边打扫,一边猜想皇上吃鸡后龙颜大悦的样子。他突然发现垃圾筐里有一个小布包,捡起来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布包里正是主管给他的调料!可自己明明已把小布包塞入鸡肚里,怎么会跑到这里?一定是高城要置他于死地而玩的调包计。俗话说:事不过三,看来今天必死无疑了!高城啊高城!我与你前世无怨,就是今世有仇也是你陷害我,你怎么就不放过我呢?不行,我得去面见圣上,反正自己难逃一死,今天就是拼死,也要把耍阴谋诡计的高城揭露出来。想到这里,韩友丢下扫帚,刚出御膳房,就和匆匆赶来的卫兵撞在一起。韩友连忙喊道:“我要拜见万岁爷,有要事禀报!”

“正好,皇上要我们来带你呢!走吧!”

“万岁爷!小民罪该万死!”

金銮殿上,韩友大声喊道。正在品味叫花鸡的朱元璋问:“你何罪之有?”

“万岁!刚刚小民做的叫花鸡里的调料被人调包了……”御膳房主管闻言吓得魂不附体“啥……啥?调料被调包了?是谁这么大胆?皇上,先别用……我再验验有没有毒?”

“刚才不是验过没有毒吗?这鸡做得很好啊!香气扑鼻,入口难忘,跟朕當年吃的那只鸡是一个味道。”说着话,皇上又撕下一块鸡肉对韩友说:“朕说过让叫花鸡说话,看来你确实是当年帮过朕的那个人。”

韩友面对眼前的情景,愣住了:调料明明被高城调包,怎么还能做出如此美味的叫花鸡来?是高城想害我,却阴错阳差地帮了我?还是……韩友糊涂了。

“韩友,朕赏你黄金千两,白银万两,另外封你为宿豫知县,你满意吗?”

“回皇上,小民不要官,小民恳请皇上把皇后身边的宫女小玉赏给小民为妻。”

“韩友,你果然是有备而来啊!其实,你俩的事皇后跟我提起过,有情人终成眷属。好!今天朕就做一回月老,成全你俩!”韩友闻言,喜得连忙山呼万岁并叩谢皇恩。

这时,御膳房主管却大呼小叫:“皇上,你看这叫花鸡里是什么调料?”

朱元璋回过头盯着被解开的调料包问道:“高公公,这不是你掌管的御用金针菜吗?”

“回禀皇上,这确实是金针菜,和鸡肉搭配,不仅味美,安神补脑效果翻倍… ”

“嗯!高公公!你们俩原先可是冤家对头啊?现在为何要帮他?”

“启禀皇上,其实我俩原先是好友。当初我为了能把小玉娶回家,就没有阻止王四兄弟俩对韩友的诬告,还在韩友入狱的当晚和他们哥俩潜入韩家偷银子。我在垃圾堆里找到那张早已被韩友撕碎的欠条,这才明白我误会韩友兄弟了。王家兄弟告密得了一大笔赏银,我却后悔得要死。我知道自己给兄弟带来伤害的事实无法更改,为保他不死,我努力赚钱去贿赂县官,来弥补自己的过错,直到韩友被万岁爷特赦,我的心才稍稍安定。韩友揭榜来到皇宫第一次做的正宗叫花鸡,被万岁爷否决要被处斩后,小人知道自己身单力薄,救不了他,就和小玉联手,请仁慈的皇后救了他。谁知他执迷不悟,为了小玉要再做叫花鸡,我知道万岁爷最爱金针菜,就想告诉他把金针菜加进去,这样烤成的叫花鸡才合皇上的口味,想到他不可能采纳我的建议,这才偷梁换柱换调料……”韩友打断高城的话道:“高城,不要在圣上面前花言巧语了,你无时无刻都想置我于死地……”

“错!”朱元璋不容韩友往下讲,“高城常在朕的身边,知道朕最喜欢吃金针菜,他若杀你比碾死个臭虫还容易。冤家宜解不宜结,今天朕要亲眼看到你俩冰释前嫌,握手言欢。”

高城主动来到韩友面前,把手伸给韩友。韩友望着高城真诚的目光,犹豫了一下,最终,两只手握在了一起。

尾声

韩友带小玉回到家乡,在宿豫开了叫花鸡店,店名就叫“友城叫花鸡”,主调料就是金针菜。生意特别好。

大明弘治二年,友城叫花鸡因店名与当朝皇帝的名字犯忌,却没有及时更改,最终遭满门抄斩,叫花鸡店也被付之一炬,大火烧了三天三夜。从此,叫花鸡的秘方就失传了。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